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经济 > 三农关注

李昌平:应高度警惕越来越多的干部沈浩化、村庄小岗化

李昌平 · 2019-08-13 · 来源:文明与本能
收藏( 评论( 字体: / /
今天的中国,越来越多的干部沈浩化,越来越多的村庄小岗化。这是应该高度警惕的!

  谢小庆按:李昌平是真正的中国农业专家。他先后四次担任乡镇党委书记,在华中农业大学农经学院获得经济学硕士学位。作为乡党委书记,他2000年3月致信当时的总理,反映当时农村的突出问题,引起中央对三农问题的关注。2002年出版了《我向总理说实话》(光明日报出版社)。2004年出版了《我向百姓说实话》。他曾担任《中国改革》杂志社执行主编。从2011年至今,担任中国乡村建设研究院院长。

  2009年,李昌平开始在信阳市平桥区五里店乡郝堂村开始致力于基于合作互助的乡村建设工作。郝堂村的建设目标是“使农村更像农村”。2013年10月23~24日,我走访了郝堂村。在郝堂村盘桓两日,我看到,仅仅短短四年的时间,重新组织起来的农民,就实实在在地享受了合作的成果,就扭转了自己家乡日渐凋敝的趋势,就清晰地看到了自己的“田园梦”。看到这些,我既受到震动,受到启发,也受到鼓舞。

  今天,郝堂已经成为中国乡村建设一个引人注目的成功案例。2013年建设部授予郝堂村国家级“生态宜居示范村”称号。今天,中国乡建院主持的同类实验已经遍及北京、湖北、河南、广东、内蒙、贵州、四川等多个省市。

人民群众为什么是真正的英雄

李昌平

(中国乡建院院长)

  (一)

  毛主席派林彪去东北,毛什么都没给,林什么也没带。几年后,林彪带数百万人入关南下,直接打到海南岛。

  蒋委员长则不同,如果他派林彪去东北,一定是给兵、给枪、给钱。估计林彪也不会有什么作为。

  不是因为林彪厉害或不厉害,是人民厉害。毛的林彪是人民的林彪,蒋的林彪当然是蒋的林彪。

  人民当然比蒋委员长厉害!

  我有一个老板朋友,很有钱,想回家乡做点善事,当个乡贤,光宗耀祖。派了一帮子人住村,还请了专家顾问,帮助村民规划、拆迁、建房、发展产业,已经花了几千万了,现在不敢回村见父老乡亲,因为大家都在骂娘,他老父亲气得住院几次,要和他断绝来往。

  这哥们有一天到我办公室,大骂村民不是东西,请我帮忙出注意想办法收场。我说,兄弟呀,你就是蒋委员长,一手好牌都打成了废牌。你学毛主席呀!

  怎么学?他问。

  我说:去你村搞垃圾分类,你派人去搞,把这项工作变成村民的自觉行动,你需要多少人、多少经费?他算了算,要10个专人,一年下来,人工工资、转运费、工具费等,估计第一年40万不会少,以后每年也要20万元以上。我说,我派二三个20岁左右的女生去,二个月保证家家户户自觉垃圾分类,总费用几万元即可。

  为什么?他问。

  因为我派去的人是毛主席的队伍,你派去的人是蒋委员长的队伍。

  我的人,相信群众,依靠群众,发动群众和组织群众,依靠群众来教育群众和武装群众,助人互助、互助助人。你的人,不相信群众、不依靠群众,只相信有钱能使鬼推磨。

  (二)

  在社会建设领域、政治建设领域、文化建设领域⋯一定要防止蒋委员长化!

  有一个大企业,派出了数百人去一个县扶贫,花了数十亿。脱贫了没有呢?2020年前,是肯定要脱贫的。2020年后,不返贫是不可能的。因为把真正的英雄变成了乌合之众。

  有位援边的干部兄弟,去年跟我抱怨说,这几年他们系统花了几千万元帮一个800人的村庄脱贫,种桃亏了,旅游一阵风熄火了……更大的问题是,没有扶贫工作队进村扶贫前,村庄是和谐的,现在,因为扶贫资源分配"不精准",各种矛盾纠纷不断;过去,收入不多但不亏损。现在,已经上的项目,不输血就垮,输血必亏,政治任务,只得持续地输血维持。扶贫花了几千万,却背上了一个沉重的没法放下的包袱。有个别的贫困户还扶成了"穷棍",没有评上贫困户的,千方百计想当上贫困户。

  这做的是个什么事啊?!他抱怨着。

  我说哥们,你扶贫的村庄周围的村子,有没有当地没钱的穷单位帮扶的?有的话,你去调研一下,村民的收入说不定增长的还快一些。三个月前,这哥们反馈说:还真是这样的。具体哪样的,我也懒得问,因为我有过十年专业扶贫发展经历,多次做过这类的比较。

  我说,你扶的村不是革命老区吗?你再调研一下,革命先辈当年进村的时候,是怎么发展党员、建立党小组、根据地、为前线提供人、财、物支援及大后方支持的。十几天前,我这哥们万千感慨:我们带几千万去扶贫,扶得问题多多,群众不满意。我们的先辈,什么也没有带入村庄,而村民为革命事业贡献生命也在所不惜。

  这是为什么?

  扶贫干部兄弟,你记住了:第一,做基础设施建设和基本公共服务;第二,做救急应急;第三,做社会保障;第四,贫困户增收的事,这事,是只有人民群众自已能做好的事,政府官员千万不要去做"精准识别、精准帮扶增收",硬要做,结果可能是:一是人民群众自已的游戏规则被你践踏了,二是贫困者最大的财富--尊严和自强自立的精神被你践踏了,三是越来越多的人民群众会争先恐后当你的贫困户,是你把"真正的英雄"变成了"乌合之众"。

  内因是根本,外因是条件!

  民力是无穷的,财力是有限的!

  只有人民养政府,没有政府养人民!

  人民群众是用来依靠的、伟大的,对人民群众"好施小恩小惠"是低俗的!

  以"助人互助",实现"互助助人",才是精准扶贫增收的最佳方式。

  一切不尊重、不注重发挥人民群众主体性、自主性的扶贫攻坚计划等,都会因为违背了“人民群众是真正的英雄”这一条基本原理,导致“千金拨不动四两”!反之,则一定可以"四两拨千斤"!

  大寨村是不需要派扶贫干部的,因为大寨人民群众永远是真正的英雄!小岗村是离不开沈浩书记的,因为小岗村人民群众现在相信沈浩是英雄,而18个手印见证了四十年前的“小岗人民群众是真正的英雄”。

  今天的中国,越来越多的干部沈浩化,越来越多的村庄小岗化。这是应该高度警惕的!

  (三)

  谁是英雄?

  是吕布、项羽、刘邦……?

  是关羽、岳飞、毛润之……?

  可能都不是!

  你家再有权、有势、有钱,虽建造了比韶山毛润之故居大几十倍、几百倍的陵园,即使不收门票,却依然少有人去,让你孤独的呆在空旷的鬼地方,做孤魂野鬼!

  有的人,像毛润之,像关羽、岳飞……,无论他们埋在哪个旮旯里,或一尊像放在哪个旮旯里,哪里都香火旺盛,哪里就是神仙之所,人民朝拜的圣地!

  谁是英雄?

  不是吕布、项羽、刘邦……

  可能也不是关羽、岳飞、毛润之……

  是人民群众!

  填了水库,修了陵园,即把你爹你娘埋在太极图的黑白眼上,除了起到破坏风水、祸害你家子孙的作用,还有别的作用吗?

  无论你埋在哪里,即使占有再好的风水,人民不爱你,你都将是个孤魂野鬼,再好风水也因为埋你而变成了鬼地方!

  如果人民爱你,不论你埋在哪里,哪里都将因为你而成为风水宝地,人民的圣地!

  这就是人民群众的力量!

  人民群众是真正的英雄,人民群众是最好的风水!

  人民万岁!

  人民终将胜利一一迎来朗朗乾坤!  

  2013年10月23日在河南省信阳市郝堂村,谢小庆与郝堂村支部书记陈静和李昌平同志品茗聊天:

  (谢小庆拍摄)

  大学生村官介绍郝堂村乡村建设的历程:

  (谢小庆拍摄)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晨钟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中国模式”是个不姓社也不姓资的怪胎
  2. 这饭不能好好吃了:要么吃不起苹果,要么吃不起猪肉,现在吃不起蒜
  3. “女权斗士”果子狸,是个什么妖魔鬼怪?
  4. 强化对非公有制的管控,不能再拖!
  5. 张文木:东北的地缘政治地位到底有多重要?
  6. 黄金马桶与社会主义
  7. 新加坡转向,那它与台当局绝密的“星光计划”还能活多久?
  8. 成功人士不会告诉你这些事
  9. 愿中国不再有“国民老公”
  10. 郭松民 | ​评女乘客进驾驶舱:不能让现代化“失压”
  1. 彭德怀回京“面谏”毛主席真相——毛主席和彭老总之间的这件事,必须说清楚
  2. 新华社公众号,抄我的文章,还删除毛主席,那我就要说道说道了!
  3. 丑牛 | 李昌平再“说实话”
  4. 外国的毛派,颠覆你的认知和想象
  5. 张志坤:从宋辽关系被热捧说起 ——兼议关于“澶渊之盟”的历史评价
  6. 华为8年理工女硕离职感言:我为什么做一个逃兵
  7. 猪肉价格政府该不该管
  8. “中国模式”是个不姓社也不姓资的怪胎
  9. 西天取经就是一场阴谋
  10. “社会主义”四个字,该重重地敲一敲了!
  1. 评赵紫阳的改革开放路线
  2. 丑牛:“反对改革开放”是个伪命题
  3. 低声下气、骨稣肉麻的哀求
  4. 关于李锐现象的反思
  5. 郭松民 | 残雪:令莫言遥不可及
  6. 毛主席致信刘少奇:古代官员禁带家眷吗?
  7. 徐庆全:胡乔木谈李锐
  8. 请大家以后不要再批计划生育了
  9. 大寨精神没了,扶贫就是毒药!
  10. 孙锡良:大国,你缺点什么?
  1. 毛泽东与黄炎培交往事:体现领袖的虚怀若谷
  2. 外国的毛派,颠覆你的认知和想象
  3. 乌有之乡公告
  4. 共产党人应旗帜鲜明的投身改革!
  5. 琉球王宫被烧毁,为何中国人更该心痛?
  6. 猪肉价格政府该不该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