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争鸣 > 网友时评

北部湾的风:别用“大灰狼”吓唬成年人

北部湾的风 · 2015-02-02 · 来源:乌有之乡
收藏( 评论( 字体: / /

  相信很多人都有过这样的经历,小时候如果哭闹让大人烦的时候,父母长辈就会用“大灰狼”来吓唬小孩子,一吓就灵,马上噤声。尤其是听长辈讲过“狼外婆”的故事以后,效果更好。其实,在上世纪60年代连连环画也不是很多的情况下,对于很多小孩子来说,大灰狼只不过是个恐怖的抽象符号。但是即使是在那时候,吓唬小孩子可以,如果那时候有谁也用“大灰狼”吓唬18岁以上的成年人,那么用现在的话说,就是他的脑子进水了。

  而近日,的确有人在用“大灰狼”吓唬我,而且是吓唬的是我这个已经61岁的老头,哭笑不得。

  这次宁波的徐岚在求是网发表文章以及教育部袁部长发表讲话以后,捅了马蜂窝。

  如果仅仅是用讲道理的方法公开反对,这未必是坏事,说明了中国的民主气氛在形成,民众对国家大事有发言权,那怕是错误的观点也允许发表。

  然而,对徐岚袁贵仁的网络围攻更多的是体现下面三个特点,一是谩骂,二是泼污,三是恐吓。

  谩骂就不用说了,一群自称精英的流氓用尽最恶毒下流的语言咒骂徐岚。

  泼污就更加高明,在国内,无论是谁敢于逆这一小撮复辟派的意志公开发表意见,马上就有他的黑材料公布在网络上。比文革中要打倒一个人更加省事和快捷。文革中对一个人定罪,起码还真真假假要弄个专案组调查调查,虽然出现很多逼供信现象,但是还喊个“坦白从宽,抗拒从严”的口号。而现在这些人对任何不同观点的人无论是官是民,只要你敢于挑战这一小撮人的淫威,你的黑材料就是现成的,马上就通过网络“大字报”散布,通过水军的传播,形成“三人成虎”的局面,搞不臭你起码也让你不敢出面。

  吓唬就更加搞笑,直接用“大灰狼”吓唬成年人,我这次也被他们“吓得不轻”,幸好我不是“夏大”毕业的。

  先介绍我被吓唬之前的经历。

  在某些人疯狂撕咬徐岚的时候,本人主动挑战某些人,在全国多个网站尤其是在一个某种人聚集的网站连续发表三篇文章,摆事实讲道理提出争论意见。这种砸场子的行为让某些人暴跳如雷,召集了几十人围攻我,其实其中能够讲道理(那怕是歪理)的人寥寥无几,大多数是只会抒情骂街喊口号的“收人钱财,替人消灾”的“水军”,用他们的话描述,我是被“广大民众打得鼻青脸肿”,“被唾沫淹死了”。其实用我自己的话表述,就像当年陈真进到虹口道场,被一群日本浪人“群殴”了。到底是谁“鼻青脸肿”?各位不妨自己去看看。

  而吓唬,也在这时候发生。在辩论中,一位网友“云涌千山”苦口婆心地这样“规劝”我:

  “楼主您好!!我今年五十八岁多了,您大概比我还大几岁,您大概亲身经历过惨绝人寰的文化大革命,您大概和我一样读过无数的“两报一刊”(一刊就是臭名昭著的“红旗”杂志)的文章,您大概也和我一样读过无数张春桥。姚文元、戚本禹、梁效、罗思鼎、江天的文章,您应当知道红旗杂志及其两报一刊曾经中国带来的无数灾难,它们就是罪大恶极的凶手,是制造现代文字狱的恶魔最重要的帮凶!!您肯定还记得四十多年前两报一刊发表的社论和文章“横扫一切牛鬼蛇神”“用+++思想统帅一切”“迎接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全面胜利”“迎接伟大的七十年代”“评新编历史剧海瑞罢官”“爱国主义还是卖国主义”等等无数极左的文章,这些歪理邪说的文章兴风作浪、妖言惑众,神州大地哀鸿遍野,无数知识分子和普通公民挨斗自杀,妻离子散、家破人亡,几千年的中国文化的礼仪人伦、诗书典则、文物古迹扫地荡尽,两报一刊作为恶魔最为得心应手的杀人利器,绝对是恶贯满盈、罄竹难书、罪该万死,死有余辜!!!徐岚的文章和袁贵仁的讲话唤起了无数人心最深处的痛苦记忆,(包括无数没有亲身经历过文革但从他们父辈那里听过文革惨剧的青年人},求是就是一把杀人不见血的刀,“山雨欲来风满楼,”“醉翁之意不在酒”,它所透漏出的信息是极其可怖和凶险的,遭到绝大多数人们的迎头痛击和通駡是非常自然的!!!!

  这一切如果您确实知道而却揣着明白装糊涂,假作公允拉偏手,动机就非常可疑了。”

  我給他回帖说:

  “这么说,你是1957年的人了,你跟我讲文革,有点媳妇教婆婆生孩子的味道,我不但以比你大三岁的年龄了解文革,本人的父母兄嫂都在文革中受到批斗。

  但是这跟你鹦鹉学舌地罗列的上述这些东西是两码事。你这些都是“二手货”。记住,本来你们不提,很多人并不喜欢文革,如果你们以为这就是杀手锏,什么都往上扯,动不动就拿文革当成大帽子吓唬人,结果适得其反。就像文革中,贫下中农不怕造反派一样,拿文革吓唬文革中的受害者,只能是自取其辱。”

  其实他玩的是“忆苦思甜”,而这一套,人家文革中早玩过了。那时候还配一首《不忘阶级苦》的歌曲呢,要不要我也給某些人的“忆苦思甜”创作一首歌曲?

  这哥们是个“神童”!文革中才几岁的他居然能够“读过无数的‘两报一刊’”了,而比他大三岁的我那时候还拿弹弓到处打鸟。

  不错,文革中很多人被触及灵魂,本人就是其中一个。除了上面所说的以外,作为“走资派”的父亲还住过“牛棚”,游过街,过60岁的人还在学校里强迫劳动几年,我们的家曾经被造反派抄过,我的就业也受当时父亲的问题株连不大好解决。从个人恩怨说,我似乎应该跟这一小撮人站在一起,反毛反共,甚至充当马前卒。然而,这些年来某些人的倒行逆施及其給国家民族带来的危害性让包括我在内的很多人从根本上看清楚孰轻孰重,谁是谁非。看清楚谁是有缺陷的战士,谁是完美的苍蝇。毛也许有缺点,但是不是那些可笑的跳梁小丑可以泼污得逞的。他们借否定文革要达到的目的和我们对文革的反思的目的完全是“两股道上跑的车——走的不是一条路”。

  关于文革,那一小撮人否定执政党的一切,却拿执政党在34年前的一个《决议》作为“尚方宝剑”吓唬人,实在是怪事。对于那个在当时主要由被在文革中打倒的人主持通过的《决议》是否能够经得起历史的检验,还不好说。但是从现在的某些人不但否定毛,而且连当年主持通过《决议》的那些人及其定下的四项基本原则也一块否定这一点看,很可能物极必反。

  关于文革问题,我也曾经在左派网站与左派朋友争论过,少数左派完全肯定文革,并且主张再来一场文革。我认为,即使用过去的理论解释中国目前的现实,再来一次文革也是不大可能的。一来国内外形势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二来没有人能够具有当年毛那样的巨大的影响力和约束力,三来即使是像上世纪80年代末的那场由外部势力操纵的另类“文革”再次发生的可能性也不大,可能性最大的就是假如公知精英们疯狂推进“资本权力化”能够夺权成功,尖锐的阶级矛盾会激化成为对立甚至对抗,可能会在全国各地发生针对具体的权贵和暴发户的自发性“杀富济贫”式的连锁反应的动乱。搞不好是一个百年轮回。

  至于右派把文革作为对付和吓唬别人的杀手锏,并且作为否毛否共否社的突破口,用于欺骗、忽悠那些80后、90后尤其是00后的青年人也许可以,用于我们这部分目睹这几十年发展变化的50后,实在是找错对象。

  谁都知道,文革中有两种人是不怕造反派的,一是工人,因为“工人阶级必须领导一切。”二是贫下中农,因为“没有贫农,就没有革命”。

  同样,用文革的大帽子吓唬我这种文革中曾经的受害者,不知道应该说他无知还是可笑。

  更加可笑的是用“文革”对我进行“忆苦思甜”的居然是比我小的人,至于那些在文革期间他都还不知道在哪泡尿中呆着的年龄更小的人用从他亲属那里淘来的打有仇恨印记的“二手货”来“教育”和吓唬我,更是滑天下之大稽。我们家乡有句话叫“媳妇教婆婆生孩子”,就是讽刺那些不知道天高地厚的人,连媳妇的丈夫都是婆婆生出来的,还要媳妇指导婆婆生孩子?这不是笑话吗?

  记得茅老先生最近把那个摔死小女孩的事件也跟文革扯上,引起包括一些反对文革的人的很多人拍砖。

  本来他们不提,很多人并不一定喜欢文革;如果他们以为这就是杀手锏,什么都往上扯,动不动就拿文革当成大帽子吓唬人,结果适得其反。说不定恰恰产生相反效果,这些年文革常常被提起来依我看要归功于他们常常充当反面教员,只不过他们自己不知道或者死不承认而已。

  顺便说句与主题有关的话,在某些人給别人扣文革帽子的时候,常常搬出两个人出来,一个是张某新,一个是林某。这俩人是改革开放以后被当成“英雄”的,说实在的,对于张某新,本人曾经为她的经历流过泪。但是,当在一小撮人心目中,以前所有的英烈都不是英烈只有他们俩是“英烈”而且他们俩成为一小撮人手中的“政治王牌”的时候,我认为他们俩就是两堆臭狗屎。何况还曾经有人对当年的报道文章提出过质疑。

  在建国60周年经中央批准,由中央宣传部、中央组织部、中央统战部、中央文献研究室、中央党史研究室、民政部、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全国总工会、共青团中央、全国妇联、解放军总政治部等11个部门联合组织开展评选“100位为新中国成立作出突出贡献的英雄模范人物和100位新中国成立以来感动中国人物”活动中。在由群众参与投票总数近1亿。在投票评选的基础上,经过有关部门审核、组委会评审组专家投票等程序,最终评选出100位为新中国成立作出突出贡献的英雄模范人物和100位新中国成立以来感动中国人物中,大部分的人已经被这一小撮人泼污了,而他们常常拿来当成“王牌”的这两人恰恰不在这里面,说明广大民众心中有杆秤。

  就拿本人来说,尽管文革曾经留给我不愉快的记忆,但是我现在能够理解毛当时发动文革的动机。而这并不是当时的所谓“洗脑”造成,恰恰是这些年来一小撮反面教员的倒行逆施促成的“否定之否定”。其实现在很多与文革没有实质性联系的事情完全可以就事论事进行讨论的,但是某些人以为文革就是他们的杀手锏,结果恰恰会适得其反。曾经有位自由派朋友曾经这样反思,他们队友中的某些人用沾满粪便的双手推销民主的面包,反倒让人们远离他们的主张;同样,由这些常常充当反面教员的人拿文革吓唬人或者当成棍子使用,也许反而会让很多没有经历过文革的人认为文革正确,假如有一天文革的评价会倒过来或者有不同的说法,那么这些反面教员功不可没!

  在发表上述三篇文章以后,曾经有不止一个人反反复复通过激将法等想套出老夫的真实身份,以便把他们用于徐岚身上那一套流氓手段也用于我身上。我偏偏不理睬他们,让他们干着急。不过现在我可以明确宣布,老夫戴天理,热河人士,上网一搜便可以了解我的一切。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昆仑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中央档案馆三份铁证:再还毛主席清白!
  2. 叶昌明:读《革命造反年代》有感——(一)“名份”与“文革”、“造反”
  3. 把秋收起义的队伍拉上井冈山有多难?毛主席太难了
  4. 乱港分子等待这声枪响,等了很久了!
  5. 李慎明:只有正确评价毛泽东,才会有光明灿烂的前程
  6. 李定凯:读“山西特大黑社会头目陈鸿志垮台内幕全揭露”有感
  7. 郭松民 | ​​再评《决战中途岛》:为何替他人做嫁衣裳?
  8. 双十一的电商盛宴越是轰轰烈烈,它的惨淡收场也就越来越近
  9. 张志坤:战略竞争纵横谈
  10. 叶昌明:读《革命造反年代》有感——(二)上海文革中的反分裂斗争
  1. 邋遢道人:几分天灾,几分人祸
  2. “中国模式”是个不姓社也不姓资的怪胎
  3. 老王还能走多远?
  4. 李昌平:猪肉价格暴涨,敲响了国家安全的警钟
  5. 中央档案馆三份铁证:再还毛主席清白!
  6. 这饭不能好好吃了:要么吃不起苹果,要么吃不起猪肉,现在吃不起蒜
  7. 李嘉诚不再掩饰,集团总部撤下国旗区旗,继续"撤资",超40亿变卖大陆地产
  8. 成功人士不会告诉你这些事
  9. 张文木:东北的地缘政治地位到底有多重要?
  10. 对“非毛化”思潮的若干思考
  1. 评赵紫阳的改革开放路线
  2. 丑牛:“反对改革开放”是个伪命题
  3. 关于李锐现象的反思
  4. 邋遢道人:几分天灾,几分人祸
  5. 彭德怀回京“面谏”毛主席真相——毛主席和彭老总之间的这件事,必须说清楚
  6. 大寨精神没了,扶贫就是毒药!
  7. 毛主席致信刘少奇:古代官员禁带家眷吗?
  8. 徐庆全:胡乔木谈李锐
  9. 请大家以后不要再批计划生育了
  10. 退休养老多轨制—— 改革理当再启航!
  1. 泪飞顿作倾盆雨——纪念杨开慧奶奶诞辰118周年
  2. 目击者讲述港科大“私刑”始末:碰瓷,殴打,“简直想要他的命!”
  3. 邋遢道人:几分天灾,几分人祸
  4. 对“非毛化”思潮的若干思考
  5. 【工友来稿】回不去的家,留不住的魂
  6. 李嘉诚不再掩饰,集团总部撤下国旗区旗,继续"撤资",超40亿变卖大陆地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