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普评制点评“占中三子”今日向警方自首

作者:普评制 发布时间:2014-12-03 来源:乌有之乡 字体:   |    |  

  普评制点评“占中三子”今日向警方自首

  曼德拉指出:

  我反复提醒大家,解放斗争并不是一种反对任何一个团体或种族的战斗,而是反对一种压迫制度的斗争。 【普评制认为,社会主义的婴幼期、青春期所犯的一切严重错误都是封建主义的世袭制、终身制、官僚制,资本主义的普选制、官僚制所造成的。 换句话说,我们所反对的是世袭制、终身制、普选制和官僚制,而不是因为这些制度而犯错误的个人、团体或种族。】何以见得?

  巴黎国民自卫军中央委员会,在1871年3月18日夺取政权以后,因为迫不急待地举行普选。然后,就把全部权力移交给了普选产生的争吵不休的巴黎公社。1871年3月28日,巴黎公社宣告成立的那一天,万众欢呼。就连前来探听风声的梯也尔的暗探,都垂头丧气地回到凡尔赛,向他们的主子报告说:“整个巴黎是一条心。”(参见《马克思关于巴黎公社报刊消息摘录》365~374页)当时,革命力量空前强大,有谁会想到再过两个月的时间,到5月28日公社就会彻底失败呢?还有,

  就是在1989年6月份,苏共把全部权力交给差额普选产生的苏联人民代表大会的时候,有谁会想到?1991年底,一个经过70多年社会主义革命与建设,已经成为第二个超级大国,并且在政治、经济、民族三大危机严重到无可复加的程度时,还有76、4%的选民、80%以上的高级军官真心拥护的苏联竟会解体?!……特别是南斯拉夫,在有了好几个社会主义国家的前车之覆的教训以后,还要搞大选。结果,不到一年半就正式一分为五。教训何等惨痛啊!!!

  同时,非社会主义国家或者地区同样,也存在同样的问题。你比如,

  埃及就是先有普选,然后,才有花儿革命;台湾也是先有普选,然后,民进党才能做大,国民党才能下台。香港同样也是先有直选,然后才有泛民主反对派的议员诞生,然后才有香港占中。为什么香港占中早不发生,晚不发生,偏偏在2012年,香港立法会直选一半议员以后才发生呢?

  以上历史事实的客观存在,难道还不值得我们认认真真深刻地反思一下,我们的主流理论到底哪错啦?

  虽然,闹了60多天,给香港造成巨大创伤的“占中”,已基本告一段落。但我还是要说:

  在香港搞不搞普选,最没发言权的就属英国。英国统治香港那么多年,哪一年开始搞普选不行?!为什么非得等到中国把香港主权收回来才突然醒悟,要让香港搞普选?!!居心何在?!!!

  原来在普选条件下,只要有足够的钱,就可以干涉政治,甚至是别国的政治。陈水扁就深谙此法,他不但买通美国的议员、咨询公司,影响美国的对华政策,还花钱贿买象巴拿马这样一些小国的领导来支持他搞台独,……

  只要你们国家实行普选制,美国想干涉你们国家的政治就一定能干涉成。离我们最近的就是乌克兰,远一点的就是智利,其前总统阿连德虽然是民选总统,有那么多的民众支持,还不是死于非命……

  普选是个双刃剑,美国总统也怕它。里根在大选期间公开反华,上任之后又亲华……没有哪位总统敢得罪犹太人,如此这般……“全是大选惹的祸”。

  人们的善良愿望,总是想通过大选获得民主、和平、统一和稳定的发展。然而结果却总与人们的善良愿望背道而驰。

  在普选制条件下,谁掌权,谁就可以把谎言重复成真理。德国侵略别国的时候是这样;日本侵略别国的时候也是这样;美国侵略别国的时候更是这样,如果不把谎言重复成真理,美伊战争就无法发动。骗,可以骗人一时,但无法骗人一世。美伊战争的功过、得失,实践、时间、百姓自然会给出最为公正的评判。

  落实普选原则,落实得最彻底的是巴黎公社和前苏联,而且他们没受一点铜臭的污染。还没有奴不奴隶,男的、女的,黑人、白人之区别,全有选和被选的权力,并且参选率之高更为美国所难以逾越。巴黎公社的社员和苏联百姓付出那么多,那么虔诚地实行普选制,回报他们的却是失败!失败!!彻底的失败!!!正如列宁所言:“历史喜欢捉弄人,喜欢同人们开玩笑。本来要到这个房间,结果却走进了另一个房间。在历史上,凡是不懂得、不认识自己真正的实质”“的人们、集团和派别,经常会遇到这样的事情。”工人阶级和普通劳动者作为人类的大多数,它们在实质上是要追求和平、民主、稳定、和谐、可持续发展人类理想的。普选制的实质则是要人们追求超乎国家和百姓利益之上的个人价值最大化。竞选就是党派、个人在争权夺利,为此,他们才不计成本——美2000年的大选费用超过了三十亿美元。2004年大选的费用据说还要高,并且不包括政府为了大选而多花的保安费。同样不包括政府多花的保安费,布什总统就职典礼的庆祝费就花了四千万美元。这大把大把的金钱,不为民所用,全都打了水漂,老百姓心疼不心疼?!不择手段——为了战胜对手,花钱贿选者有之,动粗伤人者有之,刺客暗杀者有之,(历史上,袁世凯刺杀宋教仁。现如今,为了顺利连任村官,永嘉县上塘镇下湾村原村委会主任王A,竟然谋杀了村委会主任候选人!此案已告破,时间:2008年07月15日 05:45 稿源:温州网-温州都市报)美大选期间,有人要刺杀奥巴马,这不是空穴来风吧!黑金政治、政商勾结,更是比比皆是——曹锟贿选是昨天的事,今天,百万元贿选村官早已不是什么新鲜事了,早在2003年山西河津市老窑头村村民王玉峰就斥资194万贿选村官。台湾民进党花钱组织05.3.26游行、台湾历届执政者的凯子外交、日本为了当选联合国常任理事国到非洲去买选票全是今天的事、等等、等等则是明天的事。……因此,

  我们讲英国在撤离香港之前,彭定康想人为改变香港的政治制度,是不是在为搞垮香港提前埋下一个最带根本性的“定时炸弹”呢?假如,

  香港实行一人一票真正的普选,(美国也没这样做啊!)那就会变成立法独立、司法独立、行政独立、财税独立,甚至外交也要独立,因为各种势力都可以脱离中央,归属欧美日各国,各说各话,就像俄罗斯的车臣怎么办?请看普京

  上台之后,就在全盘西化的道路上开始往回转,特别是在“别斯兰人质事件”之后,地方领导的直选方式就被普京取消了,俄国家反分裂、反恐怖的能力得到加强,普选制实际上就被普京演变成民主集中制,经济开始复苏,国力开始增强,人们看到了再次复兴俄罗斯的希望……我们再来看看

  欧美为什么如此激动的插手香港占中?这是因为他们真正懂得,国家的政治体制是怎么一回事,当一个立法、司法、税务、行政全部独立的香港出现,不亚于在中国身边安了一个巨型炸弹。欧美势力可以堂而皇之的影响干涉香港的选举势力,选出倾向于自己的行政政府,以此形成的地缘政治动荡,将可能动摇整个中国的稳定。

  参与香港占中的青年学生过于幼稚,也过于无知,他们不被推向前台,那会是谁?下面请看,

  “占中三子”今日向警方自首 或将被判入狱各地新闻人民日报海外版2014-12-03 05:02

  香港特首梁振英回应非法占中:忍让非软弱 警方会果断执法

  “占中”策动者、香港学联秘书长周永康12月1日承认前一天围堵港府总部的行动失败,并向行动中受伤的示威者鞠躬道歉。学民思潮的召集人黄之峰,则在道歉的同时采取了另一极端行动:与两名女生一起宣布无限期绝食,以此逼迫港府重启谈判。

  学生被当枪已成不争事实

  与学生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最早发动“占中”的“占中三子”,在“占中”初期即“跳船”退出;而反对派政党对学生11月30日包围政府的行动,也表示了强烈反对。

  针对学生被“占中”势力当作炮灰的指控,学生代表们从一开始就予以否认。他们表示自己没被煽动,而是出于自愿。但从“大人们”争相切割的表现看,学生被政客“当枪使”已成不争的事实。

  “占中三子”戴耀廷、陈健民、朱耀明2日下午召开记者会,宣布3日下午3时到中区警署自首,为占领行动承担法律责任。他们声称,已准备好一份自首书供市民参考,承认曾参与占领区一带的公众集会,有可能干犯《公安条例》中参与未经批准的公众集会罪名。这一罪名有机会被判入狱,刑事纪录最少会维持3年,不排除警方会加控其他更严重的罪名。

  “占中三子”同时号召“认同理念的市民同行”,但表示无意变成包围警署的行动。记者会上,他们还呼吁学生撤离占领区。

  泛民立法会议员2日发出联合声明,呼吁“双学”尽快宣布围堵政总行动结束。公民党立法会议员汤家骅称,“双学”这次行动会影响泛民明年区议会及后年立法会选情,令泛民在立法会失去否决权,建议“双学”思考退场。

  学联表示开始考虑“进退”

  11月30日晚,学联和学民思潮两大激进学生组织,策动大批“占中”示威人士包围和瘫痪香港特区政府总部。在与警方发生激烈冲突并致数十人受伤与被捕后,这一行动以失败收场。

  次日,两个学生组织的负责人公开向示威者道歉,承认行动失败。周永康表示,原本期望行动升级,可向政府施压,但事实上占领手段并未见效,需要思考其他手段。他也首次表示要就进退有所决定,“已经不再考虑”升级行动,未来数天会“认真思考进退问题”。

  黄之峰则选择一条道走到黑,他在台上当场宣布,要跟另外两名女生一起开始无限期绝食,以此逼迫港府重启与学生的谈判,以及人大常委会收回香港政改有关决定。

  至此,学联和学民思潮这两个最顽固的“占中”组织者在进退问题上首次出现明显分歧。

  周永康承认,黄之峰宣布绝食是学联始料不及,他担心绝食对政府无效,也不是适当时机,不过他仍表示,绝食也是“一种方法”,“双学现在只是分工,并非分道扬镳”。

  人大常委会8月31日对香港政改所作的决定,具有最高法律效力。此前香港特区政府曾多次表明,要人大撤回决定的诉求并不合法,且不可能实现。尽管如此,港府10月份仍派出5名代表与学联代表对话。这场对话被视为给学生铺设的“下台阶”,但学生并不领情,反而升级了抗议行动。

  绝食毫无意义

  黄之峰的“无限期绝食”引发香港网民群嘲。有网民表示,正常绝食5天就要送医,而政治人物的绝食有先例,绝了40多天还肥了几磅,因为天天有鸡汤喝。许多网民用“我从此绝食烂苹果”,“我绝食粥”,“我一天22小时绝食”来表达嘲讽之意。更有网民建议,选择自焚见效会比较快。

  可以预料的是,无论学生代表绝食是否是“玩真的”,都不会对“占中”的结局有任何实质性改变。根源在于,香港政改只能在基本法和人大常委会决定的法律框架内进行,违法诉求不可能得到满足,尤其是以违法和极端方式表达的违法诉求。

  闹了60多天,给香港造成巨大创伤的“占中”,至此已基本告一段落。剩下的,是法律将如何处置“占中”组织者和参与者的问题。

  撑警大联盟召集人李偲嫣2日到特首办请愿,并向特首梁振英递交请愿信,要求政府严厉处置“占中三子”和“双学”的代表。李偲嫣表示,梁振英作为大学校监,有责任维护大学的声誉,要求梁振英处分违规的教职员,包括港大法律系教授戴耀廷和中大社会学系教授陈健民。

  (人民日报海外版)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 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南岗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跳到新浪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新浪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