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国际 > 国际纵横

医疗私有化——英国老百姓最大的恐惧

王梆 · 2015-05-07 · 来源:观察者网
医疗改革争论 收藏( 评论() 字体: / /
在强大的私有化威胁面前,大部分英国老百姓,其中包括170万NHS的员工,并不妥协。

  我永远也忘不了第一次在英国看病的情景。

  那是五年前的一天,我按电话预约时间准时到达医院,走进自动门,看到的是一个像修道院般安静的世界。茶几上摆着兰花,每个人都把手机调到静音,乖乖地坐等前台叫号。没有人在医院门口敲着竹板叫卖虫草,也没有人像地下党一样盯梢着退休的老头老太,看有没有可能从他们手里低价回收药品,更没有人披麻戴孝公设私堂要擒拿医生为“草菅的人命”替天行道……空气里传来翻书的声音,我也随手拿起一本园艺杂志翻了起来。除了园艺类杂志以外,医院还准备了关于烹调,孕妇瑜伽,冥想之类的书。没有广告,整个医院一个广告牌,一句促销的话也看不到。

  等了不到十分钟,就听到前台在叫我的名字。如此神速,让我想起了银行的VIP柜台。随后我便被带入一间独立的,面朝花园的诊室,医生早就已经恭敬地站在诊室门口等候,一边热情地向我问好,一边接过我手中的外套,挂在衣帽架上。

  “从今天起,我就是你的医生了。”医生笑容可掬地说道:“你如果在身体上或精神上感到任何不适,请务必随时找我。如果治疗范围超过了我的能力所及,比如心脏手术什么的,我会把你转到与心脏专科……当然,希望我永远也不需要这么做。”

  初来乍到,甚至还没来得及工作和缴税的我,仅凭一张居住证明,按地段注册,在没花一分钱的情况下,就这样拥有了“自己的”医生。那种受宠若惊的感觉,好比和平时期遇见了霍乱时期才也许有可能遇见的人道主义,让我至今仍无法忘怀。

  矿工的儿子Aneurin Bevan,幼年时代曾深深地体验过“路有冻死骨”的生活,二战后,当上了英国工党议员和英国卫生部长的他,从此便把“让每个人都能看得起病”作为座右铭。离世之前的几十年,他冲破权贵和官僚设置的重重铁锁,奠定了至今为至仍让许多国家惭凫企鹤的英国国民医疗制度(National Health Service,简称NHS)。我刚到英国的时候,享受的就是这套制度,至今为止,它仍是我见过的最人性化的医疗制度。

  NHS的创建宗旨是“零牟利,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

  所以它的结构非常简单,人们将个人劳动所得的一部分,作为税金交给政府,政府在其中抽取医疗基金,用来支撑公立医院的运作,人员工资,器材的更新和维护等。“免费医疗”作为对纳税人的回报,变成一项终身的福利。虽然低薪阶层交税不多,但他们也能享受和高薪阶层一视同仁的医疗待遇。失业人士或天生智障儿,不会因为暂时或者永远无力交税,从而失去看病就医的权利。NHS的仁心仁术,甚至对执短期签证的外籍劳工和游客都不例外,以至于有人以旅游为名来蹭霸王医,所以2011年,英国废除了游客免费看病的权利。目前只有英国公民和在英工作的欧盟公民,以及执长期签证,并在签证费中缴纳医疗费的非欧盟籍移民,才有权享用NHS的免费医疗。

  因为结构简单,每分钱都不会被轻易地浪费掉。拿2010年NHS的全部开支为例:用在前线医疗设施上的资金高达48%,用在治疗上的资金为10%,9%则用于医护人员工资,5%花在了药房上,10%花在了精神疾病防御和治疗上,15%花在了社区建设和医疗研究项目上。整项开支中,只有3%用在了行政管理上。

  你如果看不出它的高效性,可以参考医疗私有制的美国。2009年,美国医疗方面总开支为2.9万亿(英镑),其行政管理方面的开支高达30%到40%,其中不必要的管理费高达190亿,多余的服务项目花掉了210亿,低效的运输项目又花掉了130亿,因防御不当造成的医疗事故再花掉了55亿……浪费了那么多的钱(18% GDP),却仍有6100万,即近1/5的美国人口无钱治病。他们中的大多数,根本没有能力购买商业医疗保险。

  虽然浪费,却为资本家在生命面前漫天要价提供了一个合法的市场,这难道不是一个发财致富的好机会吗?所以美国的这套模式,虽然让不少美国人捶胸顿足,却被英国保守党和工党联合政府暗地里深深向往。

  近年来,英国保守党和工党联合政府以“经济衰退,移民太多,税金减少,入不敷出”为由,大力缩减NHS的财政拨款,几乎把NHS折磨成了一只被割颈放血的公鸡。前线医疗资金被一减再减,多家医院被迫关闭,增援不足,常规医生每天工作13到14个小时,日平均接待58到62个病人(《独立报》,2014),苦不堪言……

  我的一位朋友,在精神病院工作了近20年的护士Andy,给我讲过一个让人毛骨悚然的故事。

  三年前的一天,Andy所在的工作单位,位于剑桥市的Cobwebs精神病康复中心,突然来了一位不速之客,“以政府的名义”告知该康复中心的负责人:“时局很不景气,所以针对你们中心,政府将削减每年4万英镑的财政拨款,请用一周时间交出应对方案。”说完就告辞了。该中心的负责人磨破头皮,绞尽脑汁,终于想出了一个办法:“刚巧有位专家要退休了,所以等他走了以后,他的位置就让它空着吧!以后就不再请人了。”一周以后,那位不速之客又来了:“对不起,上周说的削减4万英镑财政拨款,现在变成了400万英镑,请问阁下有什么办法吗?” ——Cobwebs康复中心就这样被关掉了,随后被出租给商业机构,现在成了一座写字楼。为NHS工作了近20年的Andy,一夜之间沦为失业人士,那里的精神病人也只好从此各奔东西。

  类似的故事还在不停地上演。

  英国的工资税收约占个人收入所得的30%到40%左右,英国男性的平均年薪为31532英镑,女性为24936英镑(2015.4),既然二战后的大饥荒都没有让NHS胎死腹中,为什么会在如此高税收的今天,公有化医疗会面临严峻的资金困境呢?

  英国公共卫生政策研究中心研究员,伦敦大学的Allyson Pollock教授,在TED的一次演讲中揭露了真相:“公有化医疗面临的问题,根本就不是资金的问题,而是政策的问题(2014)。”

  原来早在撒切尔执政的年代,英国保守党政府就一心想将NHS私有化,只不过担心一夜巨变,会导致声势浩大的全民造反,所以不敢一意孤行,取而代之以“润物细无声”法。在随后的30年里,只要一在朝,他们就见缝插针,想方设法将公有化医疗推向自由市场。

  首先,他们在NHS内部建立起各种小市场,每个小市场分别交给不同的小公司管理。比如医生要治好某个病人的病,就得向针管市场买针头,向血站市场买血,向包扎市场买棉花等等,虽然这些小市场和它们的管理机构均属国营,但因为之间需要签署各种繁复合约,一笔笔税金便在一层层的交易环节中被浪费掉了。撒切尔在1989年推出这一政策,1990年起强行实施;1997年,它的规模开始悄然壮大。

  其次,他们把这些NHS内部的国营小市场,偷偷地交给私营公司打理。2006年,这一政策被工党发扬光大。

  主张私有化医疗体制的那些人甚至想出了“投标”一招,他们从NHS里面拿出某个医疗项目,让私营公司投标,赢家不但获得该项目的管理权,还会获得一笔为数不菲的政府财政拨款。这一政策的结果是:有一天你发现自己要装假肢,你的医生告诉你,很抱歉,我们这里没有假肢,只有雨伞柄。不过“维珍公司假肢所”有假肢,所以你可以去维珍公司看看。当然“维珍公司假肢所”仍赫然挂着NHS的牌子,给你安装假肢时也没有额外多收你的钱(除了引诱你购买的假肢润滑济,备用假肢,袜子,鞋子,鞋带等等之外),所以你不会一下子醒悟过来,为自己安装假肢的公司其实是卖电信业务和航空业务什么的。

  接下来,“维珍公司假肢所”就可以偷偷地收费了。你要假肢?可以,500英镑一副!到了这个阶段,你会“突然”发现很多免费的项目都消失了,比如针对心理疾病的艺术治疗项目,针对口吃患者的发音矫正项目等;然后药品也开始收费了——这已经不是假设,而是现实了。目前在英国,绝大部分人到药店拿处方药,都得支付8英镑一次不等的处方费,这是出生在1980年代以前的英国人不敢想象的。

  再接下来,公立医院所能提供的免费治疗寥寥无几,量血压,照心电图等等,都得到“别的地方”去。“别的地方”慢慢就变成了名副其实的私立医院——然后,“维珍假肢所”就可以毫无遮拦地,把NHS的牌子摘掉了。讽刺的是,维珍公司若真卖点假肢也就算了,它给NHS的竞标价是1亿英镑,拿了1亿英镑财政拨款的它,“却从来没有提供过任何实质性的医疗服务” (Allyson Pollock,TED, 2014)。

  目前,有11家私营公司掌管着NHS旗下业务,它们都取着很国营的名字,比如Care Uk, Netcare, Uk Specialist Hospitals, Walk In Health, Alliance Medical, Inhealth, Interhealth等等。英国政府宣传的是:“经济萧条,移民太多,税收减少,没钱买药,请不起医生……”而事实却是,这11家公司每年接受政府7.8亿英镑的佣金,“帮忙”管理NHS这个“庞大”的机构(2015年3月《卫报》)。

  说到“庞大”,1946年,NHS初建的时候,它的纲领和方案加起来,只是一本薄薄的,66页纸的小册子。

  为了撕毁它,2012年,保守党和工党联合政府建了一个医疗任务小组(The Clinical Commissioning Groups)。“没有人真正了解,这个小组到底是谁在负责,具体在干些什么。”(《NHS私有化》,Allyson Pollock著)。这个小组有近2500名高层,其专业领域完全和医术无关,其225名高层中的高层之中,有56%的人员年收入达到95000到125000英镑(E-reward.2015), 相当于医生的年收入(英国医生平均年收入为102000英镑,2014.9)。

  在该组上交英国议会的一份提案中显示,它只用了2页纸,就卸下了一个国家肩膀上的所有责任:“国家将不再对公民健康负责”——这是它的第一句。剩下的458页,探索的是“如何才能将这个责任转移到商业医疗保险公司那里。”当年那本薄薄的小册子所提倡的那套“救死扶伤,仁心仁术,生命面前人人平等”的价值观,被它不屑一顾地扔进了过去的时空里。

  在如此强大的私有化威胁面前,大部分英国老百姓,其中包括170万NHS的员工,并不妥协。NHS对他们来说,不但只是一个公立医疗机构,还是一个崇高的社会理想,它的存在为人的生命提供了尊严和保障。目前,他们正在以各种方式挽救NHS。“保卫NHS”成了绿党,自民党,苏格兰国家党,威尔士党等多家党派最重要的行动纲领之一。医护人员也在纷纷不断地走上街头,以绝不从命的姿态,抗议进一步的公共医疗资金削减……NHS在未来五年前景如何,5月7日的英国政党换届大选或可见分晓。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南岗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相关专题

今日头条

最新专题

抗美援朝70周年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重走安邦成魔之路
  2. 为什么杀我们学长姐!
  3. “镇反”运动,为抗美援朝肃清“第五纵队”
  4. 是可忍孰不可忍?
  5. 相比于抗美援朝,今天中国抗击美国的能力增长了多少
  6. 夏春涛:不该如此称颂曾国藩和湘军
  7. 毛主席与斯大林的这张合影,满脸的不开心!原来是因为这个!
  8. 新冠确定物传人,会是武汉沉冤得雪的决定性证据吗?
  9. 美国新冠死亡二十多万还有人洗地“岁月静好” 这脑子不要就捐了吧!
  10. 去世九个月竟然“国庆闯红灯”,人工智能冤枉死人的闹剧深思后更加可怕!
  1. 成都大学正厅级一把手毛洪涛朋友圈举报校长王清远
  2. “失联”的毛洪涛和“挤走”三任党委书记的校长
  3. 一封致作家莫言的公开信,震惊当今社会
  4. 某大学到底什么问题?
  5. 40年后,为什么说“天堂往左,深圳往右”?
  6. 丑牛 | 党庆百年 谁与评说〈之三〉:小岗-南街 历史在这里徘徊
  7. 刘金华评 为何这么多人自杀
  8. 为了揭露真相而自杀——毛洪涛千方百计之后竟然作出这么个抉择?
  9. 毛洪涛老师死了,真相还在路上!
  10. 从朝鲜战争和越南战争中各方的能力和意图看毛泽东主席的战略远见
  1. 成都大学正厅级一把手毛洪涛朋友圈举报校长王清远
  2. 钱昌明:共产党员应追求什么? ——有感于“红二代”任志强的坠落
  3. 李陀: 知识分子跌落了, 未来中国是三种人的天下
  4. 为什么官方宣传部门抹掉天安门毛主席画像的怪象层出不穷?
  5. 余涅|关于天安门广场的中山先生画像
  6. 丑牛:周新城文章所提三大问题应当重视
  7. “失联”的毛洪涛和“挤走”三任党委书记的校长
  8. 左大培:为什么还不制裁在华美企反击美国?
  9. “亩产万斤”这个锅毛主席不背
  10. 一封致作家莫言的公开信,震惊当今社会
  1. 《中国出了个毛泽东》获第30届中国电视金鹰奖最佳纪录片奖
  2. 美国大选进入冲刺阶段,特朗普有六成胜算
  3. 一封致作家莫言的公开信,震惊当今社会
  4. 成都大学正厅级一把手毛洪涛朋友圈举报校长王清远
  5. 悼念洪涛同志
  6. 重走安邦成魔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