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经济 > 经济视点

荒谬,复加无良?——驳任志强6.20宏观经济谬论

李东宏 · 2015-07-07 · 来源:乌有之乡
任志强评析 收藏( 评论() 字体: / /
任志强的“农民进城论”,本质上是资本下乡的升级版——资本“清乡”。“皇军说是不抢粮食”,抢地,老百姓就答应吗?

  核心提示:人权是天赋的,财产权是天赋人权的核心和基础。社会主义才是天赋人权的科学、正当形式。资产阶级用天赋人权来为资本剥削辩护,可是,洛克在肯定谁把自己的劳动注入其中,谁就是自然资源(比如土地)的主人的时候,把邻居们的天赋人权剥夺了。卢梭用先占先得理论来解释私有权的来源时,把后来者的天赋人权剥夺了。任志强用资本的逻辑曲解了农村土地承包责任制和小平同志南巡讲话。他的“农民进城论”,本质上是资本下乡的升级版——资本“清乡”。“皇军说是不抢粮食”,抢地,老百姓就答应吗?

  关键词:任志强;资本下乡;南巡讲话;洛克;卢梭;天赋人权。

  据观察者网介绍,6月20日,任志强在中国人民大学“2015中国宏观经济论坛”上发表演讲 ,主题竟是“中国经济面临的最大障碍是制度壁垒”。鼓吹什么“过去20年,正是因为打破了公有制的垄断,打破了制度壁垒问题,才让中国经济取得了高速发展。第一次高速发展源自土地联产承包责任制的推出,让农民从土地中解放出来;第二次是邓小平的南巡讲话,让农民可以当工人,可以进城。”

  任志强的话本不必当真,但这次讲话却很有古惑力。其实,他的结论和论据都站不住脚:30多年经济的高速发展,靠的是理顺公有制内部公有权与和私权利的关系以及公有制外部公有制与私有制的关系,农村土地联产承包责任制和小平南巡讲话都是服务于这一目标的。公有制是公有权与私人权科学且正当结合的制度。这种结合可以发生在公有制内外,但最主要的是公有制内部公有权与私权利的科学结合,公有制外部私有制的存在是公有制内部公有权与私人权科学结合的外部条件,因此,改革就是在公有制内部把集体权益和私人权益用权利义务的话语表达出来,并把集体权益和私人权益安排得正当、科学,同时在公有制外部发展私营经济,使公有制处在竞争环境之中。所以改革包括两个方向相反的操作:完善公有制和发展私有经济,并妥善处理两者的关系,让公有制在与私有制的公平竞争中靠制度优势胜出。任志强所以从上述两个论据得出上述错误结论,是因为其曲解两个论据所致。

  一、农村土地承包责任制是对集体土地所有制的一种完善形式

  集体土地所有制是公有制的一种实现形式,是天赋人权的一种实现形式,而农村土地承包责任制则是对集体土地所有制的一种完善形式。

  (一)、社会主义才是天赋人权的科学、正当形式

  人权是天赋的,财产权是天赋人权的核心和基础。天赋人权经历了曲折的发展历程。

  天赋人权的原初形式就是氏族公社的公有制。其特点是:1、简单,以公有为内容,不分你的我的。2、平等,每个人的分配份额是平等的。3、适应于产品无剩余的落后生产力。

  然而,当产品出现剩余,出现了私有的必要性和可能性,而氏族公社的公有制,无法正确处理剩余产品的分配问题,无法在公有制框架内用你的我的他的大家的来正确分配权益,在坚持公有制的基础上用公有权衍生出亚层次的私权利的方式来与时俱进,就像今天我们的国有土地所有权衍生出国有土地使用权一样,于是,私有权不是作为原始公有制新的内容和新的实现形式生长,而是寄生在公有制之内作为寄生物生长。私有制与公有制之间是寄生物与宿主的关系。私有制的这种生长,是在享受氏族公社的公有制提供的公共品(如安全、外交和既有生产力等)的基础上发生的,是一种没有正当性的寄生性生长。所以私有制取代原始公有制不是基于正当性,而是基于科学性,利用原始公有制自身的科学性不够,不能继续正确处理内部公与私的矛盾,从公有制内部打败公有制的,是科学性压制了正当性。

  客观的说,私有制取代原始公有制仍是一种进步,它促进了生产力的解放,同时又给公有制的复兴和自我完善提供了外部条件,比如构建思路、经验和竞争环境等。公有制的正当性使得其科学性可以发展到极高的高度,也使得公有制的科学设计复杂、艰难,使公有制科学性的成长艰难。但是公有制可以容纳更高的科学性,为公有制的回归不断创造条件。私有制始终没有正当性,而没有正当性又限制了其科学性的高度这一事实,使公有制的回归成为必要。所以,私有制的发展又必然导致公有制的复兴。

  历史上的私有制,都是天赋人权被直接拒绝或者被做了不正当分配,而且在分配中被被剥夺的产物。其逻辑起点都是自然资源是无主物而且无限丰富的这一虚假的事实。资产阶级以前的统治者根本不承认天赋人权,不承认社会的公有财产权和和个人的财产权和谐共存。而资产阶级则通过对天赋人权做资本主义的“分配”, 使天赋人权不包括财产权,使人和财产相分离、劳动者和生产资料相分离,使资本成为劳动者和生产资料相结合的必经途径,从而使得资本具有了实现天赋人权所必需的正当属性,从而得出了私权神圣的结论。

  资产阶级思想家都肯定自然资源是无主物而且无限丰富的这一虚幻的事实,并为剥夺天赋人权辩护,比如,洛克不但认为自然资源是无主物,还主张谁把自己的劳动注入其中,谁就是自然资源(比如土地)的主人,还胡说什么邻居们可以再开垦一块土地并合法的拥有,而且他和邻居之间不会因为开垦土地而发生纷争。其实,洛克的辩护把邻居们的天赋人权剥夺了。卢梭则用先占先得理论来为剥夺人权辩护,这样,他就把后来者的天赋人权剥夺了。

  按照天赋人权理论,应当实行这样的所有制:资源是上天赐予社会整体的财产,而社会整体是每一个社会成员作为平等股东组成的社会法人。社会法人把一部分资源无偿地、平均地分配给股东利用,把另一部分资源通过竞卖的方式交给作为资源利用者的公私资本家利用,所得在做出必要扣除后在全体股东中平均分配。社会成员的收入包括两部分:股东收益和劳动所得。所有制上的平权和财产流通上的交易存在,使得社会法人得以以资本家为“剥削”对象,通过交易获取剩余,成为资本家的资本家,因而这种经济是自由、平等、高效和绿色而且计划性的。在这个应然的社会里,公有财产权本身是正当而且高效的,并且是私人财产权唯一的合法来源,每一个劳动者最终是以自己的劳动为对价通过与社会的交易从社会获取劳动收入,这样,公私两个财产权和谐共存,相互促进。

  这种经济就是社会主义交易经济。它能够满足科斯定理的三个前提条件:首先是产权的初始界定清晰。在社会主义交易经济里,资源归社会法人所有,然后通过竞争性的交易由资源利用者用自己的劳动来交换,从而流转到资源利用者手里,因而产权的初始界定是清晰的。其次是交易费用为零。由于掌握充足的社会资源尤其是信息资源,社会法人的存在肯定会降低交易费用,而且交易费用可以由社会法人承担,所以,对社会法人以外的市场主体来说,交易费用很低,甚至为零。再次是完全竞争。资源市场的交易,是完全竞争的。产品市场的交易以完全竞争的资源市场为基础,而且发生在平等主体之间,不但交易信息资源充分而且交易费用为零,所以完全竞争也是可以实现的。

  综上所述,社会主义才是天赋人权的科学、正当形式,社会主义经济才是自由、平等、高效和绿色而且计划性的经济。一切私有制经济的合理性和比较优势,在标准社会主义经济面前顶多算个灰姑娘。

  (二)、土地承包责任制是对集体土地所有制的完善,而不是“打破了公有制的垄断,打破了制度壁垒”

  农村集体所有制是农村社会主义所有制的一种探索形式,相对既有的农村土地制度是一次伟大的跃进,具有旧的土地制度所不能容纳的科学性和正当性,是新中国的伟大发明,并为新中国的经济和社会发展做出了卓越贡献。在相当长的历史时期内,农村集体所有制是应当肯定,鼓励并在改革中发展的。作为新生事物,它问题不少,比如,人民公社盈余分配不够合理,不能充分调动农民的积极性,但组织的效能是极高的,在支援国家建设,兴办基础生产和生活设施,增加粮食产量方面表现尤为突出。当农村基础生产和生活设施建设基本完成,其组织效能上的优势不如以前重要了,不能科学分配盈余,不能满足农民自主性的缺点显现出来,于是,人民公社作为农村集体所有制的组织形式已经不适合了。人民公社被废止,直接原因不在于其效率,而在于剩余的分配问题,根本原因是农村集体所有制需要清晰的产权配置,需要用清晰的产权配置来理顺个人、集体和国家的法律关系。

  农村土地联产承包责任制,是对农村集体所有制的一种改革尝试。其基本机理是:自主经营,交足国家的,留足集体的,剩下的是自己的。从一个较长的历史时期看,其基本机理是科学的,是可以长期存在的。但是,农村土地联产承包责任制是对农村集体所有制的完善,是农村集体所有制的一种实现形式,而不像任志强所说,是“打破了公有制的垄断,打破了制度壁垒”。在农村集体所有制的基础上,让农村集体所有权衍生出农民的土地承包权,从而在法律上把国家、集体和农民的权益进行科学划分,并科学地连接起来,其结果是农村集体所有权的实现和完善,怎么会是“打破了公有制的垄断,打破了制度壁垒”呢?显然,任志强是在曲解农村土地联产承包责任制的性质,曲解农村改革的性质。他把农村公有制的完善曲解为冲破公有制壁垒,并以此证明“中国经济面临的最大障碍是制度壁垒(即公有制壁垒)”,逻辑上是荒谬的。

  (三)、农民进城还是资本下乡、清乡?

  记得任志强曾骂城市想买房的非富裕人群说,“别人买房,你也买房,臭不要脸!”,但这次却不谈资本下乡,而是请农民进城,完全是一副忧国忧民的面孔。他说,“第一产业我们占了40%,38%点几的劳动人口,生产9.5%的GDP,反过来说剩下的60%的人分享90%的GDP,贫富差距就出现了。怎么解决这38%的人分享更多的GDP,得把他弄到城里。”。他从产业经济学的角度论证农民为什么富不起来,也并非全无道理,但是经济学常识也告诉我们,第二、第三产业也吸收不了从农村转移出来的几亿劳动力,现在城市里的大量剩余劳动力就是第二、第三产业吸收能力近于饱和的结果。无论农村的剩余劳动力转移到哪里,剩余是必然的。所以,农民进城,不可能像任志强所说的那样分享更多的GDP,却在大量失业的同时,为资本下乡创造了条件。这就让人不禁要怀疑任志强的动机。一个臭骂“别人买房,你也买房,臭不要脸!”开发商代表,怎么会有为农民请命的好心呢?所以,他让农民进城,就是为了方便资本下乡。而且大量的农民进城,必然产生大量的傻根儿式的农民工,必然方便资本用更廉价的工资,雇佣更多的农民工。从这个角度看,他忧国忧民的面孔下,掩盖的是赤裸裸的资本逻辑——为资本下乡而清乡。

  二、小平南巡讲话为社会主义经济体系的完善提供了必要条件,而不是对社会主义经济的破坏

  小平同志南巡讲话的核心内容是,市场经济并不必然意味着资本主义,市场是工具和形式,资本主义可以用,社会主义也可以用。本质上,这为社会主义经济体系的完善创造了必要而非充分的条件。

  (一)、经济的本质

  经济,本质上是平等主体之间的交易。交易作为经济的本质决定了,科学的经济体系只有交易经济,而没有什么市场经济和计划经济,因为后两者割裂了交易的客观方面和主观、主体方面,分别从交易的客观方面和主观、主体方面两个角度片面地观察交易,是对经济本质的片面、虚幻反映。所以,市场经济理论和计划经济理论是两套对立的“半边脸”经济学理论。市场经济理论的长处在于强调经济的客观规律以及个人作为市场主体的作用,错误在于忽视经济是人的主观行为,忽视经济行为的主观性,并把人设定为除了劳动一无所有的可怜虫,最致命的缺点在于否定社会整体的法律主体地位,否定每个人都是社会这个超级股份公司的平等股东,从而使公平交易不可能实现,把作为交易主体的每一个人强行划分为剥削者和被剥削者,为人吃人的丑恶现象奠定了铁的基础,为人类社会的不平等现象及其极端化提供了理论基础。由于市场经济的立论基础是自然资源是无主物而且无限丰富的这一虚幻的事实,现实基础是把社会的财产当无主物瓜分,市场经济本质上是赃物经济。计划经济理论,长处是强调交易的的主观性和主体性,注重交易的实质平等,但忽视了交易的形式平等,对经济条件的客观性和经济规律的客观性重视不够,不能把交易主体之间的平等关系法律化、权利义务化,虽然宏观上简化了经济结构,有利于提高宏观经济效率,但微观领域投资和劳动的主动性部分缺失和宏观领域经济行为的盲目性大量存在。当然,计划经济理论的立论基础是生产资料的公共占有,虽然不能找到生产资料公共占有的科学形式,但正当性上优于市场经济。

  交易,一方面意味着市场存在的必要性,因为交易必然产生市场,并依靠市场进行;另一方面又意味着计划存在的必要性,因为存在经济主体就存在经济主体的计划,就存在经济体系的计划性。幻想每一个经济人自私自利的行为就可以产生市场均衡,就可以保证经济的平稳运行,那是一种邪教,一种经济神学。其实,每一个经济人自私自利的行为都是一种经济计划,当然仅仅是一种微观计划。既然允许微观计划的存在,为什么排斥宏观计划呢?有宏观经济就应该有宏观经济计划,而科学、正当的宏观经济计划意味着社会法人成为宏观经济的交易主体,所以,社会法人成为交易主体,意味着计划经济和市场经济合成为交易经济,意味着社会主义经济体系建成——社会法人通过交易,实施经济计划,组织社会生产。

  正是意识到两种经济理论的片面性,我们才推出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理论,试图把两种经济的优势结合起来,但是,我们并没有把市场经济和计划经济这两套对立的“半边脸”经济学理论合并为交易经济理论,设计出立足于市场基础的、以公平交易为主要手段实施经济和社会发展规划的交易经济体制交易经济体制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长期演化的产物,从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向社会主义交易经济体制过渡,需要很长的历史时期,中间要经历很多中间站。

  (二)、小平同志南巡讲话为社会主义经济体系的完善创造了必要而非充分的条件,既非打破公有制壁垒,也非破坏社会主义经济的运行方式

  如果说农村土地联产承包责任制是农村集体所有制的实现形式和自我完善,那么,小平同志南巡讲话则为社会主义经济体系的完善创造了必要而非充分的条件。

  小平同志南巡讲话,从两个方面完善了社会主义经济体系:

  第一、在经济运行形式上,确认计划和市场都是社会主义经济体系运行的工具和形式,为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理论的提出铺平了道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只是社会主义经济发展的一种过渡形式,而不是社会主义经济的完善形式,更不是最终形式。但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优于西方经济形式,已经被历史证明。而且社会主义经济形式的科学构建必须立足于总结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经验教训。因此,小平同志南巡讲话,标志着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理论的形成,为社会主义经济体系的完善找到了市场条件,即必要而非充分的条件,因此,小平同志南巡讲话为社会主义经济体系的完善,创造的是必要条件,而非充分条件。

  第二、在经济内容上,强调发展私营经济,为私营经济发展创造出市场条件,为公有制经济的完善创造了必需的外部竞争条件。公有制经济需要通过正当的私权化来发展。公有制是公有权与私人权科学且正当的结合,是所有权层次的公有权与公有制内部若干亚层次上的私人权的结合。通过这种结合,把作为集成的公有权表达为若干亚层次上的私人权,公有权是私人权的基础,若干亚层次上的私人权之间则保持竞争关系,以实现私人权之间的竞争合作关系和公有权与私人权的共荣共辱关系。这是公有制经济改革设计上应有的目标和应遵循的指南。公有制经济需要在与私有制经济的竞争中发展。在科学构建公有制经济形式的同时,在公有制外部发展私营经济,使公有制处在竞争环境之中,可以迫使公有制经济加快形式上的自我完善,焕发出超强的竞争能力,在与私有制的公平竞争中靠制度优势胜出。

  由于小平同志南巡讲话为社会主义经济体系的完善创造的是必要条件,而非充分条件,而且这种创造方式,类似于泻药方而不是补药方,一些人便把南巡讲话理解为向资本主义进发的号角。任志强便是其中的一位,在他看来,小平同志南巡讲话说的就是打破公有制壁垒,就是破坏社会主义经济体系,只是小平同志没有明说,要由他这样的大炮说出来。这完全是以资本家之腹度政治家之心或者用资本的逻辑曲解改革。一个自称年年被评为“优秀共产党员”的人,用资本逻辑曲解共和国的领袖,曲解社会主义性质的改革,把社会主义经济曲解为原罪,是荒谬还是荒谬再加上无良?

  三、让农民享受社会主义的福利

  从人民公社过渡到土地承包责任制,是农村社会主义经济制度的完善。但是,土地承包责任制,只是完善农村社会主义经济制度的一种实验,一种实现形式,而且不是完善农村社会主义经济制度的最佳形式。土地承包责任制的命运几何,取决于中国社会制度整体的变迁和整合。至于农地流转则未必是农村社会主义经济制度的完善。资本下乡的脚步已经越来越响,甚至资本的一只脚已经伸进农村,然而,农村地少人多的矛盾阻碍了资本的脚步,所以,资本的“清乡”运动势必展开。怎么展开?著名经济学家L先生的办法是取消社会保障,让老弱病残加快自灭,而任志强的办法就是让农民进城当工人,接受城市资本的剥削。鬼子们从来都“说皇军不抢粮食”,但鬼子们的目的是地。所以,中国农民和农村即将面临着被清乡还是寻找新的社会主义组织形式的选择。

  (一)、让农民享有国有经济股东的权利

  农村集体所有制只是部分群众的所有制,法律上与全民所有制并列存在,有着严格的法律界限,似乎形成了农民不能享受国有经济成果的制度障碍。但是,农民首先是中国社会的股东,其次才是农村集体经济组织的股东。这样,作为集体经济组织成员,农民享有集体分配给自己的生活资料,比如宅基地,同时又可以享受集体经济增值产生的分红;作为中国社会的成员,农民享有国家分配的生活资料,如住宅建设用地使用权,又可以享受国有资产增值的分红。细心的读者会问,农民怎么可以无偿获得城市和农村两块住房用地呢?答案是在货币分配的情况下不仅现实,而且正当。首先,农村宅基地是一种工作补贴。其次,住宅建设用地使用权是全体公民的私权利,是天赋的因而又是无偿的。政府依法只能在公民中做平均分配,根本无权卖给公民。你见过哪个代理人把委托人的土地有偿卖给委托人,而且还先卖给代理人的代理人——开发商,然后再由代理人的代理人卖给土地的主人——委托人?(理由详见拙文《平均地权紧急呼叫土改》2007年作品。注:工商业经营用地政府可以卖,收入用于发展经济和城市设施)。这样看,农民在城市无偿分配住房用地是科学、正当的。

  (二)、用新的社会主义组织形式实现农民、农村的再组织

  农村集体所有制只是部分群众为主体的所有制,严格说来不应该是所有权,而应该是低于所有权层次,又高于土地承包经营权层次,因而是一种法定的土地经营权。这样,在现今农村集体所有的土地上可以并列存在着国家的所有权、农村集体组织(法定的)土地经营权以及社员的土地承包经营权或者国家的所有权、农村集体组织土地经营权以及社员对农村集体组织土地经营的收益权。这样,农村集体所有土地上的物权关系就理顺了。据此,我们可以多途径探索农村集体组织的社会主义形式,比如,土地承包经营权的结合,就是现在农村的多种农民合作社。再比如农村集体组织土地经营权的结合,农民可以从农地集中获得更多的土地收益。这就是某些学者呼吁的“土地通过流转再回归集体”,然后再把这些集体集合起来。还有其它方式。应该鼓励农民和农村集体组织在自愿的基础上进行各种形式的探索,因为探索社会主义道路也是老百姓的事儿。每一种探索农村集体组织的社会主义形式的道路都不是党的决议中所说的“走老路”。应当支持。

  四、结语

  中国经济已经走到了一个十字路口,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也面临着变革:计划和市场的作用需要重新认识,需要在分清两只手作用差别的同时,强调两只手的配合,强调两只手是一个人的两只手,而不是两个人的手。公有制经济必须在自我完善中求得发展,而坚持其自我完善的前提是确信其正当性和科学性。利用土地承包经营责任制需要更新的契机,资本叫嚣清乡了,农村危险了。但是,只要在捍卫集体所有制的基础上,不断创新集体所有制的实现形式,发展集体经济,他胡汉三回得来吗?

  作者:一位山东律师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中流击水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相关专题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老田:中国革命的精神遗产到哪儿去了——从1970年代三拨反文革力量的政治分析说起
  2. 为什么中国得利者要否定毛主席
  3. 将“中共”比作“公司”是严重的政治错误!
  4. 毛主席十次挽救了党和国家!——建党99周年的追思
  5. 这一去,要叫天地变了颜色
  6. 是该过紧日子了,但不能自“99%”始吧?
  7. 方方女士又打“极左”了,就问你慌不慌!
  8. 谁把模范村变成了贫困村?申纪兰从“劳动模范”变成“脱贫模范”的尴尬
  9. 美国对香港亮出“核选项”?事情恐怕跟你想的不一样……
  10. 莫迪姿态强硬,印度国内有些人开始担心了
  1. 普京为何不能让俄罗斯强大?线索就在阅兵式
  2. 特朗普掐住了反华“命门”?
  3. 我敢预测:要不了多久会再次听到这些话
  4. 又一个重要标志性事件,这届网民太了不起了!
  5. 老田:中国革命的精神遗产到哪儿去了——从1970年代三拨反文革力量的政治分析说起
  6. 为什么中国得利者要否定毛主席
  7. 张志坤:中美关系,请不要在捏造文辞上下功夫
  8. 陈伯达之子:八大关于社会“主要矛盾”的论述是如何产生的?
  9. 黄卫东:中美究竟谁的技术依赖更大
  10. 郭松民 | 胜利1962:中印边界问题的历史回顾(全文)
  1. “10年浩劫”有十大“匪夷所思”
  2. 钱昌明:“不争论”,是一颗奴隶主义毒瘤!
  3. 张志坤:如此严重的政治问题,究竟该谁负责!
  4. “地摊经济”还未落地就要“收摊”?
  5. 普京为何不能让俄罗斯强大?线索就在阅兵式
  6. 又一个挺方方的女作家被免职
  7. 贺雪峰:我为什么说山东合村并居是大跃进
  8. 邋遢道人:6亿人月入一千、地摊经济及其他
  9. ​中印边境冲突出现伤亡,中国周边局势急剧恶化!
  10. 俺看地摊经济,就像一头黔之驴
  1. 北京知青孙立哲:我与史铁生一起做赤脚医生
  2. 印共(毛)举行五年来最大规模群众集会
  3. 普京为何不能让俄罗斯强大?线索就在阅兵式
  4. 郑永年:中国切不可在世界上显富摆富
  5. 从盼儿到怕儿: “只生一个女孩”为何盛行东北农村?
  6. 我敢预测:要不了多久会再次听到这些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