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时政 > 时代观察

读者来信 | 洪灾来袭,土壤为何越来越留不住雨水?

悟稻 · 2020-07-15 · 来源:人民食物主权
收藏( 评论() 字体: / /

  

1.webp.jpg

  7月12日,航拍江西鄱阳问桂道决口画面

  图片来源:网络

  作 者|悟稻

  责 编 | 侯娣

  排 版|童话

  作者简介

  悟稻,土生土长在湖南农村,初中毕业后外出打工。2011年回老家时,他看到水田变旱地,堰塘沟渠不成形,开始担忧农业的未来。于是,2014年他下定决心回乡。以下是作者回顾的过去几年的种稻经历:

  2014年,他先在丘陵岗上三分塝田里用儿时最原始的方法开始生态种植油菜。

  2015年,他将土壤板结、连年种植棉花的农田旱改水,进行开沟免耕种水稻。他不泡种不耕田也不打农药化肥,丢带土秧苗,让其自力更生。不久秧苗依靠自己的力量站立起来。当年雨水充足,获得丰收。三块田二亩五分田收稻2100斤。

  2016年他增加了一块九分田,仍采用免耕种植。谁知土壤毛细管道逐渐恢复,田已关不住水。因为缺少水,他又坚持不打水,产量迅速下降,四块田三亩四分田共产稻700斤。

  2017年,他在草丛中撒了一百多斤谷种进行直播。春草很快盖过秧苗,再加上一个多月的干旱,四块田只收获一百多斤谷种。

  2018年,他在免耕田中精准直播谷丸。但是谷丸被老鼠吃掉不少,他必须补种。这一年由于田中杂草很多,48天高温干旱也没有打水,四块田收了十几斤谷种。

  2019年,他在红花草田中撒谷丸3.0,围沟边上育稻秧。但是谷丸被鼠吃了,秧苗生长也不好。这年免耕条件没达到,无足够水源,无足够覆盖物。耕田移栽后四块田生产2100斤稻。

  2020年,他围沟储水、覆盖育秧,并开始蚕稻轮做、种养结合。今年雨水充足,历经干旱考验的稻,长势稳健。

  

2.webp.jpg

  作者在田里插秧

  连续的雨水,可以检验所有的繁荣。此时多处城市汪洋一片,可载舟。城市房产侵占了雨水的家园,填堰塘、平沟渠、填湖造房······雨水失去家园,只好流浪,上了公路,跑进汽车、房子里面。这能怪雨水吗?雨水冤枉!

  来而不往非礼也。冠状病毒还没远去,雨水给人类送回大量塑料袋包装制品、饮料瓶,各种污泥浊水、病毒全涌上大街小巷。

  人类啊,常常好了伤疤忘了疼。雨水曾多次提醒,你们却无动于衷,热衷于名利、房产高楼,多有成就感啊!山河再大,却无我雨水容身之处。

  一而再,再而三,雨水忍无可忍,跑进三楼冲冠发怒。

  在农村,雨水顺势而下,土壤一冲就垮,土壤随雨水而下,疯跑起来,这是怎么啦?

  以前的土壤好有生机,草丛中各种生物来来往往。雨水来了,土壤及它的原居民都非常欢喜好客,还留雨水休息长住。有的雨水便到土壤深处去安家,有的雨水就地定居,有的雨水住上好几天,性子急的雨水留不住,土壤及其所有居民也是缓缓的送雨水走。

  如今土壤活力不在,疯跑了,原居民也不在了,他们到哪里去了?嗯,土壤身上怎么还有一种怪怪的混合味道,这是怎么回事?

  雨水往下流,把土壤送到小溪、堰塘,遇到的土壤越来越多,都是这个样子。雨水来到了石头砌成的沟渠,顿感拥挤。窄窄的,没有以前的宽广、大气,没法停留、休息,更不用说在这玩几天。雨水不得不流向河里,各种农药瓶、农药袋、塑料包装、饮料瓶,工厂的污水,城市下水道都混进来了。雨水愤怒了,暗流汹涌;雨水哭了,哭的很伤心。天下之大,尽无干净之地容我身?

  生态稻田的雨水发出微信——这里有干净的土壤,没有农药和激素、塑料袋;有大青蛙、绿萍、鸭、鱼,以前老朋友的后人都在。雨水为之一振,停止了哭声,借助于太阳的热量蒸发到天空中,根据定位在生态稻田上空降落下来。哇,闻到了久别的稻秧和青草味,找到了以前的感觉——鸭在田中来回穿梭,稻田里三三两两的绿萍在游玩,鱼儿在围沟深处,田坎上的杂草中有几只大青蛙······

  

3.webp.jpg

  雨水落在土壤上,与土壤打过招呼,便开门见山的问起来。

  

  土   壤

  老弟呀,这些年我们的日子不好过。我算是幸运的,过上了六年健康干净的日子。而周围的土壤就没那么幸运了,他们大多是生不如死。春天,我和周围的土壤,在田里、地里、路边、堰塘、小溪、沟渠、屋前屋后、菜园,所有的角角落落处,唤醒了沉睡的万物,叫它们起来发芽生长。正在生命兴旺时期,那些生机勃勃的草木就遭到灭顶之灾。人类喷洒除草剂,不久叶片桔黄,枯萎死掉。周围土壤受到除草剂的打击,几天后,头发全没了,光秃秃的。

  

  雨   水

  哦,难怪我一来,土壤就冲垮了。原来是除草剂杀死了土壤上的草木,土壤受到刺激,疯了乱跑。

  

  土   壤

  对,你想呀,田里地里打了除草剂,草木死了,里面的微生物及各种虫类没了家园,死的死,逃的逃,已成了空心村。土壤受到这些刺激,表土疯掉了,随雨水乱跑。里土好长时间缓过神来,可机器耕田时,又往田里混撒化肥和颗粒除草剂,这样田里不长一根草。所有的田都是这样操作的。

  育秧苗时,从农资店里买的一代种(杂交、转基因已分不清楚了),催芽的谷种拌上呋喃丹或3911或甲拌磷、防鸟老鼠的药,一阵刺鼻的味道。你也可在网上查查,看下这些药有多毒。秧苗生长后,在秧苗期,又要打二道药,追一次肥。别看秧苗外表长得好看,这些稻秧也可怜,被人为的做了手脚,无后代,只能生长这一年。

  

  雨   水

  “真为这些同类感到难过。”雨水抬起头,看到站立在土壤周围的稻秧,含着眼泪默默的点头,说道,“相比之下,我们和这里的土壤真幸运,免受这些人为的痛苦,可以世世代代的传下去。”

  

  土   壤

  “是啊,”土壤接过话,“听说还有什么壮秧剂,好扯秧苗的药,我的个天,周围土壤就这样被泡在农药的苦水里,有苦说不出,它真的被逼疯了。要是直播田里,耕田后要将水放干,撒播的发芽谷种同样也是拌过药的。等厢面上没水时,人类就会在整个田里打封闭药,这样整个稻田就不会长草了。各种草就被封闭药给封闭整死了。”

  “有时,一些机灵的草在打药的接口处躲过了封闭药,混在稻秧里生长。不久还是逃不脱,人类又喷除草剂,后期2-3遍农药,追化肥,土壤疯后也被折磨的死去活来。”

  “稻收割后,有的土壤松了一口气,这一年就不会再打药了。因为有的稻生长出再生稻,人类只施一遍化肥或不施肥就有再生稻了。城里人说再生稻好吃,没有打过药。唉,自欺欺人。”

  “城里人哪懂,再生稻表面是没打过农药,没施过化肥,可它长在土壤上。土壤这一年下来,吃过多少的农药化肥。这些农药化肥还不是一点一滴的输送给再生稻了吗?没农药,做梦去吧。再说了这也是个做梦的时代。有什么法子了?有的土壤就没那幸运,种油菜时,也是再重复几次的除草剂及农药化肥。”

  土壤喝了一口水,继续说道:“老弟,刚才给你说了水田土壤,再给讲讲旱地土壤。情况也差不多,可今年旱地土壤受大罪。往年打除草剂,杂草死,黄豆拌药穴播,打封闭药就成了,后期玉米、棉花土壤还需施化肥,打好几道药。人类用除草剂消灭了田间地里的杂草,春天时候,鸟类动物缺少食物,不得不冒着生命危险刨穴播里的种子吃,死了很多鸟。没吃的,没办法呀!人类发现后,就早晚各喷一次农药,一直到秧苗长到鸟类无法食用时才没喷。天气热时,人类自己经过那片土地时,都能感觉阵阵毒气袭来。你说这样种出来的粮食安全吗?放心吗?旱地土壤整个是毒土壤,本来就疯掉了还给它打那多药,你说它能受得了吗?”

  生态土壤抹了一把眼泪继续对雨水说,“老弟呀,有很多事情本来不想说,只是说到伤心处,不吐不快。路边、沟渠边、小溪、河流边都是桔黄色,人类自家门前的堰塘、屋前屋后、菜园都打除草剂,说是打了没有蛇。农药瓶、农药袋、食品塑料包装到处都是,还有哪片土壤干净。相比之下,我和生态稻及这周围的一切,真的真的非常幸运,免受了这些痛苦。”

  

4.webp.jpg

  农田周边散落的农药包装

  “城里人怪农村人打药打多了,农民背黑锅。表面上是农民打的除草剂,最先受害也是农民,谁受益呢?封建资本受益,卖农资、有源源不断的病人输往医院,这都是滚滚而来的利润,可过上高端生活并有计划的减少人口,一石三鸟。”

  

  雨   水

  那生活在这里的农民日子过得好吗?

  

  土   壤

  不好,自从人类用上化肥农药除草剂,生活在这样土壤上的一切生物都过得很不好。前些田我们这的生态农人手拨生态稻田田埂上的草,看见草上有很多枯色斑点。你知道这斑点哪来的吗?

  

  雨   水

  草上长了虫,虫吃的?

  

  土   壤

  那是除草剂雾化后随风落在草上形成的,烧死了叶面,枯死了就形成这枯色斑点。你知道这斑点有多厉害吗?

  

  雨   水

  这有什么厉害的,枯死的东西能有多大危害呀。

  

  土   壤

  你太小瞧它的危害了。生态农人扯了一会草,就感到辣手,有灼热感。等会手背上就起疱,就感觉痒,痒就手挠,越挠越痒。

  

  雨   水

  那个生态农人皮肤太敏感了。

  

  土   壤

  你说错了,那个生态农人前些天在田中扯草,赤脚打着赤膊只穿一个四脚短裤,都不怕稻秧挠他,也不怕蚊子咬它。你能说他皮肤过敏吗?在稻田扯草没的事,与其他田交界的田埂上的草一扯就有灼热感。然后不得不戴上手套袖子割草。

  你看那条路上,打过除草剂没倒的草。一半草已割倒,一半草还立在那。知道为什么吗?

 

  雨   水

  不知道。

  

  土   壤

  老弟,这多天的雨水,生态农人以为这没倒的草,毒性就消失了,拿起镰刀砍这些打过药的草,这样好走路。哪知砍到一半,手就有灼热感了,他不得不停止了。你说这除草剂有多毒。

  

  雨   水

  “真的太毒了。”雨水点点头。

  

  土   壤

  告诉你,现在庄稼的秸杆都带毒。

  

  雨   水

  真的吗?

  

  土   壤

  是的,有一农户,走过芝麻地,脚被芝麻桩刺伤了上脓,消炎打针一个多月才好。而在我这,生态农人栽秧时,脚上有根刺,上了脓。你说后来怎样?

  

  雨   水

  也消炎打针了?

  

  土   壤

  没有,那时5月农忙,我看他后来走路一跛一跛的还在栽秧,等了几天,我细看他的脚,那个脓不见了,刺在肉里。走路也正常了。

  

  雨   水

  嗯,这可怪了。

  

  土   壤

  对,这是挺怪的。生态农人自己说,这里是健康的水土,弄点伤,出点血,一点事都没有。真的,你忘了2016年的夏天,也下着雨,田中草多,生态农人手扯扯不动了,就用镰刀割草,一不小心,划了一条口,血直往外流。他手按住伤口一会,又继续割草。他说不用怕,自家的田地自己不怕感染。今年他手上又有一根刺,当时没有挑,后来不知不觉一点事都没有。现在看不出那根刺在哪了。

  你说这神奇不?

  

  雨   水

  真的有点神奇。

  

  土   壤

  神奇的事还有呢,生态农人栽秧苗时,将鸭子关了半个月,放出来时有一只鸭掉了队,那只鸭子眼朦胧,脚也一跛一跛的。当时我还担心这只鸭子以后怎么办?

  

  雨   水

  那只鸭子死了没?

  

  土   壤

  没有,过上几天,眼也亮了,脚也好了。生态农人说,有很多小的疾病在健康水土及环境就可以治疗,完全不用依赖那些药物。你不知道,其他农户家里的鸡,雨后天晴,在外面跑,常常患上病,需要灌药。因为外面的土壤打了农药、除草剂,这一沾上打过除草剂的草,就会像生态农人砍打过除草剂的草一样,有灼热感,时间再长点,鸡腿上就长疱,再严重一点没食欲感,需要灌药。

  还告诉你一件秘密,有一些鸡的鸡内金里有很多肿瘤,这和人类得的差不多的病。正常鸡内金里面很平滑。鸡内金有肿瘤,大多是在暗无天日里长大的速成鸡,高密度区域里生活环境,都足以把鸡逼疯,如果换成人在那样的环境中生活,想想有多可怕。这些鸡一生不知要吃多少药,打多少次针,真可怜的。

  这些鸡最后到哪里去了?把它们化整为零,鸡翅膀、鸡脚、鸡肉、鸡架、鸡内金、鸡肝······, 总之,最后又批量销售出去。喜欢吃鸡爪的人们可要节制哟,别看广告包装做的好,店内装修有氛围,吃的是否放心,自己细查深思哟。你想想为啥医院越盖越大,越盖越气派,照理说现代科技这发达,疾病应该是减少,怎么反而越来越多,进医院的人似春运。病从口入,自己的健康自己最有把握,为啥把自己的生命健康交给医生呢?为啥不反思自己吃了什么,这些吃的从哪里来的?是怎样长成的?

  

  雨   水

  人家是大品牌,大卖场,通过检疫抽检合格的,有证的。你担心什么?

  

  土   壤

  你信吧!我是不信的。一个红红的西红柿掉在角落里,不知什么时间被老鼠吃了一口。等发现这个西红柿后,一个星期都是这个样。你说这是什么西红柿。

  

  雨   水

  那产的水果如何呢?

  

  土   壤

  本土有个地方产西瓜比较有名,生态农人到亲戚家,吃了两块,就感到舌头发麻。不晓得种植过程中用了什么药。种甘蔗的用甜蜜素,种葡萄的用的就更多了。因为是一方产业园,天上一律的塑料棚,地上统一管理,土壤光光的,有草打除草剂,总之不长一根草。不断的换新品种,统一用什么肥、什么药。采摘后,一律往那个水里浸一下,保鲜。帮忙采摘的阿姨们是不会吃的,她们亲眼见到了整个生长过程。嘿,你还别说,买的人还特别多。现在知道为啥医院人多了吧!

  像草莓等都是大同小异。种土豆土壤上撒呋喃丹,这样土豆不被虫啃。

  

  雨   水

  大街上吃龙虾的特别多,那应该安全吧?

  

  土   壤

  安全,吃不死人。知道喂虾的吗?每隔段时间就往喂虾的地方撒东西,有的说是饲料,有的说是药。总之让它们快快长。知道猪吗?去年大多数都死了,人类说是什么猪瘟。我看是长期吃转基因的苞谷,吃打过除草剂的粮食,烂肠而死。知道2012年左右黄浦江上的猪吗,就是没及时宰杀烂肠死掉的。

  

  雨   水

  照你这么说,养殖都用饲料,那鸡鸭鹅不需要饲料吧?

  

  土   壤

  你不知道,乡村买鸡鸭鹅苗,都要买饲料给它们吃。

  

  雨   水

  真的吗?

  

  土   壤

  是真的,还买有阿莫西林拌在饲料里面。

  

  雨   水

  那生态农人买这些吗?

  

  土   壤

  他才不买,鸭买回后,直接用水泡碎米给鸭吃,稍大些吃谷,蚕豆。这些鸭可幸运了,吃的健康安全的粮食,在健康水土上可尽情的玩野,多自由。

  

  雨   水

  弱弱的问一句,水里长的鱼、莲藕安全吧?

  

  土   壤

  你说呢?土壤长期打药,雨水过后,带着农药残留到了水里,里面的鱼、莲藕它能安全吗?

  

  雨   水

  哦哦。照你说来,大多都是污染的水土,那高大明亮的玻璃房内,运用了各种高科技,用营养液种菜,及大棚无土栽培,那是干净卫生的。

  

  土   壤

  那都是外表好看,菜长得多娇嫩,有其形无其魂。不经风雨,不见阳光,它真的健康吗?再说这些营养液是些什么东东,什么配方,天知道。曾有人向生态农人推荐他的小型迷你喷雾机,视频中就是在大棚内喷洒农药,玻璃房内你觉得不会喷洒什么消毒液、农药之类的。这些菜都是农药化肥奴化而成的菜,只能称之为奴菜,经不起任何风雨阳光。别人不要了的垃圾种菜设备技术却当宝贝。

  

  雨   水

  哦,那人们喝的水,总该干净放心吗?

  

  土   壤

  你是过来人,没有一块干净地可容你身。农村有农药、除草剂残留,各种农药包装、食品包装袋,城市各个工厂,城市的生活污水,还有一些人通过高压将污水往 地下排,餐厅的烟道都是往下排,最后都混合在一起,又通过自来水流向千家万户。混合的污水通过自然循环,再次通过雨水又降落下来。这是一个整体的大循环,没有任何生命可以幸免。

  

  雨   水

  不知不觉天已黑,鸭子回家了,青蛙呱呱叫起来,萤火虫点起了灯。雨水听得张大了嘴巴,结巴起来,“那,那你说怎么办?”

  

  土   壤

  这需要人们在思想观念上更新,打破封建资本文化,树立起新的思想文化。先觉悟起来的人们联合生产者,进行生产自救。等了这么多年,食品安全解决了吗?没有,越来越严重。其实解决起来也简单,或自己动手进行生产自救,或按价值法则与生态农人等价交换。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青松岭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宪之:蔡霞现象 ——“姓社姓资”博弈大视野下审视
  2. 蔡霞一类党校教师由来的追溯
  3. ​细数毛主席最亲密的人,我心里真不是滋味儿!
  4. 毛主席会遭哪些人记恨
  5. 中印边境战争能够避免吗?
  6. 光刻机差距明显 文宣要实事求是
  7. 9.64亿“穷鬼”节日快乐!毕竟穷鬼也是鬼!
  8. 一个中国公民致美国务卿感谢信
  9. 王海娟:农民对土地确权很困惑
  10. 看《追龙》嘲笑香港?先想想东莞和一线城市的城乡结合部吧
  1. 王岐山:不要忘记,我们是毛主席培养的啊!
  2. 钱昌明:晚年毛主席为何“忧伤”? ——唯恐“红色江山”不保
  3. 跟“强硬派”胡锡进掰扯一下:美国对中国做过什么好事?
  4. 宪之:蔡霞现象 ——“姓社姓资”博弈大视野下审视
  5. 被社会暴打以后,你才会想起毛泽东
  6. 蔡莉因何被免职?
  7. 滠水农夫:虚无的民族主义赞歌——电影《八佰》观感
  8. 三夫改革”如何将苏共、苏联和苏联集团改成“三亡”
  9. 信号如此明显, 为何很多人还深信“仗”打不起来?
  10. 记得住土匪的小恩小惠,咋就记不住毛主席的大恩大德呢?
  1. 对干部子弟变质的防范与蔡霞、任志强的轨迹
  2. 蔡霞的嘴,赖小民的腿
  3. 蔡霞要对谁先礼后兵?
  4. 评蔡霞被处理,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5. 这个口号不宜再喊了
  6. 余 涅|识破胡锡进的汉奸言论
  7. 【重磅深度长文】左大培:加入WTO对中国弊大于利
  8. 官媒对蔡霞严重违纪案件的有关报道
  9. 网友再次揪出两面人教授,官方依然一片沉默!
  10. 王山魁司令接受采访:三十年河东,四十年河西
  1. ​细数毛主席最亲密的人,我心里真不是滋味儿!
  2. 欧洲各国怎么都开始反口罩反疫苗游行?!这画面,整个欧洲大陆都疯了!
  3. 被社会暴打以后,你才会想起毛泽东
  4. U2都被解放军击落5架了,美军还要送来第6架吗?
  5. 9.64亿“穷鬼”节日快乐!毕竟穷鬼也是鬼!
  6. 证监会允许美帝审计国企不觉得荒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