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争鸣 > 网友时评

80后的回信——写给任志强“大叔”

赵何娟 · 2010-08-19 · 来源:优米网
任志强评析 收藏( 评论() 字体: / /

 

 任大叔,您好,我们无比激动地收到了您的来信,无比耐心地看完了全文,无比钦佩地说,您真的与其他大叔大爷不同,因为只有您这么细心,吊这么大一个书袋,给我们上了灰常深刻的一课,让我们明白了,在中央下的这一盘好大的棋里,80后必须铁肩担道义,走好每一步。
  
  但恕我们直言,您用像教解放前娃娃一样的政治话语体系教导我们,虽然真诚,但很生硬,像一个僵化的老人,在忆苦思甜。我们很同情你们那一辈人,想哭的时候不能哭,想笑的时候笑不出,想怒的时候不敢怒,欲言之时又不能言,那么在您心眼中的新时代,如今我们在网上的几句抱怨怎能被您理解得如此不堪呢,在开放的互联网里,很多幽默的段子也来自于80后之手,躲在键盘那头更多抱怨的又何曾不是你们这一代。
  
  80后已是懂得表达,也敢于表达的一代。
  
  80后,其实已经长大了,很多甚至已经为人父母,近而立之年,大多已经在各自工作岗位上“抛头颅、洒热血”,平日的忙碌很难得有时间读书,看完这封长信,胜读一年书,真让我们百感交集,原来国家是如此惦记着我们的成长,我们不会让国家失望的。但回想我们从小给祖国写信都石沉大海的灰心感,特在工作之余给您回信,也寄托着我们对你们50后、60后尚未老去,且正当朝的一代人的希望。
  
  我们想说,您的话,我们可以谨记,但是我们同样也感受到到被遗忘的孤单;我们可以充满理想,但是我们同样可能经不住现实的残酷;我们可以奋起,但是我们同样也承受着无力的恐惧。为什么?因为社会是一个互相影响的群体,上至国家体制根本,下至每一个人生活点滴,因此也需要每一代人每一个群体的共同努力。
  
  任大叔代表的正是在这个畸形的国家体制里既得利益的群体,您有一个良好的出身,用您自己在媒体的话说,您也过了追求财富的年龄,您不用为财富担忧,但您这一代中的既得利益者,都是在努力为改善后人的环境努力,还是在忙着瓜分与侵占更多的利益?是在努力整治社会病,改善对后人影响最大的“教育事业”根本,还是在忙着把自己的子女都送出国外?您肯定比我们更为清楚。
  
  您以高高在上的姿态,告诉我们说,我们幸福指数低只是因为国家给我们的预期太高了,改革开放前大家都贫穷反而没有预期,幸福指数更高。这段话让我想到了一个人,古代的皇帝,自古“愚民政策”即由此而来,“民不可使之智,智则反。”我反而觉得可笑。
  
  这个社会有太多的50后、60后在抱怨,在鄙夷现在的80后年轻一代,贴上各种标签,“一代不如一代”算是很轻的评语,当然很多啃老族确实不争气,但并非主流。实际上,您想过吗,为何会有让您如此愤愤不平的80后,难道不正是您的同龄人给我们所做的“榜样”吗?
  
  大学硕士博士导师,都不叫老师,改叫老板了;女儿出嫁不问人品只看有车有房了;招聘年轻人不是硕士就是博士,最低也是个学士,最后自己被爆买卖文凭了;公务员考试挤破脑袋最后被官爸爸二代挤走了;骑着自行车身后带着的青涩恋情,被路过的富爸爸二代敞篷跑车抢跑了……
  
  您说,80后自己不努力光抱怨社会,您听到真正来自底层的抱怨了吗,您看到底层人民的痛苦了吗?我们听到社会自底层抱怨最多的声音多来自我们的上一辈,父辈们为了不让我们这一代重蹈覆辙,吃尽了苦,却可能只是为了能从“子女出息”得到一点慰籍。但他们呢?土地被征用、房屋被拆迁、上访被当精神病、矿难被作无名尸……一个在种种抱怨声中长大的孩子,能指望他满嘴幸福吗?
  
  我们的悲哀又是谁造成的呢?真实的情况仅仅只是您一句不该让我们有“幸福预期”可以愚弄的吗?
  
  您的这番话我更加愿意善意的理解为,您作为已经以一个公共知识分子示人的地产商,其实是在批评国家统计数据水分太重。那么我为此高兴。
  
  身边80初出生的人多属于第一代独生子女,从小被你们这一辈在家里捧得就是一切,可到了社会才会悲哀的发现,其实自己什么都不是,这或许才是心理落差的来源。
  
  那是一个刚开始实行计划生育的年代,上一辈甚至上上辈都还没有习惯只生一个孩子,于是在家里独生子永远是掌上明珠,我们从小被教育,我们就是全家的唯一,是全家的希望,你们这一辈的遗憾,比如贫穷,比如卑贱,都指望着我们来实现,如何实现,唯有读书,知识改变命运。
  
  我们从小所受教育,觉得大学生是无比荣耀的群体,考上大学是无比荣耀的事,但随着全民教育的热潮,随着教育产业化的进程,教育质量与追求数量的增长严重不匹配。80后一代大学生都有的经历是,上大学之后,开始大学扩招了,越扩越大,学校规模越来越大,学校名称原来越大,恨不得出现中国宇宙大学,但大多数人感觉到的是很多学科并无实际用处,很多课程空洞且虚华。逃课反而成了必修课,不挂科反而成为了大学遗憾。
  
  从大学毕业又遇上就业难,中国大学生成了比货币更迅速贬值,且贬值得可怕的群体。
  
  越来越多企业抱怨,大学毕业生动手能力怎么这么差,如您所说,变态的教育体制决定了这一切。而我们或许成为了畸形的社会,畸形的教育体制下的产物,甚至牺牲品。
  
  但是!
  
  但是,我们不甘成为牺牲品,我们渴望抗争,我们也更加铭记世间的美好,我们从父辈已经弯曲的背影,蹒跚的步伐,和日益爬满两鬓甚至满头的白发里学会了感恩,学会了回报,也学会了家庭和社会的责任。
  
  所以,您也不要谈过去的福利分房怎么比现在的商品房差了,我们只希望,国家公务员买房不要再不商品化,不要我们拼其一生购买商品房,您这个既得利益群体的人却安然继续变相使用福利分房;您也不要谈,平均主义害死人,我们只希望,你们这一代能努力加强社会应有其维持公平运转的机能建设,而不是指责我们抱怨不公……
  
  我特别赞同您最后所说,80后一代应成为中国最有希望的一代,恰恰是改革之后出生的一代,是承前启后的一代。虽然中国的社会今天还存在着许多的问题,恰恰要靠八零后一代去进行改造与创造。而挑战这个社会所需要的恰恰不是抱怨,而是放弃个人贪婪的冲刺。幸福其实恰恰就在这冲刺的后面。,
  
  您说的对,我们需要更加的努力,我们也会努力改变自己、改变命运、改变社会。但是!但是,我也想说,改变,也需要你们的共同努力,尤其是,不要成为改变的绊脚石!
  
  作者:赵何娟

文章来源:http://www.umiwi.com/article/471-2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heji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相关专题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丑牛:公者千古,私者一时
  2. 张志坤:中印边界摩擦冲突常态化的危险
  3. 南方洪灾:救援“前所未有”地艰难,社会关注度不高
  4. 郑大一附院医生被砍你们要求严惩凶手,治死病人咋就连个屁也不放?
  5. “给我20年,还你一个强大的俄罗斯”?普京的承诺为啥没兑现
  6. 极左,岂能绑架一个伟大民族的灵魂
  7. 毛泽东没有指挥腊子口战役?纪念馆必须更正!
  8. 房子之问
  9. 大学生回农村,不会讲话了?
  10. 善打硬仗恶仗的开国中将,长津湖指挥20军重创美王牌陆战1师,后来成为我军两大兵种司令员
  1. 为什么中国得利者要否定毛主席
  2. 老田:中国革命的精神遗产到哪儿去了——从1970年代三拨反文革力量的政治分析说起
  3. 又一个重要标志性事件,这届网民太了不起了!
  4. 张志坤:中美关系,请不要在捏造文辞上下功夫
  5. 黄卫东:中美究竟谁的技术依赖更大
  6. 陈伯达之子:八大关于社会“主要矛盾”的论述是如何产生的?
  7. 将“中共”比作“公司”是严重的政治错误!
  8. 郝贵生:不谈党的阶级性,谈何“把人民放在最高位置”?
  9. 人民为什么讨厌高晓松?
  10. 毁人一生的待遇,降低个退休待遇?
  1. “10年浩劫”有十大“匪夷所思”
  2. 钱昌明:“不争论”,是一颗奴隶主义毒瘤!
  3. 张志坤:如此严重的政治问题,究竟该谁负责!
  4. 普京为何不能让俄罗斯强大?线索就在阅兵式
  5. “地摊经济”还未落地就要“收摊”?
  6. 又一个挺方方的女作家被免职
  7. 贺雪峰:我为什么说山东合村并居是大跃进
  8. 特朗普掐住了反华“命门”?
  9. 邋遢道人:6亿人月入一千、地摊经济及其他
  10. ​中印边境冲突出现伤亡,中国周边局势急剧恶化!
  1. 北京知青孙立哲:我与史铁生一起做赤脚医生
  2. 甴曱末日将近!美国断经费、“民主阿婆”闪人,头目跑路 ,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3. 为什么中国得利者要否定毛主席
  4. 郑永年:中国切不可在世界上显富摆富
  5. 从盼儿到怕儿: “只生一个女孩”为何盛行东北农村?
  6. 毁人一生的待遇,降低个退休待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