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国际 > 国际纵横

(论据与事实)专访原苏俄共产党(КП РСФСР)中央第一书记波洛兹科夫:关于最后一任总书记的权力之路

冷西 · 2019-07-16 · 来源:论据与事实
收藏( 评论( 字体: / /

  问:伊万·库兹米奇,米哈伊尔·戈尔巴乔夫在什么情况下为自己开辟了通往苏联的最高领导人职务的道路呢?

  答:我曾在苏共中央党务和组织部任监督地区事务的指导员的职务上任职八年,我监督过斯塔夫罗波尔边疆区,戈尔巴乔夫在那里长大,并后来从那里被选送到莫斯科。应该指出的是,当我的前任和我自己在监督斯塔夫罗波尔边疆区的这个指导员的岗位上时,我们都是非常严肃和谨慎地对待米哈伊尔·谢尔盖耶维奇的。

  当时中央委员会的主要领导是米哈伊尔·安德列耶维奇·苏斯洛夫,他自己就是从斯塔夫罗波尔的党组织中出身的,因此,这让戈尔巴乔夫得到了他的帮助。此外,在政治局的成员中,还包括曾经领导斯塔夫罗波尔边疆区的具有很大的政治影响力的费多尔·达维多维奇·库拉科夫,同时,掌握无限权力的克格勃主席尤里·弗拉基米罗维奇·安德罗波夫也是斯塔夫罗波尔人。

  更为重要的是,在经历了库拉科夫领导斯塔夫罗波尔边疆区的日子后,大家都听说了了正是他的优点使这个国家的边疆地区发展的更好的传说,因此大家对斯塔夫罗波尔人颇有好感。这提前决定了戈尔巴乔夫的政治生涯上被赋予的无限潜力。

  但是,尽管有很强大的对政治局的“游说”,米哈伊尔·谢尔盖耶维奇也并没有立即被调任至莫斯科。比如,当他第一次被列入苏联驻古巴大使的候选人时候,就被葛罗米柯[1]撤销了他的候选人资格,葛罗米柯对此说:“什么样的人就应该戴什么样的帽子”;然后戈尔巴乔夫想调到苏联检察系统工作[2]。但是安德罗波夫对此进行了干预,他说:“为了你自己,别管它(编辑部注:指戈尔巴乔夫想调到苏联检察系统一事)”,他的想法仍然是个谜。

  问:尽管如此,在1978年11月,戈尔巴乔夫仍然成为了苏共中央委员会书记处的一名书记,并搬到了莫斯科。

  答:因为在1978年7月费多尔·库拉科夫突然去世后,出现了一个严峻的问题,即现在谁将担任负责农业问题的中央委员会书记。党的克拉斯诺达尔边疆区委员会第一书记梅杜诺夫被认为是最佳的接替人,但是他拒绝调任这个职位。然后,有人提议选举波尔塔瓦州委第一书记莫卢金或别尔哥罗德州委第一书记特鲁诺夫担任这个负责农业问题的苏共中央书记的职位。相比戈尔巴乔夫,他们是更有才华和能力的人,但是最终戈尔巴乔夫获得了这个高级职务。他成为了负责农业问题的书记,正如其他人所说的那样,他从底层显露出来了,因为他进入了苏斯洛夫[3]、乌斯季诺夫[4]、安德罗波夫[5]和契尔年科[6]的信任圈,而他们在人事问题上能发挥决定性作用。所以戈尔巴乔夫他成功了。

  问:戈尔巴乔夫在竞争总书记职务时是如何击败对手的呢?顺便说一句,有传言说尤里·弗拉基米诺维奇·安德罗波夫.留有书面遗嘱将他确定为他的接班人,事实是这样吗?

  答:这是谎言,安德罗波夫的遗嘱从未存在过。这个谣言是由阿卡金·沃罗什金[7]在1989年的准备接触戈尔巴乔夫的总书记职务的中央委员会全会召开时宣布的。但是戈尔巴乔夫在竞争总书记的职位时确实存在着竞争对手,当时最有希望担任总书记的人被我们认为是列宁格勒州委第一书记格里戈里·罗曼诺夫[8]和苏共乌克兰党委中央第一书记弗拉基米尔·谢尔比茨基[9],当然中央委员会书记弗拉基米尔·多尔吉赫[10]和叶戈尔·利加乔夫[11]在这个问题上也很有优势。其他所有竞争者的年龄都非常大,而当时经常为最高领导人举行葬礼,因此在这个背景下他们是没有机会的。

  问:戈尔巴乔夫是如何对付罗曼诺夫的?

  答:有这样一个故事。首先,登载有弗朗索瓦·密特朗与罗曼诺夫会面并对其优点给予最高评价的报刊和书籍变得非常普遍,这败坏了罗曼诺夫的名声,毕竟,我们都有这样一个意识,即一旦敌人称赞,就意味着出了问题。然后谣言开始蔓延,有人说罗曼诺夫在冬宫为他的女儿组织了一场华丽的婚礼,客人们在那里吃了沙皇时期的皇家标准的晚宴,但是所有这一切后来都被证明是诽谤,婚礼晚会是在一个普通的咖啡馆举行,总共有22名新郎和新娘的同学参加了婚礼,成年人是四对夫妇,新婚夫妇的父母和他们最亲近的亲戚。但这个谣言传遍了全宇宙。此外,关于格里戈里·瓦西里耶维奇与当时的流行歌手柳德米拉·谢琴娜的私人关系的八卦也已开始流传。很显然,罗曼诺夫的政治权威显然没有帮助任何人包括他自己平息这场舆论风波。

  1983年,戈尔巴乔夫将罗曼诺夫晋升为中央委员会书记。因此,罗曼诺夫搬到了莫斯科并失去了列宁格勒的同志的支持。两年后,就发生了罗曼诺夫被突然解职的事情,当时格里戈里·瓦西里耶维奇正在索契休假,这样就我们不得不和他一起乘坐同一架飞机前往中央委员会参加即将举行的全体会议[12]。在我们的区委的会议上,他并没有向我们抱怨他的身体问题,而向我们分享了他的未来的工作计划。但是,出乎意料的是,在中央委员会全体会议结束时,戈尔巴乔夫宣布:罗曼诺夫提出因他的健康状况不佳而自愿退出政治局,因此现在解除他的政治局委员的职务。我问了一个问题:“罗曼诺夫现在在哪里,他为什么不参加全会,如果没有他,我们怎么能在他缺席的情况下讨论这个问题?”戈尔巴乔夫在回应我时攻击了我,他说,“你比其他人更了解他正在库班接受治疗,这是他的个人申请!”在这个讲话之后,大厅里出现了很嘈杂的声音,有人建议对罗曼诺夫的问题进行表决,十几名中央委员投票反对他的退出,但是他们并没有考虑表决结果中有多少人反对解除罗曼诺夫的职务,戈尔巴乔夫匆匆宣布:“罗曼诺夫被中央委员会书记处和政治局以绝对多数票而解除职务。“

  回到克拉斯诺达尔后,我问那些被安排作为政治局成员罗曼诺夫的陪同的人,他为什么不飞往莫斯科参加中央全会。我得到了回答:罗曼诺夫的飞机是特别安排的,但是因为故障,机组没有把他送到莫斯科而是把他送到了罗斯托夫,然后格里戈里·瓦西里耶维奇要求通过民航送他去莫斯科的请求被克格勃明确压制而未能成行。后来,克格勃第一副主席阿格耶夫向我证实了这一消息的真实性。

  问:有人认为,戈尔巴乔夫从一开始的目标就是摧毁苏联,这是真的么?

  答:讨论这类事情是很难的。难怪有一种说法是“灵魂具有双面性,反面既是黑暗”。但在我看来,在戈尔巴乔夫这里,我们看到的是一个没有坚实的意识形态基础的人不断退化的典型案例,起初,戈尔巴乔夫只是急于“爬上高位”,他在这方面表现出了很强的积极性和大肆的毫无原则的奴颜屈膝。我记得有这样的一件事,在当他担任负责农业的区党委书记时,库拉科夫巡视检查了他的负责领域,库拉科夫在随后的边疆区农业的专题会议上说:“米沙,你应该去农业研究所,我看到你在这个领域是多余的。”后来,不止一次,我从他的最亲密的同志那里听到:“他越是缺席这个领域的工作,对这个领域的发展和工作安排就越好”。毕竟,除了中央委员会,戈尔巴乔夫在任何地方都没有工作超过两年,没有一次领导过党委班子的经验,但他真的很想掌握最高权力。但是,当他得到它时,结果却被证明是这方面的弱者,比如,在他担任总书记后,并需要联络和听取很多人的建议和汇报,然而每个人都建议和汇报的结论都是不同的,我碰巧看到过这时他的无助地做出决策的样子,还听到他的有关无法承受总书记的工作的负荷的抱怨。

  问:那么,问题来了,如果每个人都看到最高领导人无法正确、有效的领导国家,那么为什么中央委员会、克格勃或军队没有使用自己的力量改变这种情况呢?为什么政府的副主席,国防部长索科洛夫,克格勃主席切布里科夫,党内的二把手叶戈尔·利加乔夫和其他同伴对此保持沉默呢?

  答:问题是多方面的,正如学者们需要查询大量的书籍才能获得问题的答案。我是这么认为的,我们不仅需要考虑这个问题的社会因素,而且还要考虑地理因素,民族因素和宗教因素构成,我们的社会就像一个这样的层层叠叠的蛋糕。所有通过选举产生的部门的组成人员都是戈尔巴乔夫他自己的“克隆人”,都是按照他自己的标准和要求选出来的。在组成俄罗斯苏维埃联邦社会主义共和国第一届人民代表大会的1039名人民代表中,只有三分之一的人公开表示应该坚持苏维埃路线不动摇。

  这和后来叶利钦时期的“西方派”的改革一样,那就是不让不能被拉拢的政治对手派别的人进入决策机关和公共事务机关,那么进入的人就是剩下的在政治上可以被拉拢的人,也就是“泥潭派”,也就是我们和你们,对于这种“泥潭派”来说,最重要的是自己要过得好,而与谁一起工作、在什么制度下工作和生活以及以什么方式工作和生活等这些问题对他们来说都是不重要的。因此,在这种权力结构和干部梯队下,各级机关和各个部门保持着权力平衡,谁也无法对对手给予政治上的绝对打击。

  当时,在中央委员会、部长会议、国防部和克格勃都充斥着这样的领导干部。对于这些领导干部来说,只要立即接受和服从目标是消灭社会主义的“改革”,那么就能立即得到一切,也就是成为手中掌握的权力和资源的绝对意义上的主人,再也没有什么党的监督和社会主义原则的限制,可以为所欲为,上个世纪九十年代的历史也证明了这一点。

  [1]编辑部注:安德列·安德烈耶维奇·葛罗米柯(1909年-1989年),苏联党务和国务活动家,1931年加入全联盟共产党(布尔什维克),1952年-1956年为先为联共(布)中央候补委员,后为苏共中央候补委员,1956年-1989年为苏共中央委员,1973年-1988年为苏共中央政治局委员;1957年-1985年任苏联外交部部长(其中1983年-1985年以苏联部长会议第一副主席名义兼任苏联外交部部长),1985年-1988年任苏联最高苏维埃主席团主席。

  [2]戈尔巴乔夫为莫斯科大学法律系毕业生。

  [3]编辑部注:米哈伊尔·安德烈耶维奇·苏斯洛夫(1902年-1982年),苏联党务和国务活动家,1921年加入俄罗斯共产党(布尔什维克),1946年-1953年为联共(布)中央组织局委员;1952年-1953年为联共(布)中央政治局委员,1955年-1982年相继为苏共中央主席团委员、苏共中央政治局委员;1947年-1982年长期担任负责意识形态的苏共中央书记处书记,被称为“灰衣主教”;其中1939年-1944年为联共(布)斯塔夫罗波尔边疆区区委第一书记。

  [4]编辑部注:时任苏联部长会议国防部部长,苏共中央政治局委员。

  [5]编辑部注:时任苏联部长会议国家安全委员会主席,苏共中央政治局委员。

  [6]编辑部注:时任苏共中央总务部部长(苏共中央办公厅主任)、苏共中央书记处书记、苏共中央政治局候补委员

  [7]阿卡金·伊万诺维奇·沃罗什金(1932年-2006年),1986年-1991年为苏共中央委员,苏联最高苏维埃代表(1986年-1989年),在戈尔巴乔夫上台前曾相继任安德罗波夫和契尔年科的经济顾问;苏联解体后,1990年-2005年相继任苏联科学和工业联盟主席和俄罗斯工业家和企业家联盟主席。2006年因白血病去世于莫斯科。

  [8]格里戈里·瓦西里耶维奇·罗曼诺夫(1923年-2008年),苏联党务和国务活动家,1976年-1985年为苏共中央政治局委员,1983年-1985年为苏共中央书记处书记,1970年-1983年为苏共列宁格勒州委第一书记;苏联解体后加入俄罗斯联邦共产党,被选举为俄共中央协商委员会委员。

  [9]弗拉基米尔·瓦西里耶维奇·谢尔比茨基(1918年-1990年),苏联党务和国务活动家,1971年-1989年为苏共中央政治局委员,1972年-1989年为乌克兰共产党中央委员会第一书记。

  [10]弗拉基米尔·伊万诺维奇·多尔吉赫(1926年-),苏联和俄罗斯国务、党务和社会活动家,1972年-1988年为苏共中央书记,1982年-1988年为苏共中央政治局委员,1976年-1984年兼任苏共中央重工业和能源部部长,1966年-1989年为苏联最高苏维埃代表;2011-2013年为俄罗斯国家杜马代表;2013年-2018年为俄罗斯联邦委员会(俄罗斯议会上院)委员。

  [11]叶戈尔·库兹米奇·利加乔夫(1920年-),苏联和俄罗斯国务、党务和政务活动家,1983年-1990年苏共中央书记,1985年-1990年为苏共中央政治局委员,1966-1989年为苏联最高苏维埃代表,1965年-1983年为苏共托木斯克州委第一书记;1999年-2003年为俄罗斯国家杜马代表;1993年-2013年为俄共中央委员;1995年-2015年为共产党联盟—苏共的副主席和书记。

  [12]波洛兹科夫时任苏共克拉斯诺达尔边疆区区委第一书记,索契是其辖区。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晨钟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中国模式”是个不姓社也不姓资的怪胎
  2. 这饭不能好好吃了:要么吃不起苹果,要么吃不起猪肉,现在吃不起蒜
  3. “女权斗士”果子狸,是个什么妖魔鬼怪?
  4. 强化对非公有制的管控,不能再拖!
  5. 张文木:东北的地缘政治地位到底有多重要?
  6. 黄金马桶与社会主义
  7. 新加坡转向,那它与台当局绝密的“星光计划”还能活多久?
  8. 成功人士不会告诉你这些事
  9. 郭松民 | ​评女乘客进驾驶舱:不能让现代化“失压”
  10. 愿中国不再有“国民老公”
  1. 彭德怀回京“面谏”毛主席真相——毛主席和彭老总之间的这件事,必须说清楚
  2. 新华社公众号,抄我的文章,还删除毛主席,那我就要说道说道了!
  3. 丑牛 | 李昌平再“说实话”
  4. 外国的毛派,颠覆你的认知和想象
  5. 张志坤:从宋辽关系被热捧说起 ——兼议关于“澶渊之盟”的历史评价
  6. 华为8年理工女硕离职感言:我为什么做一个逃兵
  7. 猪肉价格政府该不该管
  8. “中国模式”是个不姓社也不姓资的怪胎
  9. 西天取经就是一场阴谋
  10. “社会主义”四个字,该重重地敲一敲了!
  1. 评赵紫阳的改革开放路线
  2. 丑牛:“反对改革开放”是个伪命题
  3. 低声下气、骨稣肉麻的哀求
  4. 关于李锐现象的反思
  5. 郭松民 | 残雪:令莫言遥不可及
  6. 毛主席致信刘少奇:古代官员禁带家眷吗?
  7. 徐庆全:胡乔木谈李锐
  8. 请大家以后不要再批计划生育了
  9. 大寨精神没了,扶贫就是毒药!
  10. 孙锡良:大国,你缺点什么?
  1. 毛泽东与黄炎培交往事:体现领袖的虚怀若谷
  2. 外国的毛派,颠覆你的认知和想象
  3. 乌有之乡公告
  4. 共产党人应旗帜鲜明的投身改革!
  5. 琉球王宫被烧毁,为何中国人更该心痛?
  6. 猪肉价格政府该不该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