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经济 > 三农关注

资本主义农业和Covid-19:一对致命的组合

罗伯·华莱士 · 2020-03-20 · 来源:人民食物主权论坛
收藏( 评论( 字体: / /
疫情的爆发是有结构性背景的,它与跨国公司的食品生产和营利有紧密联系。资本主义农业破坏了自然环境的多样性,于是,各种原本生存于某个自然区域闭环中的病毒脱离了原来的体系,来到了人类社会中。

  原作者: 作者:罗伯·华莱士(Rob Wallace),译者:蔡华杰 来自: 气候与资本主义网站(Climate& Capitalism),

  导语:

  每当新的疫情爆发,它往往被政府、媒体、甚至大多数医疗机构当作一个孤立的紧急事件。而事实上,疫情的爆发是有结构性背景的,它与跨国公司的食品生产和营利有紧密联系。资本主义农业破坏了自然环境的多样性,于是,各种原本生存于某个自然区域闭环中的病毒脱离了原来的体系,来到了人类社会中。

  为了减少新病毒的爆发,粮食生产必须从根本上改变。我们必须以一种首先防止病原体出现的方式对粮食系统进行社会化,这就需要首先将粮食生产重新纳入农村社区的需求。这就需要保护环境的农业生态实践,保护为我们种植食物的农民。

  本译文是福建师范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的蔡华杰教授投稿,感谢蔡教授对人民食物主权的关注和支持!

 

  图片来源:网络

  作者|罗伯·华莱士(Rob Wallace)

  译者 | 蔡华杰

  校对 | 惊雷

  责编|侯牛

  后台编辑|童话

  译 者 按:

  2020年3月11日,德国左翼杂志Marx21刊发了对美国进化生物学家罗伯·华莱士(Rob Wallace)的采访文章。

  Marx 21杂志是由德国左翼党(die Linke)资助,于2007年在美茵河畔法兰克福成立的以反对全球化和联合世界社会主义左翼人士为宗旨的刊物。2018年5月10-13日,Marx 21杂志在柏林举办了庆祝马克思诞辰200周年的“马克思是必然的”(Marx is Muss)大会。罗伯·华莱士是美国公共卫生领域的进化生物学家和系统地理学家,联合国粮农组织和美国疾控中心顾问,代表作是《大农场制造大流感》(Big Farms Make Big Flu)。

  目前,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正在全球范围内肆虐,但Marx21杂志认为,政府只是将重点放在紧急措施上,而不是同流行病的结构性致病病因作斗争。为此,该杂志同罗伯·华莱士探讨了新型冠状病毒的危险,农业综合企业的责任,以及应对传染病的可持续解决方案。

  该译文原标题为“新型冠状病毒:农业综合企业将带来数以百万计死亡的危险”,后被“气候与资本主义”网站转载后,改为本译文的新标题。原文以德文和英文双语发布,本译文经作者授权发表,略有删减。

 

  电子显微镜下的Covid-19 | 图片来源:原文

  Marx21:新型冠状病毒有多危险?

  罗伯·华莱士:这取决于您所在地发生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时间是处于初期、高峰期,还是末期?您所在地区的公共卫生系统应对的情况如何?您的受众特征是什么?您的年龄多大?您的免疫系统是否受到损害?您的原有健康状况如何?还要试着去考察一个难以诊断的可能性,即您的免疫遗传学或免疫反应的遗传基础是否与病毒匹配?

  Marx21:因此,有关病毒的大惊小怪只是一种恐吓策略?

  罗伯·华莱士:不,当然不是。从人群层面来看,武汉爆发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初期,致死率在2%-4%,武汉之外的地区致死率下降到1%,甚至更低。但是在一些地区,包括意大利和美国,致死率却在飙升。与非典的10%、1918年大流感的5%-20%、禽流感H5N1的60%和埃博拉病毒的90%的致死率相比,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致死率似乎并不高。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它的致死率超过了季节性流感的0.1%。然而,危险并不仅仅是致死率的问题,我们还必须应对所谓的外显率(penetrance rate)或者社区攻击率(community attack rate):全球有多少人口被疫情渗透?

  Marx21:您能说得更具体一点吗?

  罗伯·华莱士:当前,全球旅游网络的连通性达到了创纪录的水平。由于没有针对新型冠状病毒的疫苗或特定的抗病毒药物,目前也没有任何群体对该病毒是免疫,即使是死亡率仅为1%的毒株也可能造成相当大的危险。潜伏期长达两周,并且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在我们知道有的人受到感染之前,却出现无症状感染的情况。如果Covid-19在感染40亿人的过程中有1%的致死率,那就是4000万人死亡。一个大数字的一小部分仍然可以是一个大数字。

  Marx21:对于一种表面上看来并不那么致命的病原体来说,这是一个可怕的数字……

  罗伯·华莱士:的确如此,而且我们才刚刚处于疫情爆发的初期。重要的是,我们要知道,许多新发传染病在流行的过程中会发生变化。病毒的传染性或者毒性,两者都可能减弱。此外,其他传染病在爆发后也会加剧其毒性。1918年春季流感大流行的第一波是相对温和的感染,但是,从那年冬天到1919年的第二波和第三波流感,却造成了数百万人丧生。

  Marx21:但那些对流感大流行持怀疑态度的人认为,与典型的季节性流感相比,被新型冠状病毒感染并致死的患者要少得多。对此,您有何看法?

  罗伯·华莱士:如果这次疫情没有导致那么多人死亡,我当然首先为此而感到庆幸。但是,试图通过对比其他传染病,尤其是流感的致死率来消除新型冠状病毒可能存在的危险,其实是一种故弄玄虚的手段,这将把人们对新型冠状病毒的担忧推向同样糟糕的境地。

  Marx21:因此,与季节性流感的比较是不充分的……

  罗伯·华莱士:比较两种病原体外壁的不同部位没有什么意义。是的,季节性流感在全世界范围内相互传染,据世卫组织估计,每年造成多达65万人死亡。然而,Covid-19才刚刚开始它的流行病学之旅。与流感不同的是,我们既没有疫苗,也没有群体免疫力来减缓感染,并保护最脆弱的人群。

  Marx21:尽管这种比较具有误导性,但这两种疾病都属于病毒,而且同属于核糖核酸病毒这一特定类型。二者都会引发疾病,都会影响口腔和咽喉,有时也会影响肺部。二者都具有传染性。

  罗伯·华莱士:这些表面上的相似之处使我们在比较两种病原体时遗漏了一个关键问题。那就是,我们对流感的动态了解很多,而对新型冠状病毒知之甚少。我们沉浸在对他们的未知之中。事实上,在疫情完全爆发后,我们对新型冠状病毒的很多事情还是未知的。与此同时,重要的是要明白,这不是一个关于新型冠状病毒与流感“相对立”的问题,而是新型冠状病毒和流感“相互携手”的问题。多重感染的出现可能会导致传染病的大流行,并攻击大量人群,这才是我们应该担忧的首要和中心问题。

  Marx21:您多年来致力于研究流行病及其原因。在您的《大农场制造大流感》一书中,您试图将工业化农业实践、有机农业和病毒流行病学联系起来。您的见解是什么?

  罗伯·华莱士:每一次新爆发的传染病的真正危险在于,或者更好的说法是,拒绝承认疫情的爆发并不是一件孤立的事件。病毒的增加与跨国公司的食品生产和营利性有紧密联系。任何想要了解病毒为何变得越来越危险的人,都必须研究农业的工业化模式,更具体地说,研究畜牧业生产模式。目前,很少有政府和科学家准备这样做。恰恰相反,他们对此无动于衷。当新的疫情爆发时,政府、媒体、甚至大多数医疗机构都非常关注每一个单独的紧急情况,以至于它们忽视了导致多个原本处于“边缘地位”的病原体突然摇身一变成为全球“名人”的结构性原因。

 

  《大农场制造大流感》书影

  Marx21:谁应该受到责备?

  罗伯·华莱士:我之前已经说过了,是工业化农业,但还有更大的探讨空间。在世界范围内,资本正带头抢占最后一片原始森林和小块农田。这些投资推动了森林的砍伐和发展,导致了疾病的出现。这些大片土地所代表的功能多样性和复杂性正在以这样一种方式进行减少,即以前被封闭的病原体正蔓延到当地的牲畜和人类社区。简而言之,诸如伦敦、纽约、香港这样的中心城市,应该被视为主要的疾病热点地区。

  Marx21:哪些疾病属于这些情形?

  罗伯·华莱士:目前还没有不受资本影响的病原体,即使是最遥远的地方也会受到影响。埃博拉病毒、寨卡病毒、冠状病毒、黄热病、多种禽流感以及非洲猪瘟等多种病原体正从最偏远的内陆地区进入城市周边区域、地区首府,并最终进入全球旅游网络。在几周之内,从刚果来的果蝠就可以杀死迈阿密的日光浴者。

  Marx21:跨国公司在这一过程中扮演什么角色?

  罗伯·华莱士:从生物质和土地使用的情况来看,“行星地球”(Planet Earth)俨然“行星农场”(Planet Farm)。农业综合企业(agribusiness)的目标是垄断食品市场。新自由主义项目的几乎全部内容,都是围绕着支持那些总部位于发达工业化国家的公司,去窃取较弱国家的土地和资源而组织起来的。其结果是,许多先前被长期进化的森林生态系统所抑制的新病原体正在被释放出来,威胁着整个世界。

  Marx21:农业综合企业的生产方式对此有何影响?

  罗伯·华莱士:资本主导的农业取代了更多的自然生态系统,为病原体进化出最具毒性和传染性的表型提供了确切的手段。你无法设计出另一个更好的系统来繁殖致命疾病。

  Marx21:怎么会这样?

  罗伯·华莱士:不断增长的家畜基因单一培育(genetic monocultures)消除了所有可用于减缓传播的免疫屏障。人口规模和密度越大,传播率越高。这样拥挤的环境抑制了免疫反应。作为任何工业化生产所追求的目标之一,高产量持续不断地提供易感物质,成为病毒毒性进化的推动力量。换句话说,农业综合企业如此关注利润,以至于选择一种可能导致10亿人死亡的病毒被视为一种值得冒的风险。

  Marx21:这真可怕。

  罗伯·华莱士:这些公司可以将其在流行病方面的危险操作的成本外部化。外部化给动物本身、消费者、农场工人、当地环境以及跨辖区的政府。这种行为造成的损失如此之大,以至于如果我们将这些成本归还到公司的资产负债表上,我们所知道的农业综合企业将永久性终止经营。没有哪一家公司可以承担由此造成的损害赔偿。

  Marx21:许多媒体报道说,新型冠状病毒的起点是武汉的一个外来食品市场。这种说法正确吗?

  罗伯·华莱士:既对又不对。从空间线索看,可以支持这种说法。追踪被感染者的接触史,可以追溯到武汉的华南海鲜市场,在那里,野生动物被出售。环境采样似乎确实能证实野生动物被圈养在该市场的西端。但我们应该追溯到多远、调查范围应该多广呢?紧急情况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对该市场的关注忽视了中国大陆地区野生农业的起源及其不断增长的资本。在全球范围内,以及在中国,野生食品行业正越来越正式地成为一个经济部门。但它与工业化农业的关系不仅仅是分享同样的钱袋。随着工业生产(例如,生猪、家禽等的工业化生产)向原始森林扩张,野生食品经营者感到压力增加,迫使他们进一步向森林中寻找来源种群,这增加了与新病原体(包括Covid-19)的接触和扩散。

  Marx21:世界卫生组织现已宣布疫情已构成国际公共卫生紧急事件。这一步是正确的吗?

  罗伯·华莱士:是的。这种病原体的危险在于卫生当局没有掌握统计风险的分布情况。我们不知道病原体会如何反应。我们在短短几周内,疫情就从华南海鲜市场的爆发,发展到全球范围内的感染。如果病原体自己会消失,那太好了。但我们对此一无所知。更好的准备可以更好地降低病原体的逃逸速度。世界卫生组织的宣言也是我所说的“流行病战场”(pandemic theater)的一部分。国际组织不作为,就意味着死亡。我想到了国际联盟(League of Nations)。联合国组织总是担心它的相关性、权力和资金。但是,这种行动主义也可以集中在世界需要的实际准备和预防上,以打破Covid-19的传播链。

  Marx21:卫生保健系统的新自由主义改革恶化了对病人的研究和一般护理,例如医院的情况就是如此。一个资金更充足的医疗体系对抗击病毒将产生什么影响?

  罗伯·华莱士:有一个可怕但却很能说明问题的事情:一名迈阿密医疗设备公司的员工从中国回来后,出现了类似流感的症状,他做了一件受到家人和社区认为是正确的事情,即要求当地医院对他进行Covid-19检测。他担心奥巴马的医改方案无法覆盖这些检测。他是对的。他被突然要求支付3270美元。美国的要求可能是通过一项紧急命令,规定在大流行爆发期间,所有与感染检测和阳性检测后的治疗相关的医疗费用将由联邦政府支付。毕竟,我们想鼓励人们寻求帮助,而不是躲起来,然后由于负担不起治疗费用而将病毒传染给其他人。显而易见的解决办法是建立国家卫生服务体系,配备充足的人员和设备来处理这种社区范围内的突发事件,这样一来,像阻碍社区合作这样荒谬的问题就永远不会出现。

  Marx21:什么是可持续的变革?

  罗伯·华莱士:为了减少新病毒的爆发,粮食生产必须从根本上改变。农民自主(autonomy)和强大的公共部门可以遏制环境恶化和失控的传染。在农场和地区两个层面引入种畜和农作物,并进行战略性野化。允许食用动物就地繁殖,以通过免疫测试。将公正生产与公正流通联系起来。通过补贴性的价格支持和消费者购买计划支持生态农业的生产。要保护这些实验不受新自由主义经济学强加给个人和社区的压力的威胁,也不受资本主导的国家压制的威胁。

  Marx21:面对不断加剧的疾病爆发,社会主义者应该呼吁什么?

  罗伯·华莱士:仅出于公共卫生的缘由,作为一种社会再生产模式的农业综合企业必须永远停止运营。高度资本化的粮食生产所依赖的是危及整个人类的实践,在这种情形下,这种实践有助于引发一场新的致命流行病。我们必须以一种首先防止病原体出现的方式对粮食系统进行社会化,这就需要首先将粮食生产重新纳入农村社区的需求。这就需要保护环境的农业生态实践,保护为我们种植食物的农民。总的来说,我们必须弥合将我们的生态系统与我们的经济分开的新陈代谢断裂(metabolic rift)。简言之,整个星球等待着我们去赢得胜利。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晨钟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司马南:论“八角婆现象 ”
  2. 对群众,还是不要用外交辞令的好
  3. 孙锡良:先把自己活成人样吧!
  4. 双石:双爷我就知道,武汉人对方大妈不会失声
  5. 奉劝公知:收手吧!
  6. 能否变废为宝?——也谈方方武汉封城日记的影响
  7. “别了,司徒雷登”——特朗普撕掉了公知们的最后一块遮羞布
  8. 元先生M国演讲实录:谁才是抗疫主力
  9. 美国加关税,完全是个障眼法
  10. 抓住机会,果断出击
  1. 她代表的是一个阶级:揭开“武汉女作家”的面纱
  2. 武汉零号病人终于找到了!果然是参加军运会的美国军人
  3. 某些人不能太下贱
  4. 范景刚:打赢一场战胜美帝霸权主义的人民战争
  5. 诸多信号表明,我国粮食价格即将全面上涨
  6. 美国公知致特朗普的一封公开信 真相让人吃惊!
  7. 范景刚:学习毛泽东还是学习萨达姆?
  8. 张志坤:中美已到结束斗争而求团结的时候了吗?
  9. 宪之:“黑色眼睛”视野下的抗疫中国 ——方方们的公知话语逻辑
  10. 会不会有“里应外合”的可能?
  1. 郝贵生:从北大李玲教授的“两个凡是”谈起
  2. 女汉学家见证毛邓的时代差异
  3. 出人意料的政治对决
  4. 郝贵生:从“递哨人”艾芬医生抗“疫”经历谈“权力”的本质
  5. 吴铭:关于前三十年若干问题对某网友的回复
  6. 她代表的是一个阶级:揭开“武汉女作家”的面纱
  7. 范景刚:这是为什么?
  8. 第一批和第二批卫健委专家组全部来自北京,说明什么?
  9. 一个被放弃的走社会主义道路的中国经济总体设计构想
  10. 武汉疫情趋好,有关部门却做出荒唐事!
  1. 滠水农夫:纸船明烛送瘟神,人民情怀耀今古——学习毛主席《送瘟神》诗二首
  2. 美国确诊数超过中国全球第一!一线医疗人士爆实际死亡远高于统计
  3. 她代表的是一个阶级:揭开“武汉女作家”的面纱
  4. 她代表的是一个阶级:揭开“武汉女作家”的面纱
  5. 一场突如其来的裁员潮
  6. 如此引进美资究竟是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