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思潮 > 文艺新生

某影片的卖点和历史拐点

xwtx · 2009-09-25 · 来源:乌有之乡
《建国大业》 收藏( 评论() 字体: / /

挂羊头,卖狗肉和拉大旗作虎皮这两个成语都是有出处的。
    宋·释普济《五灯会元》卷十六:“悬羊头,卖狗肉,坏后进,初几灭。” 宋·释惟白《续传灯录》第31卷:“悬羊头,卖狗肉,知它有甚凭据。”
   挂羊头,卖狗肉,比喻以好的名义做招牌,实际上兜售低劣的货色。
   拉大旗作虎皮这个成语出自《鲁迅全集·且介亭杂文末编》中的《答徐懋庸并关于抗日统一战线问题》:“首先应该扫荡的,倒是拉大旗作为虎皮,包着自己,去吓呼别人;小不如意,就倚势(!)定人罪名,而且重得可怕的横暴者。”
   它是用来形容某些人打着冠冕堂皇的旗号,把它当作老虎皮一样,将自己包裹起来用以吓唬别人,实际上却是要达到个人的不可告人的目的。或者比喻打着革命的旗号来吓唬人、蒙骗人。
   成语释疑当然不是本文的目的,但是不把这两个成语弄明白了,等于兵马已动,不见粮草。
                         一、 《一个国家的诞生》
   1915年2月8日,在洛杉矶克鲁恩会堂,美国电影史上最有影响力、也最具争议性的电影之一《一个国家的诞生》首映,因为电影播放时间长达三小时,成为有史以来首部具有真正意义的商业电影。
    未看《一个国家的诞生》前,以为是写独立战争、写华盛顿、杰斐逊、写著名的《独立宣言》的,看后才知道是写南北战争的。
    做为默片时代的商业电影,《一个国家的诞生》创了票房新高,但是作为讲历史的作品,显然是没有品味的。
 《一个国家的诞生》的剧本是改编自汤玛士·W·狄克森汤的两部小说《同族人》和《美洲豹的斑点》。原著的作者汤玛士·狄克森曾是威尔逊总统的同班同学。狄克森在白宫为总统、部会首长和他们的家人安排了一次放映。据报导,威尔逊对电影的评语是“宛如以闪电刻划历史。我唯一的遗憾是,这一切竟是如此真实。”然而,在此片引发的争议扩大之后,威尔逊却在私人通信中表示不赞成这一“不幸的产品”。  
   故事的前半段描述内战前的美国,从两个家族的对照切入:北方的史东曼家的孩子们(主张废奴的众议员奥斯汀·史东曼、他的两个儿子以及女儿爱茜)到南卡罗莱纳的卡梅隆庄园去拜访卡梅隆一家(南方的卡梅隆家族有两个女儿玛格丽特、芙萝拉和三个儿子)。史东曼的大儿子和玛格丽特·卡梅隆坠入情网,班·卡梅隆也对爱茜·史东曼如痴如醉。
   南北战争爆发时,这两家的每一个男孩各自加入了己方的军队。史东曼最小的儿子和卡梅隆家的两个男孩都战死沙场;班·卡梅隆也在一场英勇的战斗中负伤,被送进一所北军的医院,在那儿和担任护士的爱茜重逢。
   战争结束,亚伯拉罕·林肯在福特戏院遭到暗杀,则使奥斯汀·史东曼及其他激进派众议员得以透过重建“惩罚”南方的联邦。
 后半段则开始叙述重建时期。史东曼和他的黑白混血门徒塞拉斯·林奇来到南卡罗莱纳,亲自实行他们透过选举作票加强南方黑人力量的计划。同时,班·卡梅隆受到白人小孩装鬼吓跑黑人小孩的启发,想出了一个试图扭转南方白人明显失势状态的计划,那就是组织三K党,尽管他成为三K党一员的事实激怒了爱茜。
  随后,一个性格凶残,图谋占有白种女人的前奴隶格斯粗野地向芙萝拉求婚。她逃进森林,格斯紧追不舍;最后,在断崖边上无路可逃的芙萝拉跳崖自尽,以免自己遭到强暴。三K党的反应则是追捕格斯,将他私刑处死,并把他的尸体放在副州长塞拉斯·林奇的门前。林奇随即展开报复,下令取缔三K党,卡梅隆一家逃过黑人民兵的追捕,躲进两名前联邦士兵所住的一间小屋;字幕显示:两人同意帮助他们过去的南方敌人捍卫他们的“雅利安人的天赋权利。”
   在奥斯汀·史东曼离开之后,林奇试图逼迫爱茜嫁给他。势力达到极盛的三K党人发现了她的处境,骑着马回来解救她,并且把握机会将所有黑人逐出他们的住所。而在此同时,林奇的民兵开始围攻卡梅隆一家藏身的小屋,但三K党人又一次及时拯救了他们。大获全胜的三 K党人上街游行庆祝,镜头随即跳到下一次大选,三K党成功地将所有黑人剥夺公民权。
   电影的结局是双重大团圆,菲尔·史东曼和玛格丽特·卡梅隆,以及班·卡梅隆和爱茜·史东曼两对佳偶终成眷属。最后一幕显示,遭受神话般的战神压迫的大众,突然发现自己在耶稣基督的圣像下重获平静;最后一行字幕更是极尽华丽地呼吁:“我们难道不敢梦想一个不再由残忍战神统治的黄金时代,取而代之的是和平之城里安坐于友爱殿堂的仁慈君王。”
   此片由戴维·沃克·格里菲思执导。由于拍摄手法的创新,以及因为对白人优越主义的提倡,以及对三K党的美化(将三K党描写成英雄)所引起的争议性,使得此片在电影史上有着重要的地位。二月在洛杉矶克鲁恩会堂首映的片名仍是《同族人》,但由于作者汤玛士·W·狄克森的建议,三周后(3月3日)在纽约时代广场的自由剧院正式举行东岸首映时,片名也随之更改。

片名自《同族人》改为《一个国家的诞生》,反映了格里菲斯的意识形态和政治信念:在南北战争前,美国只是一个由彼此敌对的各州所组成的松散联合体,北方战胜了南方分离的各州,则最终将联邦各州结合于同一个国家权威之下。

此片由于对历史的诠释角度而倍受争议。休士顿大学电影史学者史蒂芬·敏兹将此片传达的讯息概述如下:重建是一场大灾难,黑人永远不可能平等整合于白人社会之中,三K党的暴力行为则被合理化为重建正直政府的行动。此片将内战后的南方描绘成因为南方的敌人(废奴主义者、黑白混血儿、和来自北方的提包共和党政客)操纵黑人对抗南方白人而岌岌可危,并暗示三K党是重建秩序的一方。这也是当时美国白人历史学者几乎一面倒的看法。

此片的许多内容在今天的观众看来,似乎都是骇人听闻的种族主义:片中的黑人色眯眯地尾随着白种女人,黑人议员则在议事进行中大啖鸡肉,还把鞋子脱掉。尽管此片用了几位黑人演员饰演次要角色,但绝大多数的黑人或混血儿角色,都是由黑脸扮装的白人演员饰演。这是好莱坞当时的流行风尚,因为任何一个和白人女演员近距离接触的角色,都必须要由白人男性饰演。(例如,卡梅隆家的女仆不仅是白人,而且明显是男性。)
  《一个国家的诞生》所表述的政见,使它一上映就引发对立。据传,这部电影创造了一个鼓励白人帮派攻击黑人的氛围。在印地安纳州的拉法叶,一名白人在看完此片之后杀害了一个黑人青少年。

《一个国家的诞生》也和三K党的复活密不可分,它在长期销声匿迹之后,于此片上映的同一年重振旗鼓;它还影响北方对于南方舆论的转变。即使已经过了半世纪,亲邦联的理想主义仍在南方流传,并对国家意识形态的统一造成阻碍。直到1970年代,三K党仍将此片用作招募新兵的工具。
  即使在上映将近一世纪之后,此片仍然充满争议性。2000年2月22日,《洛杉矶时报》编辑克劳蒂亚·考克尔在一篇名为《历史学家正视国家血腥过往时的痛苦呈现》的报导中写道:一战结束既带来了经济危机,也引发了一场影响遍及少数族群和工会团体的恐共热潮。就在三年之前,死去多时的三K党则在电影《一个国家的诞生》帮助下借尸还魂。
   三K党即使到了今日也以保卫“白人女性”的“隐形帝国”和“隐形国家”自命,因此也有些人将片名解释为“一个隐形国家的诞生”。

             二、 揭秘1949年蒋介石与毛泽东的新年文告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白发渔樵江渚上,惯看秋月春风。一壶浊酒喜相逢。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
   《三国演义》在一曲调寄《临江仙》后,开篇十四个字:话说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
   《建国大业》就是一部“都付笑谈中”的商业大片。
   新浪娱乐讯 :《建国大业》上映后票房不断传来捷报,新浪娱乐今日(24日)采访了中影集团发行公司许总,她表示影片票房截至昨日为止已过1.7亿,预计9天半时间能过两亿。黄建新导演在谈到票房问题时坦言很期待影片在香港的上映,“这电影在香港放和在内地放会很不同,因为他们接受的是不同的教育,对这一段历史不了解。不过很开心,听说香港现在的预售票房已经有两百万了。”
    影片史无前例的汇集了172位国内外明星,开创了新时期主旋律题材的先河。
    比如圣姑许晴出演国母“宋庆龄”,铁齿铜牙纪晓岚张国立出演蒋总裁......特别是刘德华扮演的俞济时,风流倜傥,特特别别是俞济时回眸一撇的惊鸿,多少少男少女为之疯狂,只怕就是为了做华仔的铁杆FS,也会义无返顾地背叛革命。
   当然还有那些出口转内销的外国籍演员(电影局领导说了:“只要是为中国电影作出贡献走向世界,我们欢迎各国演员来参与”。),既招观众热看,同时也招呼了票房,所以《建国大业》票房怎么能够不大卖?
  是呵,现在还有什么历史,是可以不大卖、只为作为珍贵收藏的呢?
 《建国大业》的主题,百分之百是极其严肃、正经的。 广告这样介绍剧情:
   在抗战结束之后,各阶级、各党派、广大人民群众反战情绪高涨。于是,在民主爱国人士张澜等人的斡旋下,毛泽东代表的共产党与蒋介石代表的国民党拉开了重庆谈判的序幕。为了表示诚意,共产党主动放弃了部分占领的解放区,然而,国民党却丝毫没有建立民主政府的意思,反而驱赶民主党派,逐渐走向了军政府独裁统治的灭亡之路。
   期间,以毛泽东为首的共产党人通过建立广泛的爱国统一战线,获得了全中国人民群众的支持,为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的召开奠定了扎实的基础,与此同时,垂死挣扎的国民党仍妄图借助阴谋暗杀等卑劣手段阻挠会议召开,一场为建立新中国的决战由此展开……
   如果一个国家是这么轻描淡写就可以建立的,那谁都可以随便建着玩。
   戏说的历史和政治,都是当不得真的。
   要是光开几个会就成立了新政权,江姐们死得还有什么意义?
   于是我专门找来《毛泽东文集》一看,才真正看到了:什么叫血雨腥风、什么叫摧枯拉朽、什么叫民心所向、什么叫众盼亲离、什么叫人民万岁。
    一九四九年一月十四日,《中共中央毛泽东主席关于时局的声明》:

自一九四六年七月,南京国民党反动政府在美国帝国主义者的帮助之下,违背人民意志,撕毁停战协定和政治协商会议的决议,发动全国规模的反革命的国内战争以来,已经两年半了。.....在两年半的过程中,歼灭了国民党反动政府的主要军事力量和一切精锐师团。现在,人民解放军无论在数量上士气上和装备上均优于国民党反动政府的残余军事力量。至此,中国人民才开始吐了一口气。现在,情况已非常明显,只要人民解放军向着残余的国民党军再作若干次重大的攻击,全部国民党反动统治机构即将土崩瓦解,归于消灭。现在,国民党反动政府发动内战的政策,业已自食其果,众叛亲离,已至不能维持的境地。在此种形势下,为着保持国民党政府的残余力量,取得喘息时间,然后卷土重来扑灭革命力量的目的,中国第一名战争罪犯国民党匪帮首领南京政府伪总统蒋介石,于今年一月一日,提出了愿意和中国共产党进行和平谈判的建议。中国共产党认为这个建议是虚伪的。这是因为蒋介石在他的建议中提出了保存伪宪法、伪法统和反动军队等项为全国人民所不能同意的条件,以为和平谈判的基础。这是继续战争的条件,不是和平的条件。旬日以来,全国人民业已显示了自己的意志。人民渴望早日获得和平,但是不赞成战争罪犯们的所谓和平,不赞成他们的反动条件。在此种民意基础之上,中国共产党声明:虽然中国人民解放军具有充足的力量和充足的理由,确有把握,在不要很久的时间之内,全部地消灭国民党反动政府的残余军事力量;但是,为了迅速结束战争,实现真正的和平,减少人民的痛苦,中国共产党愿意和南京国民党反动政府及其他任何国民党地方政府和军事集团,在下列条件的基础之上进行和平谈判。这些条件是:(一)惩办战争罪犯;(二)废除伪宪法;(三)废除伪法统;(四)依据民主原则改编一切反动军队;(五)没收官僚资本;(六)改革土地制度;(七)废除卖国条约;(八)召开没有反动分子参加的政治协商会议,成立民主联合政府,接收南京国民党反动政府及其所属各级政府的一切权力。中国共产党认为,上述各项条件反映了全国人民的公意,只有在上述各项条件之下所建立的和平,才是真正的民主的和平。如果南京国民党反动政府中的人们,愿意实现真正的民主的和平,而不是虚伪的反动的和平,那末,他们就应当放弃其反动的条件,承认中国共产党提出的八个条件,以为双方从事和平谈判的基础。否则,就证明他们的所谓和平,不过是一个骗局。我们希望全国人民、各民主党派、各人民团体,大家起来争取真正的民主的和平,反对虚伪的反动的和平。南京国民党政府系统中的爱国人士,亦应当赞助这样的和平建议。中国人民解放军全体指挥员战斗员同志注意:在南京国民党反动政府接受并实现真正的民主的和平以前,你们丝毫也不应当松懈你们的战斗努力。对于任何敢于反抗的反动派,必须坚决、彻底、干净、全部地歼灭之。
   上面是文章节选。这是篇“有理”的声明:以承认中国共产党提出的八个条件,为双方从事和平谈判的基础。八个条件是反动派的立国之本,当然是无法接受的。因此,中共中央发出了《向全国进军的命令》----
    各野战军全体指挥员战斗员同志们,南方各游击区人民解放军同志们:
  由中国共产党的代表团和南京国民党政府的代表团经过长时间的谈判所拟定的国内和平协定,已被南京国民党政府所拒绝。南京国民党政府的负责人员之所以拒绝这个国内和平协定,是因为他们仍然服从美国帝国主义和国民党匪首蒋介石的命令,企图阻止中国人民解放事业的推进,阻止用和平方法解决国内问题。经过双方代表团的谈判所拟定的国内和平协定八条二十四款,表示了对于战犯问题的宽大处理,对于国民党军队的官兵和国民党政府的工作人员的宽大处理,对于其他各项问题亦无不是从民族利益和人民利益出发作了适宜的解决。拒绝这个协定,就是表示国民党反动派决心将他们发动的反革命战争打到底。拒绝这个协定,就是表示国民党反动派在今年一月一日所提议的和平谈判,不过是企图阻止人民解放军向前推进,以便反动派获得喘息时间,然后卷土重来,扑灭革命势力。拒绝这个协定,就是表示南京李宗仁政府所谓承认中共八个和平条件以为谈判基础是完全虚伪的。因为,既然承认惩办战争罪犯,用民主原则改编一切国民党反动军队,接收南京政府及其所属各级政府的一切权力以及其他各项基础条件,就没有理由拒绝根据这些基础条件所拟定的而且是极为宽大的各项具体办法。在此种情况下,我们命令你们:(一)奋勇前进,坚决、彻底、干净、全部地歼灭中国境内一切敢于抵抗的国民党反动派,解放全国人民,保卫中国领土主权的独立和完整。(二)奋勇前进,逮捕一切怙恶不悛的战争罪犯。不管他们逃至何处,均须缉拿归案,依法惩办。特别注意缉拿匪首蒋介石。(三)向任何国民党地方政府和地方军事集团宣布国内和平协定的最后修正案。对于凡愿停止战争、用和平方法解决问题者,你们即可照此最后修正案的大意和他们签订地方性的协定。(四)在人民解放军包围南京之后,如果南京李宗仁政府尚未逃散,并愿意于国内和平协定上签字,我们愿意再一次给该政府以签字的机会。

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委员会主席 毛泽东
   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司令       朱 德
   这是篇“有利”的命令。表明了共产党、人民解放军、人民的决心和信心。

1949年,是中国历史上最重要的年份之一。在这一年的元旦清晨,“中华民国总统”蒋介石与毛泽东主席几乎同时发布了新年文告,其中暗含着历史的玄机和谜底。  
“中华民国总统”蒋介石的元旦文告——
                                  总统元旦文告

全国同胞:今天是中华民国三十八年开国纪念日。自国父倡导国民革命,创建中华民国,开国至今,整整经过了三十七年。在这一个时期之中,革命先烈爱国军民流血牺牲,艰苦奋斗,饱经挫折,备历艰辛,宪法才得实施,宪政才告成立。我们今日在宪政政府成立之后第一次举行开国纪念,深觉岁月蹉跎,建国事业如此迟滞,三民主义未能实现,实在是感慨万分。溯自抗战结束之后,政府惟一的方针在和平建设,而政府首要的任务在收复沦陷了十四年的东北,以期保持我国领土主权的完整。但是三年以来,和平建国的方针遭逢了阻挠,东北接收的工作也竟告失败,且在去年一年之中,自济南失守以后,锦州、长春、沈阳相继沦陷,东北九省重演“九一八”的悲剧。华东华北工商事业集中的区域,学术文化荟萃的都市,今日皆受匪患的威胁。政府卫国救民的志职未能达成。而国家民族的危机更加严重。这是中正个人领导无方,措施失当,有负国民付托之重,实不胜惭惶悚栗,首先应当引咎自责的。

……今日戡乱军事已进入了严重的阶段,国家的存亡,民族的盛衰,历史文化的续绝,都要决定于这一阶段之中,而我同胞每一个人每一个家庭的自由或奴役,生死或存亡,也要在这一阶段决定。

……所以和战问题盘旋于每一同胞的心胸之间,而政府为战为和亦更为每一同胞所关注。……但是今日时局为和为战,人民为祸为福,其关键不在政府,亦非我同胞对政府片面的希望所能达成,须知道这个问题的决定,全在于共党,国家能否转危为安,人民能否转祸为福,乃在于共党一转念之间……中正毕生革命,早置生死于度外,只望和平果能实现,则个人的进退出处绝不萦怀,而一惟国民的公意是从……

同样是1949年元旦的这个清晨,中国共产党则通过设在北方一座小山村里的广播电台,向全世界播放了毛泽东主席亲笔起草的新年文告,这篇充满胜利信念的大气磅礴的文章有一个响亮标题——《将革命进行到底》(一九四八年十二月三十日)这是毛泽东为新华社写的一九四九年新年献词。
  中国人民将要在伟大的解放战争中获得最后胜利,这一点,现在甚至我们的敌人也不怀疑了。
  战争走过了曲折的道路。国民党反动政府在发动反革命战争的时候,他们军队的数量约等于人民解放军的三倍半,他们军队的装备和人力物力的资源,更是远远地超过了人民解放军,他们拥有人民解放军所缺乏的现代工业和现代交通工具,他们获得美国帝国主义在军事上、经济上的大量援助,并且他们是经过了长期的准备的。就是因为这样,战争的第一年(一九四六年七月至一九四七年六月)表现为国民党的进攻和人民解放军的防御。国民党在一九四六年,在东北占领了沈阳、四平、长春、吉林、安东等城市和辽宁、辽北、安东等省的大部,在黄河以南占领了淮阴、菏泽等城市和鄂豫皖、苏皖、豫皖苏、鲁西南等解放区的大部,在长城以北占领了承德、集宁、张家口等城市和热河、绥远、察哈尔的大部,声势汹汹,不可一世。人民解放军采取了以歼灭国民党有生力量为主而不是以保守地方为主的正确的战略方针,每个月平均歼灭国民党正规军的数目约为八个旅(等于现在的师),终于迫使国民党放弃其全面进攻计划,而于一九四七年上半年将进攻的重点限制在南线的两翼,即山东和陕北。战争在第二年(一九四七年七月至一九四八年六月)发生了一个根本的变化。已经消灭了大量国民党正规军的人民解放军,在南线和北线都由防御转入了进攻,国民党方面则不得不由进攻转入防御。人民解放军不但在东北、山东和陕北都恢复了绝大部分的失地,而且把战线伸到了长江和渭水以北的国民党统治区。同时,在攻克石家庄、运城、四平、洛阳、宜川、宝鸡、潍县、临汾、开封等城市的作战中学会了攻坚战术。人民解放军组成了自己的炮兵和工兵。不要忘记,人民解放军是没有飞机和坦克的,但是自从人民解放军形成了超过国民党军的炮兵和工兵以后,国民党的防御体系,连同他的飞机和坦克就显得渺小了。人民解放军已经不但能打运动战,而且能打阵地战。战争第三年的头半年(一九四八年七月至十二月)发生了另一个根本的变化。人民解放军在数量上由长期的劣势转入了优势。人民解放军不但已经能够攻克国民党坚固设防的城市,而且能够一次包围和歼灭成十万人甚至几十万人的国民党的强大精锐兵团。人民解放军歼灭国民党兵力的速度大为增加了。试看歼敌营以上正规军的统计(包括起义的敌军在内):第一年,九十七个旅,内有四十六个整旅;第二年,九十四个旅,内有五十个整旅;第三年的头半年,根据不完全的统计,一百四十七个师,内有一百一十一个整师。半年歼敌整师的数目比过去两年歼敌整师的总数多了十五个。敌人的战略上的战线已经全部瓦解。东北的敌人已经完全消灭,华北的敌人即将完全消灭,华东和中原的敌人只剩下少数。国民党的主力在长江以北被消灭的结果,大大地便利了人民解放军今后渡江南进解放全中国的作战。同军事战线上的胜利同时,中国人民在政治战线上和经济战线上也取得了伟大的胜利。因为这样,中国人民解放战争在全国范围内的胜利,现在在全世界的舆论界,包括一切帝国主义的报纸,都完全没有争论了。
  敌人是不会自行消灭的。无论是中国的反动派,或是美国帝国主义在中国的侵略势力,都不会自行退出历史舞台。正是因为他们看到了中国人民解放战争在全国范围内的胜利,已经不能用单纯的军事斗争的方法加以阻止,他们就一天比一天地重视政治斗争的方法。中国反动派和美国侵略者现在一方面正在利用现存的国民党政府来进行“和平”阴谋,另一方面则正在设计使用某些既同中国反动派和美国侵略者有联系,又同革命阵营有联系的人们,向他们进行挑拨和策动,叫他们好生工作,力求混入革命阵营,构成革命阵营中的所谓反对派,以便保存反动势力,破坏革命势力。根据确实的情报,美国政府已经决定了这样一项阴谋计划,并且已经开始在中国进行这项工作。美国政府的政策,已经由单纯地支持国民党的反革命战争转变为两种方式的斗争:第一种,组织国民党残余军事力量和所谓地方势力在长江以南和边远省份继续抵抗人民解放军;第二种,在革命阵营内部组织反对派,极力使革命就此止步;如果再要前进,则应带上温和的色彩,务必不要太多地侵犯帝国主义及其走狗的利益。英国和法国的帝国主义者,则是美国这一政策的拥护者。这种情形,现在许多人还没有看清楚,但是大约不要很久,人们就可以看得清楚了。
  现在摆在中国人民、各民主党派、各人民团体面前的问题,是将革命进行到底呢,还是使革命半途而废呢?如果要使革命进行到底,那就是用革命的方法,坚决彻底干净全部地消灭一切反动势力,不动摇地坚持打倒帝国主义,打倒封建主义,打倒官僚资本主义,在全国范围内推翻国民党的反动统治,在全国范围内建立无产阶级领导的以工农联盟为主体的人民民主专政的共和国。这样,就可以使中华民族来一个大翻身,由半殖民地变为真正的独立国,使中国人民来一个大解放,将自己头上的封建的压迫和官僚资本(即中国的垄断资本)的压迫一起掀掉,并由此造成统一的民主的和平局面,造成由农业国变为工业国的先决条件,造成由人剥削人的社会向着社会主义社会发展的可能性。如果要使革命半途而废,那就是违背人民的意志,接受外国侵略者和中国反动派的意志,使国民党赢得养好创伤的机会,然后在一个早上猛扑过来,将革命扼死,使全国回到黑暗世界。现在的问题就是一个这样明白地这样尖锐地摆着的问题。两条路究竟选择哪一条呢?中国每一个民主党派,每一个人民团体,都必须考虑这个问题,都必须选择自己要走的路,都必须表明自己的态度。中国各民主党派、各人民团体是否能够真诚地合作,而不致半途拆伙,就是要看它们在这个问题上是否采取一致的意见,是否能够为着推翻中国人民的共同敌人而采取一致的步骤。这里是要一致,要合作,而不是建立什么“反对派”,也不是走什么“中间路线”。
  以蒋介石等人为首的中国反动派,自一九二七年四月十二日反革命政变至现在的二十多年的漫长岁月中,难道还没有证明他们是一伙满身鲜血的杀人不眨眼的刽子手吗?难道还没有证明他们是一伙职业的帝国主义走狗和卖国贼吗?请大家想一想,从一九三六年十二月西安事变以来,从一九四五年十月重庆谈判和一九四六年一月政治协商会议以来,中国人民对于这伙盗匪曾经做得何等仁至义尽,希望同他们建立国内的和平。但是一切善良的愿望改变了他们的阶级本性的一分一厘一毫一丝没有呢?这些盗匪的历史,没有哪一个是可以和美国帝国主义分得开的。他们依靠美国帝国主义把四亿七千五百万同胞投入了空前残酷的大内战,他们用美国帝国主义所供给的轰炸机、战斗机、大炮、坦克、火箭筒、自动步枪、汽油弹、毒气弹等等杀人武器屠杀了成百万的男女老少,而美国帝国主义则依靠他们掠夺中国的领土权、领海权、领空权、内河航行权、商业特权、内政外交特权,直至打死人、压死人、强奸妇女而不受任何处罚的特权。难道被迫进行了如此长期血战的中国人民,还应该对于这些穷凶极恶的敌人表示亲爱温柔,而不加以彻底的消灭和驱逐吗?只有彻底地消灭了中国反动派,驱逐了美国帝国主义的侵略势力出中国,中国才能有独立,才能有民主,才能有和平,这个真理难道还不明白吗?
  值得注意的是,现在中国人民的敌人忽然竭力装作无害而且可怜的样子了(请读者记着,这种可怜相,今后还要装的)。最近做了国民党行政院长的孙科,在去年六月间,不是曾经宣布“在军事方面,只要打到底,终归可以解决”的吗?这次一上台却大谈其“光荣的和平”,说什么“政府曾努力追求和平,由于和平不能实现,不得已而用兵,用兵的最后目的仍在求得和平的恢复”。合众社上海十二月二十一日的电讯,马上就预料孙科的声明“在美国官方人士及国民党自由主义人士中,将遇到最广泛的赞扬”。美国官方人士现在不但热心于中国的“和平”,而且一再表示,从一九四五年十二月莫斯科苏美英三国外长会议以来,美国就遵守着“不干涉中国内政的政策”。应该怎样来对付这些君子国的先生们呢?这里用得着古代希腊的一段寓言:“一个农夫在冬天看见一条蛇冻僵着。他很可怜它,便拿来放在自己的胸口上。那蛇受了暖气就苏醒了,等到回复了它的天性,便把它的恩人咬了一口,使他受了致命的伤。农夫临死的时候说:我怜惜恶人,应该受这个恶报!”外国和中国的毒蛇们希望中国人民还像这个农夫一样地死去,希望中国共产党,中国的一切革命民主派,都像这个农夫一样地怀有对于毒蛇的好心肠。但是中国人民、中国共产党和中国真正的革命民主派,却听见了并且记住了这个劳动者的遗嘱。况且盘踞在大部分中国土地上的大蛇和小蛇,黑蛇和白蛇,露出毒牙的蛇和化成美女的蛇,虽然它们已经感觉到冬天的威胁,但是还没有冻僵呢!
  中国人民决不怜惜蛇一样的恶人,而且老老实实地认为:凡是耍着花腔,说什么要怜惜一下这类恶人呀,不然就不合国情、也不够伟大呀等等的人们,决不是中国人民的忠实朋友。像蛇一样的恶人为什么要怜惜呢?究竟是哪一个工人、哪一个农民、哪一个兵士主张怜惜这类恶人呢?确是有这么一种“国民党的自由主义人士”或非国民党的“自由主义人士”,他们劝告中国人民应该接受美国和国民党的“和平”,就是说,应该把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和官僚资本主义的残余当作神物供养起来,以免这几种宝贝在世界上绝了种。但是他们决不是工人、农民、兵士,也不是工人、农民、兵士的朋友。
  我们认为中国人民革命阵营必须扩大,必须容纳一切愿意参加目前的革命事业的人们。中国人民的革命事业需要有主力军,也需要有同盟军,没有同盟军的军队是打不胜敌人的。正处在革命高潮中的中国人民需要有自己的朋友,应当记住自己的朋友,而不要忘记他们。忠实于人民革命事业的朋友,努力保护人民利益而反对保护敌人利益的朋友,在中国无疑是不少,无疑是一个也不应被忘记和被冷淡的。我们又认为中国人民革命阵营必须巩固,必须不容许坏人侵入,必须不容许错误的主张获得胜利。处在革命高潮中的中国人民除了记住自己的朋友以外,还应当牢牢地记住自己的敌人和敌人的朋友。如上所说,既然敌人正在阴谋地用“和平”的方法和混入革命阵营的方法以求保存和加强自己的阵地,而人民的根本利益则要求彻底消灭一切反动势力并驱逐美国帝国主义的侵略势力出中国,那末,凡是劝说人民怜惜敌人、保存反动势力的人们,就不是人民的朋友,而是敌人的朋友了。
  中国革命的怒潮正在迫使各社会阶层决定自己的态度。中国阶级力量的对比正在发生着新的变化。大群大群的人民正在脱离国民党的影响和控制而站到革命阵营一方面来,中国反动派完全陷入孤立无援的绝境。人民解放战争愈接近于最后胜利,一切革命的人民和一切人民的朋友将愈加巩固地团结一致,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之下,坚决地主张彻底消灭反动势力,彻底发展革命势力,一直达到在全中国范围内建立人民民主共和国,实现统一的民主的和平。与此相反,美国帝国主义者、中国反动派和他们的朋友,虽然不能够巩固地团结一致,虽然会发生无穷的互相争吵,互相恶骂,互相埋怨,互相抛弃,但是在有一点上却会互相合作,这就是用各种方法力图破坏革命势力而保存反动势力。他们将要用各种方法:公开的和秘密的,直接的和迂回的。但是可以断定,他们的政治阴谋将要和他们的军事进攻遭遇到同样的失败。已经有了充分经验的中国人民及其总参谋部中国共产党,一定会像粉碎敌人的军事进攻一样,粉碎敌人的政治阴谋,把伟大的人民解放战争进行到底。
  一九四九年中国人民解放军将向长江以南进军,将要获得比一九四八年更加伟大的胜利。
  一九四九年我们在经济战线上将要获得比一九四八年更加伟大的成就。我们的农业生产和工业生产将要比过去提高一步,铁路公路交通将要全部恢复。人民解放军主力兵团的作战将要摆脱现在还存在的某些游击性,进入更高程度的正规化。
  一九四九年将要召集没有反动分子参加的以完成人民革命任务为目标的政治协商会议,宣告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成立,并组成共和国的中央政府。这个政府将是一个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之下的、有各民主党派各人民团体的适当的代表人物参加的民主联合政府。
  这些就是中国人民、中国共产党、中国一切民主党派和人民团体在一九四九年所应努力求其实现的主要的具体的任务。我们将不怕任何困难团结一致地去实现这些任务。
  几千年以来的封建压迫,一百年以来的帝国主义压迫,将在我们的奋斗中彻底地推翻掉。一九四九年是极其重要的一年,我们应当加紧努力。


    蒋介石的文告,极尽狡诈之词,但一种无可奈何的幻灭情绪已难掩饰。
    毛泽东的文告,则充满了难以抑制的自豪。这是篇“有理、有利、有节”的胜利宣言:揭开了1949年激潮澎湃、荡涤浊尘的史诗序幕……
    关于《建国大业》的评论很多,我觉得在看《建国大业》的时候,应该读一读毛泽东主席一九四九年的文章,做个明白人。
    对于《建国大业》,我就不多做评论了。
    《庄子·胠箧》曰:“彼窃钩者诛,窃国者为诸侯;诸侯之门而仁义存焉。”
    《建国大业》的作者并不比《一个国家的诞生》的作者高明。《建国大业》想玩一票艺术版的“窃国者为诸侯”(歪曲历史,用艺术窃国);恐怕历史终将会“彼窃钩者诛”......

15:36 2009-9-25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执中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相关专题

今日头条

最新专题

抗美援朝70周年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管虎应该为他的挑衅行为道歉
  2. 每当听到怪论:“毛岸英不死,中国就是现在的朝鲜”,我就浑身难受!
  3. 乔杉 | 胡锡进的四种角色与四副面孔
  4. 雷英夫:我所了解的关于抗美援朝战争几个重大决策的情况
  5. 人民怀念毛泽东!
  6. 谁那么大胆 竟敢把“英雄”踢出课本
  7. 为什么当年“放弃”肥沃且拥有众多藏民的藏南?
  8. 重温抗美援朝可以治疗某些人的软骨病吗?——纪念抗美援朝七十周年的现实意义
  9. 央视又公开一段毛岸英彩色影像,周总理是真喜欢这个精神小伙
  10. 毛泽东点将彭德怀挂帅抗美援朝的台前幕后
  1. 一封致作家莫言的公开信,震惊当今社会
  2. 丑牛 | 党庆百年 谁与评说〈之三〉:小岗-南街 历史在这里徘徊
  3. 40年后,为什么说“天堂往左,深圳往右”?
  4. 某大学到底什么问题?
  5. 从朝鲜战争和越南战争中各方的能力和意图看毛泽东主席的战略远见
  6. 刘金华评 为何这么多人自杀
  7. 毛洪涛老师死了,真相还在路上!
  8. 李昌平:选择死,也是战斗!
  9. 清华教授尹鸿造谣、带节奏、抹黑中国,清华党委装聋作哑!
  10. 重走安邦成魔之路
  1. 成都大学正厅级一把手毛洪涛朋友圈举报校长王清远
  2. 钱昌明:共产党员应追求什么? ——有感于“红二代”任志强的坠落
  3. 为什么官方宣传部门抹掉天安门毛主席画像的怪象层出不穷?
  4. “失联”的毛洪涛和“挤走”三任党委书记的校长
  5. 丑牛:周新城文章所提三大问题应当重视
  6. 余涅|关于天安门广场的中山先生画像
  7. 左大培:为什么还不制裁在华美企反击美国?
  8. 一封致作家莫言的公开信,震惊当今社会
  9. “亩产万斤”这个锅毛主席不背
  10. 丑牛 | 党庆百年 谁与评说〈之三〉:小岗-南街 历史在这里徘徊
  1. 在这特殊的日子里,我很想念他!
  2. 美国大选进入冲刺阶段,特朗普有六成胜算
  3. 一封致作家莫言的公开信,震惊当今社会
  4. 40年后,为什么说“天堂往左,深圳往右”?
  5. 悼念洪涛同志
  6. 重走安邦成魔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