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新罗夫人:放大百团大战的争议是别有用心

作者:新罗夫人 发布时间:2014-11-27 来源:乌有之乡 字体:   |    |  

  1940年夏,日本加紧对国民党施行军事压力和政治诱降,一面发动枣宜战役,轮番轰炸重庆,声称要进攻西安、重庆、昆明,迫使英、法封锁滇越路和滇缅路。一面通过各种渠道和国民党蒋介石集团的代表进行接触,商谈“和平”条件。同时,日军加强对华北抗日根据地的“肃正”讨伐,推行“囚笼政策”,使敌后抗日根据地受到严重威胁。这时本就消极抗日的国民党政府更加心神不宁。1940年3月和6月,蒋介石的代表先后去香港、澳门与日本代表会谈,由于日本要求条件苛刻,未达成协议。为了打破日伪军对敌后抗日根据地的封锁和“扫荡”,争取华北乃至中国全面战局的稳定和防止国民党的投降的倾向,八路军前方指挥部在华北敌后(除山东外)发动了大规模的破击作战。1940年7月22日,八路军总司令朱德、副总司令彭德怀等下达《战役预备命令》,规定以不少于22个团的兵力,大举破击正太铁路。同时要求对同蒲、平汉、津浦、北宁、德石等铁路以及华北一些主要公路线,也部署适当兵力展开广泛的破击,以配合正太铁路的破击战。

  至于为什么22个团的正太战役到后来会扩大成为百团大战?一般可以解释为因为根据地军民高涨的爱国抗日热情,归根到底还是八路军最高指挥员的抗日爱国的冲动。不但八路军总部部署了22个团参战,各集团同样也部署了部队参战。百团大战还有20多万的游击队和民兵参加。8月20日,八路军在以正太路为中心的广大地区同时发起突然攻击,战区内日军一片混乱,骄横的日军遭到八路军突然打击后惊慌失措,大败而逃。大破袭带来大战机,开局进行得非常顺利,大受鼓舞的根据地军民同仇敌忾,纷纷加入对敌作战。百团大战取得了骄人的战绩,但是也确是一场乱战,日军乱成一团,我军也乱的可以,在统一指挥的名义下,各自为战,千里大破袭,处处响枪声。八路军各部完全忘掉了最初的军事部署,调动了所有力量在爱国主义和抗日大旗下不顾一切的一雪耻辱,出乎意料的打了一场超计划的大胜仗。

  弹指一挥间,气壮山河的百团大战已经过去了70多年。共产党领导的八路军新四军在中国的抗战史上留下的丰功伟绩永远镌刻在人民心中,百团大战的铮铮史实粉碎了那些跳梁小丑们污蔑共产党“游而不击”的颠倒黑白的谣言,公知们知道在百团大战上做不了什么手脚,就集中火力利用毛主席对百团大战的异议来污蔑毛主席反对抗日。公知们真是苍蝇一般趟趟不空手,哪里有缝就往那里钻。

  首先,对百团大战的争议源于129师师长刘伯承而不是毛主席。百团大战后招致了日军疯狂大报复,铁壁合围、三光扫荡、囚笼政策,抗日根据地面积、军队、人口数量大幅度下降。蒋介石面对突然出现的100个团的共产党军队也猛然警觉,部署对共产党全面封锁,我党领导的抗日武装斗争由此进入到了最艰苦卓绝时期。当时困难的程度,今人很难想象。1943年3月,彭德怀在左权县一个村庄召集一个地方干部会议,与会者饿得连坐都坐不稳,彭德怀只好请大家躺在炕上开会。在这种背景下,八路军内部对百团大战出现一些情绪化的批评意见,也可以理解。1942年4月30日,在晋冀鲁豫区和相关军队系统的座谈会上,善于学习总结的儒将刘伯承作了《晋冀鲁豫抗日民主根据地现状的报告》,全面、系统地总结了晋冀鲁豫地区抗战以来的工作,无可避免地提到了“百团大战”问题。刘伯承的报告肯定了成绩,也毫不讳言地指出了缺点。他认为:“百团大战前后,由于对“从内战转到抗日游击战之舵掌握不紧,过分强调正规军,犯了编并与放任地方武装的错误”,一度影响了根据地的建设。”同时,他还指出:“百团大战总的来讲是一场打了胜仗的大战役,但存在着不少战略战术上的错误,如敌众我寡之下,没有以弱示敌,过早暴露了我们的真实实力;没有充分发扬正规战与游击战相结合的传统优势,有些仓促上阵的意味,为了片面取得政治影响甚至矫枉过正。”刘伯承提出这些问题,并未针对彭德怀本人,他只是对自己领导的一二九师和晋冀鲁豫根据地的工作作了自我批评。至此还只是刘伯承在战术问题上的个人总结和看法。

  彭德怀当仁不让,一如既往的无比正确,刚直不阿。坚定的认为:“这次战役大大提高了华北人民群众敌后抗日的胜利信心,对日寇当时的诱降政策以及东方慕尼黑阴谋以很大打击,给蒋管区人民以很大兴奋。此役也给了投降派又一次打击,提高了共产党领导的抗日军队的声威,打击了国民党制造所谓八路军“游而不击”的谣言。”彭德怀总结的没有错,但是却只谈其一,回避其二。对之后的巨大损失避而不谈。相对来说,刘伯承的总结则显客观和更实事求是。而对百团大战持有异议的也不只是毛主席和刘伯承,共产党高级将领对百团大战的负面影响均持有不同看法,只有彭德怀一人坚称百团大战伟光正。

  历来主张独立自主地开展山地“游击战”的毛泽东觉得刘伯承对百团大战失误的认知是准确和恰如其分的。以八路军的实力来看,打一个这样的大战未免太过冒险。此外,他对彭德怀在百团大战上的临机专断是有不同看法的。百团大战的最初规划是22个团,却莫名其妙的打成100个团,几乎是动员了红色政权的全部军事力量,如果受挫,红色政权将招致灭顶之灾。而作为最高指挥的毛主席和中央军委却没有机会介入。后来,毛泽东在整风运动中,把刘伯承的那份报告交与大家讨论。打了胜仗的自信满满的彭德怀陶醉在全国人民甚至包括国民党方面的表奖赞扬当然想不通,也完全没有思想准备。他只记得挥手之间把鬼子打得凄凄惨惨,却忘了随之而来八路军战士在围剿之中的重大损失以及落入虎口的解放区老百姓被大量的屠杀。百团大战是典型的鲁莽的武将头脑发热在复仇意识的驱使下赤膊跃出战壕进行的自杀性攻击,一度把红红火火的敌后抗日根据地推向绝境。后来,彭德怀还是就百团大战的战略战术作了一些检讨和认识,中央对此也未有什么异议。

  时值今天,物是人非,战火硝烟早已散去,只留下纸中笔墨供后人瞻仰。百团大战进行大小战斗1800余次,攻克据点2900余个,歼灭日伪军45000余人,给日伪军以沉重打击 ,鼓舞了中国军民抗战的斗志,增强了必胜的信心。但是奉行实事求是为党的思想路线的中国共产党也必须一分为二的看待这一在中共抗日战史上辉煌的一章,没有必要躲躲闪闪回避其问题和错误,毛泽东都不是神,彭德怀就更不是神。百团大战的问题集中体现在两个方面:

  1,百团大战并没有经过中央军委的批准,违背党指挥枪的最基本组织原则,百团大战几乎集中共全部军力搞一场大战,这是中共史上从未有过的。试问,今天东海南海争端之时,总参可以不经军委批准就决定对日或对越菲开战吗?蒋介石允许何应钦这样做吗?斯大林允许朱可夫这样做吗?欧洲战场巴顿因为擅自行动被撤职,朝鲜战场麦克阿瑟因与总统以及议会对朝鲜战争意见相左而“光荣退休”。既然已经如此,后果已经形成,中共中央不得不顺势而为,中共中央书记处于1940年9月10日发布《中央关于击敌和友的军事行动总方针的指示》,要求华北“应扩大百团战役行动”,山东和华中地区“应仿照华北百团大战先例”,“组织一次至几次有计划的大规模的对敌进攻行动”。1940年9月18日和9月20日,延安各界连续举行两次大规模的群众集会,隆重庆祝百团大战的胜利。中央军委副主席王稼祥在9月18日的集会上发表了《庆祝百团大战的胜利》的讲话。毛泽东因势利导也出席了9月20日的集会。

  2,百团大战过早的暴露了我军的实力,招致日军实施疯狂的报复;引起了蒋介石的警觉,对解放区开始了更严格的封锁。日军于1940年9月底部署了一场“毁灭战”。编入战斗序列的部队多达5个师团、10个独立混成旅团和1个骑兵旅团,实际出动兵力约15万。河北日军开始进入山西开始实施“晋中作战”,来自晋南的6000多名日军以500人左右为一路,阻击从正太路返回太行山的军民,一度威胁到转移至卷峪沟的中共北方局、八路军野战政治部和一二九师师部,局势极度紧张。百团大战是某些共产党高级将领试图绕开毛泽东军事思想的指导另起炉灶的又一次尝试,结果就是与五次反围剿直至湘江之战一样的下场,遭到重大挫折的共产党及其军事组织不得不再一次依靠毛主席出来收拾残局,用毛泽东军事理论重新开始建立和恢复解放区和发展抗日武装。客观上讲,没有百团大战,共产党的抗日斗争也许会更加顺畅,会取得更大的战绩。直至后来的解放战争初期,国共力量对比的差距或许会更小,解放战争或许会进行的更加顺利。百团大战再一次在客观上证明了毛主席军事思想的战略战术的伟大,共产党在残酷的事实面前再一次服从于毛主席的正确领导下。

  当然,在当时的抗日形势下,任何一次对日本的攻击都是正面的,都是具有伟大意义的,但是高高祭起的“爱国”、“抗日”光环却掩盖不了共产党在军事斗争中屡屡易犯的左倾冒险主义的错误。而每一次冒险过后共产党则又一次回归于毛泽东思想旗帜之下。阅尽中共党史,共产党就着这样充满波折迂回地成长起来壮大起来,每一次试图与毛泽东思想分道扬镳马上就会遭遇到重大挫折,而每一次重新举起毛泽东思想大旗,中国革命就立时转败为胜,在毛泽东思想的指导下从胜利走向胜利。今天,中华民族生活在和平安宁的环境之下,自然无法设身处地的理解当时百团大战后共产党所遭遇的困境和艰难,不知当时的危在旦夕。今天看百团大战自然也就更多的看到胜利、爱国、抗日、热血这些熠熠生辉的光芒了。个中艰辛危难只有毛主席和其他共产党高层才会深刻领会得到。

  百团大战准确的反映出彭德怀一贯的侍勇好斗,刚直不阿的武夫的形象,也反映了当时毛泽东思想和毛泽东本人的绝对领导地位尚未形成。百团大战既然已经发生成为事实,毛主席及党中央并没有否定和半路阻止百团大战,而是积极支持和善后。毛主席和共产党内部对百团大战的评估是客观公正的,是停留在八路军战略战术的技术层面上的。及至彭德怀在庐山会议上对经济会议突然发难,导致中共中央高层不团结,事后又不肯检讨认错则是彭德怀一如既往的莽撞冲动性格的淋漓尽致的再一次展现。毛主席在批评彭德怀时也顺便提及了百团大战所犯的错误。至毛主席逝世后,在否定毛主席的歪风肆虐之时,百团大战又被重新大张旗鼓的颂扬,几乎不再提及百团大战的负面影响,百团大战被誉为“惊世壮举,辉煌战果”、“英雄史诗,宏伟工程”、“不朽精神,深刻教益”。叫喊所谓的“历史不可能永远被扭曲,今天的中国人又像百团大战期间的中国人那样,对百团大战及其领导者、指挥者、参战者和支持者充满敬意。百团大战所产生的良好政治影响,无可替代,弥久愈珍。”如同否定毛主席的大跃进、人民公社、抗美援朝甚至两弹一星一样,无非是为了否定而否定。彭德怀成为一身正气毫无瑕疵的伟人。除了把毛泽东请下神坛,共和国其他领导又都成为了高高在上的神,一切错误都是毛泽东的,其他人都是无比的伟大光荣正确。这种偏执除了被右派公知们利用,成为打击共产党政权的利器,对其他一点好处都没有。就算是普通百姓也没有人相信今天对毛主席的种种歪曲和否定,只不过是没有话语权罢了。不过百姓家里仍挂着毛主席像。

  至于公知们无耻的把毛主席对百团大战的纯粹的军事学术层面上的评估当做刺向毛主席和共产党的一把刺刀,以抗日爱国为名污蔑毛主席共产党不抗战是断章取义无理诽谤。不值得一辩。请公知们回答:蒋介石为什么丢掉上海南京而不发动百师大战与日军一决雌雄?蒋介石跑到重庆以空间换时间是不是不抗日?美国为什么不在珍珠港事件之后,倾全国之力直接攻击日本本土?美国到太平洋争夺岛屿甚至援助中国抗战岂不是在日本法西斯面前丢了美军战无不胜的面子?英国为什么不派百万大军诺曼底登陆与德国同归于尽?英美联军诺曼底登陆前耍尽花招迷惑德国法西斯,岂不是抹杀英美反法西斯高大形象。

  中国共产党和毛主席从来就没有否定百团大战的伟大,所谓的争议是党内军内在军事技术层面上的不同看法,右派公知们再怎么挑拨是非,也是竹篮打水一场空。中国共产党在无数事实面前确定了毛泽东思想的领导地位。毛泽东军事思想永放光辉,是中国共产党由弱到强、挽救中华民族于危亡之中,打败日本帝国主义和国民党反动派的制胜法宝。今天,毛主席创立的共产党,解放军和共和国无比强大,正领导中华民族一步步走向世界中心。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 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南岗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跳到新浪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新浪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