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时政 > 时代观察

钟南山要给张桂梅治病,张桂梅要小心了

闻道即行 · 2021-12-31 · 来源:大道天下行
收藏( 评论() 字体: / /
治病,不要看广告,要看疗效。

  

1.jpg

  2021年12月29日,#钟南山邀张桂梅赴广州治疗#上了热搜。

  以张桂梅的光荣事迹演绎的舞剧《待到山花烂漫时》在广州首演。钟南山之子钟惟德表示:“我的父亲是医务工作者,也是一名教育者,诚邀张桂梅老师来广州疗养身体,为像张桂梅老师这样的时代楷模的身体健康贡献出我们一份绵薄之力。”

  据悉,64岁的张桂梅身患骨瘤、风湿、肺纤维化等多种疾病,每天都要大把大把地吃药。她的双手患有严重风湿,每天都要贴满膏药来止痛。

  建议张桂梅老师:找医生,不要迷信广告,要看真实水平。

  01

  非典的成功经验是钟南山疗法吗?

  1、钟南山治疗非典的真实情况

  2002年12月22日,钟南山所在的广州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接收了来自广东河源的症状异常肺炎病人:持续高热、干咳,肺部经X光透视呈现“白肺”,使用各种抗生素毫不见效。

  中央电视台《面对面》专访钟南山:直面“非典”。谈到第一个非典病人。

  王志:当时是抢救了吗?

  钟南山:在我们会诊以后用了很多抗生素,还是不解决问题,所以我们考虑会不会是一个急性肺损伤,那么根据这个我们就的试用了一下大剂量皮质激素来进行静脉点滴治疗,当时觉得是中末期,胜算不大。但是就很意外地发现到了第二天第三天病人的情况明显的好转,这使得我们非常惊奇。  

  因为用了大剂量激素,第一个病人意外好转,因此认为大剂量激素是治疗非典的特效药。

  钟南山顿时有了信心:这个病不难治,呼吸机加大剂量激素就行了!  

  钟南山提出了五早:早诊断、早隔离、早治疗、早用皮质激素、早上呼吸机。

  于是,钟南山胸有成竹的提出:

  “把重病人都送到我这里来!

  大家都知道钟南山的这句话,却不知道,治疗过程并不像钟南山期望的那么顺利。

  广州呼吸疾病研究所的论文《38例重症SARS患者临床救治回顾分析》记录了钟南山的治疗方法和效果。  

2.jpg

  病人全部使用了抗生素,其中32人联合使用两种。24例使用抗病毒药奥司他韦治疗但对控制病情无效。

  病人全部使用激素治疗,平均用量240毫克每天,而且持续了3-4周。8例达500毫克每天,最高冲击治疗达1000毫克每天。

  8个死亡案例中,6例死于多器官衰竭(MOF),2例死于感染性休克,全部对激素不敏感。  

3.jpg

  因为治疗效果不佳,钟南山请来中医帮忙

  这件事,也有钟南山参与写作的论文《71例SARS患者中医药介入治疗的临床研究》为证。

  钟南山请来中医科的潘俊辉、杨辉、喻清和、王峰、邱志楠5位中医,中医药介入治疗的71例SARS患者,治愈70例,只死亡1例。 

4.jpg

  根据病变及病程 , 将 SARS分为 3期按中药辨证方、中药针剂、中成药配合西医治疗。

  结果:中西医结合治疗71例 SARS患者,死亡1例 ,死亡率 1.4 %,平均退热5.7天,平均住院27.1天。

  钟南山总共治疗了88个病人,死亡10例。

  其中钟南山使用纯西医治疗的17例,死亡9例,死亡率53%。

  而中医药介入后参与治疗的71例 ,只死亡1例 ,死亡率 1.4 %。

  可以说,是中西医结合,把钟南山治疗非典的死亡率从53%大幅降低到了1.4%。  

  2、非典时广州中医的成功

  那么,钟南山怎么会想到请中医帮忙的呢?原来,广州的中医第一时间就参加了抗击非典的战斗,并取得了成功。

  早在2003年1月7日,广东省中医院就收治了第一位非典病人。

  这是一场遭遇战。由于广东的中医非常发达,因此中医第一时间参与了抗非典的战斗,仅广东省中医院一家就收治了当时全省10%的病人,而且其中77%属于重症患者。

  在非典病原体还没有确定的时候,中医治疗非典已经取得了成功。

  2003年2月11日《羊城晚报》就发表了《中药综合治疗初见成效》。2月17日,《羊城晚报》又刊登文章《中医治疗非典型肺炎立大功》,介绍了中医中药治疗SARS的显著效果和治疗经验。  

5.jpg

  中医治疗非典型肺炎立大功

  介入治疗效果显著,中医专家进省医疗专家指导小组

  本报今天消息 记者廖怀凌、通讯员方宁、胡延滨报道:本报11日A2版关于《中药综合治疗初见成效》的独家报道引起省卫生厅关注,并提出在应对非典型肺炎疫情的“省医疗专家指导小组”中增加中医专家,在《广东省非典型肺炎推荐治疗方案》中增补了“中医治疗原则”。

  记者今天上午了解到,广东省中医院从1月7日起收治32名非典型肺炎病人,院方邀请北京、长春、广州中医药大学的全国名老中医和广州呼吸研究所的西医进行会诊后,确定了该病的临床诊疗常规,使用中西医结合治疗,平均退烧时间为5天,平均住院时间10天,发生呼吸衰竭需要上呼吸机仅1例。由于在康复期采用参汤补气扶正,病人康复很快,效果明显优于单纯使用西医治疗,目前8成病人已经康复出院,有的休养康复后已经重返工作岗位。

  广州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院医院收治的2名病人由国家卫生部、人事部、中医药局联合授予“全国名老中医”头衔的专家:88岁高龄的刘仕昌教授和彭胜权教授以及该院温病专家钟嘉熙教授治疗。他们并从去年11月起对外地、外院超过30名重症病人进行会诊。实践发现:有中医介入治疗的个案,平均退烧时间在1个星期内,最短为1天,病人的治疗周期和恢复期也明显缩短。

  收治病人超过150名的广州市第八人民医院的治疗过程贯穿“中西医结合”,选用中药点滴进行退烧和扶正。

  而中山二院和中山三院最近两个星期的治疗实践也表明:调派中医科医生参与治疗小组,中西医结合的治疗模式效果相当明显。

  中山二院医务科负责人对本报记者连连夸奖:“中医的确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目前西医对病毒没有特效药,但中药在提高自身抵抗力、清除病毒方面有长处,中西医结合将大大有利于治疗和康复。”

  截止2003年3月31日,广东非典病人1153例,治愈出院911例,死亡40例。其中钟南山只治疗了一小部分。

  而2003年创下治疗非典传奇战绩的是邓铁涛所在的广州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

  广州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以中医为主治疗73例非典全部治愈,平均退热时间3.26天,平均住院天数10.14天。病人零死亡、零转院、零后遗症,医护人员零感染、

  广东省中医院4月10日宣布住院非典病人清零。  

6.jpg

  广州主要的几家医院治疗非典的数据

  实际上,广东的非典在4月初已经被控制住了,广州街头一片歌舞升平,没有人带口罩。看下面的视频,世界卫生组织4月初来广州考察的时候也没有带口罩。

  看下面的视频,香港为什么请中医帮忙治疗,而没有请钟南山?

  

  这里顺便说说广东省中医院派人去香港帮助治疗非典的结果。  

7.jpg

  香港非典死亡率是大陆的好几倍,让自认为医疗水平比大陆高很多的香港,不得不放下身段,求助于大陆的中医。  

8.jpg

  香港媒体对非典的疑问

  广东省中医院的中医林琳和杨志敏,在香港5个月,共医治10家医院的危重“非典”病人近50名,康复期病人100余名,获得香港特别行政区颁发的“抗非勇士”金质奖章。  

9.jpg

  林琳获香港“抗非勇士”金质奖章

  3、北京治疗非典的教训

  但是,广东中医药治疗非典的经验并没有获得北京的认可,北京的中医被禁止参与治疗非典。北京依然在使用钟南山推荐的呼吸机、抗生素、激素治疗非典。

  这时广州疫情控制住了,北京却陷入困境。

  《中国危重病急救医学》2003年10期论文《185例SARS死亡病例分析及原因探讨》对北京2003年6月20日各综合医院上报的185份死亡病例进行了检讨。  

10.jpg

  治疗中,使用了大量激素、大量抗生素、各种抗病毒药物的方法。  

11.jpg

  激素用量80-800毫克每天,使用10天以上。  

12.jpg

  论文说:除了年龄和基础疾病,抗生素和激素的滥用所致继发感染是死亡的主要原因。

  大量激素的治疗方法还造成了很多后遗症患者。  

13.jpg

  北京感染非典的医护人员中,股骨头坏死的比例高达三分之一甚至二分之一。

  2003年使用激素治疗非典,造成了不少病人肺纤维化、股骨头坏死等后遗症,是公认的事实。

  那么,最早提倡使用激素治疗非典的钟南山,是怎么看待这个问题的呢?

  在南方日报的文章《钟南山谈非典后遗症争议,命重要还是股骨头重要》中,钟南山为自己做了辩解。  

14.jpg

  1)钟南山表示广东股骨头坏死的病人很少,是因为他激素用的少。

  2)不是所有病人一上来就要用激素,我们只有一部分病人在用,而且控制剂量。

  3)还有一个看法是,非典本身就可能导致股骨头坏死,这是学术争论。

  钟南山说的对不对呢?我们来看事实。

  其实,在前面提到的钟南山的论文《38例重症SARS患者临床救治回顾分析》,已经写的很清楚了:  

15.jpg

  钟南山在采访中说:“我们的用量大概是每公斤体重2到4毫克,最多的每天240毫克”、“我们只有一部分病人在用激素,而且控制剂量”。

  真实情况是,这些病人全部用了激素,不是钟南山说的每天最多240毫克,而是平均240毫克,最高达1000毫克;而且不是短期用,而是长达3-4周。

  钟南山说广东1000多病人,一共才20-30个病人股骨头坏死,而光是他自己就至少给38个病人用了大剂量激素,其中死了8个。  

  4、中医终于进入北京抗击非典主战场

  为了让中医药能够尽快参与非典救治,邓铁涛上书胡锦涛;中医药专家林中鹏为新华社起草《内参大清样》,报告了中医在广东治疗“非典”的成功经验。

  2003年5月5日,时任中医研究院科技合作中心抗非典协作组执行组长应光荣上书国务院,获得原中医局局长吕炳奎、海军总医院副院长冯理达签名支持。  

16.jpg

  

17.jpg

  

18.jpg

  

19.jpg

  在提交给国务院的调研报告中,对广州中医药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广东省中医院的治疗效果做了说明,还对激素、抗生素的副作用提出了警告。

  5月8日,温家宝总理批示:“请吴仪同志阅处,在防治非典中,要充分发挥中医的作用,实行中西医的结合。”  

  当天下午,吴仪召开会议进行了部署,中医药才进入了北京抗击非典主战场。

  小汤山医院,使用中西医结合治疗680名非典病人,8人死亡,死亡率1.2%。论文《小汤山医院680名SARS患者药物治疗分析》记录了具体的治疗方法:  

20.jpg

  小汤山的680病人中,548人次使用了各种中药制剂。在当时西医对SARS病毒无特异性病原学治疗的同时, 小汤山医院注重了中西医结合、优势互补的治疗特点。卫生部专门安排科研课题, 与北京中医药大学附属东方医院协作, 专家现场查房, 诊断病人。  

21.jpg

  

22.jpg

  临床结果证实, 中药可以缩短平均发热时间, 减缓发热所致的全身中毒症状, 具有促进肺部炎症吸收、减少激素用量、无明显副作用的优势, 对于SARS患者的治疗起到了较为肯定的作用。

  下面的论文,比较了北京524例非典病人的中西医对照治疗效果。  

23.jpg

  

24.jpg

  论文指出:使用纯西医治疗的206例死亡7例,使用中西医结合治疗的318例,0死亡。

  来看视频。

  

  国务院研究室原副司长陈永杰等人在给国务院的报告中指出:中医药介入后,北京非典的死亡率下降为之前的五分之一

  当年全球非典病例共8422例,死亡919人,病死率近11%。其中病例百人以上的是:

  中国大陆:5327例,死亡349人6.6%;

  中国香港:1755例,死亡300人17.1%;

  中国台湾:  665例,死亡180人27.1%;

  加拿大:      251例,死亡  41人16.3%;

  新加坡:      238例,死亡  33人13.9%;

  而广东的非典死亡率为3.8%,广州为3.6%,全世界最低。香港的死亡率是广州的四倍。

  原因是什么呢?是因为广州的西医比香港的西医厉害四倍吗?  

25.jpg

  广州主要的几家医院治疗非典的数据

  钟南山院士坚持认为,广东的成功经验关键在“三早三合理”。  

26.jpg

  “三早”和“三合理”,即“早诊断、早隔离、早治疗”和“合理使用皮质激素、合理使用呼吸机、合理治疗合并症”。

  实际上,当时广东并没有做到早隔离、早诊断。在2002年11月发生首次非典病例之后,不仅病原体拖延了几个月才确定,隔离措施也很晚,2月18日广州还有几万人参加了罗大佑的演唱会。

  后来,中国卫生部把治疗非典使用过的西医方法上报了世界卫生组织。  

27.jpg

  世界卫生组织的研究认为:无法得出结论支持利巴韦林、皮质类激素、洛匹那韦、利托那韦、I型干扰素、免疫蛋白和血清疗法等对SARS患者的治疗益处,其中有些方法可能还有害。

  钟院士承认治疗非典没有特效药,又说非典是自限性的,90%的人好好休息自己可以康复。  

28.jpg

  再后来,钟南山院士公开表示“我不主张中西医结合”。  

  

29.jpg

  在叶依的《钟南山传》中,专门有一章《相信中医》,钟南山称自己是相信中医的,但是必须把中医的经验医学变成循证医学才行。可惜中医连一个双盲试验的证据都没有。

  “必须要有数据和证据。中药如果有效,也就是吃它有效,不吃它没有效,证据在哪里?”

  2019年,钟南山发表了一段关于治疗冠状病毒的谈话。

  

  “这个非典它本身是没见过的,我们到现在还是不知道,当时它这个这个发病的机理是什么。那么现在过了16年了,还是不太清楚,这个冠状病毒到现在还没有办法。”

  ......

  “所以这个呃最大的,对我来说最困难的问题就是怎么解决这些病人?假如说你不能够对这个冠状病毒进行这个有,有杀死冠状病毒的药物的时候,如何能够用各种的办法,使得病人坚持过了这个这个困难的,他的病情能够恢复,这个当时对我来说是最难的问题的。换句话说,也就是病人是活是死,当时觉得是最困难的事。”

  “但是现在呢,我们多了,办法多了很多。就是在当时我们提出的人早发现、早诊断、早治疗,还有就是合理的使用无创通气、是合理的使用皮质激素、合理的使用治疗继发感染(抗生素),这个到现在还是适用的。”

  ......

  “所以我想我自己觉得最大的困难还是对病人,技术层面,其他都不觉得是什么大问题。”

  在视频中,钟南山一方面承认,即便过了16年,对非典的发病机理还是不清楚,对冠状病毒没有什么办法;

  另一方面,钟南山虽然承认自己最大的困难是不知道怎么治疗病人,但依然坚持认为他的方法是适用的:“早发现、早诊断、早治疗”,“合理使用”抗生素、激素、呼吸机。

  02

  新冠的成功经验是钟南山的两板斧吗?

  2020年1月20日,白岩松就新冠肺炎的治疗问题,向“非典英雄”钟南山发出提问:

  

  白岩松:1月19号的时候,武汉市他的这个累计确诊病例198,但累计死亡病例是3。那么这个数字是否意味着它对人的这种生命的威胁性是远远小于2003年的SARS,还是因为我们积累了SRAS那场战役有很多的经验,因此导致这个3这样的一个数字,就是不至于让大家太过担心啊?

  钟南山:我想这个两个因素都有。首先刚才讲的第二个因素,这个肯定啊,因为现在一旦有这个新型冠状病毒啊,这个感染的话,我们确实积累了一定的经验,有一些有低氧血症,我们很快地用上这个,而不单是一般的氧疗,或者说是面罩通气,高浓度的氧量等等,这个治疗的措施跟支持疗法是比以前有大的进步。

  但是事实证明,和钟南山的预期相反,最初武汉新冠重症病人的死亡率非常高。  

  2月21日的论文显示,金银潭医院重症病人28天死亡率高达61.5%。  

30.jpg

  问题出在哪里呢?  

31.jpg

  2月16日至24日,武汉同济医学院法医教授刘良,带领华中科技大学团队完成了9例新冠肺炎遗体病理解剖。解剖证明:

  2月16日至24日,同济医学院法医教授刘良,带领华中科技大学团队完成了9例新冠肺炎遗体病理解剖。解剖证明:

  病人气道有很多粘液,如果不化解,单纯给氧,会起反作用,把粘液推得更深更广,反而加重了病人的缺氧,造成死亡。

  

  “这些分泌物的出现,实际上可能会有对临床的治疗,是要提高警惕的。目前看肺泡的功能可能是受到损伤,然后气道如果被黏液又堵住了,临床上会出现缺氧啊低氧这样一个表现。

  所以要改善这个人的缺氧状态,需要把他气道给它打通。要让它通畅,所以我们必须要对它的粘液要进行稀释,或者化痰溶解这个过程。这个通道里面是液体流出来了,引流出来了,你再给他氧气,它才能通过去。

  所以我们在临床上治疗上的时候,如果黏液成分没有被化解,而单纯的用给气给氧的装置,实际上有的时候达不到目的,有的时候会起反作用。”

  不仅是武汉发现了这个问题,全世界上了呼吸机的新冠病人,死亡率都很高。这是由于西医单纯迷信呼吸机,不解决排痰、排便问题,造成了大量死亡。

  纽约的数据表明,上了呼吸机的新冠患者有近90%死亡。  

32.jpg

  来自欧洲、中国的多项研究也表明使用呼吸机的患者病死率达56%-97%,居高不下。英国的一项研究发现,使用机械呼吸机的新冠肺炎患者中有三分之二最终死亡。  

33.jpg

  那么,怎么样解决这个问题呢?张伯礼给出了答案。

  

  张伯礼:“你像我就举最简单的一个例子,像人机对抗,上了呼吸机了,本来是要代替、帮助人的呼吸,但是它的呼吸频率跟人自有的呼吸频率协调不好,所以在呼吸机调节的时候呢,怎么让两个频率合适?需要反复调。可是在调整过程中的出现的病人呢,这个肚子鼓鼓的,这个不排气,呼吸更加困难,这种就不断地调整这些。”

  “西医现在用的是肌松剂,让肌肉松弛,让它去解决这个问题。可是肌松剂用了以后呢,痰排不出去了,因为气管也松了;底下也不排气了,大便没有了,肚子更胀。

  “这种情况下,我们中医就给一个宣肺承气汤。甚至给一副药两副药,给完以后一排便、一排气,这些问题都解决了。肚子也不鼓了,也不胀了,人机协调很好了,痰也出去了,这就是中医的一个特点。”

  2020年1月24日,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组长的钟南山接受媒体采访,给出的新冠肺炎治疗方案是:试验新药物。  

34.jpg

  “患者呼吸道里的病毒载量是多少,经过一段时间后会发生怎样的变化?其影像变化又是怎样的?把这些问题都弄明白了,很多东西就能够搞清楚”。

  钟南山表示,目前,已有几种药物准备用于临床治疗,“已经确认是安全的,但具体疗效还需进一步观察”。

  问题在于,非典病毒17年没有搞清楚的东西,又想指望多久搞清楚,再来救人呢?

  钟南山看重的美国“病毒猎手”利普金,自己得了新冠。  

35.jpg

  2020年2月,钟南山还求助于哈佛大学去研究新药。  

36.jpg

  钟南山院士表示:“相信通过三方共同努力,一定能尽快形成一批科研成果,一定能对疫情防控、患者救治起到积极作用,最终彻底消除新冠病毒对人类健康和生命安全的威胁。”

  最终结果是哈佛校长夫妻自己也感染了新冠。

  2020年3月12日,钟南山终于在发布会上承认,研究出特效药是不可能的。

  

  “两个月之内,你想呃,就是研发出特效药或者特殊的办法还是不太可能的,因为对这么一个新的冠状病毒。别说这次,上次那个17年前的SARS,到现在也没还没研发出来呢。”

  2020年1月25日,政治局开会,把中西医结合作为治疗战略,中医国家队成建制进入武汉,中医药开始发挥功效。

  而在这时候,钟南山却说“不指望中医药有很强的抗病毒作用”,“中药需要体外抗病毒实验”等等。

  与之相反,到4月14日中国已经用中西医结合战胜疫情的时候,钟南山还在说瑞德西韦和氯喹是有效药物。  

37.jpg

  张伯礼院士说,有些人崇拜羟氯喹、瑞德西韦,却对中医药的疗效视而不见。  

38.jpg

  钟南山还说方舱医院是把病人隔开了,没有什么特别的治疗,病人自己恢复了。

  

  实际上,方舱医院的病人,90%都服用了中药,转重症的比例是2%-5%,远低于当时WHO报告的重症13%、危重症7%的比例。

  尤其是中医接管的江夏方舱,100%服用中药,转重症的比例是0。  

  李文亮之死

  2020年2月11日,钟南山接受路透社专访,称李文亮是英雄。  

39.jpg

  实际上,真正的吹哨人是张继先。而外媒炒作李文亮事件,是想吃人血馒头来攻击中国。

  实际上,我们看一下李文亮的治疗方法:  

40.jpg

  “采用抗生素、激素、抗病毒、高流量吸氧”,这还是钟南山在治疗非典时使用的方法:  

41.jpg

  而李文亮的几个同事,却被中医药救活了:

  

  1月28日,钟南山接受新华社采访时,谈及武汉抗疫,双眼满含泪水:武汉本来就是一个很英雄的城市。

  但是靠眼泪能打胜仗吗?

  湖北这个地方本来就比较特殊,中医特别受歧视。其他地方都是省卫健委下设省中医药管理局,而湖北将中医药局降级为中医药综合处。  

42.jpg

  就连重点救治医院金银潭医院院长、抗疫“人民英雄”张定宇,事后也承认曾经对中医药有偏见。

  因此,2020年武汉爆发新冠疫情时,和非典初期的北京一样,中医药没有能够马上参与。

  虽然1月25日政治局开会确定了“中西医结合”战略,并派遣了中医国家队成建制进入武汉,但是中医药在武汉的推广还是遇到阻碍。

  2020年2月8日,国家调整了新冠专家组名单,梁万年成为组长

  张伯礼、刘清泉等中医药专家加入工作组。  

43.jpg

  

44.jpg

  梁万年担任组长后,马上对中医药参与救治的实际情况做了统计。

  湖北疫情指挥部的文件指出:“据网络直报统计,截止2月10日24时,我省累计确诊新冠肺炎患者29631人。中医药参与治疗人数8963人,医药参与治疗率仅为30.2%,远远低于全国其他省份87%的平均水平,影响了救治效果。”

  尤其是武汉市,中医药参与率仅有8.36%!  

45.jpg

  

46.jpg

 

  中西医结合抗疫战略获得推进

  张伯礼、刘清泉、仝小林、黄璐琦长期在第一线指导中西医结合抗疫,总计4900多名中医医务人员驰援湖北,成建制接收病区,还包括一个方舱医院。在全国确诊的病例中,中医药参与治疗的病例达到了93%,系统性的确立了三药三方。

  1、集中隔离,中药漫灌

  针对当时医院人满为患,确诊患者、疑似患者、无法排除感染可能的发热患者、确诊患者的密切接触者,四类人员存在交叉感染的状况,张伯礼提出,在西医没有特效药、疫苗的情况下,对集中隔离的疑似患者实行中药漫灌。

  隔离人员的确诊率,在2月初是80%;中药漫灌后,到2月中下降为30%,2月底下降为10%。

  证明根据疾病的共性,大规模服用中药,可以快速阻断病情,很多轻症就直接治愈了。  

47.jpg

  九州通的中药汤药日供应图,效果显著需求快速增加,最高峰一天三万七千袋。  

48.jpg

  2、中药进方舱

  方舱医院的病人,90%都服用了中药,转重症的比例是2%-5%,远低于WHO报告的重症13%、危重症7%的比例。

  尤其是中医接管的江夏方舱,100%服用中药,转重症的比例是0。  

49.jpg

  3、中医药对重症病人的救治效果  

50.jpg

  中医药对重症病人的救治也起到了很好的效果。

  其中就包括李文亮的同事。

  4、中医药在恢复期的康复治疗  

51.jpg

  康复期治疗更是中医药的强项。  

52.jpg

  尤其对于恢复期核酸复阳的问题,张伯礼指出,是没有治彻底,深部小气管内仍然有痰栓包裹着病毒,用中药化痰就可以了。

  5、后疫情时期中医药第一时间介入,基本保持零死亡。

  后来的北京新发地疫情、青岛疫情等等,还有所有输入病例,全部第一时间中医药介入、服用中药,病人几乎零死亡。

  6、中医药治疗新冠曾受阻挠,全靠中央支持

  张伯礼在电视上多次公开回忆,中医药在武汉的推广受到很大的阻力,多亏中央的坚决支持才坚持下来。

  

  张伯礼指出,中医抗“疫”历史悠久。我国至少有3000年以上的文字记录的疫病历史,《史记》记载的公元前243年“天下疫”始,至1949年止,共有大小疫500余次。  

53.jpg

  从2003年的非典,到2009年甲流,中医都做出了贡献。

  2020年6月7日《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中国行动》白皮书发表,充分肯定了中医药的贡献。

  张伯礼说:“白纸黑字啊,所以我在武汉说千万不能忘了中医药啊。忘不了了,白皮书都写了。

  当时这个卫生组织来人,30多个人的专家队伍没有一个中医;看了40多个单位,没有一个中医单位;23000字的报告,不提中医药

  当时我非常的这个这个心里不是滋味,对新华社发发牢骚,说让我们中医心寒,新华社给改为这个非常的遗憾。

  但是中央大领导看到以后批示,转天到了前线,孙春兰总理就质问他们为什么(中医)三个没有。

  所以转天,又转一天,这个卫生部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介绍中医药的经验。后来这个春兰总理在《求是》杂志上也介绍了中医药,肯定了中医药的经验,到白皮书上。

  所以我们中医药应该说,这个发挥中医药的重要作用,全国人民都看到了,这个白皮书肯定了,是吧,成为历史定论了。  

54.jpg

  2020年12月16日,新华社发文:“确保疫情发生后中医药第一时间参与,深度介入预防、治疗和康复全过程。”

  我们可以看到,从北京新发地,到大连、青岛疫情,再到河北、吉林、云南瑞丽、广东疫情、南京疫情、内蒙古疫情,以及现在的西安疫情,中医药都在第一线全程参与,死亡率几乎为零,中西医结合取得了惊人的疗效。

  这种方法对病毒变异,哪怕是新病毒,也同样有效。

  中国战胜新冠疫情靠两条:一个是隔离防疫,依靠的是政府的治理能力和全民动员能力;一个是疾病治疗,依靠的是中医为主的中西医结合。

  依靠这两条,中国几个月就在本土全歼了新冠病毒,根本没有依靠什么疫苗。

  疫情初期中国新冠病人死亡率较高,但是随着中医药的全面参与,死亡率大幅下降至几乎为零。

  这是中国治疗新冠的成功,也是中华文化的成功。

  但是令人熟悉的一幕又重演了。  

55.jpg

  电影《中国医生》不仅没有提现中医药的贡献,还编造了病人在方舱医院服用中药转重症,靠呼吸机和ECMO救了命的情节。却获得了钟南山、张文宏等人的一致称赞。  

56.jpg

  2003年,钟南山认为非典的成功经验是他提出的“三早”和“三合理”。

  2021年12月18日,钟南山又认为新冠的成功经验是两板斧:“四早”防控措施,和全民疫苗接种。

  总之,一切似曾相识。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注:配图来自网络无版权标志图像,侵删!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蜗牛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公众号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最新专题

热议联想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央行大鱼落网会波及那些行业
  2. 李逵还是李鬼?搜索“新华社违禁词”
  3. 近千人感染,又一地暴发疫情,溯源结果扎心了!
  4. 罕见!中国对美日同时发出警告,撂下这8个字
  5. 张文宏领衔新药完败:长春转阴快、零死亡,远胜不靠谱的VV116
  6. 迎春:也谈美国衰落了没有?——评《美国到底有没有衰落?中国人应有清醒认识》
  7. 罕见警告!
  8. 张伯礼:看到这册鸿篇巨制,我肃然起敬
  9. 中国驻欧盟使团:“中方没有任何妥协余地”
  10. 抓鬼锄奸!18名粮储“老虎”悉数被抓,中美粮食保卫战进入白热化!
  1. 毛主席晚年思想的预见性,终被证实!
  2. 1976年被封杀的伊文思给中国人民最好的礼物
  3. 垄断中国高校,叫嚣中科院,和央视硬刚,知网背后到底站着谁?
  4. 朝鲜为何突发疫情?看了韩国新闻恍然大悟!
  5. 这个学者为毛主席说公道话,粉碎了反毛公知在年轻人心中埋下的蛊惑!
  6. 有人给朝鲜投毒吗?
  7. 左大培:外资涌入才不是好事
  8. 俄乌冲突背后的三本经济账,这才是隐藏的冰山!(深度)
  9. 俄乌战争会和911一样,成为战略机遇期?
  10. 亚速营,杀回美国去了!
  1. 郝贵生:建议上海党政领导来一次“三湾改编”
  2. 美方评论家大胆描写毛主席!一定要多看几遍!
  3. 震惊,上海突现大规模灵魂出窍
  4. 上海有人瞎搞,全国人民都不答应
  5. 这个“内奸”,暴露了!
  6. 张文宏的硕士文凭,闹了笑话
  7. 揭秘评价两极的政坛元老康生
  8. 晨明:依法治国的深入思考——从张钦礼冤案至今得不到昭雪说起
  9. 邬惊雷头痛住院的病情真相,卫健委主任也是受害者
  10. 图穷匕见,生死激战!国际局势发生重大变化,暴风雨真的来了
  1. 他们的遗骸等了80多年才重见天日!这是一场极其残忍的屠杀,却无人求饶
  2. 亚速营,杀回美国去了!
  3. 毛主席晚年思想的预见性,终被证实!
  4. 毛主席晚年思想的预见性,终被证实!
  5. 深圳财政收入下滑约44%,地方4月财政收支矛盾加大
  6. 垄断中国高校,叫嚣中科院,和央视硬刚,知网背后到底站着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