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经济 > 经济视点

赵磊:钱荒敲不醒中国

赵磊 · 2013-06-30 · 来源:乌有之乡
“钱荒”与金融危机 收藏( 评论() 字体: / /
实体经济严重过剩,你叫资本情何以堪,这种情形下你叫资本还要一个劲的投入实体经济,这不是有病么?可是,可怜的经济学家好像全然不明白其中因果:“钱都投给了金融部门,所以实体经济才会萎缩”。

  斯诺登走了,钱荒来了。走了的,让热爱普世价值的蕾迪斯健特们愤愤不已;来了的,把先富起来的中国人搞得神经紧张。

  于是,经济学家们上蹿下跳,这个研讨会,那个论坛,有如热锅上的蚂蚁。搅屎棍的渊薮——媒体和电视也来凑热闹,央视以《钱紧,钱进,钱景》为标题,请来京都海龟大教头李稻葵坐镇,亲自给中国经济看病把脉。

  一点也不出乎我的预料,经济学家讨伐的对象无非是:(1)轻浮的理财产品;(2)没有风险意识的老头老太;(3)缺乏监管的影子银行;(4)美联储量化宽松政策行将退市;(5)钱都投给了好逸恶劳的金融;(6)老实巴交的实体经济被冷落了。

  (1)、(2)、(3)之浅薄,不值一驳。至于(4),最多也就是个诱发因素,若做深层解读,就搞笑了。(5)和(6)沾点边,但仍然是皮相之论,所以我要多说两句。

  有人很不解:“不是说中国发了‘天量货币’吗,那么多钱都到哪里去了?”我告诉你吧:银子的确是不少滴,但都沉淀下来了。就像“三高”病人,血液粘稠了,血管堵塞了,再多的流动性不流动,就没有流动性。

  问题不是钱有多少,而是钱为什么会沉淀下来?这其中的道理其实非常简单:“成龙可以带十块金表,带一百块就有病了;巴菲特可以开50台宝马,开500台就脑子进水了,王石可以住100套大房子,住1万套就神经不正常了。”(赵磊:《“想住大房子”,何罪之有?》)那么,生产出来那么多东东怎么办?你总不能让它们戳在那里发霉长草吧?在收入分配两极分化的背景下,实体经济的前景只有一个:产品过剩,产能过剩,资本过剩。

  面对过剩的实体经济,天量货币闲着也是闲着,且闲着也不符合资本的本性,于是,纷纷涌入虚拟经济,去玩“钱生钱”的游戏了。问题很清楚:不是蛋糕做得不够大,而是蛋糕分得很不公平!大多数人分不到买蛋糕的票,做大的蛋糕少数先富者又吃不了;至于外需,普世的友邦正深陷金融危机,不能帮中国的先富者一起吃更多的蛋糕。结果,不仅蛋糕要长霉,蛋糕对应的货币也会沉淀下来。

  明明是实体经济无利可图,所以钱才会流向虚拟经济,可是,可怜的经济学家好像全然不明白其中的因果关系,还在以其昏昏,使人昭昭:“钱都投给了金融部门,所以实体经济才会萎缩”。

  为什么钱都投向了金融?资本不是活雷锋,资本的逻辑是追逐利润,而不是“为人民服务”。实体经济严重过剩,你叫资本情何以堪,这种情形下你叫资本还要一个劲的投入实体经济,这不是有病么?

  不知道是搞不懂钱荒的内在逻辑呢,还是揣着明白装糊涂,很多人满脑子浆糊,说什么:“钱只有投向实体经济,才能创造出财富。如果一味投向股市、楼市、期货、黄金、大蒜等进行投机炒作,凭空套利,大搞以钱生钱的买卖,这只能进一步加剧社会的贫富差距和两极分化。”

  其实,不是因为钱没有投给实体经济加剧了两极分化,而是两极分化导致了实体经济严重过剩无利可图,所以资本才会“一味投向”虚拟经济投机炒作。

  要想真正解决钱荒,逻辑结论很简单:坚定不移地走共同富裕道路。这既是治本之道,也可以收治标之效。很遗憾,当下中国官员中真正懂得这个道理的,几乎没有——即使有,也被“文革欲孽”了。

  昨天看见央视名嘴白岩松在电视里一脸严峻,说要对钱荒采取“治本”之策。我只有冷笑:连真正的原因都搞不清楚,还奢谈神马“治本”?

  面对钱荒,主流们还在声讨“改革不到位”、“蛋糕不够大”,没有人去认真反思:为什么流动性不去“做蛋糕”,不去干实体,而非要挤到金融领域去“钱生钱”?那个海龟教头李稻葵开出的药方,就是继续深化改革,怎么“深化”?加大“民营投资”云云。

  不敢正视市场经济的内在逻辑,不去反思改革开放的方向问题,任何高呼“治本”,不是虚伪,就是幼稚。所以我说,主流经济学从2008年以来的国际金融危机中,没有任何长进;从这次危机预演的钱荒中,也并没有吸取教训,还是重复“监管”之类的陈词滥调。

  然而,即使看清了问题的症结所在,我也不指望市场的信徒能“治本”。道理很简单: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在资本主义市场经济的框架内,你能指望根除“内生危机” 么?美国的市场经济发不发达?欧洲的监管严不严厉?欧美摆脱了经融危机么?美国做不到,欧洲做不到,中国也同样做不到。这就是市场经济的宿命。马克思说: “存在决定意识”。所以,也不能怪他们觉悟太低,这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规律使然。

  央行掌门人周小川声称:钱荒仍在可控范围。财经大佬们也保证,这次钱荒绝不会引发进一步的金融危机,这是必须的,所以大家放心。我在想:如同斯诺登同志一样,这次钱荒消失在暗夜里的几率很大,但这并不值得庆幸。我敢打赌:虽然斯诺登重新回到中国的几率基本为零,但金融危机降临中国却只是一个时间问题。该走的已经走了,该来的一定会来。

  末了,我把几年前的旧文重新贴在下面,以作为我对中国未来“钱景”的一个预测罢。说明:(1)下面的旧文发表于《乌有之乡》2009年4月1日;(2)为便于对照当下的钱荒,建议读者将文中的“透支消费”改为“理财产品”。

  更多文章请进入赵磊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zhaolei1957

 

  【附文】“好的市场经济”咋也被奸了?

  赵 磊

  莎士比亚最负盛名的悲剧《哈姆雷特》中,丹麦王子哈姆雷特曾经提出了一个几近永恒的难题:“生存,还是毁灭?这是一个问题”。  哈姆雷特选择了毁灭。不幸的是,“好的”、“发达的”、“现代的”市场经济,今天也遇到了一个哈姆雷特式的难题,这个难题是:“透支,还是过剩?这是一个问题”。

  也就是两年以前,“透支消费”可是一件相当时髦的后现代行为(想想“按揭”吧,想想《穷爸爸,富爸爸》吧)。可是现在,“透支消费”已成众矢之的,千夫所指,万人侧目。其实有点冤,透支消费是代“人”受过,有苦难言呐。

  在《对美国次贷危机根源的反思》一文中,我曾将次贷危机的逻辑作了如下刻画:市场经济的内在矛盾——有效需求不足——生产过剩——透支消费——违约率上升——次贷危机。

  诸位看官请注意:在这个逻辑里,“透支消费”这个环节既不是终极原因,也不是最后结果,而仅仅是整个危机链条的中介。不过这个中介非常重要,它不仅把整个危机的因果关系连接起来,而且也是我们把握现代经济危机根源的关键所在:

  ——在市场经济的古典危机中(比如1929年的大萧条),生产过剩直接表现为有效需求不足,商品卖不出去;

  ——在市场经济的现代危机中(比如当下的次贷危机),生产过剩不再直接表现为有效需求不足,而是表现为有效需求旺盛,表现为有效需求“过度”,也就是“寅吃卯粮”,“透支消费”;

  ——从古典危机演变为现代危机,只不过是把皮球从供给方踢给了需求方,把资本主义的内在矛盾的爆发,从今天推到了未来。

  我之所以要把古典危机与现代危机作比较,是想澄清:有人读了拙文《对美国次贷危机根源的反思》以后,就误以为“透支消费”是危机的根源啦,依据在于:是透支消费诱奸了纯洁的市场经济。

  其实,次贷危机的根源并不是“透支消费”,而是市场经济的内在矛盾所导致的有效需求不足;透支消费只不过是为了缓解生产过剩,而不得不作出的选择罢了——尽管这个选择很“不严肃”,很“轻浮”。

  地球人用脚趾头就可以想明白,虽然透支消费玩弄了市场经济,可问题根子还是出在市场经济自己不检点。今天,人们当然可以理直气壮地声讨“透支消费”的轻浮,殊不知透支消费是在代“人”受过,这个“人”就是市场经济自己。

  但不知道是真糊涂还是揣着明白装糊涂,现代经济学打死也不承认市场经济的贞操有问题。难怪金融危机以来,借钱给穷人花费的“透支消费”遭到了各国精英的一致口诛笔伐,我国精英也与时俱进地加入了讨伐队伍:他们一边咬牙切齿地埋怨银行借钱给穷人消费,一边又为内需不足扼腕叹息捶胸顿足。

  于是,我们看到一个非常滑稽的情形:精英们一边痛心疾首地控诉借钱给老百姓消费的行为“太轻浮”,一边又高调呼吁要扩大老百姓的消费需求。这真有点像既当婊子又立牌坊的青楼女子,一边出卖贞操,一边高喊:“老娘是指头上站得人,胳臂上跑得马!”

  问题在于,面对生产过剩的压力,现代市场经济能够认可的办法,或者说精英们能够采用的法子,也就这么几招:要么是凯恩斯主义的扩大政府开支,要么是供给学派的减税政策,要么是货币主义的不断降息。实在不行,就只有寅吃卯粮,出卖贞操搞“透支消费”了。至于马克思消灭生产资料私有制的主张,那是万万不能搞滴。

  遗憾的是,历史证明,无论是凯恩斯主义,还是供给学派和货币主义,它们在生产过剩压力面前越来越捉襟见肘,应对经济危机的本事越来越乏善可陈。没办法,既然不准打土豪分田地,你不让老百姓透支消费,你又怎样把越来越过剩的产品给消化掉呢?这样,历史把“透支消费”推到了前台,似乎现代市场经济的命脉全系于它了。

  很多人主张调整收入分配结构,比如,我的朋友卢映西教授等人就有“发银子”的建议,对此我举双手赞成。在资本当老大的世界,寄希望于“消费券”、“发红包”之类的善举,或许能起一些积极作用。但有一点我要提醒大家:“发银子”不是灾荒年“施粥”,搞一锤子买卖,即使不能天天发,至少也得年年发吧?如果以为“红包”就能搞定一切,恐怕有些天真。因为不到万不得已,市场经济的本性是决不容许给普通百姓“免费午餐”的。何况在生产资料私有制不变的前提下,给普通百姓的“免费午餐”很难可持续发展。

  所以,除了“透支消费”,我真不知道资本家还能靠什么办法来扩大需求?然而,“透支”的悲剧因素在于,它在扩大需求的同时,又成为新问题的制造者:生产过剩催生了透支消费,透支消费导致了金融危机;把透支消费打压下去了,生产过剩的问题也就浮出水面;一旦市场难以承受生产过剩之重,透支消费又必将春风吹又生。

  可见,被“透支”和“过剩”反复轮奸,乃是市场经济命中注定的宿命;只要市场经济存在一天,“透支,还是过剩”这个难题就不会消失。

  对于“好的市场经济”(吴敬琏语)而言,哈姆雷特的难题是永恒的:“不透支,吾必死”;“透支了,吾亦死”。换言之,“玩是死,不玩死得更快”——这就是“好的市场经济”内生的悲剧之所在。

  顺便说一句,目前中国离“好的市场经济”尚有相当距离(据精英的判断),所以尚未面临“透支,还是过剩”这个“好的市场经济”才有资格遭遇的难题。上个世纪90年代后期以来,中国经历的市场疲软、通货紧缩,还只是市场经济的古典危机,作为现代危机特征的“透支”,在中国还处于萌芽状态。面对古典危机,国人采用凯恩斯主义、供给学派和货币主义的办法(如公共投资、减税以及降息),尚有应付的余地。但是,随着市场经济逐渐成熟,中国迟早会面临“透支,还是过剩”的痛苦选择。

  最后,我不妨作一个预测,并等待历史的检验:现代市场经济,也即“好的市场经济”未来的发展趋势,必将是在“过剩”与“透支”的周期性轮奸中痛苦挣扎,“过剩”与“透支”此消彼涨,不断折腾,直至与市场经济同归于尽。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wuhe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最新专题

抗美援朝70周年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重走安邦成魔之路
  2. 为什么杀我们学长姐!
  3. 是可忍孰不可忍?
  4. 毛主席与斯大林的这张合影,满脸的不开心!原来是因为这个!
  5. 新冠确定物传人,会是武汉沉冤得雪的决定性证据吗?
  6. 去世九个月竟然“国庆闯红灯”,人工智能冤枉死人的闹剧深思后更加可怕!
  7. 如何应对抹黑抗美援朝的歪理邪说?
  8. 迎春:一篇分析资本主义世界经济罕见的好文章
  9. 三次卖断货的五本红色书籍,到底什么在吸引人们?
  10. 中美贸易战的前景预判及警惕
  1. “失联”的毛洪涛和“挤走”三任党委书记的校长
  2. 一封致作家莫言的公开信,震惊当今社会
  3. 某大学到底什么问题?
  4. 40年后,为什么说“天堂往左,深圳往右”?
  5. 丑牛 | 党庆百年 谁与评说〈之三〉:小岗-南街 历史在这里徘徊
  6. 刘金华评 为何这么多人自杀
  7. 为了揭露真相而自杀——毛洪涛千方百计之后竟然作出这么个抉择?
  8. 从朝鲜战争和越南战争中各方的能力和意图看毛泽东主席的战略远见
  9. 毛洪涛老师死了,真相还在路上!
  10. 李昌平:选择死,也是战斗!
  1. 成都大学正厅级一把手毛洪涛朋友圈举报校长王清远
  2. 钱昌明:共产党员应追求什么? ——有感于“红二代”任志强的坠落
  3. 李陀: 知识分子跌落了, 未来中国是三种人的天下
  4. 为什么官方宣传部门抹掉天安门毛主席画像的怪象层出不穷?
  5. “失联”的毛洪涛和“挤走”三任党委书记的校长
  6. 余涅|关于天安门广场的中山先生画像
  7. 丑牛:周新城文章所提三大问题应当重视
  8. 左大培:为什么还不制裁在华美企反击美国?
  9. 一封致作家莫言的公开信,震惊当今社会
  10. “亩产万斤”这个锅毛主席不背
  1. 《中国出了个毛泽东》获第30届中国电视金鹰奖最佳纪录片奖
  2. 美国大选进入冲刺阶段,特朗普有六成胜算
  3. 一封致作家莫言的公开信,震惊当今社会
  4. 40年后,为什么说“天堂往左,深圳往右”?
  5. 悼念洪涛同志
  6. 重走安邦成魔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