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争鸣 > 风华正茂

一个大学生的心路历程

柳絮飘飘 · 2010-05-30 · 来源:乌有之乡
学校课堂成反共阵地 收藏( 评论() 字体: / /
我老家地处鄂豫陕三省交界处,49年解放的,我查过,李先念等领导中原突围时还经过我们那里的。 按我奶奶所讲,我家算是贫农,土地改革时也分了几亩田。

我太爷爷有四个子女,“多子多福”么,我大爷,我二爷,我爷爷,我姑奶奶。

我大爷二爷和他父亲一样,农民一个,抗美援朝时我二爷爷参军去朝鲜了,听说那时选人比选女婿还严格,但是至今杳无音讯,反正是生不见人,死不见尸,“失踪”了。以至于只要有人质疑那场卫国战争的必要性,我就无名火起。

我太爷爷和我大爷先后(我太爷爷太奶奶五十年代中期去世了)供我爷爷到高中毕业,我爷爷在家待了两年结了婚,生下我爸爸不久就去青海一家化工厂做了个技术工人(我一直不明白去那么远干什么)。三年自然灾害期间,我大爷爷大奶奶为了让家人吃饱,自己搞的浑身浮肿,我大爷爷操劳过度,贫病交加,不久就去世了。我大奶奶最终还是忍受不了,带我的小堂姑改嫁了。

姑奶奶嫁出去了,家里只剩下我奶奶,十几岁的大堂姑和五岁的父亲,没办法,我爷爷只有回来照顾家了。

凭着高中毕业的水平,我爷爷做了个村里的老师,靠着勤奋努力,最后做了个小学校长,期间有了我姑姑和我叔叔。我曾问过我奶奶,“文化大革命”期间怎么样,她说都没什么,我家出身贫农,爷爷又做过工人,根正苗红,地位高,没什么事,我又问那些“黑五类”和“右派”怎样,他说农村哪有什么“右派”啊,只不过那些地主富农和坏分子抬不起头来做人,也没人把他们往死里逼。

奶奶说上面让怎么做咱群众就怎么办,说“刘少奇坏那他肯定坏,和毛主席作对的人能好吗”,问她毛主席怎么好了,她就说“毛主席对咱社员好”,上面说“批林批孔”,那咱就批吧,不会有错的。

而对爸爸来说,那段时间是很快乐的,很热闹的,学习负担又不重。

我爷爷身体向来不好,1974年,他得了肺病,去世了,十四年中,他不知道教了多少学生,小时候,过年时家里总有很多不认识的大人,后来我长大了,才知道是爷爷的学生。

两年后,毛主席去世了,父亲说奶奶那时哭得很伤心,和爷爷去世一样。不久粉碎了“xxx”,接着,“改革开放”的“春天”来了。 父亲高中毕业后留在家里,他要撑起整个家,和奶奶一起供叔叔上学。79年,在爷爷生前的一个朋友帮忙下,父亲在村里小学做了个老师,不过“不在编”,他做了十六年(后来叫“民办教师”,不过现在也快成历史名词了),直到95年他转正。

再不久,人民公社解散了,开始“分田单干”了, 我曾经问过父亲,分田单干好不好,他说“难说” ,我再问,什么意思,人民公社生产队不是“大锅饭”“养懒汉”的吗?他说,文革前期大家干活是很积极的,社员监督干部,谁偷懒,在村里是抬不起头做人的。后来,75年整顿后,干部又压在群众身上了,干部不带好头,又怎么指望群众积极干活呢!

82年在村里人介绍下,父亲和邻村其实是邻省的一个姑娘结婚了。民办教师工资很低,回家还要干农活,照顾一家生活已经不易,再加上叔叔读书,生活就更苦了。

85年我姐姐出生了,基于传统观念,父亲想要一个儿子,但我父亲是教师,为躲计划生育,89年我是在三百里外的姨家出生的,生日是农历五月初一,后来我查过居然是公历6月4日,母亲说生我时太阳还没出来,有没有这么巧!至于妹妹是妈妈不小心怀孕的,她那时身体非常不好,所以不敢打胎不得已就生下来了。

虽然分田单干了,在所谓最初的积极性过去后,农业税来了,很重,我们那里叫“五粮三款”,我小时候父母常常愁眉苦脸,鲜有欢颜,到底是哪“五粮”哪“三款”直到现在我都没搞清楚。我是见过村干部抱人家电视机牵人家猪这种丑恶现象的,父亲常说:农村真穷,农民真苦!

94年叔叔大学毕业,他那间大学好出名,就是现在的中央财经大学,不过那时叫中央金融学院,分到中国银行工作,不几年又调到上海一家钢铁企业工作,用叔叔的话说,他是“赶上了计划经济的末班车”。家里负担一下减轻了好多。,

95年父亲转正了,正式成为公办教师,依然在村里的小学教书,我依稀记得那时他的工资是一个月106块,很辛苦的,偏偏我们三个孩子都要上学,那时学杂费不知道怎么那么高,一学期要近二百块钱,一年下来三个孩子加起来就不知有多高了,村里好多同龄人都辍学了,幸好有叔叔的支援,家里才勉强过得去,日子过得紧巴巴的。

父亲所在小学的校长换人了,不过对父亲却是麻烦的开始,新来的校长,说老实话,我们都很瞧不起他,因为这个校长的位子是靠钱换来的,为人刻薄,媚上欺下,他与学校的一个老师关系不好,要赶人走,谁知人家后面有人,赶不动人家。父亲忠厚老实,心想惹不起就躲,谁知躲也躲不起,父亲只想独善其身,谁知不站在领导那边就是跟领导作对,我家又没什么背景,自然父亲就被排挤走了。新的学校离我家里有十几里远,父亲不得已要住校,一个星期回来一次。之后父亲又陆续换了两个学校,有时我都怀疑他是不是真的不会跟领导处理好关系,现在我才知道他是坚守他的原则,我叔叔在上海的一家大型国有钢铁企业工作,有个家伙想我叔叔帮他们处理一批劣质钢材,我叔叔不愿意,既然如此只有搞父亲了。直到05年父亲的工作才稳定下来,不是很远,但每天都要过河,寒冬酷暑,我都想不到父亲是何种辛苦。叔叔曾出钱让父亲去疏通疏通将工作调回村里,但父亲不肯,他不愿意低三下四地去求人。我说等我们大学毕业后就让他提前退休,他应该歇歇了。

07年我姐姐毕业了,在叔叔的帮忙下在深圳找了份工作,家里人都很高兴。但家里负担依然不轻,因为我和我妹马上就要读大学了,这是一笔巨大的开销。

然后来说说我,虽然家里日子很清苦,父亲母亲很疼爱我们,所以小时候的生活还是很快乐的。01年十六大听闻共产党由“工人阶级的先锋队”变成了“中华民族的先锋队”,心想不就是这样吗,从未想到背后有那么多名堂。04年和05年我和妹妹先后考上了县里的重点高中,家里人都很欣慰,父亲常告诉我们只有读书才有可能出人头地。和所有人一样我接受的是最正统的教育,书上说“大跃进”、“人民公社化”“文革”是错的,那就错吧,心想党是不会错的,可能是毛主席“好心办坏事”吧,历史课和政治课上,有时老师说毛主席共产党的坏话,同学们随声附和或者哈哈大笑,我很生气,但我没办法反驳他们,他们似乎说的就是对的。我很矛盾。

高中的生活很闷的,全封闭管理,一个星期才出得一次校门,又没什么娱乐活动,高二时我渐渐迷上了听广播。以前听说过美国之音,不想有一次真的收到了这个频率,这个年龄段的学生价值观最容易被改变,美国之音里的观点对我来说很新奇,自由、民主、人权多么美丽的词汇!之后,我还收听过自由亚洲电台,BBC、德国之声,法国国际广播电台等等,什么“真相”“秘闻”充斥于我的耳朵,共产党竟然是这样?哪毛主席呢,他是怎样的一个人?暴君?独裁者?大流氓?刽子手?这怎么和我所受到的教育完全不一样,我很怀疑其中的真实性,但这些人讲的又跟真的一样,可想而知,那时的我思想是何等的混乱!

05年暑假回家,听我姑姑说,姑父在宁波打工时右手无名指被机器切断了,我一阵唏嘘,打工者真是艰难。

06年四月的一天,我被家里电话叫回了家,原来三姑父去世了。我很悲伤,因为三姑父向来很疼我,他喜欢讲笑话给我听,有时还爱吹牛,在家时常到我家与父亲喝酒。他是在天津打工时,梦中猝死的,死时身边一个亲人也没有,虽然表哥已经找到了工作,但三姑父还是要为表姐的巨额大学学费操心,他是累死的。

07年那年高考考得极不理想,于是07年下学期又复习了一年,依然是听美国之音,不过已没有以前那么狂热了,我曾问过我的父辈们对那段历史的感受,普遍是“日子苦是苦,但精神很充实很向上”,我开始思索,怀疑所谓“真相”“秘闻”的真实性了。我记得是十月份,那晚听一个节目时,主持人提到了电影《色.戒》,听主持人的介绍后,他提到了乌有之乡网站正组织批判这部“大毒草”,还说什么是“中国左派的大本营”了,老实说,我当时很有一种新奇感,“大毒草”,这不是文革时期的词汇吗?左派,共产党不就是左派吗?怎么没见报纸上批评这部电影呢?到底怎么回事?

07年我姐姐毕业了,在叔叔的帮忙下在深圳找了份工作,家里人都很高兴。但家里负担依然不轻,因为我和我妹马上就要读大学了,这是一笔巨大的开销。

08年我考上了一所还算像样的大学,家里人都替我高兴。高考后的三个月很空虚,一天穷极无聊,翻箱倒柜家里的旧抽屉桌里找到了一本《毛选》前四卷,65年袖珍版的,我问父亲,他说是爷爷的一个参军的朋友那时送的。闲来无事,就拿来读了,慢慢的,不少以前不明的事情现在也似懂非懂了。

进入大学后,有机会上网了,才发觉自己以前的视野是多么狭窄,世界上居然有这么多我不知道的东西。我第一次接触到了这么多的信息,或真或假,。不久我进入了乌有之乡,我眼界大开,原来世界可以这样解释。后来我设法弄来一本《毛选》第五卷,好像就那一版,没有再版过,真是奇怪。渐渐知道了毛泽东旗帜网,中华网这些左派网站,还有南都,天涯社区,凯迪网这些右翼媒体。以前总以为共产党就是一个整体,现在才明白,共产党也不是铁板一块,有人的地方就有左中右,一万年都是这样。以前纳闷前三十年后三十年怎么迥然不同,现在总算恍然大悟了。

09年暑假我去苏州的一家电子企业打了一个月的工,一天到晚像台机器重复着无聊的操作,一天要干十一个小时,早上六点就要起床,午饭时间只有二十分钟,晚上十点多才能睡觉,对于“万恶的资本主义”,终于有感性认识了。好不容易熬过了一个月,揣着一千多块钱的工资,我去了上海叔叔家,叔叔一家对我很好,奶奶在上海住了好几年了,终于见到她了,看她身体很是硬朗,我真是高兴。小堂弟很乖,我与他很合得来。叔叔一家住在一个漂亮的小区内,不过第一次陪奶奶去菜市场买菜,看到周围就是污水横流的棚户区,甚是感慨。我喜欢爬楼梯,那天早上我爬到了三十楼,隔着窗户望去,高楼大厦,整个上海市区也就那么几片。这就是中国最繁华的城市吗,怎么那么多穷人?这就是和谐社会吗?

去年寒假回家,村里很是冷清,青壮年都出去打工了,家里就是些老弱病残,父亲说种庄稼不值得,不想种了。母亲对我说,村里的那一家又在狗咬狗了,都是叔伯兄弟,却吵得不可开交,支书村主任都是他们这一大家子的人,都二十几年了。我说:党支部啥时候变成了祠堂,党的会议啥时候又成了家族会议?

我现在正为我的未来奋斗,两年后我就要毕业了,不管考不考研,迟早我要踏入这个社会。有叔叔的帮忙,也许我会找到一份不错的工作,但面对如此高的房价,人与人之间的勾心斗角,我真的承受得住吗?这样的生活有意义吗?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heji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相关专题

今日头条

最新专题

抗美援朝70周年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管虎应该为他的挑衅行为道歉
  2. 如何应对抹黑抗美援朝的歪理邪说?
  3. 每当听到怪论:“毛岸英不死,中国就是现在的朝鲜”,我就浑身难受!
  4. “洋垃圾”外教
  5. 乔杉 | 胡锡进的四种角色与四副面孔
  6. 雷英夫:我所了解的关于抗美援朝战争几个重大决策的情况
  7. 谁那么大胆 竟敢把“英雄”踢出课本
  8. 重温抗美援朝可以治疗某些人的软骨病吗?——纪念抗美援朝七十周年的现实意义
  9. 人民怀念毛泽东!
  10. 张桂梅就是张桂梅,不是什么特雷沙
  1. 一封致作家莫言的公开信,震惊当今社会
  2. 丑牛 | 党庆百年 谁与评说〈之三〉:小岗-南街 历史在这里徘徊
  3. 某大学到底什么问题?
  4. 40年后,为什么说“天堂往左,深圳往右”?
  5. 从朝鲜战争和越南战争中各方的能力和意图看毛泽东主席的战略远见
  6. 刘金华评 为何这么多人自杀
  7. 毛洪涛老师死了,真相还在路上!
  8. 李昌平:选择死,也是战斗!
  9. 清华教授尹鸿造谣、带节奏、抹黑中国,清华党委装聋作哑!
  10. 重走安邦成魔之路
  1. 成都大学正厅级一把手毛洪涛朋友圈举报校长王清远
  2. 钱昌明:共产党员应追求什么? ——有感于“红二代”任志强的坠落
  3. 为什么官方宣传部门抹掉天安门毛主席画像的怪象层出不穷?
  4. “失联”的毛洪涛和“挤走”三任党委书记的校长
  5. 丑牛:周新城文章所提三大问题应当重视
  6. 余涅|关于天安门广场的中山先生画像
  7. 左大培:为什么还不制裁在华美企反击美国?
  8. 一封致作家莫言的公开信,震惊当今社会
  9. “亩产万斤”这个锅毛主席不背
  10. 双十节,一个很奇怪、很让人摸不着头脑的“节日”
  1. 《中国出了个毛泽东》获第30届中国电视金鹰奖最佳纪录片奖
  2. 美国大选进入冲刺阶段,特朗普有六成胜算
  3. 一封致作家莫言的公开信,震惊当今社会
  4. 40年后,为什么说“天堂往左,深圳往右”?
  5. 悼念洪涛同志
  6. 重走安邦成魔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