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争鸣 > 网友时评

文革该不该为陈小鲁在文革中的行为买单?

于泮泉 · 2013-11-06 · 来源:乌有之乡

  据说目前社会上正涌现出一股为文革翻案的思潮,这让一些人忧心忡忡,陈小鲁就是其中的一位。怎么办呢?近期以来他们纷纷登场,企图通过道歉的方式打压这股思潮。可是,你陈小鲁们当年是文革势力的代表、是文革的化身吗?如果你是,当然没问题,自然可以因你的反戈一击而有效地打压这股思潮;如果你不是呢?事情就难说了,也许只能为这一思潮推波助澜也未可知。

  人所共知,文革的重点是整党内那些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即走资派。当然,你可以不认可走资派的提法(历经三十年改革开放后,这种不认可恐怕是越来越难了),但它的矛头始终对准的都是当权派而不是一般的干部和群众,则是任何人都无法否认的。为什么要把斗争的矛头对准走资派(当权派)?因为这是反修防修、防止历史周期律在中国重演的需要:“只有让人民监督政府,政府才不敢懈怠;只有人人起来负责,才不会人亡政息”。监督政府,主要是监督当权派。可是,监督政府、监督当权派,谈何容易!不通过一次次大规模的群众运动,让人民和当权派同时接受教育和训练(以使人民担当起当家作主的责任,让当权派养成听命于人民的习惯),所谓让 “人民监督政府”、使“人人起来负责”就是一句空话。由此,把斗争的矛头对准走资派(当权派)还是对准其他任何人(包括对准地富反坏右等所谓黑五类)才是划分文革势力和反文革势力一把真正的标尺。

  据此,我们以党的九大为界,可以将文革划分为前后两个时期,前一个时期对准的是以×××、×××同志为代表的包括一些老一代革命家在内的由各级领导干部组成的当权派;后一个时期对准的则是林彪集团(也是当权派)。而前一个时期分别以党的八届十一中全会和所谓一月夺权为界,又可以划分为三个阶段:第一阶段自五一六通知下达后,从北京大专院校开始,广大师生闻风而动,纷纷向走资派开火。当时处于一线领导文革的×××、×××同志,违背了毛主席不同意派工作组的真实意思表示,派了工作组,而且这些工作组还把斗争的矛头直接对准了广大师生群众,人为地搞什么红五类、黑五类的划分,建立以干部子女等所谓红五类人员为主体的红卫兵,不准所谓黑五类和其他非红五类的师生参加红卫兵组织,把大量师生群众打成右派、有历史问题和其他问题的分子,重复而且更严重地犯了五七年反右扩大化的错误,重演了社教四清中“打击一大片,保护一小撮”的错误,甚至造成了一系列包括有许多人员伤亡的严重事件。因此,不管这些人的身上罩有“革命老干部”还是什么更耀眼的光环,他们都是反文革势力则是确定无疑的。若不及时纠正,后果将比反右扩大化和当年四清“打击一大片,保护一小撮”更为严重。显然,派工作组及其造成的严重问题,只应该由×××、×××同志为代表的当权派负责,而不能让文革买单。

  八届十一中全会召开,毛主席写了《炮打司令部》的大字报,×××、×××同志的名字向后挪动了好几位,事实上已经靠边站、难以有所作为了。文革取得了第一阶段的胜利。但是,以这些当权派的子女为骨干的支持者还在。陈小鲁就是这些人的代表者。那么,在接下来的第二阶段原有的当权派通过陈小鲁们又干了什么呢?

  首先,就是以组织毛主席赞成过的红卫兵的名义,发起成立了“西纠”、“联动”、“五一六”等组织。不久,这些组织就被定性为反革命组织,只是考虑这些人都是涉世不深的年轻人,才没有过多地深究他们的罪责,使得他们如今还能够反过来倒打一耙,把他们的所作所为转嫁到文革的头上,这还有天理吗?不管陈小鲁们如何辩解,作为这些组织的具体策划者和组织者,他们是永远都无法摆脱反文革势力代表的事实的。

  其次,这些组织大肆宣扬“老子英雄儿好汉,老子反动儿混蛋”。“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生儿打地洞”。其宣传这些反动的血统论,无非是要保护他们的老子顺利过关,阻挠批走资派的文革运动顺利开展,以图东山再起,并为自己涂脂抹粉,为把斗争的矛头对准广大群众制造借口。其“道歉”中对此为什么只字不提?当然,陈小鲁辩解说,他是反对血统论的,谁信啊?

  最后,他们又借着陈伯达“横扫一切牛鬼蛇神”的东风,以“破四旧”的名义,大搞打砸抢,直接危及大量知识分子和其他干部群众,老舍等人就是这样被逼自杀的,八中的三位老师就这样惨遭毒手、还有许多老师深受其害的。如今,陈小鲁说,在他组织的一次批斗会上“突然一群学生就冲上了主席台,抡起皮带就抽,看得我们胆战心惊!”“没办法了,挡不住的”,主席台上的陈小鲁举起红卫兵的旗子,朝着那些冲上台的学生喊口号,“停下,把他们‘踏倒’在地!”“连制止打人都要用侮辱人格尊严的口号。”提起那段往事,陈小鲁唏嘘不已。陈小鲁当时真的想制止打人事件吗?真想制止,只要高喊一句毛主席“要文斗,不要武斗”的口号不就完结了吗?为什么要喊那样侮辱人格尊严的口号?现在,这个陈小鲁把责任推得如此一干二净,把屎盆子一股脑地都扣到文革的头上,扣到毛主席的头上。这是道歉吗?真想道歉,首先应该向文革道歉,因为你违背了文革的政策,应该向毛主席道歉,因为你违背了毛主席的指示,而不是只向八中的老师道歉就完事了。

  有人会说,这样的事情毕竟发生在文革期间啊!可文革期间发生的事情就应该由文革负责吗?抗战期间,日本鬼子大搞烧杀抢掠,是否就应该由抗战负责、由坚持抗战的国共两党负责呢?

  当然,陈小鲁的行为,不是陈小鲁个人的行为,但却是反文革势力普遍表现。陈小鲁不是文革的化身,而是反文革势力的代表!这就是历史,这才是历史。被钉在历史光荣柱或耻辱柱上的东西,都是不能轻易挪动的。连责令民主党派解散这样的事情他们都干得出来,可见其当年是何等猖狂!他们的目的就是要通过这些行动扭转整走资派这一文革的大方向,把水搅浑,岂有他哉?但其所作所为在文革势力反击下,又一次遭受了失败。

  但是,有中国几千年剥削制度下形成的传统观念做支撑的反文革势力是相当强大的,尚在台上的当权派们又一次亲自出马,掀起了一股“二月逆流”(或“二月抗争”?),直至挑起直接镇压人民群众的武汉“七·二O”事件。这些虽然都暂时被打压下去,但最终还是东山再起,使文革最终归于失败。

  而文革之所以失败,不见得因为文革发动错了,很可能“是因为在斗争力量对比上,先进势力这一方,暂时还不如反动势力那一方,所以暂时失败了,但是以后总有一天会要成功的”。具体说来,文革的失败,同文革势力没有经验可循,没能团结大多数有关,特别同其错误地把刘少奇同志当作叛徒、内奸、工贼来批,混淆了两类不同性质的矛盾(我们同走资派这一阶级的矛盾,是敌我矛盾,但同具体的走资派个人的矛盾大多还是属于人民内部矛盾的——这些老干部毕竟还是我们的同志嘛),从而在无意当中偏离了斗争的大方向。而根本原因还是旧世界剥削制度存在了几千年,其形成的传统观念根深蒂固,连广大人民群众都深受影响(包括我们自己)。透过陈小鲁们的道歉,使我们进一步看清了文革三分错误究竟来自哪里(不仅仅来自文革势力自身的错误与经验不足,尤其是来自反文革势力的猖獗),彰显出文革正确的一面来。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匠人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企图让清末赔款悲剧重演!美国欲通过议案洗劫中国巨额财富!
  2. 评方方系列3:我们为何要那么警惕方方和她的日记?
  3. 给美国抗疫献爱心?先想想自己能不能吃得起官司
  4. 你爱美国,美国爱你吗?
  5. “法无禁止即可为”,政府不能随便说
  6. 何学者穿帮了
  7. 金融开放迈出一大步!美国两大金融大鳄获得中国券商控制权
  8. 陈先义:必须说说关于索尔尼仁琴
  9. 把方方日记埋在春天里——谈当代中国“良心”戏
  10. 一出狱就打死人,9次减刑的郭文思比孙小果还嚣张
  1. 她代表的是一个阶级:揭开“武汉女作家”的面纱
  2. 某些人不能太下贱
  3. 宪之:“黑色眼睛”视野下的抗疫中国 ——方方们的公知话语逻辑
  4. 张志坤:中美已到结束斗争而求团结的时候了吗?
  5. 范景刚:学习毛泽东还是学习萨达姆?
  6. 老田:武汉疫情亲历记 美国的习惯性反华及其惨烈恶果
  7. 比亚迪发工资不到300元,看看公司是真穷假穷
  8. WHO权威专家艾尔沃德:中国新冠疫情二次爆发将是大概率事件!
  9. 朝鲜“零感染”背后的惊人真相
  10. 司马南:论“八角婆现象 ”
  1. 郝贵生:从北大李玲教授的“两个凡是”谈起
  2. 女汉学家见证毛邓的时代差异
  3. 出人意料的政治对决
  4. 她代表的是一个阶级:揭开“武汉女作家”的面纱
  5. 郝贵生:从“递哨人”艾芬医生抗“疫”经历谈“权力”的本质
  6. 吴铭:关于前三十年若干问题对某网友的回复
  7. 范景刚:这是为什么?
  8. 武汉疫情趋好,有关部门却做出荒唐事!
  9. 武汉零号病人终于找到了!果然是参加军运会的美国军人
  10. 宪之:方方现象——为什么吃着“体制”又标榜“江湖”?
  1. 滠水农夫:纸船明烛送瘟神,人民情怀耀今古——学习毛主席《送瘟神》诗二首
  2. 美国确诊数超过中国全球第一!一线医疗人士爆实际死亡远高于统计
  3. 她代表的是一个阶级:揭开“武汉女作家”的面纱
  4. 她代表的是一个阶级:揭开“武汉女作家”的面纱
  5. 疫情冲击东南亚,菲律宾华人求援:偷渡下南洋也没像现在这样
  6. 如此引进美资究竟是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