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时政 > 时代观察

中国只有“一元”,没有也不可能“多元”

张志坤 · 2019-07-29 · 来源:乌有之乡
收藏( 评论( 字体: / /
从中国国家与民族的根本利益出发,任何有关中国多元化的鼓噪都有害无益,对于这种企图,说得轻一点是赶西方政治的时髦,说得重一点,其实就是和平演变的一个变种,同颜色革命在实质上如一丘之貉。

  中国只有“一元”,没有也不可能“多元”

  张志坤

  长期以来,有关中国已进入“多元社会”的说法甚为流行,许多人借这个说法来说事,譬如,当涉及某个严肃政治问题的时候,有人就说,“中国之大之多元,前进的方式必然是复杂的”,并且名之曰“复杂中国”,以此来和稀泥、捣糨糊;当出现严重意识形态对立的时候,也有人拿所谓的多元说事,说这是思想多元化的反映,难以避免。以此类推,还有什么文化多元、价值多元、利益多元,等等。总之,有些人开口闭口“多元”,不但预设前提地认定中国已经成为什么“多元社会”了,而且习惯性地拿这个东西当托词、当借口,将其作为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利器,当做模糊许多事情本来面目与真相的文字雾霾。

  窃以为,有关中国社会多元化的问题,实在有进行一番认真讨论的必要。

  首先,必须搞清作为政治术语“多元”的真实涵义

  “元”这个中文单词有两个层面的意思:一是指“头”、“首”、“始”、“大”,如“大哉乾元”、“元始天尊”、“体元立极”以及元首、元凶、状元、元旦、元年、元勋、元帅等;二是指核心基本体,如单元、元件、元气、元素、元音等。把“元” 的概念引入社会政治领域,大概是中西合璧的产物,即借用西方社会学、政治学逻辑,再糅合中国的文字概念,于是就有了“多元社会”一说。笔者的理解,所谓多元社会,指的是统一社会体内,存在多种主体、多个集团、多支力量、多重结构,它们之间彼此对立、牵制并互相制衡。

  其次, 中国社会历来不是多元,也不能多元

  现如今的中国社会已经多元化、中国社会已经属于多元社会了吗?

  众所周知,中国是一个一党执政的中央集权制的国家,这样的国家不可能出现政治上的多元化,也不可能允许政治多元化。在社会主义的中国,政治只能是一元,那就是共产党这个“元”,其它一切政治、经济与社会力量都必须围绕这个“元”而展开,从而确定自己的位置与功能,即要么是以这个“元”为核心所构筑的社会政治体系下的组成部分,要么就是这个“元”的历史与现行对立面。

  说到这里,我们不能不承认,没错,当今中国执政者确实面对相当突出的政治、经济、文化、思想等方面的异己与对立面,这些对立面都在一定程度上不认同、不认可中共一党执政的政治与历史合法性,但是,所有这些对立面都只不过是特色社会主义制度下这个特殊历史阶段的特殊产物,说得浅白和直接一点,不过是社会主义体系同资本主义体系杂交的产物,其本质属于世界资本主义体系的一部分,它们既够不上“元”,更完全不能成为中国社会的“一极”。

  事实上,在东方文化制度下,从古自今,中国都一概不是什么多元社会,也没有成为多元社会的历史土壤。尽管文化上曾有儒、释、道三家并立的现象,但这种现象只不过流行在民间,摆不到政治台盘上,也构不成政治上的多元状态。在大一统中央集权的政治制度下,任何执政者都不会允许任何形式的多元,也不可能形成什么多元社会。

  最后,有人极力推进中国向着多元化方向发展

  坦率地说,长期以来,中国内外一直都有强大的力量矢志不移地在推进中国的多元化,因为只有中国走向多元化,他们才能纵横捭阖其间;只有走向多元化,才能强有力地削弱中央集权,才能为地方及少数民族地区的分离分立活动提供机会;只有走向多元化,才能给各种政治反对派和异见势力提供足够的政治合法性。

  但是,从中国国家与民族的根本利益出发,任何有关中国多元化的鼓噪都有害无益,对于这种企图,说得轻一点是赶西方政治的时髦,说得重一点,其实就是和平演变的一个变种,同颜色革命在实质上如一丘之貉。中国历来都拥有自己独特的历史道路与社会结构,都是一元化的发展与演进,无论政治经济还是思想文化,历来都是如此。

  因此,中国只有“一元”,没有也不可能“多元”,不仅现在如此,将来也必须如此。否则,如果搞什么多元,就将没有中国的崛起与未来。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青松岭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中国模式”是个不姓社也不姓资的怪胎
  2. 这饭不能好好吃了:要么吃不起苹果,要么吃不起猪肉,现在吃不起蒜
  3. “女权斗士”果子狸,是个什么妖魔鬼怪?
  4. 强化对非公有制的管控,不能再拖!
  5. 张文木:东北的地缘政治地位到底有多重要?
  6. 黄金马桶与社会主义
  7. 新加坡转向,那它与台当局绝密的“星光计划”还能活多久?
  8. 成功人士不会告诉你这些事
  9. 愿中国不再有“国民老公”
  10. 郭松民 | ​评女乘客进驾驶舱:不能让现代化“失压”
  1. 彭德怀回京“面谏”毛主席真相——毛主席和彭老总之间的这件事,必须说清楚
  2. 新华社公众号,抄我的文章,还删除毛主席,那我就要说道说道了!
  3. 丑牛 | 李昌平再“说实话”
  4. 外国的毛派,颠覆你的认知和想象
  5. 张志坤:从宋辽关系被热捧说起 ——兼议关于“澶渊之盟”的历史评价
  6. 华为8年理工女硕离职感言:我为什么做一个逃兵
  7. 猪肉价格政府该不该管
  8. “中国模式”是个不姓社也不姓资的怪胎
  9. 西天取经就是一场阴谋
  10. “社会主义”四个字,该重重地敲一敲了!
  1. 评赵紫阳的改革开放路线
  2. 丑牛:“反对改革开放”是个伪命题
  3. 低声下气、骨稣肉麻的哀求
  4. 关于李锐现象的反思
  5. 郭松民 | 残雪:令莫言遥不可及
  6. 毛主席致信刘少奇:古代官员禁带家眷吗?
  7. 徐庆全:胡乔木谈李锐
  8. 请大家以后不要再批计划生育了
  9. 大寨精神没了,扶贫就是毒药!
  10. 孙锡良:大国,你缺点什么?
  1. 毛泽东与黄炎培交往事:体现领袖的虚怀若谷
  2. 外国的毛派,颠覆你的认知和想象
  3. 乌有之乡公告
  4. 共产党人应旗帜鲜明的投身改革!
  5. 琉球王宫被烧毁,为何中国人更该心痛?
  6. 猪肉价格政府该不该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