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时政 > 时代观察

外国的毛派,颠覆你的认知和想象

进步文化网 · 2019-11-02 · 来源:进步文化网
收藏( 评论( 字体: / /

  

他有很好的教养,内部是钢,有坚强的抵抗力。

 

  

毛从来不是教条主义者。

 

  

他是灵活的,愿意变革和学习,而最重要的,是忍耐——一直到那个转折点上。他等待着那个最低点,然后在车轮向上转动时采取行动,不太早,也不太晚。他跟着历史来引导历史。——美国记者海伦  斯诺

 

  

 

 

  

随着1226的日益临近,毛泽东这个名字在朋友圈一天天热起来,毛主席的功绩不仅在于改变了中国历史的发展进程,他的影响其实远远超出了国界。

 

  

比如中国之外的信仰毛泽东思想的人通常自称「列宁主义-毛主义者」。欧洲1960年和1970年在毛泽东思想的指导下成立的左派政党至今仍坚持毛泽东思想,如挪威的「工人共产党」,德国的「马列党」,土耳其的「毛主义共产党」,和希腊的「共产组织」等等。在拉丁美洲,阿根廷的「革命共产党」、秘鲁的「秘鲁共产党—光辉道路」,以及在亚洲尼泊尔「尼泊尔共产党(毛主义)」和菲律宾的「菲律宾共产党」都很活跃。

 

  以下资料来自网络综合。

  

  尼泊尔联合共产党

  尼泊尔联合共产党(毛主义),也称为尼泊尔联合共产党(毛派),是尼泊尔的一个主要政党,其全称是尼泊尔联合共产党(毛泽东主义),亦有时简称毛派,是现在尼泊尔共产党中最大的派别,由普拉昌达(Prachanda)领导,亦是尼泊尔的一个左翼武装组织。这个派别1994年从“尼共(团结中心)”中分出,从1996年开始使用现在的名称。2009年1月与尼泊尔共产党(团结中心—Masal)合并组建尼泊尔联合共产党(毛主义)。联合尼共(毛主义)亦是革命国际运动及南亚毛主义政党组织协调委员会(CCOMPOSA)的成员。

  尼共(毛主义)于1994年从“尼共(团结中心)”中分出,是尼共原来一群自称相信毛泽东思想的人。他们在最初仍然沿用“团结中心”的名称,直到1995年才改用现在的名称。尼共(毛主义)成立初期,只是要求废止君主专制,并采用君主立宪制。

  1996年2月13日,尼共(毛主义)发动“人民战争”,试图用“以农村包围城市”的战略,以农村为中心,在尼泊尔实现“新民主主义”,之后再进一步实现社会主义社会。2001年,尼泊尔政府军展开对抗尼共(毛主义)的军事行动,主要在国家的西部地区。在随后的几年之内,尼共(毛主义)已经实际支配了尼泊尔过半数的地区,并从2004年底开始,对首都加德满都围城。其间,双方曾有几次停火协议。

  2006年,在尼共(毛主义)支持的加德满都城内的人民大规模民主运动之后,5月18日尼泊尔国会一致通过,剥夺国王贾南德拉包括军权在内的权力,使尼泊尔日后不受王室控制。

  尼共(毛主义)与七党联盟达成十二点共识,并承诺实行民主改革后停止武装斗争[2]。往后的三个月,尼共宣布停火,但“强迫捐献”的情况仍然持续。当中,全国最大的合营公司Dabur Nepal被毛派工会要求缴纳高达100万美元的“税款”[3]。11月7日,尼共(毛主义)和政府达成协议,放弃武装斗争,加入临时政府:军队会被收编入政府军,而党组织亦会改组成政党,准备在2007年6月参加大选。

  2007年9月18日,尼共(毛)宣布退出临时政府。12月23日,主张君主立宪多党制的大会党和主张完全废除君主制,实行共和制的尼共(毛)达成协议,废除君主制,尼共(毛)返回国会。

  08年4月,尼共(毛)在尼泊尔立宪议会选举中成为立宪议会中的最大党。2008年8月22日,尼泊尔共产党(毛主义)中央委员会主席普拉昌达领导的尼泊尔共和国新政府正式成立。首次宣誓就职的有8位部长。

  尼泊尔共产党(毛主义)中央委员,巴塔拉伊任财政部长;毛主义党中央委员,巴德尔任国防部长;毛主义党发言人,中央委员马哈拉任通信部长;毛主义党中央委员古隆任司法部长。

  此外,马迪西人民权利论坛的4名领导人分别担任外交部长、交通部长、农业部长和教育部长。 2009年5月4日,在尼泊尔首都加德满都,尼泊尔联合共产党(毛主义)主席普拉昌达通过电视发表讲话,宣布辞去总理职务。

  2010年5月2日,尼泊尔联合共产党(毛主义)指出,尼泊尔政府在全国和平进程和制定新宪法方面没有任何进展,为迫使政府解散,呼吁全国举行无限期大罢工。

  尼泊尔毛派政党于2006年与当局签订和平协议,结束长达11年的武装斗争。之后毛派政党出现分化和重组,该国有四五个政党采用“尼共—毛主义”或类似的名称。其中,奈托·昌达领导的尼共—毛主义为2014年重新组建政党,该党声称将维护人民战争的成果,被认为是尼泊尔最为左翼的毛派政党。

  

 

   印共毛派

  印度真正的毛派革命始于1967年,他们在西孟加拉邦的纳萨尔巴里起义,这被看成印度人民战争的一个转折点。起义发生后,中国《人民日报》发表社论“春雷隆隆”(a peal of spring thunder,意译),对这一起义给予高度评价。

  1969年,以武装起义为斗争手段的印共(马列)成立,但不到两年,这个政党就分裂了。玛瞿穆达的地位受到了挑战。

  1972年,他死于狱中。在整个二十世纪七十年代,印度毛派支离破碎,但是坚持毛泽东的阶级斗争和人民战争理论,仍然是他们的共同点。

  1971年的孟加拉战争对毛派来说也是一个重大打击。因为中国和巴基斯坦的良好关系,所以,印度毛派中的一些人在这场战争中站在了巴基斯坦一方,这种举动很难被印度国内民众的情感所接受,也进一步削弱了毛派的力量。有意思的是,在整个分裂的过程中,亲玛瞿穆达的毛派还在七十年代分裂成了支持林彪和反对林彪的两股势力。分裂后,印度毛派陷于沉寂。直到1993年4月11日,读者在《印度时报》上又读到了一段文字:“极左分子从1980年代中期开始有明显的回潮趋势。”

  毛派回来了。从1993年至今,印度绵延的贫困山区为毛派提供了舞台,他们的势力也从原来的4个邦扩展到印度28个邦中的13个邦。1992年,印度前总理拉奥诚恳地向民众道歉,认为政府始终没有解决好土地改革的问题,而相关的承诺其实早在独立前就已经做出。

  此后,一个选举接一个选举,贫困地区农民的生活并未因此改善。而毛派的核心目标——土地革命正是他们赖以生存的最大资本。在印度经济高速发展的今天,印度农民的自杀率近年来也扶摇直上,社会分化加剧。印度国内贫富分化极其严重,有人形象地形容,印度10.5亿人口中有80%以上生活在“牛车经济”中,连自行车都买不起;另有15%的人生活在“两轮车经济”中,他们买得起小型摩托车;只有2%的人生活在“飞机经济”中,他们独占了印度经济“奇迹”的成果。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印度的情报人员估计,目前的毛派武装人员大概有两万人之多,仅去年一年就造成了近千人丧生,他们毁坏铁路,抢银行,劫狱,让自己经常出现在印度报纸的头版。

  印度毛派领袖相信,毛泽东思想是马列主义的发展,而他们的理论变化是,不再用上所有的力量去打赢一场战争,而是一边采取偷袭战术,一边巩固自己的根据地,毛泽东的游击战争思想对他们的影响很深。

  短短时间内,从尼泊尔边境到印度东部,一条红色走廊已然形成。在这条红色走廊上,聚集着像比哈尔邦这样印度最穷的地方,山脉险峻、丛林连绵,游击队在许多地方面对的都是缺员多达35%的印度警察和他们落后的武器。

  在许多地区,毛派游击队已经取代政府来管理当地,并依靠税收来维持自己的生存。比如恰蒂斯加尔邦的丛林里盛产竹子,毛派就向往来于丛林的竹子商人收取赋税,并要求当地的道路建设公司同样为之。而当政府带领军队来到山区清剿毛派的时候,他们总是能受到当地农民的保护。

  印度毛派的成功之处就在于,他们建立了严密的地下组织,这使得不了解当地情况的军队和警察很难对他们有所行动。如今,印度毛派游击队已经发展到可以进行较大规模战斗的规模,不久前他们拿掉了印度当局的一个警察局,参与这次战斗的游击队员有上千人之多。

  进入新世纪后,面对国内国际形势的变化,由印共(马列)分裂出来的几个主要党派均希望能重新合并,以带领农民运动走出低谷。在这种背景下,2004年9月,印共(毛)正式成立,由贾纳帕蒂出任zong书记。

  印共(毛)甫一成立,便显露出凌厉的攻势。其采取的第一个比较大的行动是在北方邦金道利县进行的伏击战,共打死19名警察。之后,类似的袭击活动就像滚雪球般越来越大,越来越频繁。

  2005年11月,1000多名毛主义分子袭击了比哈尔邦的杰哈纳巴德监狱,释放了大约350名毛主义囚犯,其中包括该党领导人之一的A.卡努,并抢走了几百条枪和大量弹药。这一年印共(毛)共发动了1608起暴力事件,造成了566人死亡。

  2006年印共(毛)发动的暴力事件次数虽略有下降,为1509次,但造成的死亡人数却上升了,为678人;2007年其发动的暴力事件又有所增加,为1565起,造成了696人死亡。2008年印共(毛)进一步加大了袭击力度。2月,毛主义分子袭击了奥里萨邦一座警察训练学校兼军火库,打死了10名警察,抢走了一批武器弹药;6月,警方特种部队在渡江追剿毛主义分子时遭遇袭击,有39名特种部队官兵溺亡;7月,一辆满载警察特种部队人员的装甲车触雷爆炸,乘员24人悉数丧生,地雷系由毛主义分子埋设。

  随着袭击活动的不断增多,印共(毛)控制的地盘也迅速扩大。在2003年末,印度只有9个邦55个县处于各个毛主义派别的影响之下,但到了 2004年,这一数字增加到13邦156县。目前,印共(毛)已在28个邦中的16个邦拥有了自己的活动范围,在600个地区中的165个地区有着比较大的影响,其活动范围从印度与尼泊尔的交界处一直延伸到印度的西海岸,影响面积达9.2万平方公里,处于其影响下的人口更是多达1.8亿——也就是说印度每6个人中就有1个人生活在印共(毛)的“红色旗帜”之下。

  据估计,印共(毛)的武装人员有2.5万人,在村一级的外围成员有5万人,拥有的武器超过了2万件,大多是步枪、冲锋枪和火箭弹。

  印共(毛)并非只是一介草莽。它有着完整的指导武装斗争的理论框架。2007年1月,其在秘密召开的全国第九次代表大会上通过了指导该党今后工作的5个纲领性文件——《高举马列毛主义的光辉旗帜》、《党纲》、《党章》、《印度革命的战略和策略》以及《关于当前国内外形势的决议》。

  在《党章》中,印共(毛)决心以“马克思、列宁、毛泽东主义”作为其指导思想,坚持走农村包围城市的道路。在此基础上,印共(毛)将自己的奋斗目标划分为3个阶段:近期目标是建立一个紧凑的红色革命区域,这个区域从尼泊尔边界到比哈尔邦再到安得拉邦,同时寻求人民民主;中期目标是作为世界无产阶级革命的一部分,在印度继续开展已在进行的新民主主义革命,推翻以“间接统治、剥削和控制”为形式的新殖民主义;终极目标是通过长时间的武装斗争夺取政权,实现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

  

 

秘鲁共产党

  光辉道路(Sendero Luminoso)是秘鲁一个极左的毛派反政府游击队组织,自称为秘鲁共产党(Partido Comunista del Perú),其目标是实行共产主义,以工农阶级取代中产阶级。

  在80年代,该组织在秘鲁的活动颇为活跃,时常制造事端。1992年,在CIA的协助下,藤森政府的在清剿行动中逮捕了该组织首脑古兹曼,其后该组织其活动才开始减少。另外,该组织的意识形态与策略被其他奉行马克思主义的游击队所效法,例如在尼泊尔支持毛泽东思想的尼泊尔共产党(毛主义)。

  “光辉道路”现在被美国国务院列为恐怖组织。2006年10月13日,组织领袖古兹曼被判终身监禁。

  “光辉道路”是从1970年从秘鲁共产党中分离出来的,由Ayaguchu省前大学教授阿维马埃尔·古兹曼(Abimael Guzmán)创立,其授课的内容创立了他的毛派武装学说,他原是秘鲁共产党领导人之一。“光辉道路”也是秘鲁的共产党”“红旗”的支派,于1964年从主流分拆出来。1980年,秘鲁军政府开始举行选举,在这12年间,“光辉道路”拒绝参选,经常以暴力的游击方式袭击投票站。

  在1973年至1975年间,“光辉道路”曾操控部份大学的学生会。到80年代中晚期,光辉道路已实际控制国土三分之一强。Guzmán在1992年被俘,被判终身监禁;继任者Ramirez Durand在1999年步其后尘。1997年,“光辉道路”组织占领日本驻秘使馆,将使馆为庆祝日本天皇寿辰而举行的晚宴上的人胁持为人质。根据秘鲁真相与和解委员会调查,该国20年内战死亡的6万余人中,有54%的人是被光辉道路杀害的。

  领导人贡萨罗,真名叫阿维马埃尔-古斯曼。1934年11月3日生于海滨城市阿雷基帕。19世纪50年代,当他还是一个大学生时,就经历了人民斗争:“在1950年阿雷基帕起义期间,我看到了人民的战斗精神,看到人民群众是如何愤怒地为遭到野蛮屠杀的青年而战斗。我还看到他们怎样和军队进行战斗并把他们逼退至兵营,看到政府从别处调集武装部队来镇压人民。我要说,这件事在我的脑海里烙下了深深的印记。因为逐渐了解了列宁,我明白为什么人民,为什么我们的阶级不管反动派们如何强大还是要走到大街上去游行, 让他们发抖。”

  “在大学里,在大学的斗争里,我亲身参加了规模巨大的罢工、Apristas(秘鲁一反动政党——英译者注)和共产主义者之间面对面的辩论。这激起了我读书的爱好。正好有人愿意借给我一本书,我想这就是列宁的《退一步,进两步》,我喜欢这本书,我开始研究马克思主义者的著作。”在阿雷基帕大学,他写了哲学博士论文《论康德关于空间的理论》和法学论文《实行资产阶级民主的国家政权》。

  毕业后,他移居Ayacucho 教学,并成为该地区党委会的领导人。在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运动的高潮期间,贡萨罗总统来到中国亲眼目睹了那儿发生的革命变化。这些经历大大增强了他同修正主义(背弃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的伪马克思主义者)斗争到底的决心。

  在对秘鲁社会作了具体的调查后,贡萨罗领导的秘鲁共产党决定:毛泽东农村包围城市的战略思想适用于秘鲁,Mariategui的秘鲁是一个半封建半殖民地国家的论断依然正确。“加强反对修正主义的斗争和重建共产党的工作......我致力于党内消灭修正主义的工作,我相信和其它同志一起我们完成了这一任务,我们开除了一两个陷得太深的,他们是死不改悔的修正主义者。Ayacucho 对我十分重要。因为它关系到革命路线和毛主席的教导。”贡萨罗总统领导的秘共左派(red faction)献身于重建以发动武装斗争为目标的政党,19世纪60年代中期,一些被古巴革命激发起来的武装派别试图通过游击战术发起革命。贡萨罗总统对此表示反对,因为他认为没有建立一个以群众为基础的革命政党,革命是不能成功的。

  当维拉斯高(Velasco)将军军事独裁开始一场有限度的土地改革,并改革官僚制本主义,先发制人预防革命酝酿时,贡萨罗主席分析了为什么资本主义统治和半封建关系还是根本没受到触动而对农民的剥削日益严重。19世纪70年代后期,当大多数老左( most of the old left)致力于为预定1980年要实行的“回归民主”组建选举联盟( electoral coalition)时,贡萨罗主席领导的秘共看穿了“民主”的真面目,发起了人民战争,为建立真正属于被剥削阶级人民的政权而战斗。

  贡萨罗主席领导武装斗争直到1992年8月被捕入狱。最后一次看到他是1992年9月24日,那天他在虎笼里发表了激动人心的演说,号召党把武装斗争进行到底。尽管碰到挫折,秘共中心委员会仍在他的理论和战略思想的指引下继续领导着汹涌澎湃的人民战争。

  

 

俄罗斯

  俄罗斯毛泽东主义党于2000年6月9日成立, 这是俄罗斯仅有的一个始终坚持现代最科学的思想体系——马克思主义列宁主义毛泽东主义的政治组织。

  建设一种没有任何形式的压迫(经济、社会、民族、文化、性别方面的压迫)的共产主义社会是我们的最终目的。

  俄罗斯毛泽东主义党是俄罗斯社会民主工党、俄罗斯社会民主工党(布尔什维克)、俄罗斯共产党(布尔什维克)、全苏联共产党(布尔什维克)和1953年前的苏联共产党的经验的继承者。我们同时把自己当作为1976年前的中国共产党的继承者。我们否认自1953年以来的苏联共产党和1976年以来的中国共产党同原来党的继承性。我们同时认为,赫鲁晓夫、勃烈日涅夫社会帝国主义是世界历史上最丑陋的极权主义的社会制度之一,叶利钦、普京的社会制度是它在后苏维埃俄罗斯的直接的和逻辑的继续。

  

加拿大

  2005年2月18日,随着毛泽东国际主义党(加拿大)(MIP-Kanada)的建立,马列-毛泽东主义的光荣红旗在北美升起。毛泽东国际主义党(加拿大)在与其他帝国主义国家中的兄弟党携手工作的同时,也与其他发展中国家中的兄弟党保持紧密的联系。

  加拿大不乏自称“社会主义”或“共产主义”、迎合加拿大人的党派,但是毛泽东国际主义党在加拿大是唯一支持毛泽东主义国际主义者运动(MIM)有关加拿大的正确的、科学的观点的党。这一观点认为加拿大是一个支持帝国主义的工人贵族占统治地位的国家,这些工人贵族因为分得了一份帝国主义者从第三世界所榨取的超额利润而已经被收买了。

  加拿大白人,像他们在美国的同伙一样,形成了一个压迫性国家,来镇压其内部的半殖民地,这主要是指镇压First Nations. 我们拼写Canada和Canadian 时以K打头,是为了象征加拿大非无产工人阶级的这种腐朽、落后、亲帝国主义的本质。

  毛泽东国际主义党(加拿大)在加拿大国家问题上支持MIM的立场。尽管魁北克的自治斗争在加拿大的媒体中吸引了最多的关注,毛泽东国际主义党(加拿大)认为First Nations 寻求自决的斗争是加拿大主要的民族斗争,这也是我们目前唯一支持的斗争。尽管我们承认魁北克是一个国家,但我们和First Nations 的同志站在一起,反对以魁北克的独立阻碍First Nations 的独立诉求,反对美帝国主义的操纵。我们将支持First Nations 任何关于从加拿大独立的要求,并帮助他们建立他们自己的毛泽东主义党。

  此外,和大多数加拿大人一样,毛泽东国际主义党(加拿大)认为加拿大没有一个独特的文化或民族身份。盎格鲁加拿大其实只是美国的延伸。与那些自称马克思主义的加拿大沙文主义党,那些出于机会主义的目的夸大了加拿大的独特性的党不同,毛泽东国际主义党(加拿大)主要是为了实践革命行动,如革命宣传,才存在的。对于一个在加拿大的人工疆域中运作的党来说,这从策略上来说较为容易。但我们的责任和目标并不止于北纬49度线。我们是国际主义者,致力于在全世界推动毛泽东主义的革命。

  与毛泽东国际主义党(美国)(MIP-Amerika)的同志们一样,——我们目前与他们共享资源—— 我们反对目前在帝国主义国家内进行武装斗争。相反,我们把我们的精力投入于为完成毛泽东国际主义党的中心工作而进行的合法斗争。这个中心工作就是:“为被压迫者夺取权力创造公共舆论与独立的机制。”

  毛泽东国际主义党(加拿大)使用法语与英语。我们欢迎支持毛泽东国际主义者运动的三个要点的加拿大人加入。欢迎同志们和我们一起工作与战斗!

  打倒帝国主义!

  马列—毛泽东主义万岁!

  全世界无产者,团结起来!

  毛泽东国际主义党(加拿大)临时中央委员会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青松岭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中国模式”是个不姓社也不姓资的怪胎
  2. 这饭不能好好吃了:要么吃不起苹果,要么吃不起猪肉,现在吃不起蒜
  3. “女权斗士”果子狸,是个什么妖魔鬼怪?
  4. 强化对非公有制的管控,不能再拖!
  5. 张文木:东北的地缘政治地位到底有多重要?
  6. 黄金马桶与社会主义
  7. 新加坡转向,那它与台当局绝密的“星光计划”还能活多久?
  8. 成功人士不会告诉你这些事
  9. 愿中国不再有“国民老公”
  10. 郭松民 | ​评女乘客进驾驶舱:不能让现代化“失压”
  1. 彭德怀回京“面谏”毛主席真相——毛主席和彭老总之间的这件事,必须说清楚
  2. 新华社公众号,抄我的文章,还删除毛主席,那我就要说道说道了!
  3. 丑牛 | 李昌平再“说实话”
  4. 外国的毛派,颠覆你的认知和想象
  5. 张志坤:从宋辽关系被热捧说起 ——兼议关于“澶渊之盟”的历史评价
  6. 华为8年理工女硕离职感言:我为什么做一个逃兵
  7. 猪肉价格政府该不该管
  8. “中国模式”是个不姓社也不姓资的怪胎
  9. 西天取经就是一场阴谋
  10. “社会主义”四个字,该重重地敲一敲了!
  1. 评赵紫阳的改革开放路线
  2. 丑牛:“反对改革开放”是个伪命题
  3. 低声下气、骨稣肉麻的哀求
  4. 关于李锐现象的反思
  5. 郭松民 | 残雪:令莫言遥不可及
  6. 毛主席致信刘少奇:古代官员禁带家眷吗?
  7. 徐庆全:胡乔木谈李锐
  8. 大寨精神没了,扶贫就是毒药!
  9. 请大家以后不要再批计划生育了
  10. 孙锡良:大国,你缺点什么?
  1. 毛泽东与黄炎培交往事:体现领袖的虚怀若谷
  2. 外国的毛派,颠覆你的认知和想象
  3. 乌有之乡公告
  4. 共产党人应旗帜鲜明的投身改革!
  5. 琉球王宫被烧毁,为何中国人更该心痛?
  6. 猪肉价格政府该不该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