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北部湾的风:警惕左派阵营中的“形左实右”倾向

作者:北部湾的风 发布时间:2014-12-11 来源:乌有之乡 字体:   |    |  
左派朋友如果不认真了解自己的对手,就最起码不能掌握斗争的主动权。

重庆谈判(资料图)

  开篇首先声明,本文中的“左”与“右”的概念,虽然与现实生活中的“左派”与“右派”的概念有一些交叉部分,但是主要是指左派队伍中的“左倾”和“右倾”。

  本人在网络中一直很活跃,但是基本上是在开展对极右派的斗争,很少涉及左派内部的问题,原因很简单,大敌当前,一致对外很重要,不能因为内部不团结自乱阵脚。但是一段时间以来在咱们左派阵营中的一些现象不能不引起担心,于是不吐不快。

  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导师列宁的《共产主义运动中的“左派”幼稚病》一书写于1920年4月至5月间,同年6月出版。在这部著作中,列宁总结了俄国布尔什维克党的历史经验,阐述了马克思主义必须同各国革命实践相结合的原理。无产阶级革命和无产阶级专政的原理。在批判第二国际机会主义的同时,着重批判了共产主义内部的“左”倾思潮。

  列宁在该书中除指出右倾机会主义在国际范围内仍是主要敌人外,着重批评了“左派”共产党人的错误,用俄国革命的经验帮助西欧各国年轻的共产党认识和克服“左派”幼稚病,学会运用马克思主义策略原则。列宁指出,小资产阶级革命性和无政府主义有相通之处,往往是对机会主义罪过的一种惩罚。布尔什维克党是在反对机会主义和小资产阶级革命性的斗争中成长的;并指出党取得成功的条件之一是它有着极严格的纪律,这种纪律是靠无产阶级先锋队的觉悟、它同广大劳动群众的密切联系和它的正确的政治领导来维持的。

  书中剖析了“左派”否定政党、否定党的纪律、否定集中的错误观点,指出这种错误实质上就是对散漫、动摇、不能坚持、不能团结、不能步调一致这些小资产阶级劣根性的放纵,这样做必将断送无产阶级的革命运动。列宁强调指出,无产阶级夺取政权后,为了坚持无产阶级专政,战胜资产阶级,抵制小资产阶级自发势力的影响,对旧社会的势力和传统进行顽强斗争,就必须有一个久经考验的、为本阶级信赖及善于考察和影响群众情绪的党。列宁在批判“左派”把领袖同群众对立起来的错误观点时,强调了无产阶级政党及其领导核心的重要作用,指出群众是划分为阶级的,阶级通常是由政党领导的,政党通常是由比较稳定的集团主持的,而这个集团是由最有威信、最有影响、最有经验、被选出来担任最重要职务而称为领袖的人们组成的。

  列宁批评“左派”拒绝在反动工会里工作、抵制资产阶级议会、反对任何妥协等错误策略。他指出,制定策略决不能只根据革命情绪,根据一个集团或政党的愿望和决心,而必须对各阶级的力量及其相互关系作出严格的客观估计。列宁教导革命政党必须把原则的坚定性和策略的灵活性结合起来,必须利用敌人之间的一切矛盾,在不牺牲原则的前提下找到适当的妥协形式,以争取大量的同盟者;应当充分掌握无产阶级阶级斗争的一切形式,把合法斗争和非法斗争结合起来;应当善于把整个工人阶级和大多数劳动群众争取过来,共产党员应该到一切有群众的地方去工作,为此甚至应当参加为反动分子所掌握的工会和资产阶级议会。书中强调各国革命政党在制定革命策略时应根据本国的具体情况来运用共产主义的基本原则。

  在当前的形势下,重新学习列宁同志的这一著作,很有现实意义。

  下面的事情令人费解。

  在境外敌对势力操纵和支持下,国内极右派称我们国家是专制国家,政权是独裁政权,必须通过“宪政”推翻其统治,才能成为所谓跟“普世价值”一致的“民主国家”;而左派内部有人称现在的执政党是XZ主义政党,认为“特色”就是XZ主义,也应该推翻。

  在如何改朝换代的问题上,西方依靠他们在中国的代理人煽动进行“颜色革命”,妄图把群体性事件绑在他们改旗易帜的战车上;咱们左派队伍中也有人有类似主张,只不过旗号不同。

  更加耐人寻味的是最近发生在香港的“占中”事件,性质非常明显,是西方敌对势力策动中国“颜色革命”的开始,并且以香港作为桥头堡,以搞乱内地和分裂中国;而咱们左派内部居然有人认为这是工人阶级反对资产阶级的斗争,应该支持。

  对此,本人曾经在两个左派网站发表题为《在“占中”问题上与美英保持一致的起码是假左派》的文章批评这种现象。

  奇怪的是,左右两派平时尖锐对立,为什么却在这些问题上居然殊途同归呢?

  为什么会出现上述怪现象呢?我认为起码有两种原因:

  一是在左派队伍中出现列宁同志批评的那种“左派幼稚病”。二是可能有极右派以极左的面目出现在左派队伍中制造思想混乱。

  毛主席在《中国社会各阶级的分析》一文中开宗明义指出:谁是我们的敌人,谁是我们的朋友,这个问题是革命的首要问题。

  正所谓物极必反,矛盾的双方又对立又斗争,在一定条件下互相转化,事物在一定的外因影响下内因起作用会走向反面。改革开放中某些人误导改革的倒行逆施造成的严重社会后果促成了左翼和左翼运动的重新兴起,代表中国社会发展正确方向和中国绝大多数人的根本利益的左翼运动的再次兴起,是历史的必然。

  但是,左翼运动的兴起,并不会自然而然地走向胜利。如果没有正确的理论指导,没有坚强的领导核心,没有正确的战略和策略,左翼运动也会遭受严重挫折,这是为国际共产主义运动史所证明的。

  因此,谁是我们的敌人,谁是我们的朋友,这个问题也是当前左翼开展斗争面临的首要问题。

  谁是我们的敌人,谁是我们的朋友?我们的指导思想是什么?我们的行动纲领是什么?战略和策略是什么?领导核心是什么?依靠的力量是什么?哪些是我们可以团结和争取的力量?哪些才是我们要集中力量对付的人?如何将正确的理论付诸实践?在实践正确理论的过程中,首先应该做哪些事情?哪些事情必须等待条件成熟才能够做?所有这些我们搞清楚了吗?

  境外敌对势力及其在我们国内的代理人是我们的头号敌人,其次才是我们国家面临的种种问题,我们与境外敌对势力的斗争是主要矛盾,这一点应该首先明确,而且不能够颠倒主次关系。

  我发现,在我们左派阵营里面有草根左派和精英左派的矛盾,有真左派与假左派的矛盾,有激进左派和稳健左派的矛盾,在对待体制的态度上,有“推倒重来派”、“维护现状派”和“理性支持派”的矛盾。有些左派朋友只是满足于在自己的根据地即左派网站里高谈正确的理论,然后束之高阁;而反观右派,他们内部虽然也有种种派系,但是他们基本上能够一致对外,有明确而统一的目标、纲领,并且直接把广大民众作为他们忽悠、欺骗和煽动的对象。正所谓“知己知彼百战百胜”,左派朋友如果不认真了解自己的对手,就最起码不能掌握斗争的主动权。

  坚持社会主义道路;坚持无产阶级专政;坚持共产党的领导;坚持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代表中国绝大多数人根本利益的真正的共产党人与境内外敌对势力的矛盾,才是当今中国的最主要矛盾,而且是对抗性矛盾。这一点必须明确和统一。

  境外敌对势力对付中国有上中下三策:

  上策是:彻底和平演变,让中国变成美国的附庸,或者重新沦为西方的殖民地。

  中策是,即使达不到上述目的,最起码也通过输出所谓“民主”搞乱中国,在中国内部造成两大派对立,民众与政府的对立,地方之间的对立,民族之间的对立,破坏中国的国家统一和民族团结,最低限度也要削弱中央政府的控制力。

  下策是,用武力入侵中国并且改变中国。

  就目前情况看,其上策实现有难度,下策不敢轻举妄动,即使是拉上一群小喽啰抱团对付中国单独一个国家他们也不敢轻起战端,何况中国目前与俄罗斯有战略协作伙伴关系。

  而中策却是有可能实现的,由于左派代表中国绝大多数人的根本和长远利益以及他们的意志和愿望,稍有不慎,极有可能由左派出面或者参与做成了右派想做而做不成的亲者痛仇者快的事情。

  首先,某些“左派”朋友用“XZ主义”来定义当局准确吗?正确吗?体制内也许会有敌对势力的代理人,但是能够把整个领导层当成这个吗?就算某些“左派”朋友的判断是正确的,那么左派连对付只是占人数一小撮的右派都非常吃力的情况下,同时也把整个高层作为对立面有取胜的可能性吗?就算某些“左派”朋友们的思想是正确的,能够一口吃成个胖子吗?如果按照他们的逻辑,抗日战争中的不继续对付官僚资本主义的政治代表国民党而是与国民党联合抗日的共产党和毛主席岂不是也成为了“XZ主义”了?这不荒谬吗?而且某些左派对待当局的起码是片面的态度最起码会授人以柄,被右派利用挑拨当局与左派的矛盾,借当局之手打压左派。

  不可否认,由于国内外敌对势力的干扰和影响,在改革开放中出现了一些失误,同时,由于特定历史时期的特殊需要,高层正在不得不做一些类似抗日战争中共产党所做的事情,而这些,或多或少地让人民群众的利益受到既得利益集团的侵害,众多的群体性事件就是对此的反应。对此,左派中的理性人士是应该对改革开放的前30年采取一概反对的态度呢?还是应该采取扬弃的态度呢?对现高层是因为与自己的评价标准不符合而一概否定呢?还是应该支持应支持的东西和反对应反对的东西呢?假如由于左派的介入造成左右两派联手促成政权的非正确方向更迭或者无政府主义局面出现,那么最大的得益者是谁呢?是占有中国几乎40%的财富的右派呢?还是处于底层的左派和广大民众呢?

  最不可思议的是,某些左派居然在“占中”问题上与美国和英国等保持一致,究竟是美国和英国支持香港的无产阶级反对资产阶级了,还是我们那些“左派”朋友在政治上已经和美国英国保持一致了呢?如果我们的思想和行动虽然理论上非常正确和进步,但是客观上却能够让敌对势力获得利益,这不是典型的“形左实右”吗?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呢?除了上面分析的由于左派队伍的成分目前还比较复杂,良莠不齐,由于认识的局限性,搞不清楚下面的问题:谁是我们的敌人,谁是我们的朋友?我们的指导思想是什么?我们的纲领是什么?战略和策略是什么?领导核心是什么?依靠的力量是什么?哪些是我们可以团结和争取的力量?哪些才是我们要集中力量对付的人?如何将正确的理论付诸实践?在实践正确理论的过程中,首先应该做哪些事情?哪些事情必须等待条件成熟才能够做?等等以外,极右派混进左派队伍制造思想混乱也是一个重要原因。

  列宁在《马克思学说的历史命运》一文中写道, 马克思主义在理论上的胜利,迫使它的敌人装扮成马克思主义者。

  别以为一些正确的观点和进步的口号只有左派会喊,其实在当今的极右派中很多人以前就曾经以极左的面目出现,干扰过毛主席的战略部署,改革开放以后,这些人当中的一些人摇身一变,由极左滑向极右,虽然他们的立场是极右的,但是对左派的思想理论他们比我们很多新左派更加熟悉,当与最广大民众的利益根本对立的人数只是占一小撮的他们发现原来的路走不通的情况下,逆向思维,或者迂回行动,用另外的方法达到他们的目的是很有可能的。

  别说右派中的那些政治老油条,就连我这刚刚过花甲之年的老头子这些年来也常常跑到一些右派网站和QQ群中,“打着‘白旗’反‘白旗’”,跟右派捣乱。由于他们手中没有真理,观点也缺乏事实的支撑,常常被我反驳得哑口无言,他们擅长的抒情骂街喊口号这一招对我也不起任何作用,结果好些右派QQ群直踢我,“杀人灭口”,理由是我不应该去“砸场子”,一些常常标榜言论自由的右派网站也对我的文章进行删帖甚至封杀。

  虽然自由派中很多是只会抒情骂街喊口号的小混混,但是如果我们把自己的对手全部看成小混混,那就大错特错了。

  对此,我们不能不保持高度的警惕性。

  我们的左派朋友都崇拜毛主席和信仰毛泽东思想,但是这不应该停留在口头上,也不应该以刻舟求剑的态度停留在过去的认识水平上,而应该观察和学习毛主席他们那一代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是如何把马克思主义的普遍真理和中国革命的具体实践相结合的,思考为什么在抗日战争中,以毛主席为核心的共产党要与官僚资本主义的政治代表国民党联合抗日并且坚持又团结又斗争的方针,而不是继续与国民党对抗?为什么在建国初期,毛主席提出“不要四面出击”?为什么不一下子剥夺资产阶级,而是有步骤地推进,逐步实现农业、手工业和资本主义工商业的社会主义改造?为什么毛主席在“5.20声明”中喊出“全世界人民团结起来,打败美国侵略者及其一切走狗”的口号以后不到两年,亲自推动“乒乓外交”,打开中国和美国联系之门,以应对当时前苏联在中苏边境陈兵百万的严峻局面。我们崇拜和纪念毛主席,并不是再喊几句怀念的口号,或者生搬硬套毛主席在多年以前针对具体问题的具体论述,而是应该学习毛主席的实事求是的态度和观察分析问题的方法,应该用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普遍真理去分析国内外形势,并且与当今中国发展的具体实践相结合,这才是对毛主席的最好的纪念和对他老人家未竟的事业的最好继承。

  在中国,“左”代表正确、光明、进步,“右”代表错误、黑暗、落后和反动,起码在我们左派心目中是这样。但是“左倾”和“右倾”都是革命队伍中的错误思想倾向,在中共党史上,“右倾机会主义”和“左倾冒险主义”、“左倾盲动主义”都曾经給中国革命带来严重损失。本文中的“形左实右”的“左”特指那些表面上是正确的实际上属于“左倾”思想的客观上对于“右”有利的东西。我们左派阵营应该对“形左实右”保持高度警惕。

  某些左派朋友称现在中国是“政左经右”,右派最近惊呼并且攻击当局“全面向左转”。而对此我认为,“经右”是左派暂时改变不了的,起码在一段时间内是这样,因为高层对此的解释是“不走老路”;而“政左”也是右派改变不了的(除非在高层出现有利于右派的重大人事变动)而且这种趋势越来越明显,高层对此的解释是“不走邪路”。

  左派中的真正的马列主义者应该坚定不移地支持高层的“政左”,旗帜鲜明地反击境外敌对势力及其在中国的代理人对新领导集体的攻击;同时依靠最广大人民群众,在法律的框架内有理有利有节地把“经右”的消极影响限制和降低到最低限度。这才是真正的左派应有之所为。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 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昆仑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跳到新浪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新浪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