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时政 > 时代观察

目击者讲述港科大“私刑”始末:碰瓷,殴打,“简直想要他的命!”

白云怡 赵觉珵 · 2019-11-08 · 来源:环球网
收藏( 评论( 字体: / /

  

“当时黑压压的一群人在围殴郑同学,我们内地生人少不敢冲过去,保安也不敢,学校领导也不敢,警察不让进,没有人能帮得到我们,我们就只能看着一堆不断剧烈晃动的黑伞。”

 

  6日晚间,一名内地学生在香港科技大学校园内惨遭多名黑衣暴徒“私刑”。在雨伞的遮盖下,多名暴徒将这名学生包围并挥拳殴打,该学生被打至额头流血。这也是香港“反修例”风波爆发近五个月以来发生的第一起校园“私刑”事件。

  “私刑”目击者:

  “‘黑口罩’简直是想要他的命”

  环球时报-环球网记者7日采访了多名身在现场的科大学生。他们告诉记者,这名被“私刑”的同学姓郑,6日下午5时,他和其他一些内地同学一起身穿白衣参加科大校长的公开论坛,以期待校园恢复和谐平静。大约傍晚7点左右,郑同学因故提前退场,当他走到一排身着黑衣的学生附近时,一名女生突然用侮辱性词汇向他叫骂。于是郑同学走去查看,同时后排许多黑衣学生开始起哄。随后郑同学转身离开,但走到过道时,一名靠近他的黑衣口罩男子突然倒地,并大喊称是郑同学把他打倒,但郑同学全程双手都插在口袋里,从未有推搡举动,黑衣男子显然是“碰瓷”。

  

  接下来,大批黑衣人立即将郑同学包围,在雨伞的遮挡下对他拳打脚踢,把他打到额头流血。其间,暴徒还抢走了他的钱包、身份证和港澳通行证。

  

2.webp.jpg

  

3.webp.jpg

  穿白色衬衫的内地学生遭到当地黑衣学生的暴打。来源:港媒

  “当时黑压压的一群人在围殴郑同学,我们内地生人少不敢冲过去,保安也不敢,学校领导也不敢,警察不让进,没有人能帮得到我们,我们就只能看着一堆不断剧烈晃动的黑伞。”一名身在现场的科大学生这样对环球时报-环球网记者描述当时的情状。另一名在现场的科大硕士毕业生王金华也告诉记者,郑同学被打后,他的第一反应是恐惧,现场也有很多内地学生立刻选择离开。“我们也想去帮助他,但是在黑衣学生的包围下很难插手。”

  

4.webp.jpg

  一名蒙面黑衣科大学生挥拳重击内地学生头部。图源:香港《星岛日报》

  受伤的郑同学随后被送进了科大的保安中心,但暴徒们针对他的暴力和攻击并未停止。一名去探望郑同学的科大同学告诉环球时报-环球网记者,郑同学被送往保安中心不久后,中心外就聚集起一大批戴着黑口罩的本地生,意图再次围攻他。同时,在保安中心里面,郑同学也感到焦虑,他在里面被困将近两小时,而且觉得中心负责人对他的态度并不友好。于是他要求离开中心回家,但他和前来保护他的几名内地师生刚走出大门,保安中心的负责人便跑过来大叫“不许走”,一大批“黑口罩”也跟随着他蜂拥而至,郑同学和另外两名内地学生随即被堵在了厕所中。

  

5.webp.jpg

  穿白色衬衫的内地学生遭到当地黑衣学生的暴打。来源:香港东网

  “当时厕所外面有十几名所谓的记者和黑口罩,当时他们简直就是要他(郑同学)的命的架势。”这名同学告诉环球时报-环球网,后来,在一些外国人和保安的帮助下,郑同学从另一出口悄悄被带出,并被护送到深圳。目前,郑同学已相对安全。不过,郑同学的信息已经被暴徒们“起底”公布在了网络上,有人甚至留言叫嚣要“取他的器官”。

  视频在这里↓

  

  视频来源:环视频 制作:乔炳新

  内地老师被“碰瓷”

  污蔑“性骚扰”

  据环球时报-环球网记者了解,6日多名内地学生前去参与校长论坛的一个重要背景是4日晚间发生的一名科大内地老师被暴徒“碰瓷”污蔑性骚扰事件。

  4日傍晚,一群身着黑衣的科大学生以“声援在将军澳坠楼的科大生”为由在科大校园内举行集会,尽管这名学生坠楼原因仍未明朗,但示威者却把科大校长史维包围并禁锢近6个小时,强迫他谴责“警暴”,其间更把一名到场的内地老师也裹挟在内。

  

6.webp.jpg

  科大校长史维被激进学生包围(图源:香港商报网)

  涉事科大内地老师须江告诉环球时报-环球网,当时他刚结束一天工作,晚上看新闻才得知校长已被围困几个小时,他决定前往现场表示学校老师对校长的支持。须江称,当时他站在校长对面的位置,周围有很多记者、学生,也有蒙面人。“我没有拍照,没有拿任何东西,也不希望发生摩擦。但突然旁边的人开始吵嚷、挤我,前面一名戴面具的女生开始高叫‘非礼’,然后有第二个、第三个女生这么喊,更多的人开始起哄。我用英文对她们说,‘show me the proof’(拿出证据来)。”须江表示,他当时多次报警,以便让警察前来处理三名女生所谓的“指控”,但警察始终没能进来。后来,一名学生会干部开始大叫他的名字,并用普通话侮辱他,要他“滚回大陆”。

  内地生担忧:谁来保护我们?

  短短几天内发生的两起事件已让香港高校有内地背景的师生陷入前所未有的愤怒和担忧。一位科大内地学联的前成员告诉环球时报-环球网记者,校园内霸凌事件已经发生多次了。这一起严重校园私刑是大升级,很多同学已开始担心,这会不会是一个开端,接下来还会发生第二起、第三起私刑悲剧?“更关键的是,昨天校长论坛结束后,校长就对香港本地同学说,他不会让警察进校园的。那么万一我们内地师生再受到伤害的话,谁来保护我们呢?学校的安保人员很多也都带有自己的立场和感情色彩。”他担忧地对记者表示。

  另有6日晚上的目击者告诉记者,那天很多“黑口罩”在论坛一开始就把雨伞带进了会场,事后回想起来,许多内地师生担忧,“碰瓷”和“私刑”或许是他们早有预谋的,只是郑同学那天成为了他们随机选择的目标。

  科大工学院2019级硕士生孔令明告诉环球时报-环球网,“私刑”事件发生后,内地学生们已对学校是否能保证正常的教学、科研和生活秩序产生怀疑,更对校方是否能保持中立产生了极大担忧。他表示,6日当天,校长专门去关心地查看了一名在安保维持秩序时“倒地”的香港本地示威学生,但对惨遭私刑殴打、安全受到极大威胁的郑同学却始终未曾探望或慰问关心。

  据环球时报-环球网了解,此前科大也曾出现过本地示威学生包围威胁内地学生的事情,只是并未发展到严重的“私刑”程度。一名科大教授告诉记者,在这学期开学后,一名内地学生因撕去连侬墙上“中国猪”等极具侮辱性的词语贴纸,被疑似学校工作人员透露个人住址和课程安排,第二天即被三四十名香港本地学生围堵,强行逼迫其录制“认罪视频”,并将该视频未打马赛克就上传到了科大学生会的“脸书”账号上,至今未取下。

  “此次内地生被私刑不是一个孤立的事件,也绝对不是最后一个类似事件,它甚至是一个信号,预示着暴力时期的到来,学校需要加强安保措施。”在科大某研究团队工作的曹先生向科大校长史维发送邮件这样写道。他表示,学校应该对实施暴力的学生施以明确的惩罚措施,否则类似事件还会出现。

  今年硕士毕业预备继续留在科大读博士的王金华原本计划带着父母一起参加这几天的硕士毕业典礼,但看到这几天发生的事,他打消了这个念头。他告诉环球时报-环球网,越来越多的内地学生已经有了请假甚至休学的想法,包括他的父母也曾提出让他暂时回到内地避一避。一名科大的教授也告诉记者,现在学校好多内地老师已都想离开,如果情况再恶化下去,“内地老师全部走完是迟早的事情”。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青松岭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女权斗士”果子狸,是个什么妖魔鬼怪?
  2. 成功人士不会告诉你这些事
  3. 愿中国不再有“国民老公”
  4. 张文木:东北的地缘政治地位到底有多重要?
  5. 黄金马桶与社会主义
  6. 陈百祥与杜汶泽电台辩论:小丑注定就是小丑!
  7. 财富限制了王石的想象力?
  8. 十月革命纪念日:我们在庆祝什么?
  9. 来,感受一下这些香港名校学生的智商!
  10. 罗永浩的情怀,王思聪的失语
  1. 彭德怀回京“面谏”毛主席真相——毛主席和彭老总之间的这件事,必须说清楚
  2. 新华社公众号,抄我的文章,还删除毛主席,那我就要说道说道了!
  3. 丑牛 | 李昌平再“说实话”
  4. 张志坤:从宋辽关系被热捧说起 ——兼议关于“澶渊之盟”的历史评价
  5. 外国的毛派,颠覆你的认知和想象
  6. 华为8年理工女硕离职感言:我为什么做一个逃兵
  7. “中国模式”是个不姓社也不姓资的怪胎
  8. 猪肉价格政府该不该管
  9. 西天取经就是一场阴谋
  10. 这饭不能好好吃了:要么吃不起苹果,要么吃不起猪肉,现在吃不起蒜
  1. 评赵紫阳的改革开放路线
  2. 丑牛:“反对改革开放”是个伪命题
  3. 低声下气、骨稣肉麻的哀求
  4. 关于李锐现象的反思
  5. 郭松民 | 残雪:令莫言遥不可及
  6. 大寨精神没了,扶贫就是毒药!
  7. 毛主席致信刘少奇:古代官员禁带家眷吗?
  8. 徐庆全:胡乔木谈李锐
  9. 请大家以后不要再批计划生育了
  10. 孙锡良:大国,你缺点什么?
  1. 泪飞顿作倾盆雨——纪念杨开慧奶奶诞辰118周年
  2. 外国的毛派,颠覆你的认知和想象
  3. 新华社公众号,抄我的文章,还删除毛主席,那我就要说道说道了!
  4. 共产党人应旗帜鲜明的投身改革!
  5. 华为8年理工女硕离职感言:我为什么做一个逃兵
  6. 猪肉价格政府该不该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