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争鸣 > 网友时评

看陈小鲁如何评价文革的大民主实践

刘琅 · 2013-11-05 · 来源:乌有之乡

  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施害者竟然可以代表受害人“道歉”。文革年代因打砸而闻名的“西纠”的创始人陈小鲁,今天因为“文革道歉”,摇身一变成了主流媒体的宝贝。近日又在报纸上发表长篇访谈,控诉文革。当年的红二代,改革后的亿万富豪、独立董事,不管是为了“保爹保妈”还是为了资本而站在以平等为追求的文革的对立面,都是再自然不过的事。但是站在道德制高点上到处说文革“是违反宪法、侵犯人权的非人道主义行为”,这种得了便宜还要卖乖的行径就不那么让人佩服了,仿佛他们掌权的当今社会不是充斥着种种“非人道主义行为”似的,仿佛改开时代对于坚持公有制的现行宪法就很尊重似的。

  陈小鲁还强调:“我特别想跟现在的很多人尤其是年轻人讲清楚,通过文化大革命的形式,通过大民主的形式,不可能解决中国的问题!”精英出身的陈小鲁,对人民民主是十分不屑的,在他看来,知识精英会设计出最优的民主蓝图,而政治精英会说服人民接受这个制度蓝图。天下事自有食肉者谋之,尔等屁民天生是吃地沟油的命,何必操中南海的心呢?

  精英们往往以为可以按照他们设计好的蓝图去改造这个社会,而在事实上,却把事情弄得一团糟,这三十多年来他们不是已经尽情表演过了吗?与陈小鲁之流相反,在毛泽东看来,民主不是一种制度,而是漫长的历史进程,人民是这一进程的主体。世上没有救世主,人民会自己走出一条路来。1968年7月28日,陈小鲁们的对头韩爱晶等造反派领袖受毛泽东接见,韩爱晶鼓起勇气问了一个“有关中国前途的大问题”:“毛主席,我想请教您一个问题,再过五十年,一百年,如果中国出现了分裂,你也说自己是毛泽东思想,他也说自己是毛泽东思想,出现了割据混战局面那我们怎么办?”这实际上表达了文革在陈小鲁所在的阶层的反对下,不得不转入退守阶段之后,造反派对毛泽东的身后安排的担忧。陈伯达批评说∶“韩爱晶你读过多少马列的书,你懂得多少马克思主义!”毛泽东却毫不回避:“有人民就行,就是把林彪以及在座都消灭,全国人民是灭不掉的,不能把中国人民都灭掉,只要有人民就行,最怕脱离工人、农民、战士,脱离生产者,脱离实际,对修正主义警惕性不够,不修也得修。”

  遥想当年,造反派在毛泽东麾下,披坚执锐,一呼百应,是何等的意气风发!然而,一旦毛泽东辞世,当权派一场小小的宫廷政变,就把他们“铁帚扫而光”了。甚至在大本营上海,也没有放一枪,民众的冷漠一至于斯!这是为什么呢?造反派当初之所以得到民众支持,乃是因为他们以人民民主为目标,对官僚政治的抗争和颠覆。而文革的失败,恰恰是因为民主目标没有实现。到文革中后期,造反派并但没能取代当权派,解决“换班子”的问题;而且自我孤立,内斗不断,部分人甚至迅速蜕化,腐败程度比老当权派有过之而无不及。又怎么能不失去民心呢?

  有一点陈小鲁是对的,不要说在文革的历史条件下,就算是现在,群众的阶级意识和组织程度,尚未成熟到可以取代官僚集团、实现大民主的程度。既然历史条件尚未成熟,那么,对官僚集团的抗争是否毫无意义呢?文革的大民主实践是否失败了呢?那也未必。

  毛泽东生前已经预见到(文革)“拥护的人不多,反对的人不少”,“搞得不好,后代怎么办,就得血雨腥风了。”如今尚未出版的主席给江青的信中,他预言右派会上台,但同时也说:“中国如发生反共的右派政变,我断定他们也是不得安宁的,很可能是短命的,因为代表百分之九十以上人民利益的一切革命者是不会容忍的。那时右派可能利用我的话得势于一时,左派则一定会利用我的另一些话组织起来,将右派打倒。这次文化大革命,就是一次认真的演习……凡是右派越嚣张的地方,他们失败就越惨,左派就越起劲。这是一次全国性的演习,左派、右派和动摇不定的中间派,都会得到各自的教训。结论是:前途是光明的,道路是曲折的。”

  与五大造反派领袖的谈话,标志着文革的退潮,韩爱晶回忆,当时毛主席走过来说:“我走了,又不放心,怕你们又反过来整蒯大富,所以又回来了。”毛主席对在场的中央领导说:“不要又反过来整蒯大富啦,不要又整他们。”这些在场的中央领导,只怕就有陈小鲁的父辈吧?他们在文革后期特别是九大之后,还是对“不听话”的造反派秋后算账,全国有超过1000万造反派骨干被打成反革命。毛泽东是不在了,大民主是失败了,历史已经过去了四十多年,陈小鲁们还时时不忘踩上一只脚。他们担心什么呢?担心大民主像基督一样复活吗?可见官僚集团也得到了教训。当他们板起脸训人的时候,也会想起大字报的滋味了。他们不得不作一些让步,给予民众一些权利。甚至到现在,“文革”、“毛泽东”这些字眼还是陈小鲁们挥之不去的恶梦,还是悬在他们头上斯摩达利剑。如果大民主彻底失败了,陈小鲁们还反对个什么劲?

  文革把怀疑主义、理性主义、平等主义和个性主义的文化启蒙因素深深地播种到民族的精神中,为中国播下了走向全面改革和伟大文化解放的火种。文革前的苏联式官僚主义体制一去不复返了。而没有经过文革铁帚清扫的苏联东欧国家,无不在世纪之交遭受惨败。

  三十年来,虽然不准讲阶级斗争,虽然取缔了大字报,虽然从宪法中抹去了游行示威和罢工自由的条款,但是,民众却越来越清晰地回忆起毛泽东生前所曾预言的“资本主义的全面复辟”,“吃二遍苦受二茬罪”等等。这些话语尽管当时很少人真正理解,但已经深深种植于民众的心中。到了现在,大家终于想起来滴水洞那神秘的预言,毛泽东主义仍是民众与官僚集团斗争的主要思想武器。

  在中国历史上,往往要经过改朝换代,天街踏尽公卿骨,精英阶层才会作一点点反思,作一点点让步。文革前的中国也是如此。在官僚政治下,民间基本上处于“政治无意识”状态,也无法通过程序选举等方式来产生政治平衡力量。一般说来,只要没有战乱,只要上层不发生分裂,就无法打破这个超稳定结构。所幸中国出了个毛泽东,借助其个人权威,发动起特殊的大民主运动,形成了政治平衡力量,并激发起民众的政治竞争意志和政治意识。

  文革死的人再多,能比得上“天街踏尽公卿骨”的农民起义?在这个意义上,大民主运动确实是取得尽可能多的成就,尽可能减少社会为此付出的代价。

  毛泽东说得好,“天下大乱达到天下大治”。文革要“过七八年再来一次”,后来又曾经说过“一个世纪来三到四次”。无非是通过周期性的大民主运动,激发民众的政治意识,形成新的政治平衡力量,不断冲击官僚体制,促进社会进步,最后实现质变。除此之外,是没有捷径可走的。今天要建立人民民主政权,实现民族复兴、社会公正,除了寄希望于人民,寄希望于历史,没有第二条道路。

  的确,民众的阶级意识和组织程度,尚未成熟到可以取代官僚集团、实现大民主的程度。但是,无视人民的参与,精英的民主难免沦落成是由选举选出民主“暴君”或专政贪腐的权力寡头。知识精英们往往以为可以按照他们设计好的蓝图去改造这个社会,结果却把事情弄得一团糟。仅仅制宪并不意味着历史的终结,并不意味着一劳永逸,因为宪法的实践还需要人民力量的不断成长,因为统治者并不会自动接受宪法和法律的约束,统治者为了他们的利益往往会将法律和制度弃之如敝履。而人民力量的成长是一个极为艰难和漫长的过程。所谓民主归根到底是人民力量的壮大,是人民和统治力量对比的平衡,是人民可以和统治者进行讨论和谈判。民主并不是一纸宪法和法律,民主是一个具体的斗争和实践过程。从根本上来说,是人民力量不断成长壮大的过程。没有人民大众的普及教育,没有人民政治、经济力量上的发展,就没有民主。

  毛泽东反对任何形式的制度决定论,反对任何由精英事先设计的蓝图--无论是共产主义蓝图还是美式民主的蓝图。民主不是一种制度,而是漫长的历史进程,人民是这一进程的主体。世上没有救世主,人民会自己走出一条路来。

  现在中国有左派右派,其区分标准常常混乱不堪,陈小鲁当年就以左派自居,改革后时代变了,又调头控诉起左派来。其实是否相信人民,就是最鲜明的分界线。站在人民这一边的才是真正的左派,否则只不过是精英主义。何新在《论文化大革命与毛泽东晚期思想》里说:“在毛泽东的历史观中,具有一种民粹主义(或曰民本主义)的倾向。他无条件相信'群众'……蔑视精英。”甚至说:“不理解毛泽东的这种民粹主义历史观,对文化大革命是无法理解的。”何新本是高知出身,多年来受邓、江礼遇,脑子里充满了“精英”的高贵。这些高知高干出身的人,自然是无法理解“群氓”的。(百韬网刘琅)

  2013/11/5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苏北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企图让清末赔款悲剧重演!美国欲通过议案洗劫中国巨额财富!
  2. 评方方系列3:我们为何要那么警惕方方和她的日记?
  3. 给美国抗疫献爱心?先想想自己能不能吃得起官司
  4. 你爱美国,美国爱你吗?
  5. “法无禁止即可为”,政府不能随便说
  6. 何学者穿帮了
  7. 金融开放迈出一大步!美国两大金融大鳄获得中国券商控制权
  8. 陈先义:必须说说关于索尔尼仁琴
  9. 把方方日记埋在春天里——谈当代中国“良心”戏
  10. 一出狱就打死人,9次减刑的郭文思比孙小果还嚣张
  1. 她代表的是一个阶级:揭开“武汉女作家”的面纱
  2. 某些人不能太下贱
  3. 宪之:“黑色眼睛”视野下的抗疫中国 ——方方们的公知话语逻辑
  4. 张志坤:中美已到结束斗争而求团结的时候了吗?
  5. 范景刚:学习毛泽东还是学习萨达姆?
  6. 老田:武汉疫情亲历记 美国的习惯性反华及其惨烈恶果
  7. 比亚迪发工资不到300元,看看公司是真穷假穷
  8. WHO权威专家艾尔沃德:中国新冠疫情二次爆发将是大概率事件!
  9. 朝鲜“零感染”背后的惊人真相
  10. 司马南:论“八角婆现象 ”
  1. 郝贵生:从北大李玲教授的“两个凡是”谈起
  2. 女汉学家见证毛邓的时代差异
  3. 出人意料的政治对决
  4. 她代表的是一个阶级:揭开“武汉女作家”的面纱
  5. 郝贵生:从“递哨人”艾芬医生抗“疫”经历谈“权力”的本质
  6. 吴铭:关于前三十年若干问题对某网友的回复
  7. 范景刚:这是为什么?
  8. 武汉疫情趋好,有关部门却做出荒唐事!
  9. 武汉零号病人终于找到了!果然是参加军运会的美国军人
  10. 宪之:方方现象——为什么吃着“体制”又标榜“江湖”?
  1. 滠水农夫:纸船明烛送瘟神,人民情怀耀今古——学习毛主席《送瘟神》诗二首
  2. 美国确诊数超过中国全球第一!一线医疗人士爆实际死亡远高于统计
  3. 她代表的是一个阶级:揭开“武汉女作家”的面纱
  4. 她代表的是一个阶级:揭开“武汉女作家”的面纱
  5. 疫情冲击东南亚,菲律宾华人求援:偷渡下南洋也没像现在这样
  6. 如此引进美资究竟是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