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经济 > 社会民生

范景刚:痛中思痛,医院一定要姓公

范景刚 · 2020-02-12 · 来源:乌有之乡
收藏( 评论( 字体: / /
从人民呐喊,到“医闹”“伤医”,再到这次防疫大战中公立医院和私立医院的表现,无论国家安全,无论人民福祉,无论社会和谐,无论医者仁心,无论共产党初心,无论社会主义本义,无论人民共和国本色,无论医生天职,人们都看到了,从国家和人民的利益出发,一切医院姓公最好,都应该要实行公益性、非营利原则。

  痛中思痛,医院一定要姓公

  范景刚(2020年2月12日星期三)

  2020年春节前夕,从武汉突发一场新冠肺炎瘟疫,迅速影响到全国乃至世界,给中国造成巨大的破坏和损失。这个春节假期,人们都宅在家里,好像“断亲”了,停止相互走动。社会运行像按了“暂停键”,整个国家像是深陷战争之中。

  的确,这是一场新型的战争。除夕之夜,武汉“封城”第二天,党中央一声号令,人民解放军出征武汉,公立医院的白衣天使在党组织领导下紧急驰援武汉,被人们誉为“最美逆行者”,筑起武汉战“疫”的钢铁长城。全国战役打响,党旗高高飘扬,党员干部一马当先,全国各地公立医院的医护人员在党和人民政府领导下成为防疫战线的排头兵。

  与此同时,以莆田系为代表的私立医院毫无作为,北京某高端私立医院甚至关闭发热门诊,武汉某私立医院不承担救治疫情患者任务却与公立医院争用防疫医疗物资。

  著名学者何新感叹,多亏了硕果仅存的公立医院还没有被私有化势力全部干掉!否则,谁来迎战这场瘟疫?如何夺取抗疫斗争的胜利?

  人们常说要痛定思痛,总结经验教训,吃一堑,长一智。痛苦还没有结束,防疫仍在进行,此刻痛中思痛,大约也是不无裨益吧。今天就来反思医疗卫生改革。

  1990年代以来,我国医疗卫生改革的方向就是市场化、私有化。虽然饱受社会争议和舆论批评,但是决策层仍然不断出台市场化、私有化导向的改革政策。去年底,在民营医院数量已经超过公立医院数量的情况下,“十部委”还推出进一步削减公立医院发展私立医院的文件。这是多么的荒谬。

  原本,我国所有的医院都是为保障全体人民的生命健康服务的事业单位,是公益性机构,没有创收任务,更不以营利为目的。在这套体系下,医生护士是以治病救人、救死扶伤为天职的白衣天使,其荣誉受到社会称赞,其生存发展受到国家制度保障,没有后顾之忧。全体人民享有几近免费的医疗卫生保障待遇,城市有公费医疗,看病基本不要钱,农村有集体经济基础上的合作医疗,赤脚医生可以到病人家里送医药上门,也是基本上不花钱或花很少的钱。这是社会主义条件下人民群众享有的基本福利和人权,比西方资本主义制度下的医疗保险制度还要优越,受到国家制度和人民政府的保障。这在以前所有社会主义国家都是如此,现今的朝鲜和古巴依然如此。

  可是改革精英们怎样想呢?他们认为医疗卫生不应该是福利人权,而应该是商品,政府不该办,也办不好,应该要交给市场,让私人资本来办才能办好。他们推崇“小政府,大社会”,要将公共医疗卫生支出当作财政包袱来甩掉。第一步,他们打着给政府减轻财政负担的口号,给医院提出创收任务,将事业单位变为营利机构,将白衣天使变为从病人身上赚钱的奸商,医生护士从令人尊敬的崇高的社会职业沦为老百姓口碑中吃人血的“白(毒)蛇”,使我国出现了“医患关系紧张”的恶魔。第二步,他们提出公立医院效率低下,政府办医院会有腐败,要求公立医院私有化,发展私立医院,将医院变成资本逐利的场所,把医疗卫生行业变成一个资本赚取利润的产业,这就必然要把医院职工变成资本从病人身上榨钱获得剩余价值的工具,迫使白衣天使陷入职业道德与资本要求的冲突之中,更加恶化“医患关系”。正是这样,中国才出现了所谓的“医闹”“伤医”悲剧事件,出现了要让警察严打“医闹”以“维稳”而构建“和谐社会”的怪象。

  面对多年来人们的质疑,改革精英们纹丝不动,被问急了就说现在我国没有财力为全体国人提供免费的公共医疗卫生体系,甚至怒气冲冲地指斥这种诉求是超越国家发展阶段的极左、民粹。

  是这样吗?那些动辄贪腐几千万、几亿甚至十几亿、几十亿、上百亿的大小官员们的胃口没有超越国家发展阶段?!那些动辄几千万、几亿甚至十几亿、几十亿、上百亿地向国外转移财产的资本家大鳄们的暴富没有超越国家发展阶段?!那些演艺明星聚集起几千万、几亿甚至十几亿、几十亿、上百亿的财富没有超越国家发展阶段?!

  在你们认为贫穷的毛泽东时代,中国办到了。在你们认为贫穷的朝鲜和古巴,人家办到了。在你们认为“富起来了”的“盛世中国”,你们却说国家财力还不够。你们还有良心吗?还有人格吗?

  国家不缺钱,这是全国人民的共识。如果有缺口,就请大力发展国有企业,提高国有企业利润上交水平;如果有缺口,还可以提高私企和外企的企业税收水平;如果有缺口,就请加大反腐败力度,反贪罚没所得应该优先用来反补民生。

  还有人说医生护士不愿意,会吗?我们建议,所有医务人员都享受公务员待遇,甚至可以参照公务员待遇给其同级三倍待遇。医务人员只考虑用最适合的治疗方案尽心尽力给病人治好病,病人及家属对医务人员抱有感恩感激之情。这样办,医患关系就和谐了。这样办,全国所有医务人员就都是保卫国家公共卫生安全的忠诚卫士,随时听从党的召唤,国家的安排。

  不是没有办法,不是不能做。

  从人民呐喊,到“医闹”“伤医”,再到这次防疫大战中公立医院和私立医院的表现,无论国家安全,无论人民福祉,无论社会和谐,无论医者仁心,无论共产党初心,无论社会主义本义,无论人民共和国本色,无论医生天职,人们都看到了,从国家和人民的利益出发,一切医院姓公最好,都应该要实行公益性、非营利原则。一定要给全体国人提供免费看病就医的福利待遇。希望顶层决策时痛改前非。

  只要共产党还坚持自己的初心和使命,还坚持自己的性质和宗旨,为人民服务不变质,就应当坚决取消“十部委”削减公立医院发展私立医院的文件,要全力按照公益性、非营利原则发展办好公立医院,要让医疗卫生的制度设计符合医者仁心,符合国家安全和人民福祉的要求,绝不能再把医疗卫生事业当作赚钱的产业来办,让制度设计背离医者仁心和共产党初心。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青松岭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谣言背后的力量:自“从今天起编造‘新冠病毒美国造‘’信息,抓!”谈起
  2. 司马南:推心置腹
  3. 美国为何急着派“抗疫专家”到中国?
  4. 潜江书记冒险早武汉6天封城,想起了毛远新、杨贵等毛时代的好干部们
  5. “阴谋论”是错误的,不懂“阳谋”是蠢!
  6. 我们对于教育的认知被这次的疫情扒了个一干二净
  7. 名曰无神论 崇拜雷火神
  8. 谁是我们的敌人?忍不住的愤怒!
  9. 南街村大力援助湖北,如果农村都按毛主席说的做,面对疫情又是怎样的局面?
  10. 马奎李涯都认为余则成是卧底,站长为什么还要保护他?
  1. 辽宁王忠新:“武汉防疫战”迷信“权威”代价惨重
  2. 老田 | 给内蒙警方科普一下国家安全研究方法:为什么你们违法犯错了?
  3. 抗疫的战术失误,淮海战役打成了淞沪会战
  4. 李昌平: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
  5. 李玲:疫情演化至今,是制度不足还是人的问题?
  6. 范景刚:看看!这里的干部竟然出现了毛时代遗风!想走回头路吗?!
  7. 郝贵生:社会主义法律的本质究竟是什么?——从李文亮大夫去世谈起
  8. 关于“阴谋论”,说几句
  9. 老田:我所认识的那些蝙蝠“背锅侠”
  10. 郑若麟谈武汉疫情:防人之心不可无,要提高警惕
  1. 左大培:最近25年的吸引外资政策是错误的
  2. 疫情来了,北京最牛逼的私立医院关门停诊——啪啪,打了谁的脸?
  3. 望长城内外:他们为什么要隐瞒疫情真相?
  4. 刘力红:对当前“新冠状病毒肺炎”的一点思考
  5. 钟南山:医改七年,我不满意!
  6. 邋遢道人:有些话要内外有别——刍议“韬光养晦”
  7. 武汉市长请看看
  8. 辽宁王忠新:“武汉防疫战”迷信“权威”代价惨重
  9. 丑牛:“怪圈”不怪
  10. 钱昌明:“认贼作父”才是最大的悲哀 ——从“冠状”疫情想到京剧《断臂说书》
  1. 咏慷:李兰娟之歌(诗配画)
  2. 中医显神威,武汉18名重症患者痊愈出院!专家:看到了希望
  3. 老田 | 给内蒙警方科普一下国家安全研究方法:为什么你们违法犯错了?
  4. 这场疫情充分证明十九大关于我国社会主要矛盾论断的正确性
  5. 记念一个讲真话的人
  6. 反转月报 | 中国通过转基因安全证书,国外已陆续禁用草甘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