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时政 > 时代观察

走出数字困境,要把技术资本主义重新关进“笼子”?

郑渝川 · 2019-05-12 · 来源: 经略网刊
收藏( 评论( 字体: / /

  智能技术(人工智能)会摧毁人类吗?这是个广受关注的问题,却没有把握重点。

  美国著名互联网问题研究专家安德鲁·基恩,曾先后任教于美国东北大学等高校,主持过福克斯新闻、CNN国际,曾是互联网经济的弄潮儿,接受过英特尔和SAP公司的资助,但在后来逐渐改变了对互联网的认识,被认为是“‘.com’的变节者”、“反思互联网第一人”。

  安德鲁·基恩指出,数字革命的阵痛,其实没有办法解决,但关键要看是什么方法,由谁主导解决。他在其所著的《治愈未来:数字困境的全球解决方案》一书中犀利指出,我们而今的时代,与19世纪中后期的欧洲和美国非常相似,表现为贫富差距相当显著、剥削赤裸裸地存在、大公司和资本为了牟取超额利润将环境及社会等方面的成本向外转移、金融市场上不负责任的行为处处可见、技术进步使得少数人受惠——这其中的核心特征是,而今在美国等世界主要经济体,已经有了权力和财力惊人的技术公司,其能量等同于19世纪晚期活跃于欧美经济、政治等领域的“强盗资本家”主导下的能源、铁路、金融等寡头企业。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19世纪晚期的强盗资本主义,与今天的技术资本主义一样,所造成的财富高度集中,被很多“吹鼓手”型经济学家认为是完全合理的。两个时代的新旧财富寡头们,也均热衷于慈善公益事业,虽然他们(她们)会在捐款的同时,以公司权力碾压更多的创新挑战者和传统领域企业,造就更多的社会问题、扼杀竞争。

  技术资本主义依托于硅谷的主流商业模式:将用户数据占为己有,用作商业用途——为了扩大营收和利润,技术资本主义鼓励用户进一步放弃隐私,来换得使用便利,接纳“越来越私人化和智能的广告”。不仅如此,诸如脸谱、谷歌、YouTube、Instagram、Snapchat、WhatsApp等美国互联网大企业,以及其他一些国家的类似企业,事实上很少经过用户允许来获得数据,而是“无法无天的在线监控”。

  《治愈未来:数字困境的全球解决方案》这本书相当严厉的抨击指出,互联网大企业大多宣称自己是数据公司、智能公司,而非内容供给商、媒体公司,因为这样可以规避内容管理的责任。由此一来,这些公司就可以完全根据算法来分析用户喜好,推送用户想看想读的。技术资本主义,舆论操控和信息扭曲令人司空见惯,但因为假新闻、低俗段子和图片,播撒仇恨和暴力的信息可以帮助上述公司聚拢人气及广告变现,所以除非出现欧盟、法国、德国、丹麦等国家和地区的严厉监管,否则企业将对有害信息的肆意装聋作哑。

  这本书给出的“治愈未来的五点对策”,首当其冲的就是强化监管。书作者相当赞赏欧盟近年来为推进反垄断对于谷歌、苹果等公司展开的法律行动,将这种行动与19世纪晚期创建“福利国家”政策基础的德国宰相俾斯麦和20世纪初期强力推进反垄断的美国总统西奥多·罗斯福的举动相提并论。书作者指出,市场完全不受约束,只会出现“赢家通吃”企业对于市场空间的吞噬,而这将葬送创新的任何可能。

  监管不仅包括反垄断,即打击互联网巨头滥用其支配性的市场优势地位的违法举动,如谷歌强制安卓手机预装其各类APP;而且还包括要求其承担事实上的媒体公司的审查责任,对搜索网站、社交平台上肆意流传的假消息、暴力等违法主题或内容的视频、侵权信息负责。

  第二点对策,是重新引入竞争性创新。互联网的崛起,源自二战后美国政府和军方搭建的相关基础研究,而最早的互联网领域则充满着创新精神和开放精神,鼓励共享、创新和开放。但在20世纪90年代中期以后,“网络效应”和“数据封闭”开始使得网络逐渐成为了由中间商大企业赢家通吃的领地。重新激活竞争性创新,既要有效开展反垄断,同时也要激励新的去中心化技术的发展。

  第三点对策,要让从超级富豪到平民,都能正确的履行社会责任。比尔·盖茨长期致力于慈善捐助,也确实拿出了巨额资金用以支持全球许多地区的教育、医疗及饥饿问题的解决。《治愈未来:数字困境的全球解决方案》这本书认为,而今的技术资本主义大鳄,除了盖茨,其他人的社会责任履行显得相当复杂。书中指出,扎克伯格在2015年就允诺会将99%的财产捐给“慈善”,不过美国媒体很快发现,他的钱投给了一个没有被美国国税局认定为慈善机构的有限责任公司;扎克伯格投资研究治疗传染疾病的疫苗和药物,但仍然个人拥有这方面的知识产权,运作方式与商业项目无异,跟盖茨在类似项目中的表现完全不同。

  类似的现象是,谷歌联合创始人布林投资1-1.5亿美元打造世界上最大的飞机,据说可以用于人道主义任务运送补给,但“这艘飞机也会成为布林家人和朋友的豪华洲际‘空中游艇’。毫无疑问,安德鲁·卡内基在墓里听到宝贵的资源花在这么铺张的地方,都要躺不安稳了。”

  第四点对策是实现劳动者和消费者赋权。2017年6月,泰勒·斯威夫特等180名歌手、词曲作者签署请愿书,要求修改《数字千年版权法案》。该法案为YouTube等互联网企业提供“安全港”,即按照版权所有人要求将内容下架,就不用承担侵犯版权的责任,这使得互联网企业借此逃避为非法内容展示和盈利提供通道、空间的责任。泰勒·斯威夫特还曾因为苹果音乐商店不为网络播放向音乐人付费,而提起抵制,迫使后者作出让步。《治愈未来:数字困境的全球解决方案》这本书将泰勒·斯威夫特的举动,与19世纪末、20世纪初的工人行动相提并论,指出各个行业的人们都应联合起来,对“私有超级大公司”发起商业和政治方面的压力。

  《治愈未来:数字困境的全球解决方案》书中也指出,优步等所谓共享经济的领导者,一直在用虚假理由如“为人们赋能,让他们能够随心所欲,在喜欢的时间、喜欢的地点工作”来标榜自己,却事实上拒绝承担劳动者的必要保障,并滥用平台优势地位获取高额抽成。在美国,一些律师已经盯上了优步这样的名义上的“共享经济”、事实上的兼职经济企业,以个体诉讼的方式向之施压,迫使其按照传统企业的履约方式为劳动者提供保障。

  第五点对策是要更新教育体系。书作者强烈反对诸如埃里克·布莱恩约弗森等人在《第二次机器革命》中所称的用慕课来取代传统课堂的观点,强调数据时代的教育应该更好的发挥传统教育的优势,使之更多的推进知识与实践的结合,促进受教育者的思考、动手训练,让受教育者懂得如何跟同伴交谈、如何做到自律、如何享受闲暇,而不是学会如何变成一个最高效率的机器。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青松岭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k101)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74年前的那场“鸿门宴”,我们是如何破局的?
  2. 有人问,如何看待国家发改委声明“严禁城里人购买农村宅基地建别墅和会馆”?
  3. 老孙微评(中国怎么应对?)
  4. 事情正在起变化!这个5月,是改变世界格局的一个月
  5. 校长痛斥“低层次家庭”,是失言还是失心?
  6. 阎锡山盘踞山西四十年,最危险的时候是红军东征
  7. 想打多久,我们就打多久!
  8. 干涉中国主权注定失败!中国要不怕掀桌子,不怕撕破脸,不怕摊牌!
  9. 阳和平:韩丁、杜润生之争与中国农村变迁
  10. 心灵鸡汤到底毒在哪里?!
  1. 丑牛:“罪人”信史——读《红水院》
  2. 三天不学习,赶不上刘少奇
  3. 红旗下的美国人:我们在中国待了一辈子,不是为了养牛,而是为了信仰!
  4. 扒一扒这些年我们听过的那些天堂神话,捂捂心你被骗了没?
  5. “钱学森之问”有了答案:学生混日子,老师混成果
  6. 1958年,毛泽东为什么指出解放军高级军官不可不读这部古书,不可不知这位古代将领
  7. 赞美诗《毛主席颂》究竟出自谁之手?
  8. 朱镕基“启蒙老师”袁宝华逝世,到底纪念他什么呢?
  9. 郭松民 | 点评李稻葵教授的两句话
  10. 谈成谈不成,后面都是风雨路
  1. 奔驰女车主,维权斗士是“欠钱不还” 的侵权者?
  2. 老毕复出要泡汤了
  3. 张召忠眼泪背后的思考和追问?!
  4. 马英九说“文革”“内斗”死数千万人根据何在?!
  5. 左翼被“钓鱼”往事:那些伪造的毛主席相关言论
  6. 伤痕文学丑化毛时代时这个作家胆敢写小说赞扬毛主席!
  7. 坚决反对毕福剑回央视工作,幕后也不行!央视为什么非要招这种三观不正的人呢?!
  8. 丑牛:“三红”老姐妹游南街
  9. 越南小姐与嫖客图鉴:芝大教授当妈咪,揭秘第三世界性行业
  10. 孙锡良:谁家豢养的贱奴才?——十问精蝇,为侵略者洗地意欲何为?
  1. 公者千古、私者一时——毛主席的生活开支账本
  2. 一周快讯 | 匈牙利、印度、斯里兰卡、土耳其、波兰、乌克兰、叙利亚
  3. 丑牛:“罪人”信史——读《红水院》
  4. 三天不学习,赶不上刘少奇
  5. 美国流浪者的悲惨生活
  6. 校长痛斥“低层次家庭”,是失言还是失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