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时政 > 时代观察

普京为什么要反对列宁?

项教授 · 2022-09-08 · 来源:激流网
收藏( 评论() 字体: / /
普京不仅大反斯大林,更是大反列宁。

  赫鲁晓夫是从大反斯大林开始搞修正主义、推行他的修正主义路线的。但是,他还举着“列宁主义”的旗帜,还叫着“共产党”的名字,还挂着“社会主义”的牌子,而实际建立了一个官僚垄断特权阶级社会。我们过去一直称之为官僚垄断资本主义社会。但是,实际上确实还不是典型的官僚垄断资本主社会。苏共当年还没有走到这一步。从赫鲁晓夫到勃列日涅夫,基本上还是在修正主义范围内兜圈子,就是对外的侵略和称霸,也还是以社会帝国主义的面目出现的。

  但是,从戈尔巴乔夫、叶利钦,到普京,就完全不一样了,他们都是公开反共、反社会主义的。用一句老话说,都是赤裸裸的“反党反社会主义的反革命分子”。前两位不是我们这里要说的重点,我们不屑于去说他们。

  我们这里单说普京。

  普京不仅大反斯大林,更是大反列宁。

  有些人常说,普京对斯大林在苏联卫国战争中的功劳还是承认的。这是误解。普京是从大俄罗斯沙文主义的角度,去肯定斯大林在苏联卫国战争中的功劳的,而这正是歪曲斯大林。斯大林领导的苏联卫国战争的伟大胜利,归根结底,是保卫社会主义、战胜法西斯资本主义的胜利,用毛主席的教导说话,说到底,这是无产阶级战胜资产阶级的伟大胜利,而绝不是大俄罗斯沙文主义的胜利。

  实际上,一旦涉及到“斯大林时代”,普京的反动立场就暴露无遗。普京总是从根本上彻底否定斯大林所领导的苏联社会主义时代。在他看来、说来,那是一个充满“罪恶”和“灾难”的时代。这样的话语,这样的事例,比比皆是。例如,有一段时间,人们要求恢复斯大林格勒城市名称的呼声十分强烈,但是,最终遭到普京的坚决反对。普京反对的道理很简单也很彻底,他说:“今天恢复斯大林格勒之名,会产生猜疑,使人觉得我们要回到斯大林主义时代去,这不会给我们大家带来好处。”十分清楚,普京是完全地彻底地否定斯大林时代的,他害怕俄罗斯人民肯定斯大林时代、怀念斯大林时代。

  这就是政治。政治就是阶级斗争。政治是非,总是非常鲜明非常尖锐的。普京的阶级立场的鲜明和政治是非的敏锐,值得我们学习。至今,我们的一些同志,还是像小孩子一样,一听到一点十分动听的话语,就极度兴奋起来,完全陷入幻想,完全背离了阶级斗争这个纲,实际是欺骗自己、麻醉自己,在阶级立场的坚定和政治是非的敏锐上,远不如普京。

  普京总是无限拔高地吹捧把总统位子交给他的叶利钦(不值得引述那些超级吹捧废话了),与此相反,普京大反列宁,则是经常的恶毒的彻底的。

  为了从根子上否定列宁,普京首先否定十月革命。

  普京根本不承认这是一次伟大的革命,他不止一次称之为“十月政变”,而且,不止一次地宣称这场革命是错误的,把俄罗斯带上了错误的道路,带进了“死胡同”。所以在他任上,取消了十月革命节。这比叶利钦走得还远。叶利钦当政时,先是把两天的节日缩减为11月7日一天,后是改“十月革命节”为“和谐与和解日”,而到了普京当政,则变来变去,最后,定下11月4日为“人民团结日”,其目的正如他在《千年之交的俄罗斯》一文中提出:“在今天的俄罗斯,任何政治力量不应再呼吁进行革命。”普京的思想和用意很清楚,用一句中国当下时髦的话说叫做“告别革命”,实质是否定革命。确如俄罗斯共产党主席久加诺夫所说的:“普京在与苏维埃时代的遗产作斗争的道路上,实质上要比叶利钦走得远得多。”当然,不懂马列毛、也在搞修正主义的久加诺夫,是不可能把问题的实质讲清楚的,但是,他说普京在反对社会主义的道路上比叶利钦走得远得多,这个表述是准确的。

  和我们对于列宁充满尊敬、充满热爱和充满怀念相反,普京对列宁怀有极大的仇恨,因而把一盆盆涉及重大历史事件的污水泼到列宁的身上。

  就像我们不能容忍敌人对毛主席的恶毒攻击一样,我们也不能容忍普京对列宁的恶毒攻击。文革中,有一个口号,叫做“谁反对毛主席就打倒谁”。今天,我们同样可以说,谁反对列宁就打倒谁!

  普京歪曲第一次世界大战的性质,歪曲俄国沙皇在这场战争中的反动立场和反动角色。普京攻击、否定列宁为布尔什维克党所制定的,对第一次世界大战所采取的非常正确的无产阶级的立场和策略,特别是否定列宁主张签订的“布列斯特和约”,重复贩卖那种把列宁说成是“德国的奸细”、“俄国的卖国贼”的无耻谎言。例如2012年6月,他在联邦委员会(议会上院)回答提问时,就明确说:“布尔什维克政府与德国单独媾和,俄国因其卖国行径输掉了第一次世界大战。”

  这种污蔑列宁、污蔑布尔什维克党的屁话,出自普京之口,一点也不奇怪。因为这个共产党的叛徒,是不可能从无产阶级的立场、用马克思主义的历史唯物主义去认识、去正确评价这段历史的;只要对普京的言论略做分析,就可以清楚看到,普京是从俄国帝国主义的大俄罗斯沙文主义的立场和观点去认识、去表述这段历史的。

  普京完全歪曲了真实的历史。正是因为列宁领导下的布尔什维克党对第一次世界大战采取了正确的无产阶级的策略,坚持“变帝国主义战争为国内革命战争”,这才有了十月革命的伟大胜利,并在革命胜利后,收回了签订“布列斯特合约”时所丧失的土地。历史已经证明,列宁是对的,而普京,不过是站在沙皇的反动立场上,从攻击列宁的需要出发,对历史真相进行歪曲。

  同样,普京作为苏联解体这一历史悲剧的制造者之一,今天竟然恬不知耻地还把苏联解体历史罪责推到列宁的头上。

  2016年1月,在讨论国家科技发展长期战略制定和实施问题的科学与教育委员会会议上,在谈到思想方向控制问题时,普京把列宁的民族自决的思想和策略、“有权自由退出联盟”的思想和策略,作为攻击的靶子,声称这是“导致苏联解体埋下的原子弹”,并且,到处一再宣传这个观点。

  2019年12月,普京在莫斯科世界贸易中心参加2019年度的大型记者招待会上,又一次对列宁进行攻击:“列宁可能不是政治家,更像是个革命者。列宁最大的失误是把一个拥有千年历史的统一国家,改造为国家联盟。”

  普京当然不懂得列宁的伟大的思想,他的这些话,只不过是表达他的阶级偏见而已。

  列宁倡导并坚持建立苏联,是以马克思主义关于民族关系问题的思想为指导,从当时存在俄罗斯等多民族、多国家的实际出发,所做的一个伟大创造。实践证明,正是因为采取了这样的正确的做法,才粉碎了资产阶级反动派试图利用狭隘民族主义反对苏维埃社会主义革命的企图,成功地把俄罗斯、乌克兰等各民族团结在了社会主义苏联的旗帜下。

  这是列宁对马克思主义的重大发展,是列宁主义的一个重要内容。

  至少有两点值得我们今天依然要认真学习。

  一是列宁坚持了苏维埃社会主义这个根本原则,就是说,苏联是无产阶级专政的社会主义的苏联。这是苏联各加盟共和国的阶级基础和阶级纽带。

  二是列宁从俄国的历史实际出发,十分警惕并反对自沙皇时代以来形成的大俄罗斯沙文主义的历史影响,尊重各民族的民族平等权利和自决权利。

  这两条体现了列宁正确处理民族问题和阶级问题之间关系的马克思列宁主义路线。了不起!

  在毛主席领导下,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从我们的国情实际出发,采取建立民族自治区的形式,既反对大汉族主义又反对民族分裂主义,实际是对列宁思想的坚持、继承和发展。

  正是因为列宁的路线是正确的,所以在列宁、斯大林时代,没有也不可能发生苏联解体这样的问题,更不会发生像俄乌战争这样的问题。

  为什么?

  看看前苏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利加乔夫的意见:“苏联是什么?第一,这是一个公平公正的国家,农民、工人、知识分子的代表占到60%,而现在的议会(指俄罗斯)一个也没有;第二,苏联意味着国家掌控着经济命脉;第三,苏联意味着免费的医疗、住房、教育;第四,苏联意味着没有阶级贫富之分,这里没有超富,也没有赤贫。”

  道理就在这里。可以说,只有社会主义才是各民族兄弟般友好、平等相处的牢不可破的社会基础。正是这样的社会基础,决定了在列宁、斯大林时代的苏联,俄罗斯民族和乌克兰民族以及其他民族,都能兄弟般友好、平等相处,问题不是没有,但是不会、也没有导致苏联解体却是确定无疑的。

  可是现在,普京为了给自己侵略乌克兰制造历史根据,竟然从大俄罗斯沙文主义出发,完全否定了乌克兰民族和国家曾经存在的历史事实,并又一次在这个问题上造谣、中伤列宁。就在发兵攻打乌克兰前,普京就俄乌局势以及承认顿巴斯地区独立发表了一篇长达一万多字的演讲。在这篇演讲中,普京说:“我将从‘现代乌克兰完全以及全部都是由俄罗斯创造’的这个事实开始,更准确地说,是布尔什维克和共产主义时代的俄罗斯缔造了乌克兰。这一过程几乎是在1917年十月革命之后开始的,列宁和他的同志对俄罗斯采取了一种非常粗鲁的统治方式——分离、撕毁了它自己历史领土的一部分。”“乌克兰的源头——分割俄罗斯的一部分,后来斯大林将一些以前属于波兰、罗马尼亚和匈牙利的土地转让给了乌克兰,再后来赫鲁晓夫又把克里米亚从俄罗斯划归乌克兰,这就是乌克兰的形成过程。”这就是说,在普京看来,乌克兰根本就没有存在过,因此也就不应该存在。乌克兰不过是从俄罗斯分割出去的一部分领土,而必须对此负责的则是列宁。这种对于历史事实的歪曲和大俄罗斯沙文主义开疆扩土的强盗逻辑到了何等荒谬的程度!按照普京这么说,就是打下基辅,也不过是“拿回本来属于自己的东西”。

  能和强盗讨论是非曲直吗?我们还不至于这样天真。

  对于我们来说,更为重要的是借此机会认真学习列宁关于处理民族问题的非常重要的马克思主义的理论、路线。

  为了正确回答、正确处理当时布尔什维克党面对的尖锐的复杂的民族问题,列宁先后在1919年8月24日,发表了《为战胜高尔察克告工农书》,11月,又为俄共(布)起草了《俄共(布)中央关于乌克兰苏维埃政权的决议》,12月8日又发表了《为战胜邓尼金告乌克兰工农书》。这些光辉的马列主义关于民族问题的文件,以及在这之前列宁所写的关于民族问题的文章,都是列宁对于马克思主义关于民族问题理论的真正继承和重大发展,是留给我们的一笔宝贵的思想理论财富,值得我们今天重新好好学习。

  我简要谈几点学习体会:

  1、列宁正确指出了认识民族问题、解决民族问题的总的原则。

  列宁强调,“劳动的利益要求在各国、各民族的劳动者之间有最充分的信任和最紧密的联合。地主、资本家即资产阶级的拥护者竭力分裂工人,加剧民族纠纷和民族仇恨,以削弱工人的力量,巩固资本政权。资本是一种国际的势力。要战胜这种势力,需要有工人的国际联合和国际友爱。我们是反对民族仇恨、民族纠纷和民族隔绝的。我们是国际主义者。我们要求世界各国工农紧密团结起来,完全融合成为一个统一的全世界的苏维埃共和国。”这是共产党人处理民族问题的唯一正确的国际主义的根本原则。

  列宁又强调:“在力求实现各民族统一和无情打击一切分裂民族的行为时,我们应当非常谨慎,非常耐心,对民族的不信任心理的残余采取让步态度。但在摆脱资本压迫的斗争中,在有关劳动基本利益的一切事情上,我们绝不让步,绝不调和。”“共产党人只要在反对资本压迫和争取无产阶级专政的斗争中,能够团结一致,就不应当为国界问题,为两国的关系是采取联邦形式还是其他形式的问题而发生分歧。”(列宁:《为战胜邓以金搞乌克兰工农书》,《列宁选集》第四卷,第147-149页。人民出版社,1972年版。)

  列宁的教导十分清楚。用我们熟悉的毛主席的话来说就是,处理民族问题必须以阶级斗争为纲,也就是说,要以阶级斗争为纲,统帅民族问题的处理。民族问题的实质还是阶级问题。民族斗争,说到底,还是阶级斗争。列宁在这里清楚告诉我们,处理民族问题的总纲,还是为了进行阶级斗争,还是为了使各民族的无产阶级和广大人民劳动人民群众团结起来,推翻资产阶级专政,推翻资本主义社会,用无产阶级专政,用社会主义战胜资本主义。用列宁的话说,在这个问题上“决不让步,决不调和”。

  在阶级斗争这个总纲的统帅下,“在力求实现各民族统一和无情打击一切分裂民族的行为时,我们应当非常谨慎,非常耐心,对民族的不信任心理的残余采取让步态度。”列宁从来是非常实际的,和毛主席一样,总是从实际出发的,列宁承认民族问题毕竟还有民族问题的一面,还有“民族的不信任心理的残余”,对这些问题的处理,包括国界问题、联盟形式问题,都必须“非常谨慎,非常耐心”,甚至可以“采取让步态度”。

  这充分表现了列宁和普京的本质的不同。普京是站在俄罗斯垄断资产阶级的大俄罗斯沙文主义立场上观察乌克兰问题的,而列宁是站在无产阶级和广大劳动人民立场上观察乌克兰问题的,其认识、其结论当然是不会相同的,而只能是根本对立的;与其说这是普京要故意丑化列宁,倒不如说这是普京阶级本性的必然表现。

  2、列宁坚持从实际出发,坚定地反对在民族问题上的两种错误思想。既反对“丑恶可耻的大俄罗斯沙文主义的偏见”,又反对“小资产阶级的、小业主的民族偏见”。

  列宁深刻地揭示了民族问题、民族偏见存在的阶级根源:“资本主义把民族分成占少数的压迫民族及大国的(帝国主义的)、享有充分权利和特权的民族,以及占大多数的被压迫民族,即附属或半附属的没有平等权利的民族。”“没有充分权利的附属民族对大国压迫民族的不满和不信任,例如乌克兰民族对大俄罗斯民族的不满和不信任,已经积累好几百年了。”所以,俄国的资产阶级民主革命,和俄国各被压迫民族的民族解放、民族独立一直是同步的。

  列宁制定的无产阶级在民族问题上的策略,反映了这种历史要求。在列宁为布尔什维克党起草的《决议》中,特别这样写道:“鉴于乌克兰的文化(语言、学校等)多少世纪以来一直遭受俄罗斯沙皇制度和剥削阶级的摧残,俄共中央特责成全体党员用各种办法帮助铲除妨碍乌克兰语言和文化自由发展的一切障碍。长期遭受压迫使乌克兰落后群众具有民族主义倾向,因此,俄国共产党党员必须极其耐心、极其慎重地对待他们,必须用同志的态度向他们说明乌克兰和俄罗斯劳动群众的利益是一致的。”这和普京对于乌克兰人民和国家的轻蔑,形成了多么鲜明的对比,这简直是对普京谬论的痛切批判。

  3、普京根本不懂得“有权自由退出联盟”是一个非常重要的社会主义原则。

  列宁早在1916年所写的《社会主义革命和民族自决权》一文中,就明确阐述了这个原则的重要意义:“无论在目前、在革命时期或革命胜利以后,社会主义政党如果不用自己的全部行动来证明自己一定要解放被奴役的民族,并且在自由联盟——没有分离自由,自由联盟便是骗人的鬼话——的基础上同他们建立关系,那就是背叛社会主义。”

  普京正是从背叛社会主义的立场上去看待“有权自由退出联盟”原则的。

  由此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普京已经多么严重地深陷大俄罗斯沙文主义,而伟大的列宁是多么正确!

  列宁揭示了大俄罗斯沙文主义实行民族压迫的罪恶,现在,新沙皇普京却要从理论上和实践上把已经被颠倒过来的历史重新颠倒回去,再次把乌克兰民族、乌克兰国家踩在脚下。

  正是在批判大俄罗斯沙文主义偏见和狭隘民族主义偏见的基础上,列宁诚恳地告诉工农群众:“我们主张建立自愿的民族联盟,这种联盟不允许一个民族对另一个民族实行任何强制,它的基础是充分信任,明确意识到兄弟般的团结一致,完全自愿赞同。这样的联盟是不能一下子实现的。实现这种联盟的时候,应当十分耐心和十分谨慎,不要把事情搞坏,不要引起不信任,要设法消除几世纪以来由地主资本家的压迫引起的、由私有制引起的以及因瓜分和重分私有财产而彼此仇视所引起的那种不信任心理。”

  拿这些话和普京的话对比一下,列宁的共产主义、国际主义情怀的高尚和普京的大俄罗斯沙文主义的卑劣,不是一清二楚吗?

  4、列宁在《为战胜邓尼金告乌克兰工农书》中还提出了一个重要的命题,这就是:“大俄罗斯民族主义即帝国主义”。

  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意见,一个“即”字,把大俄罗斯民族主义的阶级属性、阶级实质讲清楚了。

  这个命题不仅正确,而且切中普京的要害。这对于我们认识普京的大俄罗斯沙文主义的阶级属性、阶级本质是具有非常现实的意义的。

  一些同志不要在这个问题上继续犯糊涂了,列宁提出的这个命题,再清楚不过地告诉我们:普京的大俄罗斯沙文主义和普京的帝国主义本性是一致的,实际就是一个东西。

  大国沙文主义也好、纳粹主义也好、法西斯主义也好,这都是帝国主义本性的表现形式,在阶级属性、阶级实质上都是一个东西,都是帝国主义的,也就是说,都是垄断资产阶级的。

  懂得了、接受了列宁的这些教导,对于我们认清普京的俄罗斯垄断资产阶级的阶级本性以及他为什么发动对乌克兰的侵略战争、这种侵略战争到底具有怎样的阶级性质,都是有十分重要的现实意义的。

  我之所以在这里就列宁关于民族问题的理论思想和政治实践多说了几句,一方面是为了批判普京对列宁的诬陷和攻击,另一方面也是因为狭隘民族主义现在在国内很流行,并因此产生了对普京、对俄乌战争的根本错误的看法。

  一些年轻人,既喜欢彼得大帝,更喜欢新版彼得大帝——普京大帝,但这是很无知、很愚蠢、当然也是很错误的。让我们引用无产阶级革命导师斯大林对这个问题的见解以作为这个问题论述的结束。

  1931年12月13日斯大林接受了德国作家艾米尔·路德维希的采访。

  路德维希:我要提出的一些问题你也许会觉得奇怪。今天我在这里,在克里姆林宫看见了彼得大帝的某些遗物,因而我要向你提出的第一个问题是:你是不是容许把你自己和彼得大帝相比拟?你是不是认为你自己是彼得大帝事业的继承者?

  斯大林:绝对不行。历史的比拟总是冒险的。这种比拟是毫无意义的。

  路德维希:但是要知道,彼得大帝为了发展自己的国家,为了把西方文化移植到俄国来,是做了很多事情的。

  斯大林:是的,当然,彼得大帝为了提高地主阶级和发展新兴商人阶级是做了许多事情的。彼得为了建立并巩固地主和商人的民族国家是做了很多事情的。同时也应该说,提高地主阶级、帮助新兴商人阶级和巩固这两个阶级的民族国家都是靠残酷地剥削农奴来进行的。

  至于我,我不过是列宁的学生,我一生的目的就是要做到不愧为列宁的学生。

  我毕生的任务就是要提高另一个阶级,即工人阶级。这个任务不是要巩固什么“民族”国家,而是要巩固社会主义国家,就是说,要巩固国际主义国家,并且这个国家在任何程度上的巩固都会有助于整个国际工人阶级的巩固。我在提高工人阶级和巩固这个阶级的社会主义国家的工作中的每一步骤如果不是为了巩固和改善工人阶级的状况,那么我认为我的一生是没有意义的。

  可见你的比拟是不恰当的。

  至于列宁和彼得大帝,那么彼得大帝是沧海一粟,而列宁是整个大海。

  斯大林不仅把列宁和彼得大帝根本不同的历史地位讲清楚了,而且更重要的是,斯大林提出“社会主义国家”是“国际主义国家”,而不是“‘民族’国家”。这个思想,和前面所引的列宁的教导:“我们要求世界各国工农紧密团结起来,完全融合成为一个统一的全世界的苏维埃共和国”,是完全一致的。可是,我们有些被狭隘爱国主义冲昏了头脑的年轻人,恐怕是不懂得、也可能根本就不接受这个道理的,而只有弄懂了这个道理才是真正地深刻地弄懂了马克思主义的共产主义的无产阶级国际主义的道理。

  懂得了这些基本的马列毛主义的道理,就可以清醒地认识到,普京在这一切问题上寻找各种借口大反列宁、斯大林,归根结底,还是一个阶级斗争的问题,无产阶级和资产阶级斗争的问题,社会主义道路和资本主义道路斗争的问题。

  事实非常清楚,普京大反列宁、斯大林的落脚点,最后总是放在大反社会主义上,目的也总是一个,就是否定苏联在列宁、斯大林领导下曾经走过的社会主义道路,而应该走如同普京所说的“趋同西方”、“趋同欧洲”的所谓“文明”,一句话,应该走资本主义道路。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注:配图来自网络无版权标志图像,侵删!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焦桐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公众号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最新专题

热议联想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香港纪念毛主席逝世46周年:马克思是对的,毛主席是对的!
  2. 无知且无耻的坏人
  3. 贾浅浅终于搞死了中国文学
  4. 一学期,一所985高校,九名孩子自杀
  5. 陈永贵:我没有给毛主席丢脸
  6. 陈先义:“九评”——学习党史绕不过去的重大历史事件
  7. 张文木:评特拉斯就任英国首相
  8. 一句“倒没倒”?暴露出自己毫无人性……
  9. 事物不断地走向反面
  10. 从臭老九到砖家、叫兽,知识分子需不需要再教育?
  1. 叛徒戈尔巴乔夫与毛主席的精确“预言”
  2. 司马南行,莫言不行! ——两个阶级在文化上的对决
  3. 快三十年过去了,谁还记得九三年的耻辱?
  4. 迎春:荒诞不经的“接轨”——再批国内生产总值
  5. 中 国 改 革 的 总 设 计 师!
  6. 香港纪念毛主席逝世46周年:马克思是对的,毛主席是对的!
  7. 香港知名演员来韶高调纪念毛主席,反毛公知急了!
  8. 风能进雨能进,易中天不能进
  9. 世上竟有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10. 赵磊:变态解读共同富裕,我忍无可忍!
  1. 司马南被封!是射向联想杀伤力最大的一颗子弹!
  2. 秦明|“著名作家”为什么如此恨毛主席?
  3. 吴铭:团结一致——再说老司马摊子被砸事件
  4. 这是最霸气的抓捕!
  5. 张文木|精准刺痛今日中国高知群体的一篇精悍实话
  6. 谁制造了这个大淫魔?
  7. 司马南:还是毛主席的办法灵验
  8. 【翻案】明清与毛主席的“闭关锁国”——自卫第一
  9. 司马南先生回来了!好一个“引蛇出洞”
  10. 如此领导不杀不足以平民愤
  1. 徐州市民纪念毛主席逝世四十六周年
  2. “7万人”!
  3. 那些恶意抹黑毛主席时代的人该站出来了!这才是真实的历史!
  4. 《求是》(2022年17期):习近平:新发展阶段贯彻新发展理念必然要求构建新发展格局
  5. 庭院深深钓鱼台,口述史
  6. 快三十年过去了,谁还记得九三年的耻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