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时政 > 时代观察

澳大利亚共产党:为什么澳大利亚偏远地区需要社会主义

CCNUMPFC · 2019-11-08 · 来源:WorldCommunistParties
收藏( 评论( 字体: / /

  2019年10月31日,澳大利亚共产党发布一篇来自澳大利亚共产党成员Occer Maloney的文章,题目为“Forgotten country - why regional Australian needs socialism”,文章分析指出:

  澳大利亚的偏远地区(Regional Australia,澳大利亚偏远地区其实指的是“Regional Australia or a low-population growth metropolitan area”,即偏远或人口低增长地区。当中很多地理位置并不偏僻,生活和教育水平还挺不错的地区都被划入偏远地区之列。)往往是对任何看似左倾的政策持批评态度最彻底的地方,也从反面证明晚期资本主义在世界各地走向了衰退。如果建立起社会主义经济,澳大利亚这些偏远地区实际上将是社会主义经济的最大受益者之一,但目前因为工业的大量流失和通货膨胀,给这些偏远地区的社区造成了特别可怕的情况。

  在过去几十年里,我们看到了澳大利亚偏远地区的人口、财富和生产力的大幅下降。这表现为曾经养活了几代澳大利亚人的工业的崩溃,以及许多澳大利亚人赖以谋生、以家庭为基础的农业的衰落。导致这种崩溃的是垄断性质的农业综合企业,它们控制着全国各地的农业区,同时由于全球资本主义总是在寻找更廉价、更容易被剥削的劳动力,澳大利亚一度强大的工业基础也被摧毁。

  “澳大利亚偏远地区需要一个新经济,一个能将澳大利亚人民的需求置于最富有之人的利润动机之前的经济。我们需要社会主义经济。”

  这些因素导致了“零工经济”的发展,通常是兼职或全职的临时工人数的普遍增加。这造成了一种工作不安全的氛围,全国各地的许多工人不得不依靠多种工作来维持生计。事实上,在过去的二十年中,临时工的比例虽然相当稳定,但在1982年到1998年间却急剧上升(从13%上升到24.9%)。如果你考虑到澳大利亚人口的增长,那么这意味着肯定会有更多的工人被迫在劳动力市场从事这些临时工作。

  “我们需要强调重建澳大利亚曾经引以为傲的工业,从汽车到纺织和制造业。

  由于这些因素,澳大利亚的偏远地区居民采取了更为保守的路线。由于政客和媒体不断将移民工人、寻求庇护者和澳大利亚人民之间的关系渲染为对立性的“我们VS他们”,从而加深了人们的恐惧和偏见。作为共产主义者,我们需要提高人们的认识,创造一种新的叙述方式,摆脱虚构的“我们VS他们”的对立关系,并让澳大利亚的人民明白,他们的敌人从来不是只想过上更好生活的移民,而是那些摧毁了他们的工业和生计的资本家和政客们。

  澳大利亚偏远地区需要一个新经济。这就意味着应该把澳大利亚人民的需求置于最富有之人的利润动机的前面。我们需要社会主义经济。我们需要强调重建澳大利亚曾经引以为傲的工业,从汽车到纺织和制造业。我们需要反击农业和矿业公司的垄断行为,他们想要剥夺澳大利亚的土地,囤积宝贵的水资源,导致下游成千上万的人失去水源。我们需要加强我们的农业,并在新的实践方面扩大投资,例如能够使土地恢复活力和击退我国迅速荒漠化的整体农业。这是澳大利亚需要的未来,也是我们共产党人应该努力争取的未来。

  澳大利亚偏远地区面临的另一个问题是交通和基础设施问题。目前,农村地区比城市居民更依赖汽车。我们需要摆脱这种依赖。在社会主义经济体制下,我们应该努力创造一个完全能够支持澳大利亚不断增长的人口的公共交通系统。这个运输系统的目标应该是把全国人口从城市或沿海的地方更平均地分布到在全国各地。如果我们能够做到这一点,我们就应该能够减少目前在我们人口稠密的城市地区发生的对环境的影响,并提高国家在曾经是工业中心的地区进行再工业化的能力。

  托洛茨基主义者、社会主义者和其他左翼团体在澳大利亚的这些偏远地区都失败了,他们转而更加关注大学校园和其他更偏向左翼的地区。大多数人认为这些偏远地区太反动,对我们的思想不友好,而实际上正是这些地区和生活在这些地区的人民,才更需要向他们展示共产主义和社会主义经济的好处。马克思列宁主义组织应该运用其原则,开始接触这些社区,并与这些偏远地区的社区建立牢固的联系。

  教育、号召、组织!

  【华中师范大学国外马克思主义政党研究中心   张雁博   编译】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青松岭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成功人士不会告诉你这些事
  2. 愿中国不再有“国民老公”
  3. 陈百祥与杜汶泽电台辩论:小丑注定就是小丑!
  4. 财富限制了王石的想象力?
  5. 十月革命纪念日:我们在庆祝什么?
  6. 来,感受一下这些香港名校学生的智商!
  7. 罗永浩的情怀,王思聪的失语
  8. ​“你孤独吗?”何君尧的回答令人意外
  9. 这一次, 中国何以胜诉美国?——霸权沉浮与WTO的深层裂变
  10. “十月革命”百年后的回响
  1. 彭德怀回京“面谏”毛主席真相——毛主席和彭老总之间的这件事,必须说清楚
  2. 新华社公众号,抄我的文章,还删除毛主席,那我就要说道说道了!
  3. 丑牛 | 李昌平再“说实话”
  4. 外国的毛派,颠覆你的认知和想象
  5. 张志坤:从宋辽关系被热捧说起 ——兼议关于“澶渊之盟”的历史评价
  6. 华为8年理工女硕离职感言:我为什么做一个逃兵
  7. “中国模式”是个不姓社也不姓资的怪胎
  8. 这饭不能好好吃了:要么吃不起苹果,要么吃不起猪肉,现在吃不起蒜
  9. 西天取经就是一场阴谋
  10. 愿世间不再有罗永浩
  1. 评赵紫阳的改革开放路线
  2. 丑牛:“反对改革开放”是个伪命题
  3. 低声下气、骨稣肉麻的哀求
  4. 关于李锐现象的反思
  5. 郭松民 | 残雪:令莫言遥不可及
  6. 大寨精神没了,扶贫就是毒药!
  7. 毛主席致信刘少奇:古代官员禁带家眷吗?
  8. 徐庆全:胡乔木谈李锐
  9. 请大家以后不要再批计划生育了
  10. 孙锡良:大国,你缺点什么?
  1. 泪飞顿作倾盆雨——纪念杨开慧奶奶诞辰118周年
  2. 外国的毛派,颠覆你的认知和想象
  3. 新华社公众号,抄我的文章,还删除毛主席,那我就要说道说道了!
  4. 共产党人应旗帜鲜明的投身改革!
  5. 华为8年理工女硕离职感言:我为什么做一个逃兵
  6. 郭松民 | 忠告华裔美军士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