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时政 > 时代观察

丑牛:新冠国资!壮哉国企!

丑牛 · 2020-03-15 · 来源:乌有之乡
收藏( 评论() 字体: / /
一场瘟疫、一场灾难,磨练出多少英雄豪杰,也考验了我们党,考验了我们的社会制度。

新冠国资!壮哉国企!

丑牛

  惊蛰一过,我也感到蛰居生活快结束了。

  上班的人一天比一天多,送上门的生活物资一天比一天丰富,好多都是名产名牌。昨天,我居然领到十份“汪集鸡汤",这在平时也算是奢侈美味,这意味着,抗疫战斗,胜利在望。

  关于疫情的报道,更多的是它在世界各地漫延,“唱衰中国”变成了“称赞中国"。近邻韩国,远方罗马,都在引进“中国经验”。

  中国经验是什么?是封城?是隔离?是免费医疗?是中西医结合?是全民动员、众志成城……?没有人总结过,但有两点是资本主义国家不可能企及的:一是共产党的领导,一是社会主义制度。这两点,我是十多年前从“中国合作医疗之父”赤脚医生覃祥官那里听来的。我俩彻夜长谈,赤脚医生运动在中国的兴起和衰亡。他谈到1976年9月初,随中国卫生代表团到马尼拉参加太平洋地区33国卫生部长会议,讨论发展中国家基层医疗卫生状况,他作为中国团的副代表(正代表是卫生部长)在大会上作主题报告一一《中国的赤脚医生运动》,引起了轰动,菲律宾参加会议的是总统马科斯的夫人依梅尔达,她要留覃祥官在菲律宾推行赤脚医生运动,覃祥官犹豫了一下,推辞了,他对总统夫人说:“不行,不行,赤脚医生运动有两个靠山,一个是社会主义,一个是毛泽东思想,你们都没有”。

  “真没想到我们还没回国,毛主席就去世了,我们留在中国大使馆守灵迎丧。回国没多久,我在菲律宾讲的‘两个靠山’在中国也逐渐被推翻,人民公社解散了,没有了社会主义就断了赤脚医生的根,毛泽东被批判了,没有了毛泽东思想就丢了赤脚医生的魂”。

  在抗疫斗争即将取得胜利之时,读到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江宇研究员写的一篇文章一一《从全民战疫看国企制度优势》,虽然说的是“国企制度优势”,实际上显示了社会主义的回归,毛泽东思想的回归。

  为什么说是“回归”,因为截至瘟疫来袭之前,“国企”一直是被改造,被扭曲,被打压的。且不说改革开放四十年,“卖”掉了多少国企,只说近两年对仅存国企的“改造”:

  2018年8月16月,国务院发出了一份红头文件一一《中央企业公司制改制工作实施方案》,要求101家央企在年底前全部改为公司制,完成由全民所有制到公司制的变身。《人民日报》发表一篇社评式的文章:一一《走好国企改制最后一公里》,这“最后一公里”会走到哪里?《人民日报》登了一篇国资委负责人的《答记者问》:“国有企业这个概念从此将进入历史”。怎样进入历史?2019年国资委又提出了一个“办法”:让“国资”改变成“混合所有制”。这一“混合”,“国资企业”不就成了历史了么。

  没有“国企”还有社会主义么!?“有的,社会主义与所有制无关”。这是中国体制改革、国企改制的领军人物徐景安先生讲的,去年他写了一篇文章,题目是《新时代、新理念、新目标》,登在《经济导刊》2019年8月号上,他写道:“社会主义公共利益至上,是社会主义的价值目标和本质特征”。“私有制创造的剩余价值,一部分通过税收再分配给全体民众,也能体现社会主义公共利益至上。[对徐景安先生这一论点的批判,昆仑策网,乌有之乡网都登载了屈炳祥同志的文章:《干社会主义可以不要公有制吗?》论述得很祥细]。遗憾的是,徐景安先生的这一论点,成为中国一些改革家的理论基础,还构成了所谓“中国学派”。在一次新学派的座谈会上,北京大学的一位著名经济学教授,语惊四座:“我们不再用阶级、阶级斗争的眼光看世界,不再用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的区分来看世界”。

  他们自诩为“中国化的马克思主义”,其实连修正的马克思主义也够不上,只能说是对马思主义的彻底背叛。

  在2018年到2019年两年的“你刚唱罢我登场”的喧喧嚷嚷中,一场瘟疫来袭,一下把“新理念”、“新学派”冲击得销声匿迹,还是社会主义公有制企业,公有制事业从四面八方迅速汇集成中流砥柱,展开了一场世所罕见的阻击战,歼灭战。

  感谢江宇研究员,他以独特的身份,把一场场战疫画卷展现在我们面前。

  昨天的国资委,还在筹划着“让国企走完最后一公里”,今天是:“国资委把办公室当成作战室,把车间当成前沿阵地,建立直通专线”。“一声令下,大量国有企业不惜代价,不计成本,分秒必争,不分昼夜,成规模地转产紧缺医疗物资。在中央企业均不生产医用防护服、口罩等医疗物资情况下,中国船舶集团、新兴际华、国机集团、中国石化、中煤集团、兵器工业调动能生产口罩、压条机、防护服的有关原料,解决了疫情爆发时医疗防护用品和器械的井喷式的急需”。

  这话说起来很简单,做起来该有多难,局外人很难想像到,拿口罩来说,熔喷布的原料和熔喷布的生产,工艺就很复杂,没有中煤集团,中国石化的潜力,能很快解决吗?小小口罩机生产线,没有国企集团,兵器工业的介入,你能立即批量地生产装备出来吗?从防疫战一打响时的“一罩难求”医护人员缺乏防护服而被感染,不到半月时间,口罩和防护服可以支援国外了。最先进的资本主义工业国能办到吗?

  让我们再展开一幅画卷:

  “在疫区前线,国有企业尽锐出战,承担全国各地专门医院的建设改造任务,武汉火神山医院由中建三局牵头承建,二万多人日夜兼程,十秒钟一面窗,两分钟一堵墙,国有电力、矿业、油气、通讯企业免费提供各种物资,缺什么就给什么,要什么就造什么,10天建成。同时,中国建筑、中国五矿、中国中铁、中国铁建在全国建成超过一百座专门医院、方舱医院,由‘人等床’变成‘床等人’速度之快,让世界震惊。试问:哪个私有制为主的国家有这样大规模协同能力和超高效率”。

  帝国主义和国内反动势力想借疫情的到来“唱衰中国”的企图破产了,当病毒向全世界漫延时,中国成了“希望之光”。“希望之光”来自社会主义制度,来自公有制,还来自“众志成城”、“万众一心”的“公心”。

  上文提到的武汉火神山医院建设,从任务下达到中建三局,十二小时,一万八千多职工就告别节日团聚的家庭进驻工地。不到十天全国四万多医务工作者在疫区过春节。推行几十年的医疗市场化一下被打破。医生“从最危险的职业”一下回归成“白衣天使”,把“祖国的花朵”从病魔手中夺回,阿姨把孩子送到医院的大门口,相互一鞠躬,这场面含着多少人间真情。

timg

  年逾古稀的张伯礼院士,一直战斗在抗疫的最前线,白天工作,晚上整理资料忙到深夜。他把中医药为主导、中西医结合防疫抗疫的实践,提验成系统的理论。更可敬的是他济世仁心。在战斗前线,他累倒了,害了胆囊炎,为了不下火线,他坚持保守治疗,在领导的“强迫"下,他才住进医院动了手术,在网上读到他在病中写的两首诗,第一首诗是手术后写的:

  抗疫战犹酣

  身恙保守难

  肝胆相照真

  割胆留决断

  第二首是元宵之夜写的,可能是写给他儿子的,他负责武汉市江夏区方舱医院的中医药为主导的治疗工作,并把已成为中医药专家的儿子从天津调来武汉江夏方舱医院。时逢元宵佳节,儿子想来武汉市区看望久别的父亲,伯礼院士写这首诗给儿子,要他坚守岗位迎接凯旋:

  灯火满街妍

  林静人迹罕

  别样元宵夜

  抗魔战正酣

  你好我无恙

  春花迎凯旋

  这不就是现代的白求恩么,他们的心,怎容得下医疗市场化。

  3月6日,是军旅作家魏巍百岁诞辰,在纪念文章中,大都提到他写的《谁是最可爱的人》。在抗疫斗争中,涌现出了多少“最可爱的人”啊!我们的人民作家,我们的战斗诗人,快拿起笔来,写我们伟大的社会主义时代最可爱的人,写和私有制观念决裂的人,写大公无私的人。

  “多难兴邦”,“生于忧患、死于安乐”,一场瘟疫、一场灾难,磨练出多少英雄豪杰,也考验了我们党,考验了我们的社会制度。我写这篇文章,出了一个题目一一“新冠国资”,文字似乎有些不通,是为了语意双关,新冠病毒来了,国资委旧貌变新颜,由送国企“走完最后一公里”,到“组织国企进行战斗的指挥部”。“卫健委”不也是这样在行动么,“最危险的职业”不一下成为“白衣天使”了么!疫情过后,天下太平,能顺势而下,来一个大变革,大改组,来一个“宜将剩勇追穷寇”,还是“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呢?赤脚医生覃祥官说的“两个应验”,会不会再应验?“复产”会不会“复旧”?国人正拭目以待之。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晨钟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老田:中国革命的精神遗产到哪儿去了——从1970年代三拨反文革力量的政治分析说起
  2. 为什么中国得利者要否定毛主席
  3. 毛主席十次挽救了党和国家!——建党99周年的追思
  4. 这一去,要叫天地变了颜色
  5. 是该过紧日子了,但不能自“99%”始吧?
  6. 将“中共”比作“公司”是严重的政治错误!
  7. 方方女士又打“极左”了,就问你慌不慌!
  8. 莫迪姿态强硬,印度国内有些人开始担心了
  9. 美国对香港亮出“核选项”?事情恐怕跟你想的不一样……
  10. 郝贵生:“共产主义的幽灵”究竟是什么?
  1. 普京为何不能让俄罗斯强大?线索就在阅兵式
  2. 我敢预测:要不了多久会再次听到这些话
  3. 特朗普掐住了反华“命门”?
  4. 又一个重要标志性事件,这届网民太了不起了!
  5. 陈伯达之子:八大关于社会“主要矛盾”的论述是如何产生的?
  6. 张志坤:中美关系,请不要在捏造文辞上下功夫
  7. 毁人一生的待遇,降低个退休待遇?
  8. 人民为什么讨厌高晓松?
  9. 郭松民 | 胜利1962:中印边界问题的历史回顾(全文)
  10. 老田:中国革命的精神遗产到哪儿去了——从1970年代三拨反文革力量的政治分析说起
  1. “10年浩劫”有十大“匪夷所思”
  2. 钱昌明:“不争论”,是一颗奴隶主义毒瘤!
  3. 张志坤:如此严重的政治问题,究竟该谁负责!
  4. “地摊经济”还未落地就要“收摊”?
  5. 普京为何不能让俄罗斯强大?线索就在阅兵式
  6. 又一个挺方方的女作家被免职
  7. 贺雪峰:我为什么说山东合村并居是大跃进
  8. 邋遢道人:6亿人月入一千、地摊经济及其他
  9. ​中印边境冲突出现伤亡,中国周边局势急剧恶化!
  10. 俺看地摊经济,就像一头黔之驴
  1. 北京知青孙立哲:我与史铁生一起做赤脚医生
  2. 印共(毛)举行五年来最大规模群众集会
  3. 普京为何不能让俄罗斯强大?线索就在阅兵式
  4. 郑永年:中国切不可在世界上显富摆富
  5. 从盼儿到怕儿: “只生一个女孩”为何盛行东北农村?
  6. 我敢预测:要不了多久会再次听到这些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