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时政 > 时代观察

德国《时代周报》彻底堕落了

晏泽西 · 2020-03-23 · 来源:经略网刊
收藏( 评论( 字体: / /

  德国《时代周报》彻底堕落了

  文 / 晏泽西

  旅徳学人

  

  本不想写这篇东西,实在忍无可忍了。

  德国《时代周报》是一家自由色彩浓厚的周报,经常自我吹NB,说它“擅长调查分析、讲故事和深度挖掘”。

  

1.webp.jpg

  十多年前,曾有那么一段时间,它的驻华记者中有两三位(名字就不点了),涉华文章还算不错,从不指望他们的观点与我们一样,但还算讲求实际,分析也有一定深度。那时候,我确实挺爱看这份报纸的。

  但最近几年,周报的涉华报道风向明显地变化:以嘲讽、贬斥中国为乐,以敌视共产党执政模式为荣。字里行间,你能读到:他们在辱骂中国人的强国理想和必胜信念,他们不希望看到中国党群关系的密切,更不愿意看到共产党始终成为人民的主心骨。

  2018年10月,《时代周报》老板、发行人之一——约费(Josef Joffe)写了篇文章,其观点至今让我记忆犹新。他写道:“(中国)人富了,要求就会多,就会学会反抗。中国的历史证明:在下一次起义或内战之前,人民都会表面上弯腰和顺从。”看,他的内心有多么强烈希望看到中国发生动乱、政治崩溃、步苏联的后尘。

  也这从近几年开始,我还是在读这份报纸,但只是工作需要,谈不上任何喜欢。从它的涉华报道和评论中,我再也读不到任何有价值和观点,哪怕就一个或两个,全然充斥着无病呻吟、伪善的污蔑和道德说教......

  

  这里多啰嗦几句,很有必要,关于《时代周报》现任驻京记者杨希蟠,女性,华裔德籍。2018年10月,曾在法兰克福书展套路刘慈欣,幸好刘作家见过大场面,有政治敏感性,才未上当。

  刚开始,采访的内容都很正常,问刘先生你在忙什么,在写新的小说吗,你对未来人类的科技、道德有什么想法等等,作品的架构如何构思的如何如何。

  然后,(以自以为很自然的方式)杨突然提问,刘先生,你读过乔治·奥维尔的小说《1984》吗?(这时候,有经验的被采访者就应该嗅到一股异味。括弧内内容均为老夫所加,下同。果不其然,接下来问题来了)我们发现,现在中国的很多现象都和《1984》很像,中国的中央集权非常强势,中国国内大街小巷遍地摄像头,监控着国民的一举一动,而且在网络上也有无孔不入的信息监控。现在中国建立了个人征信制度,对失信人群的出行进行限制,但是如果有公民胆敢批评政府,估计也会被找麻烦,坐飞机出行都会出问题,对此你怎么看?(说起乔治·奥威尔,不知杨是否知道,他可是被英国情报机关终身监控了)

  刘慈欣:中国长期的未来目标是建成一个越来越开放的社会,我们距离1984会越来越远。你说的那些情况是事实,人们手里拿的手机确实有监控,这会牺牲社会上极少部分人的自由度,但对大多数人来说,这根本不算个问题。99%的中国人现在都在关心房价、孩子的上学,还有医疗等等。为什么你们西方的记者老是关注你提出来的那些问题?(满分100的话,刘作家的回答可以打99分。)

  杨:因为我们报道了很多这类问题。你刚才说了一个数字,99%,也就是说你承认有1%的中国人权活动家、自由思想家在正在遭受迫害?(吹毛求疵的德国记者)

  刘慈欣:我说的很清楚了,在现实生活中我没见到过这类人。(给刘作家点赞!)

  (问完了这一段,杨看刘慈欣的态度有些激动,也就转换了话题,但是在转换话题之前,杨用斜体做了大段的批注,老夫很少看到采访媒体对被采访者做批注的。杨的批注令人耳目一新,全文翻译如下:)

  “现在我们看清楚了,刘慈欣不过是个畅销书作家而已,而不是个政治思想者,你不能期待他在德国酒店大堂里向德国媒体表达什么对中国政府的异议,如果他这样做就太蠢了,因为中国政府正在把他包装成文学界的明星,中国官方的喉舌如《人民日报》把刘慈欣描绘成“像凤凰的羽毛一样稀少的那类作家”(估计原文是凤毛麟角)。在官方宣传的包装下,他可以在作品中书写一些科幻性的,饱含人类命运忧患意识的太空科学家,但我们要再次强调:刘慈欣根本不是一个社会批判者,也不是一个公共知识分子。”

  (针对杨的批注,我也来个批注:这是杨借采访之机给主子物色、收买“反共”代理人吗?你不批判政府,所以你不是公知。我说,我他么就是个作家,非要让我作公知干吗?!这种玩阴招的记者,老夫平日碰到不少,但夹带私货、暗藏陷阱、恶意满满如杨,还真是替刘作家捏了把汗!试想,刘作家如果中了招,讲错了一句话,被杨抓了把柄,刘作家还会是刘作家吗?幸亏,杨给刘最终敲了认证章:“算了,这个人不是自己人,不是我们想要的”。)

  电影《被解救的姜戈》中有个黑人管家,为了更好地融入白人上流和主流社会,必须更卖力地纳个投名状,向主子表忠心,一路走到黑。“华人知道怎么最能恶心中国人”,“汉儿尽作胡儿语,却向城头骂汉人”。不带任何人身攻击,大家都知道,我指的是谁。

  

  昨天,3月16日,疫情之下,德国《时代周报》的网站又登出了文章,作者马丁·克林斯特(Martin Klingst),标题是:《我们得说说中国了》,副标题是:“新冠疫情表明,我们有多么依赖中国。但是正因为其蔑视人类的政策,我们西方必须抗争中国的权欲。”

  这个马丁·克林斯特,既不是华人,也不是黑人,而是充满政治高尚情操、浑身上下散发着道德优越感的白种人。

  在文章里,克氏很纠结,很郁懑。不用细品,克氏的急不可耐、暴躁粗野扑面而来,以致要突破我的最后一道防线——口罩。作为中国人,我对克氏的焦躁“感同身受”,甚至愉悦于他的这份郁懑。

  因为我知道,他看不惯我和我的国家,但我就喜欢看他看不惯我和我和国家,还不得不和我们同在一个地球上、看着我们建设社会主义伟大国家的样子。

  首先,克氏极不情愿地承认中国是德国十分重要的经济伙伴,“几乎所有医药产品上,中国都是德国的供应商,而且是至关重要的,不可或缺的”。接着,话锋一转,露出他作为西方媒体人的一贯、固有的本质:

  “就政治而言,我们西方身处地球,但北京的领导人却生活在另一个星球上。他们不能容忍反对声,残酷对待政治敌人,在集中营里关了一百万穆斯林人,逐步建设全面监控国家。中国每天都在碾碎西方自由民主体制的人权和价值。”

  (括弧内均为老夫的评论,下同。在新疆所做的一切都是合情合理的反恐防恐需要,克氏的胡言乱语,实在不值一驳。说别人关押之前,先反思一下自己国家的龌龊史。德国主流媒体排斥、压制对华友好声音的力度和蛮横,老夫倒是领教多年,深有体会。作为强盗的直系子孙,他哪来的谜之傲慢?这种傲慢深入骨髓,竟然想开除我们的(政治)球籍?!中国在地球上已经有五千年文明史了。有历史的国家很谦虚,想低调;而西方“中心论”才几百年,依然狂妄摆谱,内心其实十分虚弱。正告这位克氏:中国有的是自由和民主,有的是人权和价值,但我们拒绝西式的自由与民主,拒绝西方那种虚伪、拜金的所谓“人权与价值”。)

  “西方现在一些人高度赞赏中国的抗疫手段,主张效仿和学习之。可是,中国表面的成功可是付出了巨大的代价:进入住宅或去工作岗位,需要扫码,事先输入名字和身份证号,测量体温,必须交待此前都去过哪里。”

  (反正我觉得这样挺好的。为了安全、健康和便利,中国人在日常生活中放弃一些隐私权,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德国做不到这一点,可以坚持自己的抗议模式,但也别妒忌,也别在背后说中国坏话。奉劝克氏先撒泡尿照照自己的国家和欧盟:无形的病毒风暴,欧盟四散纷飞,各劫各道,已原形毕露了。英国?跑路了,搞“群体免疫”,本着人道主义原则,老夫预祝成功!)

  “天上有无人机监控。谁要是没戴口罩,马上就会被确认。获得信息的警察第一时间介入。凭借新的脸部识别技术,很快就判定一个人是否发高烧。”

  (这难道过份吗?!柏林的监控摄像头属全德最密,在欧洲也排名前列。敢说克氏你的行为举止、你的通话和互联网聊天不被BND、CIA和NASA窃听。如果克氏,你不愿牺牲你那神圣无比的隐私权——也许是见不得人的肮脏勾当,你尽可以找各种理由以龌龊的心态,排斥中国经验,祝贺你,你的代价就只能是鲜活的生命了。我倒是经常遇到克氏的一些德国同行,一边辱骂微信是“罪恶的监控应用程序”,一边又是它的忠实用户、肆意享受着它带来的便捷,这不是虚伪,又是什么?!)

  “监视邻居或同事,第一时间告状者会受到奖励。如不然,会受到严厉惩罚,警察全面介入。”

  (疫情期间,“防火防盗防同事”,怎么了?!克氏写这几句话,脑子里一定充斥着东德“斯塔西”的故事。据估计,民主德国每三个公民中就有一位曾向史塔西密报过他们的同事、邻居、朋友,有时甚至是亲属。这位克氏于是发挥他天才般的想像力,以为中国目前所做就是当年东德的“斯塔西”。将自身的历史经验,盲目照搬于他国,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真为克氏的政治智商着急,柏林墙倒塌、两德统一都三十多年了,他还热衷于将东德与当下的中国作对照。)

  “我们西方人目前也在经历为保障普遍安全,个人自由受到限制的阶段,因为重大灾害期间需要采取特殊措施。但是,我们对自由的限制完全不可与中国的残暴方式相提并论。在民主国家,人们始终可以相信,随着疫情的结束,对自由的限制就会被解除。”

  (个人利益至上的西方社会,以脑袋四方、好走极端著称的德国人,如克氏,能认识到个人自由“在必要情况下也需要受到限制”,真是闻所未闻,多不容易啊!苍天显威了吗?不过,既然西方政府和民众认为,西方的“自由民主”是一切疫情的特效药,那就一路走好,继续加油!新冠病毒一定暗自窃喜:自由民主的空气果然香甜无比。)

  “而中国领导人而言,疫情只不过是其维持和扩展对民众全面监控的良机,正如2008年的奥运会。控制欲和权力欲是他们政治体制的一部分,连国境线都阻挡不了。”

  (这是德国精英层甚至包括统治阶层对华的主流观点。当中国的正常崛起,被恶意解读为“对国际权力的攫取”;当中国抗击疫情的举措,被诬为政府借机扩张自身的权力,我认为,只有一个解释,就是该国的精英或决策者在思想上发生严重扭曲。从根本上说,它反映的是德国自身、自威廉二世以来主流精英的可怕情结:一种基于德国自身的历史经验,凭主观意志、集权独裁,进而认识和改造世界的强烈冲动。而在如今,为了洗刷自己的清白,向世人充分展示自己的“悔过自新”、“纯洁无暇”,不惜栽脏于他国、树立另外一个反面标杆。)

  “自由的西方世界要严肃、共同对待中国的挑战。这不仅仅是保护西方自己,也是为了保护那些勇敢抗议中国体制、日益增多的中国人。”

  (克氏文章的重点就在此:在疫情之下,支持并鼓动中国民众反抗政府,希望中国的“切尔诺贝利时刻”尽早到来。我忍不住想笑,想大笑,如果克氏代表了德国媒体精英的水平,那我就放心了,因为他就是一只自以为是的井底之蛙,根本不了解外界——中国的实际情形。

  德国踏入西方阵营的时间最迟,在西方阵营停留的时间最短,满打满算,才75年的光阴。若要论对西方阵营的不舍、依赖和信仰,若要论维护西方的团结和生命力、共同对付以中国为代表的“集权体制”的决心,若要论基于自身历史教训,进而对“非西方”国家进行道德教诲的专注和偏执程度,均非当今德国莫属。

  我倒是奉劝这位克氏,在走出西式民主自由的迷魂阵、在正确认知中国之前,最好先去趟心理医生那儿,一番剧烈的心理建设甚至动荡,必然是逃不了的。一个卫道士式的理想主义者,充满自信并自认为善良、试图以自以为是是正义而且明智的做法来影响、改造、领导世界。这病不好治,这样的人特别需要心理咨询。)

  

  像克氏之流,德国和西方还有不少。中国有句网络流行词,“贫穷限制了我的想象力”,本意是嘲弄有钱人的世界、有钱人的生活,我们一般人根本难以想象。套用至克氏,我们可以说,“无知和偏见限制了他的想象力”。

  类似杨希蟠、约费、克林斯特,他们算是德国舆论界的精英分子。中国的发展和崛起,有成就,也有不足,但至少已让西方的“普世价值”显得过时、落后甚至发臭。这种“价值”的拥护者们感到末日将至,胆战心惊。于是就想抓住一切机会,丑化、贬低中国的一切,让自己得到一点心理上的安慰。这种举动,是猥琐、龌龊、肮脏而厚颜无耻的。

  这么下去,这帮人怎么对得起赫尔姆特·施密特?!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青松岭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司马南:论“八角婆现象 ”
  2. 对群众,还是不要用外交辞令的好
  3. 孙锡良:先把自己活成人样吧!
  4. 双石:双爷我就知道,武汉人对方大妈不会失声
  5. 奉劝公知:收手吧!
  6. 能否变废为宝?——也谈方方武汉封城日记的影响
  7. “别了,司徒雷登”——特朗普撕掉了公知们的最后一块遮羞布
  8. 元先生M国演讲实录:谁才是抗疫主力
  9. 美国加关税,完全是个障眼法
  10. 抓住机会,果断出击
  1. 她代表的是一个阶级:揭开“武汉女作家”的面纱
  2. 武汉零号病人终于找到了!果然是参加军运会的美国军人
  3. 某些人不能太下贱
  4. 范景刚:打赢一场战胜美帝霸权主义的人民战争
  5. 诸多信号表明,我国粮食价格即将全面上涨
  6. 美国公知致特朗普的一封公开信 真相让人吃惊!
  7. 范景刚:学习毛泽东还是学习萨达姆?
  8. 张志坤:中美已到结束斗争而求团结的时候了吗?
  9. 宪之:“黑色眼睛”视野下的抗疫中国 ——方方们的公知话语逻辑
  10. 会不会有“里应外合”的可能?
  1. 郝贵生:从北大李玲教授的“两个凡是”谈起
  2. 女汉学家见证毛邓的时代差异
  3. 出人意料的政治对决
  4. 郝贵生:从“递哨人”艾芬医生抗“疫”经历谈“权力”的本质
  5. 吴铭:关于前三十年若干问题对某网友的回复
  6. 她代表的是一个阶级:揭开“武汉女作家”的面纱
  7. 范景刚:这是为什么?
  8. 第一批和第二批卫健委专家组全部来自北京,说明什么?
  9. 一个被放弃的走社会主义道路的中国经济总体设计构想
  10. 武汉疫情趋好,有关部门却做出荒唐事!
  1. 滠水农夫:纸船明烛送瘟神,人民情怀耀今古——学习毛主席《送瘟神》诗二首
  2. 美国确诊数超过中国全球第一!一线医疗人士爆实际死亡远高于统计
  3. 她代表的是一个阶级:揭开“武汉女作家”的面纱
  4. 她代表的是一个阶级:揭开“武汉女作家”的面纱
  5. 一场突如其来的裁员潮
  6. 如此引进美资究竟是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