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历史 > 历史视野

建国后,毛泽东是如何在经济领域化腐朽为神奇的?

林爱玥 · 2018-09-09 · 来源:林爱玥公众号
毛主席逝世42周年 收藏( 评论( 字体: / /
毛泽东是如何化腐朽为神奇在一穷二白的基础上一点一点的攒下丰厚的家底的呢?这就离不开毛泽东独特的经济思想了。

  毛泽东是世所公认的军事家、文学家、外交家、思想家……但是,很少有人将毛泽东与“经济学家”联系起来。毛泽东的经济思想并不广为人知,大概有三个方面的原因:首先,毛泽东是个实干家,他的经济思想更多的表现为直接与实践相结合而非空头理论;其次,很多人要么出于无知要么出于偏见,无法理解或无法理解到毛泽东的经济思想的精髓,这并不奇怪,夏天的昆虫怎么可能理解冬雪的曼妙,池塘里的青蛙怎么可能理解大海的浩瀚;再次,出于你懂的原因,一些人并不愿意宣传毛泽东的经济思想,因为他们正想法设法的诋毁毛泽东领导中国人民在建国后的各个方面尤其是经济方面的成就,又怎么可能宣传毛泽东的经济思想呢?

  毛泽东时代的经济条件比起当下肯定是差了很多,不过,那却没有办法的事,毕竟,新中国的底子实在是太烂了。很多人都羡慕“富二代”、“富三代”的富足,可又有多少人能体会和理解“富一代”的筚路蓝缕呢?特别是,没有“富一代”的筚路蓝缕又哪来“富二代”、“富三代”的富足呢?吃水不忘挖井人,毛泽东时代经济条件虽然不能与现在相比,但毫无疑问新中国的经济发展的基础是毛泽东时代打下的。

  因为是“富一代”,毛泽东更能明白“勤俭持家”的道理。毛泽东时代是个高积累、低消费的时代,与现在的提倡“去产能”、鼓励“高消费”有很大的不同,没办法,白手起家如果再大手大脚的话,拿什么去发展工业?拿什么去建设国防?拿什么去研发两弹一星?毛泽东曾多次感慨“社会主义是艰苦的事业”,由此就可见新中国那点家底来得多么不容易了。

  那毛泽东是如何化腐朽为神奇在一穷二白的基础上一点一点的攒下丰厚的家底的呢?这就离不开毛泽东独特的经济思想了。

  要理解毛泽东的经济思想,首先就要搞明白经济在于毛泽东心目中的地位。在毛泽东看来,政治是一切工作的生命线,而经济是为政治服务的,只有发展好经济,民众才会满意,政权才会巩固。早在民主革命时期,毛泽东就曾多次提出:“中国必须发展经济,否则就要被人欺负,人民不会拥护我们,人民的政权也不能巩固。消灭落后,是全民族的任务,老百姓拥护共产党,是因为我们代表了民族与人民的要求,但是,如果我们不能解决经济问题,如果我们不能建立新式工业,如果我们不能发展生产力,老百姓就不一定拥护我们。”由此可见,在毛泽东心目中,经济是否发展是关系到人民政权存亡的关键问题。

  正因为经济如此重要,毛泽东才会多次提出将工作重心转移到经济建设上的战略方针。例如,在民主革命时期,毛泽东曾说:“中国一切政党的政策及其实践在中国人民中所表现的作用的好坏与大小,归根到底,看它对于中国人民的生产力的发展是否有帮助及其帮助之大小,看它是束缚生产力,还是解放生产力的。但是,若民主革命不成功,生产力的发展便无从谈起。”从这段话可以看出,毛泽东对民主革命的目标有着明确的认识,那就是民主革命的目的并不是简单的“夺取政权”,而是解放和发展生产力,推翻三座大山只是解放和发展生产力的前提,同时也可以看出,毛泽东对共产党将赢得人民充满信心,因为,“若民主革命不成功,生产力的发展便无从谈起”,也就是说,在毛泽东看来中国生产力能否发展取决于(共产党的)民主革命的成功与否。

  在1949年2月召开的七届二中全会上,毛泽东指出:“党在这里(已经解放的北方地区)的中心任务,是动员一切力量恢复和发展生产事业,这是一切工作的重点所在。”针对城市地区,毛泽东指出:“从我们接管城市的第一天起,我们的眼睛就要向着这个城市的生产事业的恢复和发展,务须避免盲目地乱抓乱碰,把中心任务忘记了”。“城市中其他的工作……都是围绕着生产建设这一中心工作并为这个中心工作服务的”。

  从以上左一个“中心任务”,右一个“中心工作”,我们是否可以得出这样一个结论:早在建国前,毛泽东就已经明确了“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经济发展战略?我不敢妄言,相信读者自有公断。

  到了社会主义改造基本完成的1956年,八大明确提出了工作重心转移的思想,同时指出,三大改造取得了决定性胜利,国内主要矛盾发生了变化,党的主要任务应转到大力发展生产力上来,尽快把我国从落后的农业国建设成先进的工业国。从这一段话我们可以看到,是否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大力发展生产力)需要结合国内矛盾。无数的历史经验告诉我们,经济发展的速度是与国际国内环境的好坏有着直接关联的,我们试想一下,在抗美援朝、土改、镇反的建国初期,我们拿什么“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同理,在改革开放后,如果没有前三十年打下的良好基础和相对稳定的国内环境相对友好的国际环境,我们恐怕同样没有资格“以经济建设为中心”。

  由此,我们也就可以理解并理顺了在前三十年的很多政治和经济政策。如果没有“土改”、“三反”、“五反”,我们拿什么在抗美援朝战争、对印自卫反击战、对苏自卫反击战以及波谲云诡的台海局势和国际形势面前发展经济呢?如果在我们正努力在夹缝中发展经济的同时,一些人跳出来公开发难,毫无道理地指责中国这也不行那也不行,打击民众的积极性和自信心,对于这些人,我们是该放任自流还是加以约束加以改造?说白了也就是“反右”的必要性问题。至于到底是必要还是不必要,我相信答案并不复杂。

  毛泽东对经济发展的目的是明确的,那就是为政治服务,为巩固政权、改善民生服务,同时,毛泽对经济发展的方向同样有着明确的认知。1959年底到1960年初,毛泽东带领部分同志谈苏联《政治经济学教科书》社会主义部分和斯大林著《苏联社会主义经济问题》时,明确提出:“社会主义,原来要求是工业现代化,农业现代化,科学文化现代化,现在要加上国防现代化。”这就是最早版本的“四个现代化”的出处。1964年12月周恩来在三届人大一次会议作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正式提出了“四个现代化”的概念,但是,我们应该明白,毛泽东才是“四个现代化”的“版权人”。

  发展经济无非就是一个“做大蛋糕”和“分好蛋糕”的过程,“蛋糕”做不大固然问题多多,但是做大的“蛋糕”如果分不好恐怕带来的问题会更多,而历史早已证明,无论是“做蛋糕”还是“分蛋糕”,毛泽东都是高手中的高手。

  说毛泽东擅长“做蛋糕”,那并不是吹的,不管多么竭力否认毛泽东时代经济成就的人,也不得不承认,中国改革开放经济起飞的奇迹的根基是毛泽东时代打下的。人口是经济状况的晴雨表,从1949年到1976年中国人口从5.4亿增长到9.3亿,27年的时间人口几乎翻番,如果经济形势不够好,“蛋糕”不够大,在工业农业都欠发达的情况下,如何能够养活几乎翻番的人口?

  数据是不会骗人的。建国后,工业总产值从1952年的343.3亿元增长到1980年的4992年,按可比价格计算,在28年间增长了17.9倍,年均增长11%。从分期数据来看,以1952年的工业生产总指数为100来计算的话,到1957年为228.6,年均增长18%;到1965年为452.6,年均增长12.3%;到1978年为1598.6,年均增长11.2%。一连串的数据背后是毛泽东领导的中国人民用了不到30年的时间在一个传统的农业国的基础上建成了门类比较齐全、独立的、比较完整的工业体系,并为后续的工业现代化、国防现代化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工业是“蛋糕”的“骨骼”,农业是“蛋糕”的血液,如果像前苏联那样重工轻农搞“偏科”,即便工业发展的再好,对国家经济的健康发展也会造成损害,这一点,毛泽东在《论十大关系》里说得很清楚了,那就是工业的发展离不开农业的发展,工业体系的建立离不开农业的支撑。

  中国的粮食产量从1950年的1.3亿吨增加到1978年的3亿多吨,28年间增加了1.3倍多。1.3倍是个什么概念,可能很多人不好把握,那么,我们不妨对比一下。纵向对比,现在中国粮食产量的历史记录是5亿吨,也就是说,在后三十年间,粮食产量只增加了还不到0.7倍;横向对比,耕地比中国还多的印度直到2009年粮食产量也只有2.2亿吨。可见,无论是纵向对比还是横向对比,毛泽东时代的农业发展的成就都是值得大书特书的。粮食产量与水、肥是分不开的,齐备的工业体系是化肥产量激增的基础,完备的水利设施同样与粮食产量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有统计数据表明,直到今天,中国农业水利灌溉系统的85%仍然是前30年修建的,换句话说,中国农业的持续发展的基础是毛泽东时代打下的。

  考虑到历史因素,毛泽东时代的“蛋糕”无疑已经做得够大的了,那么,在几乎一无所有的基础上,毛泽东是如何点石成金的呢?

  众所周知,“人”的因素始终是毛泽东考虑问题的时候首要考虑的问题,毛泽东的战争叫“人民战争”,毛泽东的建设同样可以用“人民建设”来形容。在毛泽东看来,既然短时期内无法改变工业落后、农业落后的局面,那么,要想“做大蛋糕”就只能首先从人入手,毕竟一切经济问题归根结底都是人的问题。激发民众的建设热情,唤醒民众的主人翁意识,提高民众的政治地位成了毛泽东的“秘方”。在旧社会,中国的阶层已经完全固化,黄世仁永远是黄世仁,杨白劳永远是杨白劳,但是,到了新中国,在旧社会饱受欺凌的雷锋、焦裕禄们迎来了新生,陈永贵这样的普通农民、吴桂贤这样的普通工人成了高级领导人,邢燕子张秉贵王进喜成了众人学习的榜样,他们的事例说明了一个事实,在新中国“泥腿子也有春天”,任何人只要为新中国的建设出力流汗就可以赢得荣誉赢得尊重赢得地位。

  “蛋糕”做好后,随之而来的就是分“蛋糕”。可以说,“蛋糕”分得不好,做得再大也没用,甚至反而可能由于分配不公引发和激化社会矛盾。为此,毛泽东创造性的提出将社会主义经济利益划分为三个层次,并揭示了三者之间的对立统一关系,大概可以归纳为:1、社会主义社会经济利益关系包括三个基本层次,即国家、集体、个人;2、三个层次中,较低的利益层次要服从较高的利益层次,但较高的利益层次又要照顾较低的利益层次;3、解决三个层次矛盾的根本方法,是统筹兼顾,适当安排。

  毛泽东关于“分配蛋糕”的设想是非常高明的。三级关系统筹兼顾,使得国家、集体、个人都不落空,并且明确了高、低次序,使得三者浑为一体又次序井然。如果利益分配过于倾向个人,那么就会出现国库亏空,国库亏空了就没有资金加大对工业、农业、科学文化、国防的建设,“四个现代化”也就成了幻影;相反,如果利益分配过于倾向国家,那么就会损害民众利益,降低民众生活水平,引发民众不满情绪以至激化社会矛盾。

  在这里需要特别说明一点的是,如果利益分配过于倾向国家的后果是极其严重的。前苏联就是极好的例子。在1956年4月作的《论十大关系》报告中,在谈到要处理好国家与农民(个人)的关系时,毛泽东指出,苏联采取义务销售制等办法来积累资金,把农民生产的东西拿走太多,给的代价又极低,使农民的生产积极性受到极大的的损害,因而提出:“我们对农民的政策不是苏联的那种政策”,“我们是采取缩小剪刀差,等价交换或者近乎等价交换的政策”。

  当然,在前三十年,很多时候,个人作出的牺牲还是很大的,那么,既然毛泽东的经济思想那么高明,如果一直按照毛泽东规划的经济蓝图发展下去,为什么前三十年民众还会付出那么大的牺牲呢?答案正在于毛泽东的经济思想并未得到全面贯彻。那么,既然毛泽东的很多经济设想很好,为何却有很多没有贯彻下去?这个问题的答案其实并不复杂,那就是,经济是为政治服务的,矛盾有主要矛盾和次要矛盾之分,因此,八大才会明确“国内主要矛盾发生了变化,党的主要任务应转到大力发展生产力上来”,矛盾才是决定毛泽东的各项经济政策能否落到实处的关键所在。可以设想一下,在建国后,抗美援朝战争、三年自然灾害、对印自卫反击战、对苏自卫反击战……各种国际国内矛盾纷至沓来,美苏核讹诈阴魂不散的情况下,如何能安心全力发展经济?

  此外,我觉得还有一个原因也不能忽视,那就是经济发展的效果是有滞后性的,并不是说今天国家的经济发展了,明天民众的生活就能改善了,这是一个量变引起质变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老百姓能直观感受到的恐怕就是中国的人口越来越多吧,话说,不到30年,毛泽东就将中国能从一个5亿人都养不活的农业国家发展到9亿人吃饱穿暖的工业大国,如果这都不算奇迹,那还有什么可算奇迹?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晨钟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k0856)

收藏

心情表态

文章评论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伏牛石:毛主席的九月九
  2. 最浓缩的毛主席编年史(建议收藏)
  3. 九月九的哀思……
  4. 钱昌明:人们为何念念不忘毛泽东?——纪念人民领袖逝世42周年
  5. 刚果总统一行9月7日到韶山朝拜毛主席
  6. 聂焱 | 从刘强东涉嫌性侵案看到什么?
  7. 我们这个队伍,一定会兴旺起来!——纪念毛主席逝世42周年
  8. 流动的心声 九九的思念——毛主席纪念馆来了打工子弟
  9. 郭松民 | 民国人物论之:“美国范儿”的孙立人(上)
  10. 孔鲤 | 毛泽东最后的日子:他活在未来
  1. 郝贵生:“让人讲话,天不会塌下来”
  2. 刘强东性侵案背后的故事,或许要比性侵本身劲爆得多
  3. 黄卫东:中美贸易战双方得失分析与对策建议
  4. 教育部欠全国人民的岂止是一个道歉,背后还有什么
  5. 寿光之殇:始料未及的天灾,揭开积淀已久的人祸
  6. 张志坤:直到今天,他仍然让一些人感到恐惧
  7. 从“刘强东案”谈我国社会的阶级意识
  8. 孙锡良:“刘强东事件”的过敏反应
  9. 崔永元手撕澎湃新闻,爆食盐大问题!
  10. 天下苦资本久矣——刘强东事件中,公众为什么不仇富?
  1. 刘少奇能是越南战争的指挥者?
  2. 乌有之乡拟于近期在深圳举办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活动
  3. 人民军队的源头是刘少奇吗?
  4. 中产阶级,你为什么不满?
  5. 钱昌明:强大的苏联怎会顷刻解体的?——社会主义国家的历史教训
  6. 崔永元凌晨突发声,这次是关于国内的谣言
  7. 辽宁王忠新:坦赞铁路兴衰带给人们的思考
  8. 邓爷说过“飞夺泸定桥是虚构的”么?
  9. 郝贵生:“让人讲话,天不会塌下来”
  10. 荒唐的图片,荒谬的纪念
  1. 岳青山:106岁维族老人圆梦北京看毛主席唱《东方红》,唱响了历史的公道!
  2. 曼城青年的“打砸抢”,摩拜终于扛不住了
  3. 郝贵生:“让人讲话,天不会塌下来”
  4. 二战后,为消灭中华民国,美国费尽心机
  5. 90后已经“穷”得叮个啷铛咚隆呛了
  6. 教育部欠全国人民的岂止是一个道歉,背后还有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