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郑若麟:“中国间谍”闹剧可以休矣

作者:郑若麟 发布时间:2014-12-10 来源:观察者网 字体:   |    |  

  “年年间谍、今又间谍”:我对永远眼盯着中国负面新闻的法国部分同行们的“敬业精神”真是不得不“钦佩不已”:一家小小的位于巴黎南郊的中国使馆附属机构这几天居然被报道成“监听欧洲与非洲、中东和南美通讯”的“中国大耳朵”,几乎可以媲美堂堂美国监听全球的间谍机构“国家安全局”!从当年《巴黎人报》封面通栏大标题“中国如何对我们进行间谍活动”,到今天法国《新观察者》周刊“中国如何从巴黎郊区对全世界进行间谍活动”……这已经是“中国间谍连续剧”的第X季了!尽管看来“票房”并不怎么好,但“编剧“、“导演”们孜孜不倦、乐此不疲,实在令人对其敬业精神“佩服”得“五体投地”!

  “148”是常驻和过往于法国的中国使馆和各界人士都非常熟悉的一个地方,它是位于巴黎南郊中国大使馆一处宿舍兼内部小型招待所的简称。因为它位于巴黎南郊舍维利—拉吕镇“佩蒂·勒鲁瓦中尉街”148号而得名。过往巴黎的很多中国外交官和其他人员常常在这里过夜。我曾在采访过在此暂停的当年在法国获得冬奥会银牌的速滑运动员叶乔波、上海前市长徐匡迪等名人。这几天“148”突然成为法国媒体关注中心,是因为法国《新观察者》周刊透露出一条“独家新闻”,声称安装在“148”楼房房顶的数个卫星天线接收系统是“中国情报部门”监听欧洲与南美、非洲和中东通讯的“大耳朵”。“中国在法国搞间谍活动”历来是最夺人眼球的新闻。于是这几天法国部分媒体如着了风一般连篇累牍地开始大肆渲染“独裁中国刺探情报”的耸人听闻的话题。

  问题是,只要稍事调查,就可以理解这又是一则绝对的假新闻。

  首先任何国家在其使领馆内都有权安装卫星天线,以便使领馆能够使用特殊的保密通讯设备与本国进行联系。这是国际外交通例。除了一些在技术上做不到的小国之外,任何国家都无例外。其次,美国等一些西方国家确实利用其使领馆监听驻在国有关通讯。这在司法和国际法上也都属于合法的。事实上法国专家也承认,法国也监听其能够和需要监听的任何国家。既然这是国际通行之举,为什么要将中国特别挑出来,无非就是为了在道德上诋毁中国,岂有他哉!第三,一个“监听中心”关键并不在于设备,而在于人员。“148”常驻人员很少,进进出出、人来人往,都是暂停的过客,任何负责任的媒体只要调查一下即可明白。法国一些电视媒体在此“机密”曝光后前往采访,没有预约,也没有任何安全检查,就被客气地请进门内,还让摄像机自由地对着卫星天线大肆拍摄,这样的“情报机构”恐怕世界难觅。第四,法国官方明确表明,不认为这些卫星对法国造成任何威胁,也不认为中国使领馆有任何违反法国法律的行为(尽管各国有权在其使领馆内安装卫星天线,但需要驻在国政府的许可和备案)。法国部分媒体评论认为法国官方“太过天真”。真的吗?有这样“天真”的西方国家吗?事实上法国是世界上反谍报能力最强大的国家之一。法国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巴拉迪尔担任总理时,甚至曾一举驱逐过五名美国间谍。认为法国对中国情报活动会网开一面,实在是令人难以置信的天方夜谭。

  第五,第六,第七……我可以列举出长长一连串的理由来驳斥这则实在太过明显的虚假新闻。但没用,法国某些媒体绝不会因此而承认自己的荒谬。因为他们就是要在道义上、道德上向中国泼污水。要知道,提出这类所谓的“曝光”,是不可能得到印证的。法国官方外交部发言人已经表示,“我们与中国有着非常良好的关系,我们信任中国,中国是一个友好国家。但友好关系并不会导致我们在涉及国家安全的问题上做出任何妥协,这一点不管是对中国还是其他国家都是一致的”。这番评论应该说已经是非常明确的了。而且也是近二十年来我看到的法国官方对中国最友好的说辞了。

  然而问题是,指责一个国家进行间谍活动,这个国家是无法自辩的。本来,既然《新观察者》指认消息来源是法国情报部门,法国官方是可以进一步澄清,这不是事实的。但法国上述发言人仅仅表示“对该周刊文章中的断言(即指这个机构是个情报监听中心)不做评论”。这就给了法国媒体一些可趁之机,利用这一“含糊”的“不予置评语”来影射法国官方的模棱两可,进而暗示中国确实在进行间谍活动而法国官方不方便进行评论。事实上这种新闻也确实不好评论。就好象记者去采访某人问“你是间谍吗”,难道一个真正的间谍会承认“我是间谍”吗?而当这类问题永远会得到一个否定的答复时,一个真正的非间谍人员又如何来证明“我真的不是”呢?所以,这种所谓的“曝光”其实就是蓄意制造的假新闻,然后在“保护新闻来源”的名目下,掩饰新闻是如何制造出来的。这在我常驻法国二十年的生涯中,已经不是首次了。令人遗憾的是,看来也不会是最后一次。

  回顾一下我在法国时曾报道过的两则“重大”的、最终都被证明纯属蓄意捏造的“中国间谍”新闻,可以让我们一目了然地理解为什么我一口认定这又是一则假新闻。第一则是“李李工业间谍案”。

  2005年4月29日,2005年4月29日,法新社的一则短短的新闻迅速成为几乎法国所有报刊、电台、电视台新闻节目的头条:法国汽车集团公司瓦雷奥公司发现来自中国的“玛塔·哈莉”!实习生“李李·黄”涉嫌工业间谍罪被法国警方逮捕。李李被描述成“精通法、英、德、西等语言”甚至“会说阿拉伯语”的语言天才;拥有数学、机械、实用物理等多项专业学位;精通电脑网络安全突破技术;拥有最尖端的设备:法国警方从其住处搜查出六台“功能强大”的电脑,以及“容量惊人”的移动硬盘……连续几周,几乎法国所有报刊、电台和电视台都连篇累牍大幅报道此事,并令人吃惊地异口同声将此案列为“重大间谍事件”!瓦雷奥领导层似乎抓住了一条“大鱼”,毫不犹豫地认为这是一场“经济战”。当地警方更是以为抓到了“世纪大案”,忙不迭地派出“重案组”四出调查。如果人们只从法国当时两个月的报道来认识中国的话,那么人们一定会奇怪,怎么法国人能够容忍中国如此放肆在他们的国家大搞间谍活动?!

  事实如何呢?经过整整两年的全方位调查,包括对硬盘的全面检查、对李李在公司活动的模拟重建、对李李所有银行、住处、她所上的网站,特别是来自中国的与李李进行对话或联系的所有信息……进行全面调查,结果是:“没有发现你将任何下载的资料传送到任何外国……”(法国审判长所语)。而所有报刊传媒报道的“玛塔·哈莉”呢?李李连法语都说得结结巴巴,英语考了三次才通过,其他德、西、阿拉伯语……更是天方夜谭。六台电脑?一台李李自用的笔记本,一台与法国男友共用的台式机,一台从法国男友父母家搜出的老掉牙的286、386之类的电脑……而“容量惊人”的硬盘是——40G!至于精通网络安全突破技术:警方押送李李回到法雷奥公司,看着李李根本没有用任何密码或网络突破技术,就轻而易举地将所谓的“机密资料”下载到自己的移动硬盘上。知情者告诉我,当时法国地方警察当局曾将此案郑重其事地“移送”法国反间谍机构“领土监视局”,后者将厚厚的卷宗很快退回去,并告之“不感兴趣”…… 最后中国女实习生被判1年监禁、其中8个月为缓刑;这是一个典型的“面子刑期”:因为李李在被控“工业间谍罪”时已经被关押了53天,因此这一判决的目的在于既能够使李李不再入此冤狱,同时法国司法机构也不用为关押李李53天道歉、赔偿……一个所谓的“世纪大案”就这样成为一幕“喜剧小品”而草草收场。

  2011年1月,法国《费加罗报》曝出一则独家新闻:三名雷诺汽车公司的高管被指控将新型电动汽车的工业机密泄露中国,因而被开除并被起诉。一桩闹得满城风雨的“中国工业间谍案”又拉开了帷幕。事件起源于2010年夏季雷诺公司高层收到的一封匿名信而展开。信中指责雷诺汽车集团公司的三名高管向中国出卖工业情报,于是雷诺责成一家私人侦探所进行内部调查。1月3日,雷诺宣布将三名高管开除,并将调查结果透露给媒体。法国《费加罗报》据此独家报道称三名高管分别在卢森堡、列支敦士登和瑞士有秘密帐户,而两家中国公司la China Power Grid Corporation(一个实际根本不存在的公司。而很多报道中提及的“中国国家电网公司”的英文名称是State Grid Corporation of China)和中国航空工业公司通过上海、塞浦路斯和马耳他向这些帐户上汇去了14至50万欧元。《费加罗报》文章信誓旦旦地表示,“中国已经紧随法国投资电动汽车的关键部位蓄电池的开发”,以此来证明是中国盗窃了法国工业技术。这一来当然引起法国舆论的轩然大波!一场“向中国砸石头”的竞赛便开场了!

  国会议员、反工业间谍报告的作者称“怀疑对象指向中国”、某部长称“这是一场经济战”、匿名高官表示“法国工业机密被中国盗走是不可接受的”……如果说政治家顾忌到法中关系还有所保留的话,部分媒体更是掀起规模庞大的“向中国问罪”浪潮:《巴黎人报》在头版头条位置以大标题“中国人是如何对我们进行间谍活动的”,引出整整四个整版的报道,“揭露”中国“无处不在、无时不在”的“间谍行为”。电视、电台、报刊、网络更是连篇累牍地报道、渲染此事。甚至几年前一度被热炒、但最终证明是子虚乌有的“李李汽车工业间谍案”,也被再次当成中国刺探法国工业情报的案例而旧话重提……一时间,中国再度在法国成为千夫所指的对象。

  尽管这一案件从曝光开始就缺乏任何证据的支持,却并不影响雷诺公司和法国部分媒体对中国的攻击。北京方面对这种毫无根据的指责表达了强烈不满。法国专门披露丑闻的周刊《绑鸭报》也发现并报道称,雷诺公司手头没有真凭实据。为此,雷诺公司总裁卡洛斯·戈斯恩还亲自跑到法国收视率最高的电视一台,声明他“掌握了多项确凿的证据,否则就不会来了”,并大言不惭:“当一个汽车商在技术上处于先进地位时,我们不能太天真,这会引起很多人兴趣的……”

  这些“确凿的证据”在法国情报部门介入调查后不到两个月就分崩离析。三名被控高管在瑞士、卢森堡和列支敦士登银行根本没有账户,因而更不存在“中国公司汇钱”的事实。倒是雷诺公司主持调查的安全总管本人多米尼克·杰弗雷在即将逃往几内亚时在巴黎机场被拘捕。原来就是这位雷诺公司的高级安全总管本人通过这一纯粹捏造的案件,使雷诺公司向他所谓单线联系而实际上根本不存在的“线人”支付了31万欧元。间谍案变成了欺诈案,雷诺总裁戈斯恩也摇身一变成为“憨豆”式的愚蠢大间谍式的人物。案件内情大白于天下后,法国媒体突然都消声匿迹了,因为“中国间谍案”是一则重大新闻,而“中国被冤枉成间谍”则不是新闻……

  在上述两则案件中,法国部分媒体确实扮演了不光彩的角色。其实两者都是很突然核实、揭穿真相的。在李李案中,首先发布这一轰动消息的法新社女记者根本就是在凭空捏造。当时瓦雷奥汽车零配件公司透露消息给这位记者时,这位记者立即敏感地发现被控留学生李李来自武汉,一个与法国方面有关汽车领域密切合作关系的城市。于是“工业间谍”的指控就似乎有了根据。据我调查,当时该记者不明白“李李”的名字源于这位留学生父母都姓李,所以叫李李。该记者奇怪为什么李李没有“姓”,再看到档案里李李名字前面还有“wuhan”字样,于是自作聪明地将wuhan理解成whuan,于是在她的报道里,李李就成了“李李黄”。从这一细节就可以看出该记者是多么的荒唐不经。在雷诺案中也同样。只要请在中国做常驻记者的法国同行核查一下“la China Power Grid Corporation”这家不存在的公司,就可以知道这是一则假新闻。为什么没有任何媒体想到去核实一下呢?

  事后雷诺公司向三位被冤枉的高层管理人员道歉并给予巨额金钱赔偿。但“躺着中枪”的中国名誉呢?我曾写过一篇文章,认为中国应该要求雷诺道歉。但中国人太大度了。不但没有提出任何要求,相反,没过几年,雷诺就成功进军中国市场……

  “148”“中国大耳朵”新闻几乎也可以肯定是一则假新闻。太多的中外人员进出这个所谓的“监听中心”,如果有一丝真相存在的可能,早就会满城风雨了。岂会等到今天中法关系友好的时期才曝光出来?某些媒体人员习惯于“以己度人”,以为美国等西方国家放肆监听其他国家,那么其他国家也一定会做同样的事。这部分媒体对已经被披露了来的美国监听法国的事实怎么没有那么敏感了呢?

  我还可以举出很多其他例子:中国刺探法国核工业机密、中国黑客入侵法国官方网站、中国偷窃法国汽车技术……中国间谍并不是法国的“专利”:还记得美国的李文和案、德国《明镜》周刊的“中国黄色间谍”案等等均曾轰动一时的新闻吗?坦白地说,法国政府的官方表态是我近年来看到的最为积极、正面的表态了,这证明法国部分媒体的这类虚假指控已经达到了何等荒诞的地步。但不断地上演“中国间谍”连续剧,表明确实有人还是不愿意看到中法之间发表正常的、友好的双边关系。这是所有关心两国共同利益的人们所应该警惕的。

  《新观察者》杂志本来想扮演一下“斯诺顿”,只是一不小心恐怕还将落个OSS-117式大间谍的角色!不过,在法国某些角落,OSS—117还是有着很多崇拜者的。这就是当今世界令人悲鸣的事实!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 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南岗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跳到新浪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新浪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