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时政 > 时代观察

国防大学改校歌是要摒弃工农子弟兵的传统吗?

唐晓文 · 2022-06-06 · 来源:乌有之乡
收藏( 评论() 字体: / /
国防大学这样改歌词,无论有意与否,实际上充当了历史虚无主义的工具,摒弃了人民军队作为工农子弟兵和劳动人民革命武装的阶级属性,是对以“劳动者”为主体与旨归的人民革命史和抗战史的篡改、虚化。

  《中国人民解放军军歌》中唱到:“我们是工农的子弟,我们是人民的武装”,这与北上抗日到达陕北后,由红军大学改名而来的抗日军政大学的校歌最后所唱的:“把日寇驱逐于国土之东,向着新社会前进,前进,我们是劳动者的先锋”,这是一脉相承的,表明了我们党所建立的人民军队,在弃用国共合作的国民革命军名称后,从早期叫工农革命军到定名工农红军,一以贯之所表明的工农子弟兵的阶级特征。

  作为红军大学和抗日军政大学后继者的国防大学,把《抗日军政大学校歌》作为自己的校歌,这是顺理成章的。然而,国防大学在使用这首校歌的时候,却把歌词最后“我们是劳动者的先锋”,改成了“我们是抗日者的先锋”,不顾歌曲音律唱“劳动者”非常响亮,改成“抗日者”则发音不清晰,与音律不合,非要抛弃人民军队是“劳动者的先锋”的光荣传统,摆明国防大学今后不培养与劳动者为伍的工农子弟兵了。这个改动现仍可见之于国防大学微信公众号里发布的有关抗大校歌的消息中。国防大学的这个改动还误导了全军和整个社会,使人们误以为歌词原本如此,大大降低了由中宣部长凯丰作词、毛主席亲自审定的抗大校歌歌词的思想水平。

  2015年抗战胜利70周年九三阅兵之时,天安门广场上的军乐团合唱队演唱了《抗日军政大学校歌》,我注意到歌词最后一句“我们是劳动者的先锋”被改唱为“我们是抗日者的先锋”,当时我以为是为配合抗战纪念活动临时改的,没有太在意。然而,后来在查找抗大校歌歌词时,竟然发现包括国防大学微信公众号在内的网上相当大部分的《抗日军政大学校歌》歌词都这样改了,真是以讹传讹,这又是一种在反对历史虚无主义过程中出现的新的历史虚无主义,要虚无掉人民军队的阶级基础,虚无掉党和军队与劳动人民的历史联系。

  抗大校歌的歌词是1937年11月毛主席让中共中央宣传部部长凯丰同志写的,凯丰原名何克全,是从苏联留学回国的著名的“二十八个半布尔什维克”之一,当时是中央政治局候补委员,也是青年团“少共”组织的领导人,后来成为党内重要的理论家之一。在遵义会议上凯丰是反对毛主席进入最高领导层参与指挥军事、并保留自己意见的唯一一人,但在毛主席领导红军突破国民党军队的围追堵截与红四方面军会师之后,凯丰在中央会议上公开宣布放弃保留意见,积极支持毛主席的北上抗日战略主张,坚决反对张国焘的错误路线,并在中央红军单独北上途中受命担任中共中央宣传委员会负责人。长征到达陕北后,凯丰主要负责党的宣传、教育工作,经常给抗大讲课、作报告,还是鲁迅艺术学院的董事会成员,著名的延安文艺座谈会就是毛主席和他联名邀请召开的,主持人也是他。

  毛主席对凯丰同志写的《抗日军政大学校歌》歌词十分满意,他在审阅歌词时说:“写得不错,完全符合抗大的办学方针。”凯丰写的歌词全文如下:

  黄河之滨,集合着一群中华民族优秀的子孙;

  人类解放,救国的责任,

  全靠我们自己来担承。

  同学们,努力学习!

  团结、紧张、严肃、活泼,我们的作风;

  同学们,积极工作!

  艰苦奋斗,英勇牺牲,我们的传统。

  像黄河之水汹涌澎湃,

  把日寇驱逐于国土之东;

  向着新社会前进,前进,

  我们是劳动者的先锋!

  抗大校歌歌词的艺术性很好,雅俗共赏,朗朗上口,句式对称,押韵完整,适宜于谱曲,是校歌的经典之作,作曲者、后来的新中国第一任音乐家协会主席吕骥同志给予了高度评价,他说:“看到凯丰部长创作的《抗大校歌》歌词后非常高兴,词写得很精美,内容很精深,立足点很高,看得很远,且有鲜明的形象;文字很精练,形式也很完整,很符合谱曲的要求。”这一点无须多说,而今《抗大校歌》不仅被当作国防大学的校歌,更被确定为全军的《军校之歌》。

  这首歌词的思想性很深远,逻辑性也很清晰。歌词一开头就指明“中华民族的优秀子孙”担负着“人类解放”和“救国的责任”,这个责任是双重的。“人类解放”是马克思主义者、共产党人的最终奋斗目标,也就是党的最高纲领——实现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的崇高理想。“救国的责任”则是当时中华民族所面临的最直接、最迫切的历史责任,也是中国共产党人当时的现实奋斗目标,即通过民族革命战争实现民族独立和解放,这本来就是半殖民地的中国资产阶级民主革命目标的必不可少的组成部分,即对外斗争的民族革命目标;而中国资产阶级民主革命的对内斗争目标则是通过国内革命战争摆脱帝国主义在中国的统治支柱——封建主义和官僚资本主义的压迫,实现人民解放和民主建国。这在中共二大提出的党的最低纲领中已经很明显地指出来了。中华民族当时面临着日本全面侵华战争的亡国灭种威胁,国内革命战争时期民主革命对内为主的斗争目标,不能不让位于民主革命的特殊阶段抗日民族革命战争中对外为主的斗争目标——“把日寇驱逐于国土之东”。

  “人类解放”和“救国的责任”这双重的责任之间是一种什么关系呢?实际上也就是党的最低纲领和最高纲领、现实目标和最终目标之间的关系。放弃了“人类解放”这个最伟大而崇高的责任,不在抗日救国的现实目标之下减少“劳动者”所受的剥削和压迫,如实行“减租减息”和抗日民主政策,在一定程度上解放“劳动者”,光靠统治阶级的政府和军队继续脱离、压迫人民的“片面抗战”,“救国的责任”是断然担承不起来的,即使侥幸利用国际援助赶走了侵略者,也不能改变中国受帝国主义控制的、半殖民地的“依附性”命运。

  中国共产党之所以能够担负起“救国的责任”,就是因为它是“劳动者的先锋”,以“人类解放”作为自己的最高理想和崇高责任。只有作为“劳动者的先锋”,为实现以劳动者为主体的“人类解放”而奋斗,它才能够得到最广大人民的拥护和支持,最大程度地动员、组织起“劳动者”的力量,逐步建立、发展对日寇占领的城镇和交通线形成包围之势的抗日民主根据地,使日本侵略者陷入了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之中。

  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是以工农“劳动者”为主体的人民军队,如今国防大学在把《抗日军政大学校歌》当作校歌的同时,为何却不愿意与“劳动者”为伍呢,这不是忘本吗?离开了劳动者,离开了工农,“抗日者”就没有了力量源泉和根基,“先锋”也无从产生,或者是光杆司令,担承“救国的责任”就是一句空话。国民党军队当年也是抗日者,其中也有带头冲锋陷阵的先锋,但他们脱离了广大劳动者,得不到人民的有效支持,官兵关系和士气也大受影响,抗战的效果就大打折扣。抗战时期国共两党军队的区别不在于抗日与否,而在于与“劳动者“的关系如何,能否跟人民打成一片?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人民军队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从弱到强,靠的就是党和劳动人民的血肉联系、军队与劳动人民的鱼水关系,这是古田会议决议规定的人民军队的根本性质所决定的。

  1939年“五四”运动20周年前夕,毛主席为抗大四期毕业同学题词:“知识分子之成为革命的或不革命的,或反革命的分界,看其是否愿意并且实行结合工农民众,他们的分界线仅仅在这一点。”之后他在《五四运动》、《青年运动的方向》和《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以及其它文章、讲话中又多次阐明了这一观点。在抗大师生自己动手修建校舍的劳动中,某些刚来的青年知识分子曾有情绪地说,光打窑洞,啥时候才学习呢?毛主席针对这一情况,跟学员们说:“打窑洞就是学习,而且是很重要的学习。不要小看打窑洞,你们知识分子是读书人,长期脱离劳动,不会打窑洞怎么会和劳动人民有共同语言呢?打窑洞是接近工农的第一步,打窑洞就是在打通和工农群众隔开的墙。”可见,抗大培养的目标就是“劳动者的先锋”,只有成为劳动者的先锋,才是能够带领广大人民抗日的先锋。

  抗大创办后,毛主席明确指出:抗大和黄埔初期不一样。黄埔初期主要领导是国民党人,部分学生是国民党人。抗大整个领导权都在共产党手里,学生的绝大部分是共产主义者或倾向共产主义的。正因为这样,今日之抗大,就不能不比那时的黄埔更革命、更前进,为民族和社会的解放必定作出更伟大的贡献。他再三强调,抗大不是统一战线的学校,而是党领导下的八路军的干部学校。现在把抗大校歌中的“劳动者的先锋”改为“抗日者的先锋”,实际上就是把抗大混同于国统区的抗日学校,甚至混同于国民党的军校,因为他们的抗日教育就是看不起劳动者,不讲抗战需要发动、依靠广大劳动者的觉悟和参与的。

  凯丰写的抗大校歌歌词的逻辑性首先表现在既指明了抗大“为什么”的双重社会责任,又指出了抗大为承担社会责任“怎么办”的学习态度和生活作风、工作态度和革命传统,更表现在最后所强调的双重社会责任相互连结的抗大“做什么”及其要求“是什么”的培养目标和社会角色上。完成“救国的责任”决不是抗大的最终奋斗目标,这只是“向着新社会前进”的先决条件,“人类解放”的新社会才是作为“劳动者的先锋”的抗大师生的最高理想。无论是“把日寇驱逐于国土之东”,还是“向着新社会前进”,都必须动员和依靠广大劳动者的力量,共产党人和人民军队只有充当“劳动者的先锋”,才能组织和带领最广大人民完成历史赋予的双重社会责任。

  国防大学把作为自己校歌的抗大校歌歌词中的“劳动者的先锋”改为“抗日者的先锋”,显而易见的原因是当代的某些新一代军人不理解抗日军政大学所培养的抗日军人为什么必须是“劳动者”,不懂得抗日者的主力是“劳动者”,劳动者才是最坚决、最勇敢的抗日先锋。究其根源,则在于不明白毛主席所说的“群众是真正的英雄,而我们自己则往往是幼稚可笑的,不了解这一点,就不能得到起码的知识”这一历史唯物主义的最基本原理。

  这个改动也表明,国防大学某些新一代军人的政治理论水平低到了令人难以想象的程度,对党章所规定的党的“两个先锋队”性质(中国工人阶级的先锋队,同时是中国人民和中华民族的先锋队)的理解非常片面,只知道后一个先锋队的后半部分含义,即中华民族的先锋队,而不知道要真正成为民族先锋队,必须先做到后一个先锋队的前半部分要求,即中国人民的先锋队。试想,不能成为代表中国最广大人民根本利益的先锋队,如何能够成为代表全民族根本利益的先锋队呢?同理,成为后一个先锋队必须以作为前一个先锋队为前提,按照马克思主义科学理论的分析,无产阶级只有解放全人类,才能最后解放它自己;因为社会最底层的无产阶级(即不占有私有生产资料的工人阶级)的解放,必然要求打破全社会凭借私有生产资料的不同占有关系而产生的阶级剥削压迫制度;所以,无产阶级的阶级利益天然地与全体人民和整个民族的根本利益相一致。

  这是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常识,新排演的芭蕾舞剧《红色娘子军》的编导人员就因为对此不理解,而把娘子军连对违反纪律的吴清华的思想教育课的板书内容,由“无产阶级只有解放全人类,才能最后解放它自己”,改为毫无思想内容的“纪律教育”。国防大学校歌歌词的修改,从思想根源来说是如出一辙的,完全不懂得真正的抗日先锋,必须是也只能是工人阶级和它的最可靠同盟者农民阶级作为主体的劳动群众的先锋的道理;完全不懂得自古田会议后“思想建党、政治建军”的中国共产党,只有首先成为工人阶级的先锋队,才能同时成为中国人民和中华民族的先锋队,这两个先锋队在语言和逻辑上的“同时”都是有先后次序的,不能成为前一个先锋队,就不可能真正成为后一个先锋队。

  这个改动还表明,小平同志讲改革开放最大的失误是教育,是对年轻人的思想政治教育没有搞好,这个论断不仅揭示了学校和社会上的教育失误,也揭示了国防大学和某些军队院校在教育上的失误。国防大学这样改歌词,无论有意与否,实际上充当了历史虚无主义的工具,摒弃了人民军队作为工农子弟兵和劳动人民革命武装的阶级属性,是对以“劳动者”为主体与旨归的人民革命史和抗战史的篡改、虚化。这不仅虚无了国共两党在救国方式、目标和抗战路线上的本质区别,更虚无掉了共产党及其领导的人民军队的阶级基础、群众基础、根本宗旨、最终目标,把抗日斗争中的共产党混同于国民党,把抗日战场上的人民军队混同于国民党军队。不愿意与“劳动者”为伍,也就从实质上虚无了党在中国与世界的初心和使命,虚无了党和人民军队“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根本宗旨、“以人民为中心”的根本立场,这是需要在文化意识形态领域和军队政治工作中引起高度警惕的,更需要按照红军古田会议的传统和新时代全军古田会议的要求加以纠正。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注:配图来自网络无版权标志图像,侵删!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看今朝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公众号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最新专题

热议联想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上海清零,成就伟大、失误严重、深刻总结(二)
  2. 艰难的反思
  3. 世界上最大的战场,不在乌克兰
  4. 上海的辟谣,又一次把我逗乐
  5. 光明正大奸淫多名幼女还不该死?地狱空荡荡,恶魔在人间!
  6. 卢麒元|萨伊定律坑死中国
  7. 是戾气,还是正气?!
  8. 张煜医生再遭威胁!医疗资本界的“恶狗”们做“人”已毫无底线!
  9. 泰山会永久解散!柳传志再见!
  10. 美国的这个阴谋破产了,现在正恼羞成怒!
  1. 卫健委主任落马,社会面很快就清零了,你说神奇不神奇?
  2. 他们是真没想到北京会敢追查下去
  3. 新疆“毒教材”主谋被判处死刑,毒插画的这群王八蛋呢?
  4. 拷问“毒教材”
  5. 这届群众不好忽悠了
  6. 航母三胎在端午节下水,直戳心窝的中式浪漫
  7. 毛主席唯一嫡孙毛新宇,为还原真实历史,终于编出这本《爷爷毛泽东》!
  8. 这个如此重要的新闻,主流媒体静悄悄
  9. 牛鬼蛇神都跳出来了!
  10. “这才是清北博士抢县城编真正的、尴尬的原因”
  1. 没有奶子和嫩口,这些上海滩最恐怖的男人女人
  2. 毛主席晚年思想的预见性,终被证实!
  3. 韩毓海:否定了毛泽东,必将杀戮中国的未来
  4. 上海有人瞎搞,全国人民都不答应
  5. 左大培:外资涌入才不是好事
  6. 这个“内奸”,暴露了!
  7. 1976年被封杀的伊文思给中国人民最好的礼物
  8. 这个学者为毛主席说公道话,粉碎了反毛公知在年轻人心中埋下的蛊惑!
  9. 张伯礼院士从上海返回后透露:上海的疫情不一样!再次刷新了我的认知
  10. 朝鲜为何突发疫情?看了韩国新闻恍然大悟!
  1. 80多年前,4万年轻人宁可“割肉断骨”,爬也要爬到这个地方……
  2. 世界上最大的战场,不在乌克兰
  3. 他们是真没想到北京会敢追查下去
  4. 大规模妖魔化核酸检测体系,是试图动摇“动态清零”的前奏
  5. 漂泊半生,一无所有
  6. 比吴勇的毒教材更恶劣,曹文轩,别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