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美国工人权利状况“回到解放前”

作者:田洋 发布时间:2014-11-19 来源:独家网 字体:   |    |  

  根据美国全国睡眠基金会和美国疾控中心的调查,最晚从2010年起,美国成人就业者的平均睡眠时间就已远远低于推荐时间。睡眠与食物一样,是人类生存的基础,也是十九世纪美国人权运动的最基本诉求。现在,美国号称“世界人权警察”,却放任本国的工人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

  工人权利与第二次人权解放浪潮

  十八世纪被称为的“启蒙的世纪”,从那时起,“人生而平等”的观念就深入人心。启蒙运动的这个成果在之后的法国大革命和新英格兰分裂战争(现在称为“美国独立战争”)中“爆发”。与之同时发生的,除了将反对种族歧视写进法律之外,就是从工业革命开始出现的工人阶级权利的“苏醒”。

  “工人”这个今天看来已颇为“过时”的说法,可以说至今仍是世界经济这个大“机器”的基础和核心“部件”。十九世纪工人权利解放的火焰燃遍欧美,被称为“第二次人权解放浪潮”,它成功的标志就是发生在美国的“芝加哥大罢工”。而对“工人权利”最早也是最基本的诉求,就是保障工人生命健康的“八小时工作制”。

  1866年,第一国际日内瓦会议提出八小时工作制的口号。1886年5月1日,以美国芝加哥为中心,在美国举行了约35万人参加的大规模罢工和示威游行,示威者要求改善劳动条件,实行八小时工作制。1886年5月3日芝加哥政府出动警察进行镇压,开枪打死两人,事态扩大。5月4日罢工工人在干草市场广场举行抗议,由于不明身份者向警察投掷炸弹,最终警察开枪,先后共有4位工人、7位警察死亡,史称“干草市场暴乱”或“干草市场屠杀”。在随后的宣判中有8位无政府主义者以谋杀罪被起诉,4位无政府主义者被绞死,1位在牢中自杀。

  为纪念这次伟大的工人运动及抗议随后的宣判,在世界范围内举行了工人的抗议活动。这些活动成为了“国际劳动节”的前身。

  1889年7月,在恩格斯组织召开的第二国际成立大会上宣布将每年的五月一日定为“国际劳动节”。可以说,今天的工薪族日夜期盼的“五一黄金周”,正是为了纪念为争取工人健康权利而牺牲的那些人。

  美国工人健康状况“回到解放前”

  根据美国全国睡眠基金会和美国疾控中心的调查,最晚从2010年起,美国成人就业者的平均睡眠时间就已远远低于推荐时间。美国全国睡眠基金会建议健康的成人每天睡7—9小时。2010年,美国国民健康访问调查使用全国代表性样本收集了美国平民非制度化的健康与卫生保健信息。就这项研究来说,睡眠时间不足被界定为24小时内平均睡眠时间不超过6小时。为了评估劳动者睡眠不足的流行情况,美国疾控中心分析了2010年美国国民健康访问调查的数据。总的说来,美国30%的成人就业者 (约4060万名劳动者)报告其平均每天的睡眠时间不超过6小时。睡眠时间不足流行情况因职业而有所不同(变化范围高达24.1%—41.6%),制造业劳动者的睡眠时间不足率(34.1%)比其他行业明显更高。在所有劳动者中,上夜班的人的睡眠时间不足率(44%,即上夜班的人将近220万)比上白班的人要高(28.8%,即上白班的人将近2830万)。交通运输和仓储(69.7%)以及卫生保健和社会救助业 (52.3%)中上夜班的劳动者的睡眠时间不足率特别高。

  大部分受访的就业者(72.6%)称他们经常上常白班;3.7%的人称他们上常夜班,23.5%的人称他们按其他作息时间上班。常上夜班的劳动者(44%)比常上白班的劳动者(28.8%)和按其他作息时间上班的劳动者(31.6%)明显更会报告睡眠时间不足。然而,这等于近220万上夜班的劳动者睡眠时间不足,与之相比,近2830万上白班的人睡眠时间不足。在所有班次的劳动者中,30—44岁的人(31.6%)和45—64岁的人(31.8%)比18—29岁的人(26.5%)或65岁以上的人(21.7%)明显更会报告睡眠时间不足。

  非西班牙裔黑人劳动者(38.9%)、非西班牙裔其他种族的劳动者(35.3%)和非西班牙裔亚裔劳动者(33.2%)比非西班牙裔白人劳动者 (28.6%)和西班牙裔劳动者(28.8%)更会报告睡眠时间不足。鳏寡、离异的劳动者(36.4%)比目前已婚的劳动者(29.4%)或未婚的劳动者(28.2%)明显更会报告睡眠时间不足。中学学历的劳动者(33.7%)或大学学历的劳动者(33.8%)比受过较少教育的劳动者(29.1%)或受过更多教育的劳动者(26.7%)明显更会报告睡眠时间不足。

  从事多个工作的劳动者的睡眠时间不足率(37%)比只从事一个工作的劳动者(29.4%)明显要高,每周工作时间超过40小时的劳动者(36.2%)比工作时间不超过40小时的劳动者(27.7%)明显要高。至于白班劳动者、非白班或非夜班(晚班、轮班或其他作息时间)的劳动者的睡眠时间不足因班次和类似 方式而各不相同。

  在所有班次的劳动者中,制造业的劳动者(34.1%)比其他所有行业的劳动者(30.1%)明显更会报告睡眠时间不足,而“其他服务”行业的劳动者 (24.1%)比其他所有行业的劳动者(30.1%)明显不会报告睡眠时间不足。在所有夜班的劳动者中,交通运输和仓储业的劳动者(69.7%)比其他所有行业的劳动者(44%)明显更会报告睡眠时间不足,而文艺、娱乐和休闲行业的劳动者(9.8%)比其他所有行业的劳动者(44%)明显不会报告睡眠时间不足。卫生保健和社会救助业的夜班劳动者的睡眠时间不足率(52.3%)也很高,然而所有夜班劳动者的睡眠时间不足率并没有显著差异。

  20110111220136_99790

  对人生命健康的保障无疑是衡量一个国家人权情况的最重要标准之一,而睡眠时间又是衡量群体健康状况的硬性因素。美国之所以曾经成为人权运动的“前沿阵地”,正是因为该地区长期以来存在严重的人权问题。经过改革和立宪,美国对人权的重视一度成为全球表率。但近来美国经济走向复苏,对原本已经大幅萎缩的制造业和物流等行业造成巨大产能压力。在利益的诱导下,老板们又开始干起了一两百年前剥削工人生命的老勾当。

  睡眠与食物一样,是人类生存的基础,睡眠不足对于疲乏的劳动者及其身边的人有严重至致命的影响。例如,约20%的汽车碰撞事故都与疲劳驾驶有关。与之相关的一系列负面效应会影响到整个工人阶层的生活状况,导致工人阶层的生活质量甚至健康、安全水平大幅下降。

  归根结底还是工资少

  为什么有这么多人明知自己的健康和生命状况会因为加班而恶化,却不跳槽、转行,甚至还身兼多职?除了因为这些“重灾”行业在美国已接近饱和,流动性差之外,最重要的原因还是因为工资低。

  近些年,为了应对经济衰退,美联储一共实行了三次量化宽松,其结果除了刺激制造业、和物流业,让这些行业的老板给工人们安排更多加班外,还抬高了美国的通胀率,让工人们的工资越来越“不值钱”。正因如此,工人们才要为了养家糊口不得不接受一次又一次的加班要求。

  根据美国心理协会最近的一项调查研究,大多数美国人——不止工人阶层,甚至是坐办公室的白领们都表示,金钱是他们生活和精神压力的主要来源。

  看来,要想“走出国门”去干预别国的人权问题,美国还是应该先回顾一下本国工人的权利史,看看今天要怎样解决——当然,他们认为现在只存在于“落后国家”的——那两个老问题:足以糊口的工资和健康的工作时间。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 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南岗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跳到新浪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新浪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