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时政 > 时代观察

改制到底:《建国大业》,注进“新阶层”的强心剂

苏杜 · 2009-09-28 · 来源:乌有之乡
《建国大业》 收藏( 评论() 字体: / /

改制到底:《建国大业》,注进“新阶层”的强心剂  

作者 苏  杜  

时间 2009-09-26  

(本文大意:《建国大业》侧重写了“政协”,主题词是“闹革命我们是天下第一,搞经济我们可比不了资本家,要把人家请回来;只强调工人阶级的做法也不妥,我们一贯坚持政治协商联合政府,突然变了说法,不好”。这不是1949年的语言,而是2009年的语言。 1949年的语言是将革命进行到底,2009年的语言是将改制进行到底。“新阶层”登上了政治舞台,但受到了世界资本主义危机的扼制。《建国大业》是注进“新阶层”的强心剂,也是自编自唱的挽歌。资本主义的灭亡与社会主义的胜利都是不可避免的。 )  

 重金筹拍,明星扎堆,高调推介的《建国大业》是什么货色呢?  

我们先听听饰演毛泽东的演员唐国强的说法:“《建国大业》侧重写了‘政协’,但是我不敢苟同里面的观点。共产党取得天下是靠三个法宝:第一个是武装斗争,第二个是群众路线,第三个才是统一战线。把统一战线放到一个过高的位置,不太妥当。而且群众路线这一块写得不够。”  

我们不妨再看看其中的一场戏:  

 毛泽东转了两条街,没有商店开门营业,买不到烟,大发雷霆,责怪县委书记成俊。  

成俊:进城后,传言说资本家和商人全是剥削阶级,要革他们的命,吓得这些商人买卖全不敢做了。  

朱德:这不是个小问题啊,闹革命我们是天下第一,搞经济我们可比不了他们(资本家)。  

毛泽东:没有商贩,连香烟都买不到,还谈什么市场繁荣啊,要把人家请回来。  

刘少奇:现阶段还不能消灭资本家,生产关系的改变不是过家家,不能胡来。一旦搞出问题,那比在战场上打了败仗还糟糕啊  

周恩来:政治协商,协商的对象就是资产阶级政党和民主人士,我们是请人家来共同执政的,不是来消灭人家的。  

毛泽东:搞垮了人家,自己又不懂经营生产,工厂倒闭,工人失业,这不是砸自己的饭碗吗?这个饭碗我们刚刚端上,砸不得。  

  影片还对原剧本加以修改,让剧中的毛泽东说了这样一段台词:  

  “蒋介石在南京当选了总统,我毛泽东就在山沟沟里自封万岁,不好看也不好听,口号二十三条里那个万岁必须拿掉,蒋介石想当皇帝让他当,我们不凑那个热闹。另外第五条,只强调工人阶级的做法也不妥,我们一贯坚持政治协商联合政府,突然变了说法,不好。”  

电影是文学作品,不是历史文件、照像或教科书,编剧可以根据剧情,为了突出历史人物的个性,可以浓缩一些场景,编写一些情节与人物对话,但是,这只能是为了突出历史人物的个性,而不是改变这一个性,将他写成另外一个人。什么“毛泽东转了两条街,没有商店开门营业,买不到烟,大发雷霆,责怪县委书记”呀,我们且不说毛泽东会不会自己上街买烟,会不会为了买不到烟就“大发雷霆,责怪县委书记”,单将毛泽东塑造成不懂得战争会破坏建设,革命战争更是为了革命建设,就令人无法置信。而在事实上,“军队向前进,生产长一寸”就是当时毛泽东为解放军向前推进提出的口号之一,老解放区的生产更是搞得轰轰烈烈,卓有成效,不然,山东老乡哪来的棉花做军鞋,哪来的粮食推着上前线呀?周立波在《暴风骤雨》里还写什么“分马”呀?曲波在《林海雪原》里写什么夹皮沟小火车恢复运营,遭到了土匪袭击,战士为保护粮食还牺牲了好几个呀?编导还让剧中的朱德说什么“闹革命我们是天下第一,搞经济我们可比不了资本家”,让剧中的毛泽东说什么“没有商贩,连香烟都买不到,还谈什么市场繁荣啊,要把人家请回来”,既然如此,那还“闹”的什么“革命”,打的什么仗,还要什么打过长江去,解放全中国,干脆将解放军撤回来,解甲归田算了。更有什么“政治协商,协商的对象就是资产阶级政党和民主人士,我们是请人家来共同执政的,不是来消灭人家的”,什么“只强调工人阶级的做法也不妥,我们一贯坚持政治协商联合政府,突然变了说法,不好”,这些是完全违背历史真实的胡编乱写。任何人都可以打开《毛泽东选集》第四卷来看一看,那时的中共政权尚未建立,谁主张过“消灭资本家”,改变生产关系呀?无数志士仁人、革命先烈奋斗了几十年,就是要建立无产阶级,也就是工人阶级政权,强调工人阶级又有什么“不妥”呢?政治协商就是政治协商,但从来也不是不能强调工人阶级,恰恰相反,政治协商正是在工人阶级领导下的政治协商,而不是取消工人阶级领导地位的政治协商。联合政府也的确是中共的一贯主张,但那有一个基本条件,那就是资产阶级也要与中共联合。蒋介石根本就没有与中共联合的意思,毛泽东赴重庆谈判,他连个成形的方案都拿不出来,紧接着又是“三个月消灭共产党”,是谁在联合政府上“突然改变了说法”呢?更有深意的是,剧中的毛泽东、朱德、周恩来这些言论,一个个还都粗鄙不堪,“感性”得很,只有刘少奇的台词,什么“现阶段”呀,什么“生产关系”呀,上升到“理论”,符合到“主义”,鹤立鸡群,显出一位大学问家,中共第一代领导集体实际上应该是以他为核心的愿望来。  

只要稍稍具备一点1945到1949这几年的历史常识,这些让毛泽东、朱德、周恩来挨着个儿地对资产阶级、资本家做检讨、表歉意,唯独刘少奇被塑造得分外英明,是连当时的基本史实都不顾及的。将毛泽东扭曲、丑化成“专制暴君”,还可以看出当年被专政对象一旦翻天得志后的猖狂,将1949年的毛泽东们编排成投降派,实在令人不可思义。《三国演义》极演曹操之“奸”,但仍然不想遮住他“雄”的一面,并没有将他演义成整日哭天抹泪的刘皇叔。将连续代表中共发表了《将革命进行到底》《论人民民主专政》《别了,司徒雷登》《唯心主义史观的破产》,明确表达了中共要将革命进行到底,要实行社会主义制度的毛泽东硬是塑造成“要把资本家请回来”的投降派,并将这样的“影视作品”作为60大庆的“献礼片”,而且重金筹拍,明星扎堆,高调推介,人们就不得不问一问这是为什么了。  

这并不是编导的弱智,也不是他们的乏才,这只能是《建国大业》的故意为之。什么“闹革命我们是天下第一,搞经济我们可比不了资本家”呀,什么“要把人家请回来”呀,什么“政治协商,协商的对象就是资产阶级政党和民主人士,我们是请人家来共同执政的,不是来消灭人家的”呀,什么“只强调工人阶级的做法也不妥,我们一贯坚持政治协商联合政府,突然变了说法,不好”呀,这一些,并不是1949年要将革命进行到底的毛泽东们的语言,而是2009年要将生产资料私有化进行到底的改制派的语言。40年前,以小说反党是一大发明, 40年后,以影视推动改制也算得上一个“创新”。所不同的是,反党小说还有个隐晦曲折,还用个影射手法,“改制影视”则连隐晦曲折、影射手法也懒的用了,刀削斧砍,七拼八凑,生拉硬拽,无中生有,“逮住老鼠的就是好猫”,那管它不堪入目,那怕它少人问津,佔住这块阵地就是符合了“改制主旋律”。什么是“主旋律”?改制就是主旋律。  

以影视推动改制的故意为之,其实也并不是以《建国大业》为始,它不过是《大宅门》《大染坊》《大国医》《乔家大院》《闯关东》《走西口》一类作品的继续与发扬。豪门恶少成为民族中坚,街头乞丐化作实业大亨,村姑遇儒变成巾帼英雄,孔子之徒开山中国金融,官匪两便的豪主原是抗日后盾,富二代的飘零子弟俨然共和元勋。 这些不同的背景,不同的情节,不同的人物,共同打造了实际上并不存在的“史上新阶层”,其立意与主题不过是为现实中的“新阶层”鼓与呼,为 “生产关系”上不“过家家”,“请人家回来”,“共同执政”造势。而在现实的政治经济生活中,“人家”也确实“回来”了,“共同执政”了。  

稍为有点记性的人们,当不会忘记,在中共十七大前夕,为继续改制,为“新阶层”上台执政,中国政坛上掀起了怎样的波澜。这里,我愿意将《南方周末》2007年5月间的一篇述评附在文后,人们都可以来看一看《民营企业主竞逐党代表》如何在十七大前夕成为了一种“政治现象”,他们的热情怎样与“北京高层密不可分”。2006年晚些时候,《关于党的十七大代表选举工作的通知》要求十七大代表中,“新经济组织、新社会组织”(以下简称“双新组织”)的要占“适当比例”。 2006年10月,在十六届六中全会上,中共中央首次明确提出了新的概念:“推进新经济组织、新社会组织党建工作,扩大党的工作覆盖面,发挥基层党组织凝聚人心、推动发展、促进和谐的作用。” 2006年12月12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书记处书记曾庆红在全国组织部长会议中再次强调,党代会代表不仅要有先进性,也要具广泛的代表性。“要按照中央精神,坚持代表的结构要求,注意把握代表的构成比例,尽可能做到党和国家工作的各个领域、各个方面、各个层次都有代表,使代表的分布更为科学合理,使广大党员的意志都能得到充分反映”。这些信息很快被嗅觉灵敏的温州官员和商人捕捉到。浙江温州,中国民营企业最发达的城市,市委组织部的一名干部承认,对温州市参加浙江省十二大的代表名额分配,由于竞争太过激烈,名额一再增加。 新雅集团董事长、中共浙江省十二大代表的候选人郑步良承认,沟通的机会对于企业发展的确很重要。他举例说,新雅集团此前曾在苍南龙港镇投资3.5亿元,打算在310多亩土地上建设新的生产基地,引发当地居民不满。但他在党代会上,“与所有的代表直接面对,解释了征地的问题”,事情就很快解决了。“必须和党保持一致” “我们必须跟党保持一致,这不是套话,共产党是执政党,否则怎么行?”浪莎集团董事长翁荣金如是分析入党热、党代表热的成因。这已成为所有受访民营企业主的共识。时间过去两年多,期间“人家”的入党热、党代表热热度不减,企业改制,林业私有,土地流转,生产资料私有化阔步向前。  

还仅仅在两年之前,中国“新阶层”尽情地享受着来自北京高层的特别关怀与频频善意。最权威的主流媒体不时报导着“新阶层”的威力:新的社会阶层以及从业人员人数已超过1.5亿,约占总人口的11.5%,掌握或管理着10万亿元左右的资本,使用着全国半数以上的技术专利,直接或间接地贡献着全国近1/3的税收。中央党校的党建专家也一再指出:2006年中央统战部网站上开设了“非公有制经济人士”一栏,“这绝对是很有意义的举措”。“现在如此强调对非中共人士的培养任用用意是很明显的,我们需要广揽新社会阶层人士,直接参与国家的治理,与执政党一起挑起构建和谐社会的重大任务。” 而在“践行”层面上来看,从1978年到2006年,中共党员工人所占的比例从18.7%下降到11.1%,农民从46.9%下降到31.7%,解放军从6.9%下降到2.2%, “白领阶层”(包括管理层和技术人才)背景的党员已经占了21.4%,私营企业主(或资本家)占了5.1%,达到了解放军代表的2倍以上。以“三个代表”理论为标志,中共已经给予私营企业政治上的合法性,并且鼓励非国有部门人士加入中国共产党。《建国大业》剧中的毛泽东、朱德、周恩来“要资本家回来”,“请人家共同执政”,是如愿地实现了。(以上资料采自人民日报记者沈柬贝2006年9月12日发自上海的述评《新社会阶层人士登堂 11.5%人口掌管10万亿资本》及郑永年《十七大与中共的发展方向》)  

但是,“资本家回来了”之后并非一切都如所愿,“新阶层”到了纪念改革开放30周年的2008年,到了纪念人民共和国60周年的2009年,已经少人问津,鲜有提及了。相反,被抓起来的头面人物,大都是顶着“政协委员”“人大代表”红帽子的“新阶层”“成功人士”。然而,真正扼制了“新阶层”席卷天下包揽宇内这一趋势并不是中国左派,他们还在有气无力地欢呼“新政”,迎接“伟大转折”的到来呢。中国左派的影响还大致局限在自己的“沙龙”以内,与能够列席十七大的李锐比起来,还算不上值得当局重视的一股政治力量。 “新阶层”也不是在所谓“党内健康力量”那儿碰了壁,他们照旧视其为先进生产力,并继续大胆鼓励“非公资本”向仅余的“国有”企事业进军。扼制了中国改制趋势,“新阶层”登堂入室的,在国际方面来说,是“世界金融危机”;在国内方面来说,是工农大众的“群体性事件”。以“通钢事件”为代表的“群体性事件”沉重地打击了“新阶层”,他们大致上可以认识到,为所欲为的改制不好办了。对这一方面,本文不作展开讨论。本文想展开讨论的是“世界金融危机”对中国“新阶层”的致命打击  

“世界金融危机”是什么?它不是别的,它就是世界资本主义危机。这三十年来,世界资本列强横行霸道,颠覆苏联,瓦解东欧,二打中东,除灭南斯拉夫,真是得意到了极点。中国奴才外骂斯大林,内骂毛泽东,一面要报“文革”一箭之仇的意思,一面也真是觉得马克思主义完蛋,中国革命搞错,社会主义末日到了。他们那双似豆鼠目,能看多远?昨天还自诩为“新阶层”洋洋得意,哪里想得到一觉醒来,世界资本主义危机的大棒已经抡到了头顶上。先是广东告急,接着是浙江“沦陷”,整个长三角一片风声鹤唳。然而,这还只是一个开头。世界根本就不理睬中国踌躇蹒跚之后的诉求哀告,除了扔给中国一句“保证在美资产安全”的空诺之外,资本列强接二连三地对中国展开“特保” “双反制裁”。截止昨日,“55国联军进北京”,从钢管铝毂到裤子鞋帽,“中国制造”几乎全军覆没,中国“新阶层”的“成功人士”难有幸免。  

“请回”了资本家,实行了“市场经济”,中国资本主义“补课”到头来弄到了这个份儿上,这是中国以“改制”为主旋律的“改制派”没有想到的。世界资本主义危机的大棒已经抡到头顶上,“改制派”还在部署“土地流转”,为“资本进入农村”扫除最后的障碍,仓惶之中又不得不暂息旗鼓,就是一个明证。中国高官多方出征,恳求资本帝国高抬贵手,给中国留下一线生机,但是,从山姆大叔到越南兄弟,没有一家给中国面子。在不到几个月的时间里,在中国独唱什么世界经济出现复苏迹象的歌声中,55国联军不约而同,大举犯京。  

其实,这也不是世界资本主义特别与改革开放的中国过不去。毛泽东早就说过,只有社会主义才能救中国,只有社会主义才能建设中国,中国发展不了资本主义,因为世界资本主义列强不会让中国发展资本主义,中国不分社资,也就是放弃了社会主义,只能沦为资本帝国的殖民地,加上复辟了封建残余,还是半封建、半殖民地。中国眼下所谓的“经济结构性矛盾”,一则轮胎“特保”就几乎毁掉了中国的轮胎业,几项“双反”就让一省、数省制造业陷入灭顶,无以自拔,正是殖民地经济最根本的特征。殖民地经济的脖子,就是卡在资本帝国的铁腕中,他们要你死就死,许你活方可苟延残喘。在殖民地经济中,没法活的不仅是资本帝国与本国买办阶级双重压迫下工农民众,“新阶层”的日子也很难混得下去。对外WTO不给做主就对内“加强管理”,“加强管理”又会遇到“群体性事件”,“新阶层”遇到了“老问题”,他们很清楚,被“告别”了的革命,又要回来了。如果说前几年对“新阶层追究原罪”那一关还算是蒙混过去了的话,那么这一次,内外交困,前景就十分暗淡了。  

    《建国大业》就是在这样一种背景下产生的,1949年的毛泽东、朱德、刘少奇、周恩来就是在这样硬操起2009年的腔调来的。这是注进“新阶层”的强心剂,希望能使之起死回生。然而,它只能是“新阶层”的挽歌,如何明星扎堆,也只能反映了政治上的预感一致,明星们本身也是“新阶层”的组成部分。他们不计报酬,不顾主角配角或一言未有、一闪而过,干跑龙套,迅速麇集了空前未达的200来人,这不是艺术热情,而是政治热情,但这一切于事都是毫无所补的。无论你怎样想将改制进行到底,你都挽救不了世界资本主义危机,也从而无以自救。《环球时报》说:“这次美国先动手,中国还以颜色,现在就看美国接下来怎么出招我们再接招。不过,中美之间利益广泛,早就坐到一条船上,不可能斗得连船都翻了。”这是一厢情愿。“中国与美国早就坐到一条船上了”不假,“不可能斗得连船也翻了”也对,但是被撺下船去绝不会是船老大,而船上的小伙计。至少,从眼下看只能如此。不牺牲其殖民地就无法自保,牺牲掉殖民地自已则无以赖存,这是两难选择。所以,如果再稍稍看远一点,那么,资本主义的灭亡与社会主义的胜利都是不可避免的。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heji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相关专题

今日头条

最新专题

抗美援朝70周年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管虎应该为他的挑衅行为道歉
  2. 每当听到怪论:“毛岸英不死,中国就是现在的朝鲜”,我就浑身难受!
  3. 乔杉 | 胡锡进的四种角色与四副面孔
  4. 雷英夫:我所了解的关于抗美援朝战争几个重大决策的情况
  5. 人民怀念毛泽东!
  6. 谁那么大胆 竟敢把“英雄”踢出课本
  7. 为什么当年“放弃”肥沃且拥有众多藏民的藏南?
  8. 重温抗美援朝可以治疗某些人的软骨病吗?——纪念抗美援朝七十周年的现实意义
  9. 央视又公开一段毛岸英彩色影像,周总理是真喜欢这个精神小伙
  10. 毛泽东点将彭德怀挂帅抗美援朝的台前幕后
  1. 一封致作家莫言的公开信,震惊当今社会
  2. 丑牛 | 党庆百年 谁与评说〈之三〉:小岗-南街 历史在这里徘徊
  3. 40年后,为什么说“天堂往左,深圳往右”?
  4. 某大学到底什么问题?
  5. 从朝鲜战争和越南战争中各方的能力和意图看毛泽东主席的战略远见
  6. 刘金华评 为何这么多人自杀
  7. 毛洪涛老师死了,真相还在路上!
  8. 李昌平:选择死,也是战斗!
  9. 清华教授尹鸿造谣、带节奏、抹黑中国,清华党委装聋作哑!
  10. 重走安邦成魔之路
  1. 成都大学正厅级一把手毛洪涛朋友圈举报校长王清远
  2. 钱昌明:共产党员应追求什么? ——有感于“红二代”任志强的坠落
  3. 为什么官方宣传部门抹掉天安门毛主席画像的怪象层出不穷?
  4. “失联”的毛洪涛和“挤走”三任党委书记的校长
  5. 丑牛:周新城文章所提三大问题应当重视
  6. 余涅|关于天安门广场的中山先生画像
  7. 左大培:为什么还不制裁在华美企反击美国?
  8. 一封致作家莫言的公开信,震惊当今社会
  9. “亩产万斤”这个锅毛主席不背
  10. 丑牛 | 党庆百年 谁与评说〈之三〉:小岗-南街 历史在这里徘徊
  1. 在这特殊的日子里,我很想念他!
  2. 美国大选进入冲刺阶段,特朗普有六成胜算
  3. 一封致作家莫言的公开信,震惊当今社会
  4. 40年后,为什么说“天堂往左,深圳往右”?
  5. 悼念洪涛同志
  6. 重走安邦成魔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