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活动 > 红色旅游

这场中央政治局会议开了两年,会后红军从这三个地方强渡乌江

星火旅游 · 2019-07-23 · 来源:西安星火旅行社
收藏( 评论( 字体: / /

  摘要:长征中被李德认为是第二条湘江的乌江没有挡住红军的去路,1935年1月2-6日,红军从回龙场、江界河、茶山关三个渡口强渡乌江天险,为打下遵义、召开遵义会议打开了通道。

  黎平会议后,周恩来已开始站在毛泽东一边,而博古、李德并不愿放弃原定计划。他俩的主导思想是,只有到了湘西根据地,放下包袱才好打仗。部队虽然暂时脱离了蒋介石设置的罗网,向西进军了,但博古、李德仍随时随刻想着如何返回湘西,不过乌江北上。此时,前有国民党黔军阻挡,身后有国民党中央军10个师紧追,中央红军必须尽快渡江,形势紧迫。

  

  一条乌江把贵州分为了南北两个部分

  乌江为贵州的第一大河,地形以高原、山原、中山及低山丘陵为主。由于地势高差大,切割强,自然景观垂直变化明显。以流急、滩多、谷狭而闻名于世,号称“天险”。来看几张乌江的照片。

  

  

  乌江发源于乌蒙山东麓,江水由西南自东北急速奔流

  

  乌江沿途崇山峻岭被削成陡峭绝壁

  

  

  人称乌江天堑,有“横走天下路,难过乌江渡”的说法

  

  现在的乌江下游修建了构皮滩水电站,不再那么凶险

  面对凶险异常的乌江,李德认为乌江天堑是第二条湘江,强渡乌江会是第二次湘江战役。由于争论并没有解决,于是召开了猴场会议。

  1934 年 12 月下旬,中央红军进抵乌江南岸。 12月31 日下午至次日凌晨,中共中央政治局在猴场 (今草塘)宋家湾召开扩大会议,史称猴场会议。由于这次会议从12月31日下午开到元旦的凌晨,所以又被称为“开了两年的会议”。会议决定继续执行黎平会议决议,规定最高三人团的军事决议必须经过党中央的同意。这实际上是取消了博古、李德对红军军事行动的指挥权。

  

  猴场会议被周恩来称为伟大转折的前夜

  

  猴场会议会址对面的苗族戏台,很有特色

  距离猴场几十公里外的乌江边,红军兵分三路紧锣密鼓准备过江,只待一声令下。

  猴场会议决议下达后,红军总参谋长刘伯承急令红一军团一师、二师和红三军团分三路强渡乌江。由耿飚和杨成武率领的红二师四团是渡江的主攻力量,突破地点是江界河(瓮安县);红一师突破地点是迴(回)龙场渡口(余庆县大乌江镇);红三军团四师十团渡河地点是茶山关渡口(开阳县)。

  

  强渡乌江示意图

  1935年1月2日,红一军团一师一团在团长杨得志、政治委员黎林带领下,率先由回龙场强渡乌江成功。至1月4日,红一军团主力及红九军团由此渡江完毕,6日全部经敖溪、龙家、松烟进入湄潭。

  

  回龙场纪念馆

  

  红一方面军一军团一师渡江指挥部

  

  余庆县回龙场渡口

  1935年元月2日,由刘伯承直接指挥,耿飚、杨成武率领的红一军团二师四团在乌江江界河渡口发动了抢渡乌江江界河的战斗。渡口工兵连200余人冒着枪林弹雨,在湍急的江面上用竹筏、门板架起一座150多米的浮桥,红军大部队通过浮桥大举进攻,敌军全线溃退。随后,中央红军军委纵队及红军主力从江界河顺利渡江,直取遵义。

  

  江界河大桥

  

  用26天重走长征路的队伍

  

  江界河渡口。由于下游修建水库,如今已见不到渡口原样

  1935年1月4日至6日,红三军团分别从开阳县桃子台渡口、茶山关渡口、楠木渡渡口渡过乌江,进入遵义县尚嵇镇一带。至1月6日,中央红军全部渡过乌江,将国民党“追剿”大军甩在了乌江以北,敌军围歼红军于乌江南岸的企图化为泡影。

  

  茶山关渡口

  

  楠木渡码头

  渡过乌江后,红军毁掉了架设的浮桥,派兵把守各个口岸。乌江没有挡住红军的去路,倒是拦截追剿军的来路,为红军在遵义城召开遵义会议、获得一段时间的修整创造了条件。之后,一场改变党和红军命运的伟大会议就召开了。

  

  三年来,西安星火旅行社组织的“走长征路,圆长征梦”大型红色之旅活动,从瑞金到延安26天重走中央红军长征路,已吸引300+人次全程参加。为了分享我们的见闻,方便大家了解长征沿途景点情况,我们整理了长征“沿途看系列”资料,帮助读者走近长征这一历史上无与伦比的英雄史诗。

  点击查看:

  活动:第五季“走长征路,圆长征梦”,9月11日瑞金见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晨钟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中国模式”是个不姓社也不姓资的怪胎
  2. 这饭不能好好吃了:要么吃不起苹果,要么吃不起猪肉,现在吃不起蒜
  3. “女权斗士”果子狸,是个什么妖魔鬼怪?
  4. 强化对非公有制的管控,不能再拖!
  5. 张文木:东北的地缘政治地位到底有多重要?
  6. 黄金马桶与社会主义
  7. 新加坡转向,那它与台当局绝密的“星光计划”还能活多久?
  8. 成功人士不会告诉你这些事
  9. 郭松民 | ​评女乘客进驾驶舱:不能让现代化“失压”
  10. 愿中国不再有“国民老公”
  1. 彭德怀回京“面谏”毛主席真相——毛主席和彭老总之间的这件事,必须说清楚
  2. 新华社公众号,抄我的文章,还删除毛主席,那我就要说道说道了!
  3. 丑牛 | 李昌平再“说实话”
  4. 外国的毛派,颠覆你的认知和想象
  5. 张志坤:从宋辽关系被热捧说起 ——兼议关于“澶渊之盟”的历史评价
  6. 华为8年理工女硕离职感言:我为什么做一个逃兵
  7. 猪肉价格政府该不该管
  8. “中国模式”是个不姓社也不姓资的怪胎
  9. 西天取经就是一场阴谋
  10. “社会主义”四个字,该重重地敲一敲了!
  1. 评赵紫阳的改革开放路线
  2. 丑牛:“反对改革开放”是个伪命题
  3. 低声下气、骨稣肉麻的哀求
  4. 关于李锐现象的反思
  5. 郭松民 | 残雪:令莫言遥不可及
  6. 毛主席致信刘少奇:古代官员禁带家眷吗?
  7. 徐庆全:胡乔木谈李锐
  8. 请大家以后不要再批计划生育了
  9. 大寨精神没了,扶贫就是毒药!
  10. 孙锡良:大国,你缺点什么?
  1. 毛泽东与黄炎培交往事:体现领袖的虚怀若谷
  2. 外国的毛派,颠覆你的认知和想象
  3. 乌有之乡公告
  4. 共产党人应旗帜鲜明的投身改革!
  5. 琉球王宫被烧毁,为何中国人更该心痛?
  6. 猪肉价格政府该不该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