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历史 > 历史视野

资料:陈小鲁、秦晓发起西纠组织是老舍先生自尽的元凶

资料 · 2013-11-24 · 来源:乌有之乡
毛主席在1966年就已经洞察:“应该分析,武斗绝大多数是少数别有用心的资产阶级反动分子挑动起来的,他们有意破坏党的政策,破坏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降低党的威信。凡是动手打人的,应该依法处之。”近日某大佬不察,才是真正的“昏乱失智”。

【附:最该道歉的那些人:从文革极左到改革极右

    资料1:陈小鲁口述:参与发起、组织了西纠

  http://www.wyzxwk.com/Article/lishi/2013/08/305167.html

  陈毅之子、北京八中的陈小鲁回忆说:“八月份,天下大乱。红卫兵在苏联驻华大使馆前开大会、游行,把那条街改名为'反修路’。八中也有人参加,他们回来告诉我说,总理讲了:中学红卫兵是一盘散沙,不知道谁是头儿,找不着头儿,也管不起来,有些精神也传不下去。……从这个信息里,我觉得,现在太乱了,中央找不到头绪,也着急。那我们就根据《十六条》说的,'自己教育自己’嘛。红卫兵的缺点、错误,也要有人来管呀。别人不管,也管不了,但自己应该管一管自己。有人说,你成立的组织管得了别人吗?我说,咱们可以串联呀。

  我就去找四中、六中的朋友商量,提出成立'首都红卫兵西城纠察队’。每个学校红卫兵组织,抽出十几个优秀的人,做纠察队队员,管理好自己的学校,再组成一个联合的指挥部,来统一调度。……结果我们一拍即合,马上就召开了一个西城区各校红卫兵组织都参加的会。”(①陈小鲁口述:《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见《回忆与反思红卫兵时代风云人物口述之一》)

  资料2:秦晓口述:参与发起、组织了西纠

  走出乌托邦——秦晓口述(一)

  http://www.chinaelections.org/tegao.asp?NewsID=213490

  作者:米鹤都等

  选举网声明:该系列口述史由编写人之一米鹤都先生授权发布,转载请注明出处。

  走出烏托邦

  秦晓口述

  采写: 唐欣、米鹤都

  编辑:墨诞、米鹤都

  秦晓,1947年生于山西,文革前为北京四中1966届高中毕业生。他出身于一个红色家庭,小学和初中在干部子弟寄宿制的北京育才学校受业,毕业时获北京市“金质奖章”,被保送进入北京四中高中。文革前曾担任团支部书记,并成为极少数的中学生党员。文革初期,参与发起、组织了首都红卫兵西城纠察队,后被打成反中央文革小组分子,是文革中最早觉醒者之一。之后,他经历了在内蒙牧区的插队生涯,走入工农兵大学的学堂。改革初期,曾任中共元老宋任穷的秘书,接触高层,后进入中信集团成为中信领军人王军的得力副手。新世纪开端,他接掌招商局集团,对资产结构、组织架构和管理体系做了大刀阔斧的改革,与此同时在企业文化中注入了均衡发展的理念,重建了百年老店的辉煌。百忙之余,他始终在系统研究经济学理论,并获取了英国剑桥大学经济学博士学位。在国内外报刊杂志、学术刊物发表五十多篇论文,并出版了多部专著。曾被冠以“杰出”、“最具影响力”、“最具有价值”等光环。面临退休的门槛,他又开启了中国社会现代性转型的深度思考。

  资料3:老舍之死--令人费解的死因

  节选自《联动覆灭记》

  http://www.wyzxsx.com/Article/Class14/200812/63673.html

  由于文革的即定目标是“整党内那些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但“鬼见愁”对联宣扬的血统论无疑是干扰了这一目标的继续执行,它自然受到中央文革的坚决反对。

  文革时所谓的“牛棚”并不是牛住的棚子,而是单位里关押走资派的地方,它有可能是一座仓库,一个教室,也有可能就是一间普通的办公室。因为在陈伯达主笔的《人民日报》社论《横扫一切牛鬼蛇神》中将走资派称为“牛鬼蛇神”,所以群众将关押走资派的地方称为“牛棚”,它实际上是群众专政的产物。被关押者并不是被判刑,而是根据所犯错误大小采取不同的强制措施。交待完问题,有的几天就可回家。有的可天天回家,但要定期来交待问题,就像上班一样。一般不许搞打骂,还有必要的生活费。周恩来总理更是在文革后期一再警告各单位严禁搞逼供信,同时允许被专政者有上诉控告权利。但文革初期持血统论的八旗子弟们可不管这套,他们自认为天生就是专政者,对“阶级敌人”的仇恨是自娘胎里带出来的,老爹被整又将他们的仇恨更加猛烈地灼烧起来。

  老舍之死的确是中国文学史上的悲剧。文革结束后,一直以来的相关作品总是沿着毛泽东---文革---老舍----迫害这样的简单逻辑推理下去,潜台词就是:是毛泽东间接害死了老舍。果真如此吗?

  若果真如此,本着对历史认真负责的态度,那就应该先把直接责任人揪出来示众,然后深挖幕后黑手,甭管涉及到什么人,该杀的杀,该关的关,该批判的批判,总要给死者一个公道,给人民一个交代。这样做很难吗?毛泽东不在了,可当时老舍挨打的见证人都在;文革已遭到官方的彻底否定,开放了、自由了、可以畅所欲言了;红卫兵已退出历史舞台,再也不用怕什么皮带铁拳了。这种时候,正是为死者申冤的最佳时机,怎么知情人都缄口不言,好像在怕得罪什么人呢?

  “老舍(1899~1966)现、当代作家。原名舒庆春,字舍予,另有笔名絮青,鸿来、非我等。满族,北京人。出生于一个贫民家庭。”这是达成共识的老舍简历,看看,人家老舍可是根红苗正,正宗的无产阶级出身。他不但跟文革的斗争对象-----走资派沾不上什么边,甚至连黑五类都算不上。而且,老舍自归国后各方面一直紧跟形势,一直宣扬是“毛主席给了我新的文艺生命”。60年代初,毛主席在同老舍的一次谈话中特别提到清朝的几个有作为皇帝,对清朝的历史贡献给予肯定。这在当时相当于一次政治摘帽。因为自辛亥革命以来人们对清王朝的印象就是腐败透顶、丧权辱国,这使得相当多的满族人抬不起头来,他们不敢承认自已是满族人,这中间当然也包括老舍。他在1950年前是不敢承认是满族人的,但有了这次谈话后,他不但勇敢承认,还根据自已的生活经历创造了《正红旗下》这部优秀作品。能够得到领袖的如此垂青,这在当时绝对是一个口含天宪的人物,一般人谁敢到太岁头上动土呢?令人费解!

  老舍是个文人不假,可并不是所有文人都反文革。文化革命前老舍正在北京郊区体验生活,文革开始后他任文联的革委会主任,对文革他是以一种积极心态参加的,其思想的进步程度绝不在郭沫若之下,怎么老郭没事他却一命呜呼呢?令人费解!

  在老舍出事前的1966年8月23日,他“像往常一样,从容自若地坐在会议室沙发上。他怀着满腔热情参加运动来了,怀着对党的信赖来了。他对同志们说:'我昨天刚刚出院,身体不成喽,老爱闹病。康生同志捎话让我来参加运动,感受一下这次政治斗争的气氛,所以我就来了。’”这是目前流行的老舍投湖前发言,如果仅凭这点点回忆就认定是中央文革指使红卫兵干的,那就太小儿科了。人家老康打年青时起就搞中央特科,如果整人就这水平,那他早就甭混了。现在有些死因揭密总是含沙射影地把矛头指向中央文革支持的红卫兵,动机何在?令人费解!

  在特殊时期,有些人对死人总比对活人的兴趣大,因为一个死人是不会说出真相的,所以我们只能采取排除法窥视一点真相。可以断言,中央文革不会干这类傻事。当时刘、邓都没正式倒台呢,光走资派就斗不过来,哪有功夫捅这娄子。除了这股势力外,敢对老舍动手、能对老舍动手的就只有那些持血统论的红色贵族们。据批斗老舍的主力军------北京女八中部分红卫兵回忆,他们当时是在学校文革领导小组的带领下冲进文联的。请注意这个校文革领导小组,在1966.一八前后,这些公开组织基本被红色贵族控制,否则刘涛、贺鹏飞也不可能短时间组织起12校联军。再有,从老舍后来在国子监挨打的惨烈程度看,手段与东西海纠极像。更重要的是,这批人文革后大都黄袍加身,掌管着各各要害部门,其威力足以让任何人三缄其口。

  “红八月”大事记

  我们刚刚经历了文革中赫赫有名的“红八月”,毛泽东、红卫兵、破四旧、抄家打人、愚昧狂热,这就是我们过去的全部印象!给我们这些印象的人是肤浅还是狡诈?其实,真相只需看一下流水帐即可:

  1、1966年8月1日,毛泽东在八届十一中全会上指责刘少奇派出的工作组干尽了坏事,随后致信清华附中红卫兵表示支持;

  当晚,“鬼见愁”对联贴到北京各大高校。

  2、8月2日,八届十一中全会继续讨论工作组问题,部分中央领导做检讨;

  同时,对联在北京引发大辩论,陈伯达改联灭火。

  3、8月3日,八届十一中全会分组讨论“十六条”,部分中央领导到北京建工学院做学生工作。

  4、8月4日,刘少奇在八届十一中全会上做检讨,毛泽东指出:“牛鬼蛇神,在座的就有!”

  江青反对成立“贫协”。

  5、8月5日,毛泽东发表大字报:“炮打司令部”;

  周恩来在清华大学指责“贫协”不是“我们党在学校的政策。”

  6、8月6日,天桥剧场辩论,江青、康生劝止不住持“血统论”的学生;林彪回京出席八届十一中全会,陈云致信毛泽东并中央,表示“完全拥护毛主席和中央采取的方针。”

  7、8月8日,新华社播发“十六条”;

  血统论在社会上大传播,高校陆续成立学生组织。

  8、8月9日,八届十一中全会继续揭发批判刘少奇、邓小平;

  贺鹏飞、刘涛等人成立清华大学“八九派”串连会,只批“黑帮”,不批工作组。

  9、8月12日,刘少奇职务不再被提起,叶群组织人员整理刘少奇材料;

  社会上,谭力夫主张将“血统论”作为党的阶级路线来推行,引发更大辩论。

  10、8月18日,毛泽东大规模接见红卫兵;

  王震等老干部遭受批判,社会上打砸打日渐增多。

  11、8月19日,新华社播发18日接见红卫兵时,天安门城楼上领导人的排名顺序,引起震动。

  红卫兵开始大规模抄家,殴打“有问题”的人员。

  12、8月20日,谭力夫发表演讲,认为批斗各级干部是难以容忍的事;同时北京30万红卫兵上街破四旧。

  13、8月23日,红卫兵运动进入狂热化程度,达到最高潮。

  毛泽东及时提出“要文斗,不要武斗。”

  1482425日,西、东、海纠成立,老舍投太平湖自尽。15、8月28日,中央正组织红卫兵大串联,红卫兵运动遍及全国。

  16、8月31日,毛泽东第二次接见50万红卫兵,林彪提出“四个伟大”。

  分析:中央存在两种声音,社会上存在两股势力.毛泽东凭借高超的政治才干把中央的反对派压了下去,但社会上的反抗势力却日趋壮大起来。

  资料4:西纠与文革暴行

  节选自:http://www.douban.com/group/topic/1710802/

  在1966年夏天,红卫兵中间的骨干分子,可以当“红卫兵纠察队”成员。 “红卫兵纠察队” 中最早成立也最有影响的是“首都红卫兵西城区纠察队”(简称“西纠”)。“西纠”在红卫兵暴行中起了重要的领导作用。女十中红卫兵是“西城区纠察队”的发起者之一。这个学校初三年级有四个红卫兵当上了“西城区纠察队”的成员。其中之一曾经告诉她的同班同学说:她打人打得她自己“胳膊都抬不起来了”。

  文革之后,有人问这个打人太多以致“胳膊都抬不起来了”的“红卫兵西城区纠察队”队员,她怎么能打人凶到这个程度。她回答了三条原因。第一,一开始也怕,后来认识到这是革命,需要有革命勇气,就努力打。第二,“西纠”别的人都打得很凶,如果自己要在其中待下去,就得一样打。第三,打人打上瘾了。

  资料4:

  http://xzj.2000y.com/mb/1/readnews.asp?newsid=172759

  首都红卫兵纠察队(西城分队)宣告成立首都红卫兵纠察队西城分队指挥部1966.08.25

  毛主席语录

  人民靠我们去组织。中国的反动分子,靠我们组织起人民去把他打倒。凡是反动的东西,你不打,他就不倒。这也和扫地一样,扫帚不到,灰尘照例不会自己跑掉。

  为了捍卫毛泽东思想,为了支持广大红卫兵造资产阶级的反,为了更好地完成党中央毛主席和广大工农兵群众赋予我们的光荣职责,为了把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进行到底,《首都红卫兵纠察队》宣告成立。

  这个决定是八月二十五日,西城区三十一个学校的红卫兵讨论通过的。

  纠察队是红卫兵自己的组织,他的成员是红卫兵的优秀分子,中坚力量。

  纠察队是革命的造反队,是无产阶级专政的工具,是中国人民解放军驻京部队的亲密战友。

  纠察队是毛泽东思想的宣传队。

  首都红卫兵纠察队的成立是我们全体红卫兵的大喜事,它再一次表明我们的红卫兵是以毛泽东思想为武器的红色革命组织。既是敢想,敢说,敢革命,敢造反的先锋队,又是坚决执行党的政策,勇敢捍卫毛泽东思想的战斗队。

  我们的职责和权力:

  1.努力学习毛泽东思想,忠实执行毛泽东思想,热情宣传毛泽东思想,勇敢捍卫毛泽东思想。

  2.坚决地协助红卫兵的革命造反行动。

  3.坚决镇压地、富、反、坏、右和资产阶级孝子贤孙的反革命行动。

  4.有权撤销一切不符合毛泽东思想的宣传品和禁令。

  5.有权检查各学校,各机关,各工厂,各单位的红组织。

  6.有权扣押假红卫兵和流氓。

  7.在其他各区纠察队未成立之前,一些重要国家机关和主要街道,暂由西城分队代行保卫职权。

  此令八月二十六日十时实行。

  我们要求广大工农兵群众和各地区公安机关协助我们工作。

  无产阶级专政万岁!

  伟大的毛泽东思想万岁!

  北京三中红卫兵

  红大附中(北京女一中)红卫兵

  北京四中红卫兵

  北京女三中红卫兵

  北京六中红卫兵

  北京女六中红卫兵

  北京七中红卫兵

  北京女八中红卫兵北京八中红卫兵

  红色要武中学(师大女附中)红卫兵毛泽东主义红卫兵

  东方红中学(北京二十八中)红卫兵红旗

  北京女十中红卫兵

  北京二十九中红卫兵八?一八红卫兵

  东方红四中(华嘉寺中学)“七一”赤卫队

  北京三十中红卫兵、八?一八红卫兵、毛泽东主义红卫兵

  北京三十一中红卫兵

  红二七中学(铁三中)红卫兵

  北京三十三中红卫兵

  空军红鹰红卫兵

  北京三十五中红卫兵

  北京建筑工程学校红卫兵

  北京三十九中红卫兵、二七战斗队

  抗大附中(北京十三中)红卫兵

  抗大四中 二龙路中学 月坛中学 抗大战校(北京四十一中学)红卫兵

  抗大附中(北京三十四中)红卫兵

  太平桥中学毛泽东主义红卫兵

  北京四十中红卫兵

  首都井冈山中学(北京九十八中)红卫兵

  北京一百一十中学红卫兵

  一九六六年八月二十五日

  (原载《红卫兵报》1966年9月1日,第3版,刊载时未注日期,此处日期根据首都红卫兵纠察队西城指挥部编辑:《首都红卫兵纠察队西城指挥部 通令集(1-10)》,1966.9.。)

  注:根据首都红卫兵纠察队西城指挥部:《首都红卫兵纠察队西城指挥部 通令集(1-10)》,首都红卫兵纠察队西城分队成立以后,又有西城区十九个学校的红卫兵及其它红组织陆续参加。这十九个学校是:西四中学、师大二附中、安德路中学、三十八中、七十七中、外贸学院外语专科、丰盛学校、一○六中、社会路中学、外语学校、三十二中、民院附中、铁二中、二十三中、八十六中、北海中学、五十三中、三十七中、二十九中。

  资料5:

  请看《红卫兵档案》一书的如下记载:

  http://blog.sina.com.cn/s/blog_69b858e90100kra6.html

  (1966年8月)北京中学红卫兵成立了敢死队性质的“纠察队”,私设监狱,私设劳改所和刑堂。仅北京市一中、六中的劳改所里,就打死、打伤致残不少于200人。在一所中学的刑堂里,红卫兵用酷刑之后淌在地上的人血,在雪白的墙壁上涂写了一条标语:

  “红色恐怖万岁!”

  19668月、9月,是中国人(主要是北京人)自杀、他杀的又一个高锋期。而自杀他杀的罪魁或始作俑者,就是老红卫兵

  另据《大事记》记载:

  1966年11月19日,中央文革陈伯达等同志前往北京六中“劳改所”(西纠私设)查看。“劳改所”实际上是一个地下法西斯集中营,他们私自关押审讯、拷打革命师生,不少人被打得骨折、残废、脑震荡,有的甚至被迫害致死。王光华事件就是一个典型。王光华同学是六中高三(2)班学生,他无限忠于毛主席,积极参加文化大革命,只因为坚决反对反动血统论,被西纠暴徒抓进“劳改所”,毒打致死。这是资产阶级反动路线欠下的一笔血债。陈伯达同志严厉指出:“无论对什么人,都不能这样搞。”并命令西纠立即解散“劳改所”。

  资料5

  ▲给清华井岗山的一封恐吓信。

  可“尊敬”的蒯“司令”:

  自总理给您平反以后,您“青云直上”沾沾自喜、不可一世、真可谓“老子天下

  第三”也!

  殴打解放军、冲击天安门……诸如此事举不胜举、您----“司令”脸上好不光彩!

  即日登门“拜访”,奉送“清凉剂”一付、望“司令”接受。

  最后予祝第三司令部“岿然不动”!!!

  北京女八中                     《忍无可忍》战斗小组

  于1966年11月15日

  资料6:浩然:老舍投湖自杀,上面没有追查,直到今天也没有人来问我

  节选自:《我的人生——浩然口述自传》

  =======================

  北大造反学生侯文正自称是高干子弟,想毕业后留在北京。我和李学鳌不买他的账,产生矛盾。1966年8月23 日,他在文联搞队伍,写了大字报,大意是“庙小鬼大”、“池小王八多”。文联分了两派,造反乱套了。上午先折腾骆宾基、萧军,下午来了一车女八中红卫兵,说要揭开文联盖子

  他们给叫出来的黑帮分子挂牌子,从北边站到南边。后来叫到老舍,我急了。过去每次运动,都是市委保他过关。我知道他是大统战对象,周总理重视他,建国后写东西最多,他如果出错,我们责任担不起。我三次进去请军代表制止一下,他躺着不动,说“群众起来了。”打电话到八分部,那边也说:“接受群众考验,不能阻拦。”等我最后一次出来,侯文正在讲话,要把老舍他们往卡车上装,女孩子拿皮带抽得厉害。老舍上卡车上不去,在后面用皮带抽。我找了一个人跟车去,看情况保老舍,找机会拉回来。以后他们在文庙烧戏装,去的人打电话说:“老舍挨打了。”

  把老舍送回来时,用唱戏的水袖包着打坏的脑袋。街上跟进来的红卫兵让他继续交代,场面乱哄哄的。个矮的草明站在凳子上,揭发老舍“把《骆驼祥子》卖给美帝国主义。”我赶紧上去说:“把他送到派出所。”老舍砸牌子碰到红卫兵,我又说:“他是现行反革命,送派出所去。”送走红卫兵已是夜里11点,到派出所时我批评老舍:“你不能打红卫兵。回家休息吧,到医院看看,明天到机关开会。”给他家打电话,说司机不愿拉他,让孩子来接。

  第二天一早红卫兵到老舍家造反,我们这个组织也去了,贴大字报。有人议论说,听说老舍家里吵架。早上打电话问,家里人说,老舍一早就出去上班了。可是下午和晚上都没看到他。晚上我接到一个电话,说太平湖捞上一个尸首,是老舍。我派柯兴等人去,并给老舍家中打电话,胡契青说:“人都死了,你们处理吧。”

  那天在门口接待舒乙,说:“你父亲死了,你赶紧跟姐妹商量怎么处理?”舒乙说:“我们也不知怎么办……”

  老舍之死是市文联“文革”中最厉害、最重要的一件事。上面没有追查,直到今天也没有人来问我。我想起来,运动初期时我们还是想保老舍,老舍参加两三天,就提出“想养病”。我说:“你赶紧养去。”他在医院住了二十几天。(199 8年12月9日口述)

  资料7:

  一九六六年十二月二十七日毛主席就制止武斗问题《给周总理的亲笔信》:

  给周总理的亲笔信

  (一九六六年十二月二十七日)

  恩来同志:

  最近,不少来京革命师生和革命群众来信问我,给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和牛鬼蛇神戴高帽子、打花脸、游街是否算武斗?我认为:这种作法应该算是武斗的一种形式。这种作法不好。这种作法达不到教育人民的目的。这里我强调一下,在斗争中一定要坚持文斗,不用武斗,因为武斗只能触及人的身体,不能触及人的灵魂。只有坚持文斗,不用武斗,摆事实,讲道理,以理服人,才能斗出水平来,才能真正达到教育人民的目的。应该分析,武斗绝大多数是少数别有用心的资产阶级反动分子挑动起来的,他们有意破坏党的政策,破坏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降低党的威信。凡是动手打人的,应该依法处之。

  请转告来京革命师生和革命群众。

  毛泽东一九六六年十二月二十七日(注:一说此信写于一九六七年二月一日)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昆仑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为什么中国得利者要否定毛主席
  2. 将“中共”比作“公司”是严重的政治错误!
  3. 郝贵生:不谈党的阶级性,谈何“把人民放在最高位置”?
  4. 党外人士有话说:谁在添堵?
  5. 这家企业庆祝99岁党生日首先高调纪念毛主席!
  6. 北京第二波疫情328人感染,20天才2人出院,到底什么原因?
  7. 胡新民:关于中印边境反击战,还有这些史料值得回顾
  8. 重磅!中央将颁发"抗美援朝70周年"纪念章
  9. 一个村咋庆“七一”?看这里!
  10. “给我20年,还你一个强大的俄罗斯”?普京的承诺为啥没兑现
  1. 特朗普掐住了反华“命门”?
  2. 我敢预测:要不了多久会再次听到这些话
  3. 为什么中国得利者要否定毛主席
  4. 老田:中国革命的精神遗产到哪儿去了——从1970年代三拨反文革力量的政治分析说起
  5. 又一个重要标志性事件,这届网民太了不起了!
  6. 张志坤:中美关系,请不要在捏造文辞上下功夫
  7. 陈伯达之子:八大关于社会“主要矛盾”的论述是如何产生的?
  8. 黄卫东:中美究竟谁的技术依赖更大
  9. 郭松民 | 胜利1962:中印边界问题的历史回顾(全文)
  10. 将“中共”比作“公司”是严重的政治错误!
  1. “10年浩劫”有十大“匪夷所思”
  2. 钱昌明:“不争论”,是一颗奴隶主义毒瘤!
  3. 张志坤:如此严重的政治问题,究竟该谁负责!
  4. “地摊经济”还未落地就要“收摊”?
  5. 普京为何不能让俄罗斯强大?线索就在阅兵式
  6. 又一个挺方方的女作家被免职
  7. 贺雪峰:我为什么说山东合村并居是大跃进
  8. 邋遢道人:6亿人月入一千、地摊经济及其他
  9. ​中印边境冲突出现伤亡,中国周边局势急剧恶化!
  10. 俺看地摊经济,就像一头黔之驴
  1. 北京知青孙立哲:我与史铁生一起做赤脚医生
  2. 印共(毛)举行五年来最大规模群众集会
  3. 为什么中国得利者要否定毛主席
  4. 郑永年:中国切不可在世界上显富摆富
  5. 从盼儿到怕儿: “只生一个女孩”为何盛行东北农村?
  6. 我敢预测:要不了多久会再次听到这些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