分享到:

乔姆斯基:美国是当今世界的头号恐怖主义国家

作者:乔姆斯基 发布时间:2014-12-16 来源:起义报 字体:   |    |  
正式报道:美国是世界上最大的恐怖主义国家,并对此感到自豪。这应当是10月15日《纽约时报》主要文章题目的含意,更礼貌地说,它的标题是这样说的:中央情报局关于隐蔽援助的研究引起对支持叙利亚反叛者的怀疑。

  报道称中央情报局对隐蔽行动进行重新审视,以便确定它的有效性。很不幸,结论是白宫的成果那么少,以至需要重新考虑这项政策。

  报道包括贝拉克•奥巴马总统的一项声明,他要求中央情报局进行重新审视,以便找到在某个国家向起义者提供资金和武器是否运作良好的事例。他们不能发现许多。因此对继续这种努力有某些抵触。

  文章的第一段引用了三个隐蔽援助的重要例子:安哥拉、尼加拉瓜和古巴。实际上每个例子都是美国发动的一次重大的恐怖主义行动。

  安哥拉曾被南非入侵,据华盛顿的说法,它是对世界上最出名的恐怖主义团伙之一的内尔逊•曼德拉的非洲国民大会进行自卫。这是1988年的事情。

  当时罗纳德•里根的政府做的只是支持种族隔离政权,甚至违反了美国自己的国会强加的制裁,增加与它的南非盟友的贸易。

  华盛顿与南非联合为在安哥拉的乔纳斯•萨文比统一恐怖主义军队提供关键的支持。甚至是萨文比在一次自由和受到非常谨慎的监视的选举中遭到断然失败和南非撤销对他的支持以后还继续这样做。

  用英国驻安哥拉大使马拉克•古丁的话说,萨文比是一个恶魔,他对权力的野心已经导致他的人民的绝对贫困。

  后果是可怕的。联合国在1989年进行的一项调查估计,南非的掠夺在邻国造成150万人死亡,还不算在南非本国发生的事情。古巴的军队最后战胜了南非侵略者,迫使他们从曾非法占领的纳米比亚撤出。只有美国继续支持恶魔萨文比。

  在古巴,1961年(美国雇佣军)对猪湾(即吉隆滩)的入侵失败以后,当时的美国总统约翰•肯尼迪发动了一场暗杀和破坏的运动,将恐怖从陆地带到古巴。根据历史学家阿苏尔•施莱辛格(总统的亲近盟友)在他的罗伯特•肯尼迪半官方传记中的说法,肯尼迪对那场恐怖主义战争负有责任。

  反对古巴的暴行是很严重的。曾经考虑的计划是在1962年10月搞恐怖主义的结果想发动一次起义,支持一场美国的入侵。今天学术界承认这是当时苏联总理赫鲁晓夫在古巴部署导弹原因之一,苏联在古巴部署导弹引起一场危险地接近核战争的危机,时任美国国防部长罗伯特•麦克纳马拉后来称,如果他是一个古巴统治者的话,可能会等待一次美国的入侵。

  针对古巴的恐怖主义袭击延续了三十多年。对古巴人来说代价当然是高昂的。受害者的重新讲述在美国是几乎听不到的,2010年加拿大的专家基斯•伯兰德在《来自另一边的声音:反对古巴的恐怖主义口述历史》首次披露了有关的细节。

  长期的恐怖主义战争的结果被扩大为一场窒息性的封锁,并持续到现在,这是对世界的一种挑战。今年10月28日联合国大会第二十三次通过必须结束美国强加给古巴的经济、贸易和金融封锁的决议。投票的结果188票赞成,2票反对(美国和以色列),3票弃权(美国在太平洋的三个附属小岛)。

  据美国广播公司电视台报道,今天在美国高层中存在着对封锁古巴的某种反对,因为封锁没有用(引用希拉里•克林顿最近的书)。法国专家萨利姆•拉拉尼在他2013年出版的《反对古巴的经济战》一书回顾了封锁对古巴人造成不幸的巨大代价。

  还应提及尼加拉瓜。罗纳德•里根(美国前总统)对尼加拉瓜的恐怖主义战争受到海牙国际法庭的判决,法庭命令美国结束非法使用武力,支付大批修复损失的费用。

  华盛顿的回答是加强战争,否决联合国安理会一项要求所有的国家—指明美国—遵守国际法。

  另一个(美国)恐怖主义的例子是11月16日纪念六名耶稣教神父在圣萨尔瓦多被萨尔瓦多军队的一个恐怖主义团伙杀害25周年,这个团伙是由美国提供武器和培训的。在高级军事指挥官的命令下,士兵们闯入耶稣大学打死了神父和所有的证人,包括他们的女管家和管家的女儿。

  这个事件结束了美国90年代在中美洲的恐怖主义战争,尽管它的后果仍然占据报纸头版的位置,关于非法移民的报告称,在很大程度上他们是逃避那次愤然而移民的后果,但遭到美国的遣返,如果可能的话,在自己出生的国家的废墟上生存下来。

  华盛顿还作为制造恐怖的“世界冠军”出现。中央情报局的前分析员鲍尔•比拉尔对美国在叙利亚的打击赞成的愤怒的冲击发出警告,指出可能更加导致哈巴特•阿努斯拉圣战组织和“伊斯兰国”修复他们去年出现的破裂,共同开展反对美国干涉的运动,他们将美国的干涉说成是一场反对伊斯兰的战争。

  现在这是人们熟知的美国行动的后果,是美国曾帮助将“圣战”从阿富汗的一个角落扩散到世界的大部分地区。

  如今“圣战”最可怕的表现就是“伊斯兰国”,它已经建立了自己的“哈里发国”,在伊拉克和叙利亚的广大地区进行暗杀。

  我认为美国是这个组织(“伊斯兰国”)关键的创造者之一。中央情报局的前分析员格拉姆•法莱尔是关于那个地区杰出的评论家,他断言美国没有提出建立“伊斯兰国”,但是美国在中东破坏性的干涉和在伊拉克的战争是“伊斯兰国”诞生的基本原因。

  对此我们还可以补充的是,全球最大的恐怖主义运动是奥巴马发动的全球恐怖主义暗杀计划。对这些用无人机和特种部队进行的打击的愤怒造成的冲击应当是人们相当熟悉的,需要更多的评论。

  所有这一切已成为一种记载,必须以某种恐惧进行观察。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载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wyzxwk.com/Article/guoji/2014/12/334561.html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 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芳草地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跳到新浪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新浪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