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时政 > 时代观察

“港独”打反修例旗号叫嚣夺管治权,狂言“成立临时政府”

冼国强 段远峰 · 2019-06-17 · 来源:大公报
收藏( 评论( 字体: / /

  

  民阵昨日再发起反修例游行,“港独”分子趁机抽水,“港独”分子郑侠在金钟道附近摆设街站,与几名喽罗挂起“香港独立”的旗帜,又声嘶力竭高呼“港独”。另一边厢,支持“港独”的学生动源就鼓动示威者继续“占钟”;“香港独立联盟”更煽动人抢警枪。而昨夜示威者冲出马路之后,在“占钟”现场疯传一张图片,称若果政府不撤回修例,不排除成立临时政府,在广场制宪,“回收香港管治权”,充分暴露出搞事分子反修例的“司马昭之心”。

  昨日的反修例游行队伍有不少人举起“港独”龙狮旗。“学生独立联盟”陈家驹与“学生动源”召集人锺翰林现时身在台湾出席集会,昨日没有出席游行,不过,锺翰林就遥距指挥。

  “学生动源”昨晚在facebook发帖,呼吁市民继续留守金钟,即使特首林郑月娥已向香港市民道歉,但仍未宣布撤回修例,亦未撤控所有因示威被控市民的控罪云云。“香港独立联盟”更在Telegram群组鼓吹,游行没有终点,终点就是政总内、立法会内,并煽动示威者抢夺警察佩枪。

  阴谋毕露 假反例真夺权

  昨晚被政府取缔的“香港民族党”前召集人陈浩天亦现身金钟,他与四名戴黑头巾黑面罩人士交谈后,走到政府总部会议厅正门前的人群最前方。

  示威常客郑侠与几个“港独”喽罗昨日在金钟道近警察总部附近,摆设街站,宣扬“港独”,不过没有什麽游行人士理睬。他又利用另一社交媒体帐户发帖,称趁昨日民气强劲,应该筹组“临时政府”,“香港独立建国”。

  无独有偶,昨夜占领现场上疯传一张图片,称政府必须答应六个要求,包括撤回修例、收回“暴动罪”、释放所有因为此事的被捕者及赔偿、交出行使暴力的警员名单等,否则不排除就地成立“临时政府”,在广场定架构,回收香港管治权云云。还有人在网上恶搞称:“强烈要求一人一票选毛孟静做特首,杨岳桥做律政司,岑子杰做政务司,长毛做财政司!香港先有得救!”有网民直斥“港独”分子反修例是假,企图藉此夺取管治权是真。

  挑衅警方 特首办外纵火

  此外,晚上约10时半,大批示威者仍聚集在政府总部一带,不少人开始陆续运送生理盐水及头盔等物资到物资站,亦有人不断挑衅警方。另一边厢,数十名全副武装的示威者聚集於特首办门外,疑似准备作出冲击行动。随后,一名示威者怀疑於特首办门外纵火,该名示威者身上疑带有短刀,但很快就消失无踪。

  民阵再“报大数” 伪造民意自欺欺人

  民阵昨日再度发起游行要求政府撤回《逃犯条例》修订,警方称最高峰时称有接近34万人参加,惟民阵再次“报大数”,讹称有200万人参加游行,数字更是警方预计的接近六倍。香港发展中心委讬科技大学前经济系主任雷鼎鸣则估算昨日参加游行总人数40万人,与警方公布的数字接近。

  警方就昨日游行人数发声明表示,警方在军器厂街天桥进行点算,经原定游行路线的最高峰人数约为33.8万人。民阵则在昨晚11时宣布游行结束,召集人声称有近200万人参与反修例游行。

  香港发展中心委讬科技大学前经济系主任雷鼎鸣再为今次游行进行估算,雷鼎鸣团队分析实时取得的数据和影像资料,最后推算游行总人数为40万人。中心表示,他们在游行路线不同地方设置点算站,为游行人数及队伍密度进行实时点算。

  翻查资料,反对派声称有103万人参加上周日游行,惟警方统计高峰期只有24万人参与,相差近五倍;而2012年民阵发起的游行宣称有40万参加,警方则指只有6.3万人;2013年民阵宣称有43万,警方数字是6.6万。由此可见,反对派近年来为求伪造民意,“发水”情况愈见严重,“报大数”更已非新鲜事,为求达到政治目的而不惜欺骗公众。

  反对派头目带队游行 “抽水”兼“掠水”

  

  民阵昨日发起游行,一众反对派头目人物都有现身,壹传媒集团创办人黎智英、工党李卓人、天主教香港教区前主教陈日君、民主党创党主席李柱铭、“民主派会议”召集人毛孟静、民阵召集人岑子杰等站在队头,拉起横额。黎智英更鼓动市民,称一定要继续抗争,直至特区政府撤回修例以及特首林郑月娥下台为止,社民连梁国雄等人扬言游行人士今日要参加“三罢”,即“罢工罢课罢市”。傍晚时分,多名示威者占领夏慤道,多架车辆被围困。

  数十街站摆满筹款箱

  游行开始时,一众反对派头目站在队头位置拉着两幅横额,经常勾结外国势力的李柱铭及黎智英,不断受外媒关注及被围访。黎智英接受自家的《苹果日报》访问时就出言侮辱特首林郑月娥,声称林太经常说谎,又称暂缓修例只是奸计,不能再相信林郑月娥。他又鼓动市民,称市民一定要继续抗争,直至特区政府撤回修例以及林太下台为止。此外,前政务司司长陈方安生亦有参与游行。

  此外,游行不乏外国人的身影,但显然是凑热闹,有部分则带同一家大小到场,当游行为周日的亲子活动。记者又发现,平时在港工作的菲佣又向群众大叫口号,获在场人士支持,更跟随高叫口号。

  搞事者图再暴力“占钟”

  反对派游行时不忘“掠水”,日前由多名反对派成立的“反送中受伤被捕者人道支援基金”昨日游行期间已经开始筹款。记者发现,整条游行路线摆设数十个街站,全部都设有以该基金为名的筹款箱,当中记者发现其中一位基金发起人何秀兰联同罗冠聪、陈日君、李永达等人在湾仔街站叫咪。据了解,该基金由朱耀明及陈日君操盘。

  反对派声称昨日的游行是“和理非”,惟当中不乏搞事之人,企图再次发动占领。昨日接近傍晚,大批示威者在金钟夏慤道两旁聚集,并且已占用东西行线各一条车路以疏导人群。然而到晚上约六时半,一批戴口罩人士煽动夏慤道两旁人士冲出马路,记者发现煽动群众当中有香港众志主席林朗彦的身影,现场有过百人响应并即时作出行动,最终令路中心数十辆巴士及私家车被围困。

  该批占领者不断在现场叫嚣及高叫“反送中”口号,以庆祝成功占领夏慤道。有激进示威者肉身阻挡於巴士前方阻止巴士离开夏慤道,做法却即时遭到另一群示威者喝骂,最终两派人士疑“内讧”,激进示威者被人抱走。巴士最后成功驶离,惟部分私家车需要掉头离开,情况非常混乱。

  外力插手 Google地图现游行警力分布

  反修例游行疑再度利用谷歌Google进行抗警活动。大公报记者发现,昨日晚上“谷歌地图”(Google Map)出现标示反修例游行的医疗站、物资站,并惊见警方的人手、使用配备的分布图,并实时更新,掌握中西区及湾仔一带的任何冲突位置。

  多个涉及反修例游行的激进群组,昨晚发布一个有齐警方和反修例物资分布的实时“谷歌地图”,连结旁边的描述称,“以下的实时地图囊括医疗站、物资站以及警方的分布图,有任何冲突都会尽快更新情况。”

  该地图现时以区域划分,如果该地的警察数目越多,黑色就会越深,另外地图亦会根据警察装备进行分类。

  就地图所见,资料还包括警察封锁线、警察检查站、每个出现冲突的位置等,全部是实时更新!大公报记者做了一轮观察,发现资料快至一分钟便有更新,而且覆盖范围极广,东至铜锣湾,西至中环军营一带,明显不是少数人可以制作得到。

  早前大公报已踢爆五年前违法“占中”时,Google Map在旺角及金钟等“占领区”曾标示多个“占中”地标,为人诟病。上周的反修例游行Google Map亦标示游行资料,显示出今次美国及其盟友再度深入插手反修例。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晨钟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中国模式”是个不姓社也不姓资的怪胎
  2. 这饭不能好好吃了:要么吃不起苹果,要么吃不起猪肉,现在吃不起蒜
  3. “女权斗士”果子狸,是个什么妖魔鬼怪?
  4. 强化对非公有制的管控,不能再拖!
  5. 张文木:东北的地缘政治地位到底有多重要?
  6. 黄金马桶与社会主义
  7. 新加坡转向,那它与台当局绝密的“星光计划”还能活多久?
  8. 郭松民 | ​评女乘客进驾驶舱:不能让现代化“失压”
  9. 成功人士不会告诉你这些事
  10. 愿中国不再有“国民老公”
  1. 彭德怀回京“面谏”毛主席真相——毛主席和彭老总之间的这件事,必须说清楚
  2. 新华社公众号,抄我的文章,还删除毛主席,那我就要说道说道了!
  3. 丑牛 | 李昌平再“说实话”
  4. 外国的毛派,颠覆你的认知和想象
  5. 张志坤:从宋辽关系被热捧说起 ——兼议关于“澶渊之盟”的历史评价
  6. 华为8年理工女硕离职感言:我为什么做一个逃兵
  7. 猪肉价格政府该不该管
  8. “中国模式”是个不姓社也不姓资的怪胎
  9. 西天取经就是一场阴谋
  10. “社会主义”四个字,该重重地敲一敲了!
  1. 评赵紫阳的改革开放路线
  2. 丑牛:“反对改革开放”是个伪命题
  3. 低声下气、骨稣肉麻的哀求
  4. 关于李锐现象的反思
  5. 郭松民 | 残雪:令莫言遥不可及
  6. 毛主席致信刘少奇:古代官员禁带家眷吗?
  7. 徐庆全:胡乔木谈李锐
  8. 请大家以后不要再批计划生育了
  9. 大寨精神没了,扶贫就是毒药!
  10. 孙锡良:大国,你缺点什么?
  1. 毛泽东与黄炎培交往事:体现领袖的虚怀若谷
  2. 外国的毛派,颠覆你的认知和想象
  3. 乌有之乡公告
  4. 共产党人应旗帜鲜明的投身改革!
  5. 琉球王宫被烧毁,为何中国人更该心痛?
  6. 猪肉价格政府该不该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