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经济 > 社会民生

网友投稿 | 金河风雨欲来

泥河 · 2022-08-12 · 来源:子夜呐喊公众号
收藏( 评论() 字体: / /

  “阿侬叔好像快不行了,你快来看看他吧”母亲在电话里是这样说的。那时我刚下周末的晚班。阿侬叔是我在老家的邻居,和我们家关系一直很好,所以我决定回去见他一面。

  我的老家在南街村,坐落在一条叫金河的河旁边旁。不过听老人们讲,我去城市打工的七八年后便改了名字,成了一条无名河。

  再后来有个姓王的大老板来到这里开发山脉,招商引资定居下来,此后每天炮声隆隆。他叫工人们把炸药塞进石头缝里来开采大理石,卖到浙江或是运到国外去,然后把这些钱用来投资房地产和搞股票和金融。镇上人用这些大理石换来了歌舞厅和网吧,随后又昙花一现似的衰败下去。如今金河也浑浊的像米汤。

  大巴在老家的公路上烟尘漫卷,远处时而传来柴油机的轰鸣声。烟雾像是乌云囿于夕阳之中,此时夏季的田野大多收割完了,有的地方稀疏,有的地方整饬。我想再过几天便又要再次翻耕了。公路的尽头往西走几公里便是一座钢铁厂。村子就在厂子旁边。

  一路上我总想,阿侬叔是多么强壮的人啊,怎么会一下子就要不行了?那钢铁厂还开着时,他在那个国有企业里当工人。有时候我去厂里找父亲时会碰见他。印象总是总是穿着一件满是汗渍的背心,黝黑而有力的大腿露在外面。一双解放鞋每隔半年就会换。我很喜欢他,干起活来无所顾忌,吃饭时又默不作声。

  ……

  阿侬叔叔的房子有三层,墙壁却光秃秃的,砖块裸露在外面。这座房子在我离开村子前盖的,阿侬叔叔为此操办了一辈子。阿侬叔叔之所以没粉刷墙,是因为他给儿子治病花光了所有的钱,可儿子还是走了,而他还欠下了一屁股债。

  村长体谅他的难处,副市长说要过来慰问他。他却嫌丢人拒绝了(虽然拒绝了,副市长还是找了另一个人慰问,现在也当上了市长)。“厂长都说了,只要同志们不懒,新世纪就一定能活的好,我干嘛要低保”他是这样说的。于是下岗后,他又去了王家的工地上做工。后来我便没他的消息了。

  我看到村里人都簇拥在他的床前,我几乎认不出他来,他几乎半死,曾经黝黑健壮的肌肉如今萎缩成了皮包骨。听到我来了,他吃力的分开干瘪的眼皮,却最后还是耷拉上了。鼻子像是爆破后的山峦般塌了下来。嘴巴张大着想说点什么,可只能露出枯黄的牙根,很快又闭上了。干硬枯瘦的手试图抬起来,最后却只能动动几根手指。

  我呆呆的站在他的床边,喉头涌起一阵悲伤,哽咽着说不出半句话。旁边的气氛也很是沉重,过了好半天才缓过来,我小声的说我去外面呆一会儿。母亲抹抹眼泪点了点头。

  我刚出门,就看到父亲坐在台阶上抽烟。我一言不发的走到他旁边,父亲见我来了便挪了挪位置,我坐了过去,我看见了他的脸埋在烟中,我难以看清他的脸,我觉得他有点像是阿侬叔叔,又有点像村里的长辈,还有点像他在钢铁厂的那些工友。

  “爹,村里怎么样了?”

  “还可以。”

  “爹,胸口还疼吗?”

  “半夜时会。”

  “……”

  我和父亲聊些有的没的,大多是聊些家里的事,其他时间都是在抽烟。他似乎竭力避开阿侬叔叔不谈。可是我还是耐不住疑惑。鼓起勇气问了他:

  “那个,爹,阿侬叔怎么成那样了?”

  父亲愣住了,手里的烟快要吸完了,火花黯淡。

  “他…”父亲似乎在努力组织自己的语言:“膝盖骨被钢筋砸断了,落下了残疾,工地给了他几万块让他回来村里了,他没钱养活自己,老婆也跑了……”

  我叹气:“承包商怎么才给这么点钱,太狠心了!”

  “承包商才巴不得他死嘞,医药费是大头。世间人皆苦,可是可怜的阿侬哩,他不应该受着种罪啊,他现在连喘气都难。”

  我一时间说不出话来。我怕,我父亲也变成那样。可是我身无长技,每天在靠宿醉麻醉内心。我现在也只能一根烟接着一根烟的抽。

  似乎想打破沉默,父亲告诉我说二弟忙,没时间回来了。我点点头,自从他去浙江之后就再也没回来过,只是通过几次电话。我知道他赚了很多钱发达了。我敷衍道二弟确实很忙。但我没敢告诉他,我在新闻中看到二弟为了和国外的大老板套近乎,花大钱找关系把姓给改成“王”了。

  我突然看见了一个消瘦卑微的身影慢慢走来。我知道那是阿公来了。阿公本来不是我的亲戚,只是姓龚而已,可我还是小孩的时候却很喜欢这样叫他,因为这样显得很亲切。他只有一亩四分地,没多少钱,却每次都会给我们这些小孩零食吃,有时候是地瓜干,有时候又是炒黄豆。

  我喜欢听他讲故事,最喜欢听的就是勇者斗恶龙的故事,只是我长大了才知道阿公没和我们讲完,原来这个故事的最后勇者也变成了恶龙。

  曾经我问过我的母亲为什么阿公总是一个人到南边的村口望着?还要在家里挂一面红色的旗子?难道他没有小孩吗?母亲告诉我他以前的确有的,阿公的儿子加入共产党后,到边境当兵去了,在一次执行任务中为了掩护大部队撤退而埋骨他乡了。那面旗是儿子执行任务前寄给他的。那时这对我来说很沉重。

  我和阿公寒叙了会儿,他问我这里变化大么,我告诉他完全不一样了。他笑着笑着又流出了眼泪,落在他脸上的皱纹中,那是岁月风蚀出的沟壑。我无言以对。

  我们一起又回到了阿侬叔的房间里,现在房间很是拥挤了。阿侬叔的手又突然动了动,父亲赶忙迎了上去,阿侬叔耗尽了全部气力把手抬起来,放在了父亲的手上。他支开了眼皮,悲怆的看着我的父亲,我,阿公,还有村里所有人,也许还有王姓老板们。就这样无言的过了几分钟,他的脸色便惨白了。父亲摸摸他的脉搏,哽咽着安慰说:“生死在天。”我们知道阿侬叔就这样走了。

  屋子里哭成一片。

  ……

  晚上,我们简单的把阿侬叔放进了村里给他凑钱置备的薄棺材中。按照他的意愿,我们将他葬在金河里。乌云像洇开的墨水,将明月笼罩。我们只好点起了灯笼,我们走过北村村头废弃的碉堡,走过村里的一大片田野,走过荒废的钢铁厂,走过九颗樟树,走过镇上的歌舞厅和网吧,走过采石场。在城市边上停了下来。

  金河乌黑黑的亮着,妖风呼啦啦的从山脉上涌下来,穿过岸边的芦苇。我看着艄公举着灯笼把阿侬叔放进船篷里,村里人也把灯笼挂在船篷里,可这让船更像是一个巨大的不透气的黑漆皮灯笼了。于是我们决定把灯笼从下而上的全都挂在船头外,这下子船就便灯火通明了,明亮的发着红光。

  我看着那船逐渐驶远,逐渐消失在我的视线里。我和村里人简单的道了别,因为明天我还得回去上班哩。

  我坐在大巴里,听说明天终于要迎来夏天的第一次暴雨了,我想到时候金河的水一定会漫上来了吧。

  我从未如此希望下雨过。暴雨啊暴雨,快来吧。

  明日风雨欲来。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注:配图来自网络无版权标志图像,侵删!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冀鸣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公众号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最新专题

热议联想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朝鲜完胜疫情,证明利益集团才是万恶之源
  2. 丁香园被全网禁言,但它只是小角色
  3. 丁香医生背后,真正的境外势力
  4. 这是最霸气的抓捕!
  5. 从头再来:54位下岗职工的口述实录(一)
  6. 为人民文艺争生机
  7. 吉林男子开会打哈欠被待岗18年,月工资200元:这个领导好大的胆子
  8. “丁香医生”被封,冤枉吗?
  9. 再曝猛料!700多名受害者举报湖北日报集团严重违法违规:涉案数亿 有人自杀
  10. 为什么有的穷人很反动?
  1. 解放台湾的方式由什么决定?
  2. 中科院退休老科学家蜗居13平米老破小,我炸裂了!
  3. 是不是抹黑?还是看看事实吧!
  4. 当官员花钱让我删文章
  5. 关于实力,我的一点拙见
  6. 这次红歌会网事件与往常事件的异同
  7. 美国在沿海挑衅怎么办?这个国家做出榜样:扫射,抓人,扣船!
  8. 蔡英文电视讲话就是“台独”宣言,解决台湾问题必须提速
  9. 饶毅给人下跪,要记住这句话
  10. 我永远不会忘记2022年8月2日这一天
  1. 为什么文革中“汉奸、叛徒、特务、反革命”特别多?
  2. 给贪官舔屁眼,我国专家又舔出了新高度
  3. 老田:为何美帝敢于在中国主权问题上频繁挑衅——关于经济主权瓦解的噩兆以及可置信承诺问题
  4. 反正也睡不着了,就问一下我们还有墙角吗?
  5. 终于有动静了,他们慌了...
  6. 佩洛西曾在东城被抓,老妖婆到底是不是女流氓?
  7. 前三十年的论争是谁挑起的
  8. 解放台湾的方式由什么决定?
  9. “拭目以待”到底是什么?这两天就见分晓了!
  10. 不许侮辱张麻子!警惕舆论场中的“大棋派”
  1. 珍稀藏品!朝鲜出版毛主席纪念邮票!
  2. 丁香园被一锅端,为何全网欢庆?
  3. 解放台湾的方式由什么决定?
  4. 去三亚旅游的都是坏人吗?
  5. 从头再来:54位下岗职工的口述实录(一)
  6. 中科院退休老科学家蜗居13平米老破小,我炸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