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凤凰网》为何要造谣抹黑毛主席?

作者:文老师 发布时间:2014-12-05 来源:乌有之乡 字体:   |    |  

  打开电脑,在《凤凰网》看到:彭德怀在301医院抨击谁“政治品德有问题”?2014年11月28日 07:45来源:凤凰网历史 作者:滕叙兖

  核心提示:在彭德怀去世前半年,在301医院,他清醒的时候几乎都在批评毛泽东。怎么批评呢?话说得很难听,他说什么路线正确,我的路线才正确呢,你这个路线正确个屁,你就是个封建皇x、政治流x。他在301医院的床上公开讲,警卫战士不让他说他也说,这些话都记录在案,叫恶毒攻击,他在晚年是批评毛泽东的,说毛泽东就是个专制皇x,“文化大革命”没搞成,把党搞成这个样子。还公开骂江青,骂康生。

  本文节选自《凤凰网历史频道观世变栏目》第82期《对话滕叙兖:毛岸英牺牲并非彭德怀保护不周》

  我仔细读完全文,发现此文讲的东西,彭德怀与杨献珍的对话。讲“在彭德怀去世前半年,在301医院,他清醒的时候几乎都在批评毛泽东”。没有具体的时间,地点,当事人。在301医院。301医院那么大。为何不讲哪一个科,哪个房间? “在彭德怀去世前半年”。为何不讲具体年、月、日?当时,他俩住同一间病房吗?

  我读《彭德怀自述》,人民出版社,1981年12月版。毛泽东与彭德怀同志的谈话(摘录)(1965年9月23日)彭德怀追记 。

  主席:早在等着,还没有睡。昨天下午接到你的信,也高兴得睡不着,你这个人有个犟脾气,几年也不写信,要写就写八万字。今天还有少奇、小平、彭真同志,等一会儿就来参加,周总理因去接西哈努克,故不能来。我们一起谈谈吧!

  现在要建设战略后方,准备战争。按比例西南投资最多,战略后方也特别重要,你去西南区是适当的。将来还可带一点兵去打仗,以便恢复名誉。

  (在庐山会议时,主席问到对我的决议案如何,当时我向主席做了三条保证)

  主席问:哪三条?(我说:在任何情况下不会做反革命;在任何情况下,不会自杀;今后工作是不好做了,劳动生产,自食其力。)

  主席说:“后面两条我还记得,也许真理在你那边。战略后方最重要的是西南区,它有各种资源,地理也适宜,大有作为。彭德怀同志去也许会搞出一点名堂来。建立党的统一领导,成立建设总指挥部,李井泉为主,彭为副,还有程子华。”

  彭去西南,这是党的政策,如有人不同意时,要他同我来谈。我过去反对彭德怀同志是积极的,现在要支持他也是诚心诚意的。对老彭的看法应当是一分为二,我自己也是这样。在立三路线时,三军团的干部反对过赣江,彭说要过赣江,一言为定,即过了赣江。在粉碎蒋介石的一、二、三次“围剿”时,我们合作得很好。反革命的富田事变,写出了三封挑拨离间的假信,送给朱德、彭德怀和黄公略三人。彭立即派专人将此信送来,三军团前委会还开了会,发表了宣言,反对了富田事变。这件事处理得好。反对张国焘的分裂斗争也是坚定的。解放战争,在西北战场成绩也是肯定的,那么一点军队,打败国民党胡宗南等那样强大的军队,这件事使我经常想起来,在我的选集上,还保存你的名字。为什么一个人犯了错误,一定要否定一切呢?

  主席继续说:你还是去西南吧!让少奇、小平同志召集西南区有关同志开一次会,把问题讲清楚,如果有人不同意,要他来找我谈。(《彭德怀自述》P.288)

  彭德怀、杨献珍早已是作古之人。杨献珍原是中央党校校长,他因自己的哲学“合二为一”的观点,违反马列主义唯物辩证法,受到批判,自然要撤销他的党校校长职务。由谁来证明他两人在301医院关起门来谈五个小时的话是真的呢?还是假的呀?

  本文节选自《凤凰网历史频道观世变栏目》第82期《对话滕叙兖:毛岸英牺牲并非彭德怀保护不周》,作者:滕叙兖口述、唐智诚整理。作者和整理是什么样的人,出生在什么时候?

  我发现,现在有的书和文章,介绍作者时,只讲他的各种头衔、名气,却不讲出生年、月。许多不出生于毛泽东时代,剥削阶级的子孙,被洗了脑。道听途说,乱讲乱评毛泽东时代的人和事。袁腾飞是典型。

  我出生与旧社会,成长于毛泽东时代,读了不少马恩列、毛主席著作,当然要比60、70、80后等更了解毛泽东时代。俗话说:撒什么种子结什么果,栽什么树苗开什么花。每个人都在一定的阶级社会中生活,各种思想无不打上一定的阶级烙印。写文章的人,都有自己的立场、观点、感情。刊发文章的刊物、出版社,同样有自己的立场、观点。我的文章,《凤凰网》不会刊发,也不会转载。

  我查了,彭德怀生于1898年10月24日,1974年11月29日病逝,享年76岁。他逝世前半年,76岁。年纪这么大,考虑个人的问题又多又复杂,脑子能清醒吗?“他清醒的时候几乎都在批评毛泽东”。这句话说明,彭德怀有不清醒的时候。作者认为彭德怀在批评毛主席时是清醒的。我看可能是不清醒的胡言乱语,是作者瞎说的污蔑毛主席的胡言乱语。

  我读《彭德怀自述》,没看到彭总如何恨毛主席。从我读到的一些文章,彭德怀敢于顶撞毛主席。说明他与毛主席关系亲密,与别人不同。毛主席公开赞扬他:谁敢横刀立马?唯我彭大将军。庐山会议公开批评他,要他读马列著作,也是为他好。俗话说:骂是亲,打是爱,不打不骂会变坏。彭德怀顶撞毛主席,是他马列主义没学好,没掌握马列主义这个显微镜、望远镜和照妖镜。他没有毛主席的马列主义者的伟大胸怀。

  写文章的人,把毛主席对彭德怀的批判,说成是毛岸英在朝鲜战场上牺牲,是彭德怀的责任,毛主席因此记恨彭德怀,要整彭德怀。这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1959年,在庐山会议,彭德怀被那么多的中央委员批判。彭德怀没有错吗?大家可以读《乌有网刊》的彭德怀专栏的文章。对比自称是毛主席的秘书李锐写的文章,或者一些人对彭德怀的事,写的污蔑毛主席的文章。会得出谁是谁非的认识。

  改革开放后,李锐写文章污蔑毛主席。李锐说他对,毛主席错。我看了李锐的文章,看了与李锐不同观点的文章。我才知道李锐是共产党的同路人。李锐想通过毛主席升官,结果被开除党籍。为何毛主席保田家英等秀才,唯独不保李锐这个秘书。李锐自己不反省,却污蔑毛主席。无怪乎周小舟、周瑞骂他是无耻小人。

  我在新浪博客,小平的BLOG看到:刘少奇和彭德怀的恩恩怨怨。(2009-08-01 09:40:53)是谁整彭德怀?

  ——师东兵与王稼祥夫人朱仲丽谈关于毛泽东的话题实录

  真正整彭德怀的是刘少奇。根据如下:

  第一,彭德怀跟随毛泽东多年,一直忠心耿耿,又正受重用,没有理由反对毛泽东。从彭德怀的“万言书”根本看不出对毛泽东的“三面红旗”(总路线、大跃进、人民公社)有任何原则上的反对,提出的问题都是具体贯彻执行中的问题。负责具体贯彻执行的不是退居二线的毛泽东,而是主持一线的刘少奇。

  第二,对彭德怀真正不满的是刘少奇。主持日常工作的是刘少奇,对大跃进的一切问题必须负责的是刘少奇。彭德怀指出大跃进贯彻执行中的问题,真正戳到疼处的是刘少奇。

  第三,历史上彭德怀跟毛泽东关系密切,跟刘少奇关系恶劣。高岗反刘少奇,彭德怀默许。说彭德怀对毛泽东不满不合逻辑,说彭德怀对刘少奇不满合乎逻辑。毛泽东在军内的威望崇高,彭德怀的所谓“军事俱乐部”那么多高级将领,说对毛泽东都不敬不可能,但说对刘少奇都不敬则毫不奇怪。

  第四,高岗反刘少奇得到了彭德怀的默许,刘少奇有仇恨彭德怀、找机会整垮彭德怀的动机。

  第五,据毛泽东贴身士卫李银桥回忆庐山会议:“会议结束后回到住处,毛泽东本是吩咐我们收拾东西,准备走人。可是有些领导同志不干了,提议解决彭德怀的问题。当天晚上,我便正式得知不下山了召开中央全会,……“毛泽东没有参加中央全会。会议吵得很厉害,吵得声音很大。吵声传来,毛泽东睡不着觉,他睡不着觉是要发脾气的,叫我去看看。我跑步去了,见许多人同彭德怀吵。回来学一遍舌。毛泽东发火了,写了批示。中央全会期间,在毛泽东住的房子里,开了几次政治局会议。……政治局讨论决定:只免去彭德怀国防部长职务、军委副主席职务,仍保留政治局委员和副总理职务。生活待遇不变。”(权延赤:《走下神坛的毛泽东》)——可见整彭德怀根本就不是毛泽东的意思——毛泽东已经收拾东西准备下山了。可是“有些领导同志不干了”、“提议解决彭德怀的问题”,而且“许多人同彭德怀吵”——哪些“领导同志”?能向毛泽东“提议解决彭德怀的问题”的,能“许多人同彭德怀吵”的,除了政治局常委一级的还能有谁?这些人是谁?为什么现在的各种资料里不说?解释只能有一个:就是以后把打倒彭德怀的责任都推到毛泽东身上的那些人。最主要的就是刘少奇。

  第六,刘少奇不是军事干部出身,没有领过兵打过仗,在军内无威望。身为接班人却军中无人,自然有充足的欲望清除军内异己抓到兵权,有充分的利益需要整垮军内不买自己帐的头号人物彭德怀、清洗军中的反对派和不可靠分子。据李锐《庐山会议实录》,毛泽东在8月1日预备会上对彭德怀说:“我66岁,你61岁,我快死了,许多同志有恐慌感,难对付你,许多同志有此顾虑。”——这“许多同志”显然首先要数刘少奇:除了刘少奇这个接班人,谁会在“毛泽东之后”对彭德怀 “有恐慌感”、惟恐“难对付你”、“有此顾虑”?除了刘少奇,谁能让毛泽东对彭德怀说出“你那么凶人家都怕你,接班人都怕你,我死之后怎么办”之类话?

  第七,刘少奇庐山会议上说彭德怀是“魏延的骨头、朱可夫的党性、冯玉祥的作风”,说“与其你篡党,还不如我篡党”,说彭德怀“是一个一贯反党的伪君子,企图搞军事政变!”

  杨尚昆回忆毛泽东与彭德怀之间冲突内幕人民网 [微博] 苏维民2013-07-23 08:28

  彭德怀回京以后,看到1962年1月扩大的中央工作会议(即七千人大会)的文件,对刘少奇的书面报告认为是比较实事求是地总结了1958年以来的经验教训,还是满意的;对报告中再次肯定庐山会议的反右倾斗争,也不想要求平反。但是,1月27日,刘少奇在大会上讲话,说:“彭德怀的错误不只是写了那封信,一个政治局委员向中央主席写信,即使信中有些意见是不对的,也并不算犯错误。”“庐山会议之所以要展开反对彭德怀同志的反党集团的斗争,是由于长期以来彭德怀同志在党内有一个小集团。他参加了高岗、饶漱石反党集团。”“更主要的不是高岗利用彭德怀,而是彭德怀利用高岗,他们两个人都有国际背景,他们的反党活动,同某些外国人在中国搞颠覆活动有关”。因而,“所有的人都可以平反,唯彭德怀同志不能平反”。彭德怀对此非常气愤,立即打电话给我说:“请转报主席和刘少奇,郑重声明没有此事。”事后,彭德怀还向人表示,看了刘少奇的讲话,很不舒服,书读不下去,觉也睡不好。

  彭德怀是对毛主席有意见,还是对刘少奇有意见?我认为,主要是对刘少奇有意见。《凤凰网》的文章,却瞎说是对毛主席有意见。刊发这种无具体时间、地点,讲话的人已不在世,生无旁证,死无对证。到底为什么?

  黄克诚:关于对毛主席评价和对毛泽东思想的态度问题2014050711:53来源:人民网-人民日报黄克诚说:全国解放初期,搞土改、抗美援朝、实现三大改造,搞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等等,毛主席领导我们党所作出的决策,都是英明、正确的。如果把建国以来我们党所曾犯的错误都算在毛主席身上,让他一个人承担责任,这样做不符合历史事实。小平同志讲得对,包括他自己在内,我们这些老同志对许多错误都是有责任的。比如反右派斗争是必要的,但是扩大化了,错整了很多人,就不能只由毛主席一个人负责。我那时是书记处成员之一,把有些人划为右派,讨论时未加仔细考虑就仓促通过了。自己做错的事情怎么能都推到毛主席身上呢?大跃进中,许多同志作风浮夸,把事实歪曲到惊人的程度,使错误发展到严重的地步,也是有责任的。在中央来说,只要是开中央全会举手通过决议的事情,如果错了,中央都应该来承担责任。当然,毛主席作为中央主席要负领导的责任。

  我们讲历史,评价历史的人和事,目的是为了总结经验教训,继承和发扬好的,认识和纠正错的。讲历史,不是抹黑毛主席,否定毛主席。抹黑和否定毛主席,就是抹黑和否定党,否定历史,是历史虚无主义,是要推翻党的领导。《凤凰网》一有机会,就抹黑毛主席。这不是别有用心,那是什么呢?(2014年12月5日12:12完稿,21:06修改。)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 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昆仑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跳到新浪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新浪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