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炎黄春秋》向共产党宣战:马克思主义才是历史虚无主义?

作者:甄贾 发布时间:2014-05-20 来源:乌有之乡 字体:   |    |  
在最新的一期杂志里,《炎黄春秋》精心组织了三个反共学者郭世佑、尹保云、马龙闪,发表了三篇论“历史虚无主义”的文章,将马克思主义定义成历史虚无主义,企图篡夺历史虚无主义的解释权、扭转打击历史虚无主义的大方向。

  《炎黄春秋》大反击:马克思主义才是历史虚无主义

  一年来,中央发出清算历史虚无主义的声音不绝如缕。虽说还未有实际行动,还未曾清算历史虚无主义的大本营——《炎黄春秋》,但一切迹象都表明,这个日子不会太远了。与《炎黄春秋》关系极其密切的高瑜因出卖国家机密入狱,这实际上又一次教育了中央和广大人民:这个造谣污蔑党史无所不用其极、反毛反共丧心病狂、几十年来大肆鼓吹历史虚无主义、主张资产阶级宪政的群体,必然以颠覆社会主义为根本战略目的,以依附帝国主义为基本生存方式。

  《炎黄春秋》如芒在背,但其大搞历史虚无主义势头一点都不肯罢休。在最新的一期杂志里,《炎黄春秋》做了一个精心策划,组织三个反毛反共学者郭世佑、尹保云、马龙闪,发表了三篇论“历史虚无主义”的文章(图1),将马克思主义定义成历史虚无主义,全面否定社会主义运动史,企图篡夺历史虚无主义的解释权、扭转打击历史虚无主义的大方向。历史虚无主义大本营大反历史虚无主义,堪称“扛着红旗反红旗”的当代经典版本。这个事件再一次表明,对待以《炎黄春秋》为代表的历史虚无主义团伙,旁敲侧击式的警告是不起任何作用的。中央必须真正从人民的根本利益出发、从社会主义的根本利益出发,依照社会主义的法律严肃处理。

  具体文章详见:http://www.yhcqw.com/

  2014-05-20_095931.jpg 

  图1

  《炎黄春秋》发表的这三篇文章相互策应,马龙闪的文章重新定义了他们所谓的“历史虚无主义”的源头(民粹主义和庸俗社会学),尹保云进一步指出马克思主义指导的苏联和中国社会主义革命搞的这一套就是他们口中的“历史虚无主义”,郭世佑则更进一步借用他们新定义的“历史虚无主义”概念,为《炎黄春秋》以往歪曲颠覆社会主义革命史,为反动势力翻案的行径翻案。这精心策划、紧密配合、相互策应的三篇文章无疑花费了《炎黄春秋》编委们的巨大心血,说是作者们“一家言”简直是辱没了《炎黄春秋》编委们的功劳。奇文共赏之,下面我们不妨一一赏析。

 

  关于马龙闪的《历史虚无主义的来龙去脉》,作者羞羞答答地将马克思主义的阶级斗争理论推向极致,进而扣上“庸俗社会学”的帽子:

  ——历史虚无主义在理论上也源远流长。自19世纪末以降,一百多年来它以庸俗社会学为理论根基,穿着“革命”的外衣,在理论上以“马克思主义”的面目出现,实际上却是一种小资产阶级左倾幼稚病的根源之一。

  ——庸俗社会学坚持狭隘的、教条主义的、无所不包的、绝对化的阶级论,把阶级制约性的原则无限夸大,使其外延无所不至、无所不包,把一切社会意识,一切社会现象都解释成阶级性的产物,这样就否定了继承文化遗产的必要性,否定了传统文化的价值。在庸俗社会学论者看来,过去时代、过去阶级的文化遗产,过去的传统文化,都是属于剥削阶级或资产阶级的,无产阶级对它们是不能继承,也不需要的,应当对它们统统加以批判、否定和抛弃。

  ——上世纪30年代,我国上海“亭子间”的一些人,并没有把马克思的真谛奥义学到手,他们在学习马克思主义的一些原理时没能真正领会这一科学社会学的实质,而是对虚无主义和庸俗社会学的这些大杂烩生吞活剥,把“无产阶级文化派”和“拉普”的这种“无产阶级文化”理论学了来,从上海“亭子间”传播到广大国统地区,也带到了解放区,一直从30年代推展到了50年代。后来的事件人们都很清楚,从批判电影《武训传》开始,运动一个接着一个,一直发展到“史无前例”的文化大革命,把否定一切、打到一切的各种虚无主义,包括历史虚无主义、文化虚无主义、文学虚无主义、哲学虚无主义、道德虚无主义……推到了登峰造极。

  阶级观点和阶级分析方法,是马克思主义认识阶级社会的基本观点和基本方法。它作为历史唯物主义和马克思主义政治学说的重要组成部分,是各国无产阶级及其政党制定和实施其政治路线、政治纲领、政治战略和政治策略的重要指导理论。马龙闪将苏联和中国社会主义革命过程中,用阶级分析方法对反动阶级及其腐朽没落文化的批判定义为历史虚无主义。

 

  尹保云的《要警惕什么样的历史虚无主义》一文,则将马克思主义历史观歪曲成基督教历史观,直接宣称:马克思主义“脱离了启蒙的思想路线,陷入了历史虚无主义”,指出正是他们所谓的这种“历史虚无主义”否定了“宪政民主”、“经济自由主义”:

  ——马克思的历史图式与基督教历史图式的确十分相似。他虽然肯定了资本主义的成就,也认为资本主义是目前世界文明高峰,但他最终还是以一个设想中的未来社会阶段把资本主义的历史否定了。在他的历史观中,从奴隶社会、封建社会到资本主义社会都是“阶级社会”,是人的本性的堕落;资本主义无论取得了怎样的成就也是异化的,它的政治制度、经济制度、社会组织与道德观念等等都将要被彻底抛弃。这显然脱离了启蒙的思想路线,陷入历史虚无主义了。

  ——它自信地宣布,从原始社会解体后人类历史上就没有好的事物,充满了剥削、压迫、不平等和阶级斗争,只有到共产主义社会后才会获得彻底解放。这就把马克思主义历史观完全解释成了基督教神学的历史观,堕入极端的历史虚无主义。与神学一样,教条主义把现实世界也虚无化,背离马克思而否定西方先进文明的意义,不仅不承认它是现实世界上的先进单位,反而强词夺理地把它说成是人类堕落的低谷;它宣布传统农民蕴藏着天然美德,主张落后国家跨越“卡夫丁峡谷”而直接奔向共产主义。总之,一切的评判标准都被它颠倒了。

  ——而教条主义虚无主义则与苏联模式的政治权力结合,形成了一种“政教合一”的铁板结构。苏联模式利用政治高压而把极端虚无主义的历史观贯彻到社会各个领域。在政治上,它否定了人类探索和实践了几百年的宪政民主制度的价值;在经济上,它否定了历史更加悠久的自由经济制度,否定了人的自由财产权利和行之有效的市场经济秩序;在文化上,它否定了以往的一切文化创造,从宗教到文学艺术。总之,利用政治强权所控制的宣传机器,苏联模式把人类的从古代文明到眼前资本主义文明的漫长历史完全地虚无化,将其贬低为没有任何价值的一堆垃圾。

  至此,《炎黄春秋》编委及诸作者的观点已经很清楚,只要否定了马克思主义阶级分析理论,否定了社会主义革命的正义性,资本主义那套宪政民主、经济自由的制度都是好的,刘文彩、李鸿章这些剥削阶级汉奸卖国贼都是好的,否定这些反而是“实实在在”的“历史虚无主义”,而那些指责炎黄春秋否定革命史、为反动人物翻案是历史虚无主义的行为就是虚的了。

 

  郭世佑的《历史虚无主义的实与虚》,发出了“善意的建议”:

  ——也就是说,尼采虚无主义文本与欧洲一般的虚无主义都是实的,中国的虚无主义与历史虚无主义却是虚的。至于个别学者的过激言论,即使在其他学科与其他国家,也是存在的,不必把他们看得很重要。如果把并不存在的历史虚无主义拿到学术论坛示众,当作批判的对象,当心自己会落入学术虚无主义的泥坑。

  ——有的作者把话说得惊心动魄,认为中国大陆的历史虚无主义“别有政治目的,是反党反社会主义的政治思潮”。有的文本也说出了相近的意思:“历史虚无主义通过否定历史,达到其一定的政治目的,所以,它在理论上和实践上都具有相当的危险性。我们只有坚持马克思主义理论的自觉与自信,积极推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理论与实践,加强对青年学生的国情教育、历史教育,才能坚决抵制历史虚无主义。”应该说,这样的指认已经超出了学术讨论的范围,如果情况属实,需要提交司法程序,予以认真审定。

  ——随手翻阅之后,可知还有一些文本指认以下论者为历史虚无主义者:

    1. 对我国大陆当前的历史教科书与正统史观(即革命史观)提出质疑与直接批评的人;

    2. 把西方列强入侵对近代中国的影响力放在第一的人(包括提出“从某种意义上说,是鸦片战争一声炮响,给中国送来了近代文明”的人);

    3. 对“近现代中国反帝反封建的民族民主革命”的“伟大意义”说出一个“不”字的人;

    4. 质疑“本世纪中国历史、共和国史著作”遗漏了某些重要史实而自己列举的史实有误的人;

    5. 说李鸿章、袁世凯“之流”有智慧,还爱国的人;

    ……

    以上所列的某些论点固然还存在商讨的余地,但同货真价实的历史虚无主义关系不大。

 

  至此,我们惊然发现,原来“历史虚无主义”还可以这么解释,进而,历史虚无主义有了一个新的命题——谁的“历史虚无主义”。站在广大人民群众和无产阶级立场上,为反动阶级和反动人物翻案,否定社会主义革命史的行径毫无疑问就是历史虚无主义;站在反动阶级立场上,社会主义革命者对腐朽制度和反动阶级的否定就是挖他们的祖坟,是针对他们的“历史虚无主义”。

  对历史虚无主义的批判本是中国共产党针对敌对势力借否定社会主义革命史否定中国社会主义制度的行径的反击,我们不妨再比对一下党和国家领导人是如何定义历史虚无主义的。

  学者梁柱在《历史虚无主义思潮评析》一文中指出,胡锦涛总书记2003年11月24日在主持中央领导集体学习的讲话中曾指出:“浩瀚而宝贵的历史知识既是人类总结昨天的记录,又是人类把握今天、创造明天的向导。一部人类文明史就是人类不断在以往历史的基础上有所发现、有所发明、有所创造、有所前进的历史。……我们党在领导革命、建设和改革的进程中,一贯重视对历史经验的借鉴和运用。在新形势下,我们要更加重视学习历史知识,更加注重用中国历史特别是中国革命史来教育党员干部和人民。”这一论述深刻阐明了正确对待历史的重要性。但是,近年来,在如何对待历史这样重大的问题上,却不时出现刺耳的噪音,这就是以否定人民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成就的历史为重点的历史虚无主义思潮的泛起,这股错误思潮具有很大的欺骗性、迷惑性和渗透性,值得我们严重关注。

  我们再来看看现任党的领导人习近平同志是怎么论述“历史虚无主义”的:

 

  习近平论历史虚无主义:要坚持马克思主义的历史观和方法论

  《红旗文稿》文章披露,习近平同志十分重视历史学习工作。2010年在全国党史工作会议上,他就党史研究和宣传工作发表了专门讲话。2011年春,习近平同志专门赴韶山瞻仰了毛泽东、刘少奇和彭德怀故居。习近平同志深情地说,重温毛泽东同志等老一辈革命家的光辉业绩、崇高精神和道德风范,深受教育。革命传统资源是我们党的宝贵精神财富,要把这些革命传统资源作为开展爱国主义和党性教育的生动教材,引导广大党员干部学习党的历史,深刻理解历史和人民选择中国共产党的历史必然性,永葆共产党人政治本色。

  习近平同志强调,学习历史知识时,要坚持马克思主义的历史观和方法论,不能读死书,要同工作实际结合起来,对所读之书要取其精华、去其糟粕,做到“博学之,审问之,慎思之,明辨之,笃行之”,知古鉴今、古为今用,这样才能在我们认识和处理现实问题时,发挥历史知识应有的积极作用。

  习近平同志强调,坚持实事求是研究和宣传党的历史,要牢牢把握党的历史发展的主题和主线、主流和本质,旗帜鲜明地揭示和宣传中国共产党在中国的领导地位和核心作用形成的历史必然性,揭示和宣传中国人民走上社会主义道路的历史必然性,揭示和宣传通过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历史必然性,揭示和宣传党在革命、建设、改革各个历史时期领导人民所取得的伟大胜利和辉煌成就,揭示和宣传党在长期奋斗中积累的宝贵经验、形成的光荣传统和优良作风,坚决反对任何歪曲和丑化党的历史的错误倾向。这是党史工作必须遵循的党性原则,也是每一个党史工作者应该履行的政治责任。

  习近平同志强调,中国共产党的历史是一部丰富生动的教科书。用党的历史教育党员、教育干部、教育群众尤其是教育青少年,是党史工作服务党和国家大局的重要内容。

  习近平同志还强调,前后两个三十年不能互相否定。

 

  根据胡锦涛和习近平同志的论述,《炎黄春秋》就是“货真价实”的“历史虚无主义”。而今,体制内外坚持社会主义的正义人士反击历史虚无主义的大潮风起云涌,炎黄系们恐惧了。如今,《炎黄春秋》肆意歪曲“历史虚无主义”的定义,为自己的“历史虚无主义”丑恶行径开脱,已经是公然向中国共产党和党的领导人宣战,继续借否定社会主义革命史,否定社会主义的基本制度、进而颠覆社会主义政权的目的。

  《炎黄春秋》继续坚定不移地散布这些历史虚无主义的文章,误导党员、干部、群众尤其是青少年,严重破坏党和国家大局,根本上是为在中国搞颜色革命、推翻共产党的领导、复辟资本主义制度、实现资产阶级宪政梦服务。

 

  尹保云和郭世佑是什么角色?

  尹保云,就是那位在北大课堂上公开否定马克思主义、向前三十年狂泼脏水、从而被旁听的学生质疑的教授,就是那位叫嚣“只有在私有制基础上才能发展社会主义因素”、 “所以,国有企业民营化越快越好”的教授。

  《那一刻,我站起来了--在北大公共课上》http://www.wyzxwk.com/Article/qingnian/2009/09/73255.html披露,尹保云在公开课上讲:

  “解放后的三十年是实行教条主义路线的30年,计划经济是完全失败的,那个时候人完全没有个人权利,集体主义压抑人性”

  “毛泽东一直被权力斗争所困扰,高层领导人被一批批打垮”

  “西方民主政治是透明化的,中国政治是不透明的,中国权力斗争都是勾心斗角,应该学习西方”

  “中国传统文化是极端落后的,我们现代化应该去掉中国特色”

  “中国人道德方面不如美国人,也不如韩国人”

  “信阳事件饿死了20万人,全国饿死了1600万到3000多万,这些都是教条主义结出的恶果”

  “如果那个时候有宗教组织,社会组织,就不会饿死那么多人,也就是现在发展的NGO,当时有NGO就不会有那么大的灾荒”

  “马克思有些基本原理都是错的,在马克思那个时代就已经不适应了,现在更是已经过时了”,......

  (可参考:黎阳:教授,还是流氓?——看北大“精英”尹保云、陈瑞华的精彩表演 http://www.wyzxwk.com/Article/sichao/2009/09/2221.html

  郭世佑,是去年在《炎黄春秋》杂志上直言“宪政的客观条件已基本成熟”、2010年组织三博士反毛演讲的政法大学教授。其得意言论有:

  “就国家地位而言,1949年并不比1945年更重要,因为中国是世界反法西斯阵营的战胜国之一,我们就成为联合国的发起国与常住理事国之一,中国的国家地位就在1945年基本定型,1949年只是解决国内两党谁来主持国家建设的问题。”

  “胡尚元老师他主持的一门课叫做‘毛泽东思想与中国特色的……’很长,我背不下来(笑)。他简称为‘毛特’,我想要是毛主席在世的话,你叫它‘毛特’他要枪毙你(笑)。因为这个叫进步呢,把这样严肃的课叫它‘毛特’,‘特务’的‘特’(笑)。”

  (可参考:奚兆永:我们的大学还像社会主义大学吗?--驳法大反毛演讲http://www.wyzxwk.com/Article/lishi/2010/12/147677.html

 

  网友不买账,《炎黄春秋》歇歇吧

  凤凰网转载《炎黄春秋》文章,予以散布,但网友根本不买账,可看出通过造谣、歪曲大搞历史虚无主义是不得人心的:

2014-05-20_075003.jpg

http://news.ifeng.com/a/20140518/40348453_0.shtml

 

2014-05-20_075029.jpg

2014-05-20_075125.jpg

http://news.ifeng.com/a/20140519/40357394_0.shtml

  《炎黄春秋》们是典型的反面教材,一次次让老百姓越发清楚地认识到反动派是怎样的面目。随着人民大众的觉悟,“扛着红旗反红旗”的好时代已经过去了,《炎黄春秋》的先生们,还是歇歇吧!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 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昆仑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跳到新浪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新浪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