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时政 > 时代观察

在柏林交通要道安营扎寨 - 柏林反抗(人类)灭绝行动现场报道

吕途 · 2019-10-08 · 来源:同心创业学习
收藏( 评论() 字体: / /

  在柏林交通要道安营扎寨

  - 柏林反抗(人类)灭绝行动现场报道

  各种科学证据对全球暖化的提示和警告已经持续几十年了,到了今天,已经不是全球暖化,而是全球热化。过去的暖化还没有严重到让人人有所感觉,而现在的热化已经让地球人都有了感觉。问题是,我们的感觉太迟钝了,或者是我们其他的欲望太强烈了而有意无意地忽略了那些现实和感觉。科学数据显示,人类在工业化之后的100多年所释放的温室气体所引发的后果很可能已经让我们超过了扭转气候崩溃的节点。在这样严峻的现实面前,一些人站了出来,拒绝麻木,拒绝破罐子破摔。这些人说,这是一种反抗,因为爱,所以反抗。出于对环境危机的关切,我做点儿观察和分享。因为对柏林不熟悉,对反抗灭绝的内部运行也不熟悉,发生错误和误解的话请见谅。

  

  柏林气候行动营地的邀请信

  

1.webp.jpg

  “欢迎大家在10月5日到13日来到柏林气候行动营地(Climate Action Camp)。从以往的经验来看,‘公民大会’(Citizens’ Assemblies)被证明是西方民主的一种成功的补充。尤其在关系到某些极为‘烫手’的政治叙述(political discourse)的时候,公民大会是高效的。我们,反抗灭绝运动(Extinction Rebellion),坚决要求启动公民大会,以便共同找出应对气候危机的方案和措施。在‘XR(反抗灭绝)气候营地’,我们将从各个角度通过各种小组讨论来探讨这个问题。在接下来的几天里,大家有机会在划定的营地区域内参加丰富多彩的活动。"

  议题包括:

  

2.webp.jpg

  气候危机(Climate Crisis):如果已经太迟了,我们怎么办?

  

3.webp.jpg

  文化再造(Regenerative Culture):为了一个可持续的未来,我们需要做什么?

  

4.webp.jpg

  反抗(Rebel):与自我毁灭道路进行斗争的政治技巧

  德国联邦议会大厦对面的宿营地

  10月7日早上10点,我先来到宿营地的帐篷区。在距离德国联邦议会大厦(Deutscher Bundestag)几百米的绿地上,已经搭建了非常多的大大小小的帐篷,我数不过来,一眼望过去,密布着几百、上千个五颜六色的帐篷。入口处的一个帐篷写着:志愿者报名处。

  

5.webp.jpg

  

6.webp.jpg

  

7.webp.jpg

  波茨坦广场的开幕式

  得到通知,波茨坦广场(Potsdamer Platz)在中午12点将举行行动开幕式,我走路前往,距离不远。那里也已经聚集了几千人。这里搭建了一个小舞台。音响效果很差,稍微远一点儿就听不见。下午,在大家的热烈掌声中,31岁的德国女船长卡萝拉·拉科特(Carola Rackete) 走向讲台发言。今年6月,卡萝拉驾驶的“海洋观察3”号从利比亚近海一艘偷渡橡皮艇上救起几十名“非法”移民,为了营救这些难民,卡萝拉冒着被逮捕的风险驾驶船只驶进意大利港。

  

8.webp.jpg

  

9.webp.jpg

  

10.webp.jpg

  肯珀广场流动堵路

  得到消息,某个流动堵路的队伍需要支援。在肯珀广场(Kemperplatz)附近,一个十字路口的一侧被大概100多人堵住了。大概1个小时之后,这些人散去了。

  

11.webp.jpg

  在胜利纪念柱广场安营扎寨

  今天最后一站,我去了胜利纪念柱(Siegessäule), 发现这里的人非常多,广场转盘的5条路口都被堵住了。宽大的六月十七大街(Straße des 17. Juni)上一辆车都没有,行人和骑行者可以在大马路中间行走和骑车。六月十七大街是柏林的东西中轴线,勃兰登堡门(Brandenburg Gate),二战苏联红军纪念馆(he Soviet Memorial)和胜利纪念柱(Siegessäule)广场都在这条大街上。

  在这里遇到了熟人,4个参加堵路的年轻人来自德国南部,他们属于一个行动小组,其中一个男孩子大卫是高中毕业生,一个女孩子安娜是大学毕业生,都刚毕业。我和他/她们沟通了一下现在的组织情况,他/她们告诉我,整个运动有组织分工,比如:统筹组、后勤组、法律组、等等。他们4个人中有一个小组长,保持着小组和大组以及整体运动的沟通。任何到现场之后尚没有加入行动小组的人也可以被组织进入行动小组。

  安娜昨天和我一起从德国南部乌尔姆(Ulm)来到柏林,距离是600多公里。我们半夜到达柏林,她住朋友的妹妹家里。她们凌晨3点多起来,凌晨4点到达了胜利纪念柱广场,按照小组行动的指示参加堵路。她告诉我,那时候车很少,警察比她们到得还早,已经把通向胜利纪念柱广场的道路提前进行了交通管制。参与堵路的人们都提前做了准备,带了气垫、睡袋、毛毯、厚衣服。大卫和安娜说,行动小组成员之间要给予彼此精神鼓舞,因为堵路行动不会只持续1、2天,有可能要持续1周。

  

12.webp.jpg

  我正在读《这不是演习 - 反抗灭绝运动手册》(This is not a Drill: An extinction rebellion Handbook),其中有一篇行动指南的文章中指出,行动要发生在首都,发生在城市重要场所,必须造成经济损失,因为只有这样的损失才能引起政府和大企业的重视,而如果要造成这样的损失,一次行动的时间不能少于1周。

  

13.webp.jpg

  BBC新闻报道

  晚上,听英国广播公司(BBC)的新闻,大致内容是:今天,在全世界的60多个城市,反抗灭绝运动开始了计划持续2周的集会。在荷兰阿姆斯特丹,100多人被捕;在澳大利亚悉尼,30多人被捕;在英国伦敦,250多人被捕;在美国纽约,50多人被捕。在德国柏林,最重要的交通要道被占领,占领者不准备在短期内离开,很多人做好了被逮捕的准备。新闻上说,英国反抗灭绝运动提出三点要求:第一,启动国家生态危机紧急状态;第二,在2025年实现排放为零;第三,成立监管环境的公民大会。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青松岭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是美国改变了对华战略,不是中国主动封闭起来 ——三评《郑永年:中国会再次封闭起来吗?》
  2. 郑永年先生对改革开放前后的历史缺乏客观公允的认识 ——二评《郑永年:中国会再次封闭起来吗?》
  3. 《方方日记》的文本、逻辑与问题
  4. 说好的八小时工作制呢?
  5. 【4月30日】健康观察哨:武汉市核酸检测88.9万人次,结果……
  6. 赵磊:官宣不尽人意,“技不如人”或“道不如人”?
  7. 这绝以不是一场简单的追责与索赔的法律战,而是一场血淋淋的以屠杀中国为目的的大围剿!
  8. 秋石:文学不是荒谬——评《人鸟低飞》兼致王小妮女士
  9. 方方们真的爱国吗?
  10. 中国必须救美国?金刻羽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1. 无为李爷:八十年代其实一点都不美好
  2. 积极信号,奔走相告:方方队友梁艳萍被调查,希望这仅仅是开始
  3. 为什么人民日报充满忧伤?
  4. 大学教授们的“言论自由”
  5. 黄智贤回应方方: 不屑无良 ——写给所有中国人
  6. 急需用实际行动向美国证明中国不是好惹的
  7. 谈谈湖北大学调查梁艳萍教授
  8. 左大培:让外企撤出成为好事
  9. ​孙锡良:老孙微评(教育会否香港化?)
  10. 丧心病狂的投名状—— 评《八十国联军索赔之可行性研究报告》
  1. “万万”没想到:搬起石头却砸了自己的脚
  2. 怎样的社会主义才是未来?——张维为理论批判
  3. 论“方方”的倒掉
  4. 张志坤:中国公知集团遭遇一场政治滑铁卢
  5. 孙锡良:这个“国际玩笑”不够大
  6. 老田| 后文革新贵自我塑造过程考察:以方方为例看“遍地文革余孽”哪儿来的
  7. 德国为什么拒绝中国的援助?
  8. 方方日记风波似乎掩护了什么......
  9. FF的“朋友圈”
  10. 孙锡良:谁能说清方方们的别墅陈案?
  1. 从韶山冲走出来的一代女杰
  2. 建议注射消毒液杀死新冠病毒?!一天后,特朗普又改口了……
  3. 无为李爷:八十年代其实一点都不美好
  4. 无为李爷:八十年代其实一点都不美好
  5. “热度”极低的云南大旱
  6. 丧心病狂的投名状—— 评《八十国联军索赔之可行性研究报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