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经济 > 社会民生

邓世平案后,专访李尚平的姐姐,拷问17年前的枪杀案

吴法天 · 2019-06-28 · 来源:吴法天微博
收藏( 评论( 字体: / /

  “天下说法”曾经在2016年7月13日和2017年4月26日两次刊发有关写李尚平案的文章。今年湖南新晃邓世平案后,一些自媒体又重提李尚平案,《新京报》对此也发表了评论。舆论认为,新晃邓世平案告破,2002年因举报被枪杀的益阳李尚平案也应该重启调查。为此,“天下说法”联系到李尚平的姐姐,进行了一次专访。虽然时隔这么多年,李姐的悲伤仍溢于言表……

  

2016年7月13日的文章

2016年7月13日的文章

 

  

2017年4月26日文章

2017年4月26日文章

 

  吴老师:您能不能先给大家简单介绍一下,李尚平是个什么样的人?

  李姐:我弟弟他从小就喜欢看书,可以说博览群书,很有才华。他特别爱整洁,就是一件旧衣服穿在他身上,也是那么好看!他当时在益阳龙光桥镇南塘中学教英语,但他的文章写得非常好。在别人眼里,我的弟弟是一个正直善良、嫉恶如仇的人,从小就喜欢打抱不平!《南方周末》等媒体用“刺头”来评价他,我们一家人也是认可的。因为在这个大多数人都信奉“沉默是金”、“各人自扫门前雪,休管他人瓦上霜”的社会,李尚平就是个另类!对于他所知道的不公平的事,他就要发出自己的声音,而不去理会这样做会给自己带来什么后果!我为他感到骄傲!

  

李尚平与姐姐的儿子在一起

李尚平与姐姐的儿子在一起

 

  吴老师:当年他举报了什么?

  李姐:我弟弟当时举报的是龙光桥镇政府拖欠克扣全镇六百多教师四十多万工资的事。他这一举动,得罪的可不只是龙光桥镇的领导,牵涉到的面太广了!

  吴老师:为什么这么说呢?

  李姐:六百多教师,四十多万元,只是一年的,赫山区(原来的益阳县)历来有拖欠克扣教师工资的习惯,累积起来是个天文数字,这些被克扣的钱去哪了,也许只有天知道。

  吴老师:为什么会拖欠克扣教师工资呢?

  李姐:龙光桥镇之所以拖欠克扣教师工资,我认为主要原因是教师队伍是个弱势群体吧?当时龙光桥镇的党委书记我记得是陈子权。龙光桥镇联校是区教育局下面的一级机构,管着底下的中小学。他跟联校反映这个问题,拖欠工资影响到整个教师队伍。

  吴老师:李尚平还做了什么吗?会让官员那么害怕?

  李姐:他在网上写了一些呼吁提高教师待遇方面的文章,影响很大。他还通过打电话的方式联系上了湖南都市频道,然后电视台派了记者梁硕一行来到了益阳,对拖欠克扣教师工资一事进行了调查采访并在湖南都市频道曝光了此事。记者在离开益阳时留下了话,说会对拖欠克扣教师工资一事作跟踪报道,并且还会再调查益阳历年来克扣教师工资的事。我想,记者留下的话才是官员们最害怕的吧!

  

李尚平与家人在一起

李尚平与家人在一起

 

  吴老师:那他担心遭到报复吗?

  李姐:有。他有写日记的习惯。他在自己的日记里写到了,他可能会被穿小鞋,可能会被下岗,也有可乱会不明不白地死去。但他应该无论如何都不会想到自己会被这么残忍地枪杀!

  吴老师:他的日记本呢?

  李姐:在的。多年来他有写日记的习惯,写了十几本了,写有他感觉到自己有危险的内容的日记本被他同学拿去保管了。中央电视台新闻调查栏目也有拷贝,栏目主持人杨春老师说的。

  吴老师:案发前有不寻常的事情发生吗?

  李姐:我弟弟被害前的那段时间,气氛很紧张,到处都在议论老师被拖欠克扣工资而被电视台曝光的事。县里也有好多人来学校找他。

  吴老师:案发那天有目击证人吗?

  李姐:应该是有的。我弟弟遇害的那条山路,也是许多中小学生放学回家的必经之路。那天在我弟弟被害的现场发现之前,有一个十几岁的放学回家的女孩子(她比别的孩子回家晚一点,过了放学回家的高峰期了),看见了凶手,她回家后告诉了家长,但家长怕事,不许她往外说。

  吴老师:你觉得这是突发偶发事件,还是有蓄谋的?

  李姐:我认为是蓄谋已久的。案发的前几天,在我弟弟遇害的地方,有村民摘菜时发现有一个全身着黑衣的男子悄悄地躲在树林里。

  吴老师:那有没有把这些重要的线索告诉警方?

  李姐:有的。警方调查时,有村民说了。

  吴老师:你当时有没有看到现场?

  李姐:我看到了现场,那一幕我到死都不会忘记!2002年4月26日下午五点多,他骑着摩托车在下班回家的途中遭遇伏击被枪杀!枪从口中进入,子弹从后脑出,头部的头发都烧焦了,半边脸塌陷,脸色苍白,双眼圆睁,全身湿透,血顺着雨水流淌,现场惨不忍睹,我年迈的双亲当时就瘫倒在泥地上昏死过去……

  

李尚平实名举报后遭枪杀

李尚平实名举报后遭枪杀

 

  吴老师:李尚平老婆曾经说,“其实大家心里都明白李尚平案子是怎么回事”。请问这是什么意思?

  李姐:不只是李尚平的老婆这么看,几乎所有的当地村民和老师都这么看。我当着杨春老师的面说过,我弟弟肯定是某些官员勾结当地黑社会杀害的。我愿为我说的话负责!

  吴老师:具体你有什么线索吗?为什么破不了案?

  李姐:十七年了,益阳公安局的民警一直说他们没有放弃这个案子,还在调查,由于案情复杂一直没有结果。但我们作为被害人家属,并不认同公安局的这个说法,我们怀疑这起凶杀案是一起明显的报复杀人案!有人说,凶手就是我们当地的黑社会头子,益阳高新区的大明村的薛彬(小名喜必、皇帝),而他的幕后指使者是2002年时任龙光桥镇党委书记的陈子权(音),还有一个参与人是当时龙光桥镇派出所临时工作人员陈鹏飞(音)。

  吴老师:为什么这么说?

  李姐:陈鹏飞是龙光桥镇派出所的一名临时工,他喜欢喝酒,且经常喝醉,一喝醉就管不住自己的嘴,在我弟弟被害后的几年里,他有几次喝醉后说,陈子权让他干的那件事他干了,可陈子权答应的帮他临时工转正的事却时时没有结果,再不给他解决工作的事,他就要把这件事(他指的是陈子权让他杀害李尚平这事)捅出去,大家一起完蛋!

  吴老师:那现在警方可以找陈鹏飞调查吗?

  李姐:我听说,前几年,陈鹏飞又一次醉酒后,住进了益阳市中心医院,住了一晚上,第二天早上,他和他的老婆收拾东西准备回家,这时病房里来了几个穿白大褂的,这几个人把病房里其余病人都支走后,说再给陈鹏飞注射一针,巩固治疗效果,可一针下去,陈鹏飞除了翻白眼外,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不一会就死了。

  吴老师:不会这么夸张吧?死因是什么?

  李姐:后来,市中心医院的医生鉴定陈鹏飞死于疾病,可陈鹏飞的亲属坚决不答应这一结论,他们认为陈鹏飞是被谋杀的,于是,他们组织了一群人从准备去长沙请专家重新鉴定陈鹏飞的死因,可半路上被益阳市的主要领导派人拦住了,说如果谁还坚持要去长沙请专家就要派武警来抓人,这些人只好放弃了去长沙的行动。陈鹏飞的死就这样不了了之。

  吴老师:那你认为他是怎么死的?

  李姐:我们认为,陈鹏飞的死是杀人灭口。

  吴老师:那另外一位叫薛彬的呢?

  李姐:老百姓说,薛彬是我们益阳当地有名的黑社会头目,陈子权跟薛彬的关系非常要好,经常在一起聚会,听说他们还是“把兄弟”,并且案发现场有人听见李尚平叫了声“皇帝”。而薛彬的另一个外号就叫“皇帝”,并且他和李尚平是多年前的同学和朋友,现场情况来看,李尚平是在毫无防备、毫无挣扎的情况下被人近距离枪杀的,不是跟李尚平非常熟的人,是不可能这么容易得手的。

  吴老师:你说的情况好复杂。万一冤枉了这几个人呢?

  李姐:这些内容在益阳百姓中一直流传,我们也认为这些传言是有根据的。我们家属希望重新启动对该案的调查。如果是陈子权等人干的,让他们为自己的行为负责,如果不是他们干的,就还他们一个清白。

  

李尚平与姐姐在一起

李尚平与姐姐在一起

 

  吴老师:这个案件主要侦办人员是谁?为什么破不了案?

  李姐:益阳市赫山分局的蔡毅之任专案组的组长,开始时,他们带着警犬在案发地周围的山林里寻找线索,有什么情况也会跟我们沟通。后来,专案组突然解散了,蔡毅之再也不露面了,电话也不接我们的了,一直到今天都是这样。开始时,他有股不破案不罢休的干劲,后来不知为什么突然变了。我能理解他。这个案件水太深。他就算不为仕途和工作着想,也得为自己的亲人的安危着想吧!

  吴老师:你也要为自己家人的安危着想吧?

  李姐:我就这么一个亲弟弟,就因为举报被枪杀了。这么多年来,我难以释怀。我父亲前些年没有等到此案告破就抑郁而终,留下遗憾。我下半生都要为我弟弟奔走,以告慰他的在天之灵。

  吴老师:这次邓世平案公布后,你有重新要求启动调查吗?

  李姐:有。我给省公安厅许厅长寄了封信,要求重启调查。

 

  因“天下说法”(wulaws)微信公众号临时被封,只能首发于新浪微博

  全部照片由被访人提供。本采访只忠实记录,不对嘉宾言论负责。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青松岭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k101)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王大宾揪斗彭德怀始末
  2. 不敢“破网”,“操场埋尸案”真相的意义就是零
  3. 小议“不惜一切代价”
  4. 张延忠:纪念好友王大宾
  5. 文革造反派五大领袖之一王大宾病逝,愿一路走好!
  6. 从电影《八佰》被迫取消看历史虚无主义市场的萎缩
  7. 多少邓世平被埋在泥土中,多少陈进德的亡灵未能告慰
  8. “飞将军”孙元良,也配称“抗战英雄”?
  9. 香港到底需要什么?
  10. 大阪G20峰会看什么?
  1. 大裤衩里有投降派——说说央视6临时改播电影《黄河绝恋》
  2. 曹征路:你想多了吗?
  3. 王大宾揪斗彭德怀始末
  4. 真的假不了:重读金日成同志悼念毛泽东同志的唁电
  5. 假如当年“一切经过统一战线,一切服从统一战线” ——香港“修例”风波联想
  6. 愤慨:香港警察总部被暴徒包围
  7. 美国这次要动用核武级的大杀器了,中国如何应对?
  8. 黄炳松校长,你咋还在买菜呢?
  9. 韩东屏 | 中国的农业道路: 从毛泽东到邓小平——关于中国未来的思考
  10. ​如何正确理解中央的表态
  1. 大裤衩里有投降派——说说央视6临时改播电影《黄河绝恋》
  2. 炒作胡耀邦“批示逮捕”政治局委员之子可以休矣
  3. 中国共产党是打出来的!——欣闻魏凤和将军的宣战书有感
  4. 周恩来、博古、张闻天等为什么隐瞒“交权”的事实
  5. 报应不爽,原新京报社社长落马
  6. 淮海战役功劳谁之最——兼述被淡化被抹杀的我军战时基层政治工作
  7. 木兰从军惨遭强奸:这就是“黄金时代”?
  8. 望长城内外:邓小平有没有说过“跟着美国的国家都富了”?
  9. 离开央视的名嘴们究竟都怎么了?
  10. 中国芯片、操作系统、大飞机和汽车是怎样被美国欺骗扼杀的?
  1. 谁在上甘岭刻下的——“中国人在此!”
  2. 愤慨:香港警察总部被暴徒包围
  3. 大裤衩里有投降派——说说央视6临时改播电影《黄河绝恋》
  4. 晚年复出后的黄克诚大将
  5. 文革造反派五大领袖之一王大宾病逝,愿一路走好!
  6. 打黑除恶,别让活埋湖南教师的“背后人”逍遥法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