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争鸣 > 网友时评

尔曹身与名俱灭 不废江河万古流——警惕右翼分子猖狂进攻

红蕊 · 2015-06-02 · 来源:乌有之乡
梅新育应诉炎黄春秋 收藏( 评论( 字体: / /
长期以来,《炎黄春秋》扮演的是我国意识形态领域罕见的反对派的角色,已成为右翼势力和所谓有“独立精神”知识分子长期活跃的大本营。

 

20155月,《炎黄春秋》杂志前主编洪振快和黄钟起诉两位学者郭松民、梅新育侵犯名誉权案再次掀起哗然大波。这个案子早在一年前就广受关注,众多网友纷纷表态:法院受理这个案子就是错误。更有网友表态:“法院如果做出违反人民意志的判决,就由人民大众来判决这个法院好了。[1]”一桩名誉侵权案,何以吸引无数眼球。案件背后隐藏着何种意图,暗流涌动遮蔽着何种阴谋,还得细细分析。

    一、洪、黄起诉梅、郭,意在“投石问路”

案件起因源于洪振快发表于《炎黄春秋》杂志201311期的文章《“狼牙山五壮士”的细节分歧》。在这篇文章中,洪振快用“溜”、“滚”、“窜”形容战士的跳崖动作,斤斤计较于证明战士偷吃了群众的萝卜。文章发表后,很多读者表达了不满之情。知名人士梅新育更是怒不可遏,在微博上发言:“《炎黄春秋》的这些编辑和作者是些什么心肠啊?打仗的时候都不能拔个萝卜吃?说这样的作者和编辑属狗娘养的是不是太客气了?” 同日,军人出身的郭松民表示声援:“反对历史虚无主义,不动这帮狗娘养的就是笑话!”洪、黄以名誉侵权为由状告梅新育和郭松民。这2桩案件原定于201463日和4日开庭,敏感事件和敏感时间节点均引起社会极大反响,后因故推迟。就在人们慢慢淡忘之际,201555日,梅新育和郭松民又分别接到开庭通知。消息传出,舆论哗然。有网友预测:“炎黄春秋如果赢了,那炎黄春秋距离完蛋也快了。[2]”笔者赞同这一观点。原因何在?这不是一桩简单的民事案件,“醉翁之意不在酒”,洪、黄起诉梅、郭,意在“投石问路”。

1.为“宪政改革”提供实践试点

洪、黄曾长期在《炎黄春秋》杂志社担任执行主编,2014年底因内部纷争辞职。二人在职期间,编辑刊发了大量包括宪政改革在内的右翼文章,也曾采用影射史学手法抨击党和政府。近年来,体制内外、境内外一些人在宪政问题上相互策应、共同发声,其政治野心已不满足于通过设置议题、举办会议、发表文章、策动公开信等方式为“宪政改革”摇旗呐喊,而是转向凝聚全国各阶层力量“倒逼改革”。推进“宪政建设”,试水“宪政改革”,是他们的近期目标。在这样的背景下分析洪黄案,不难看出宪政分子的良苦用心。宪政分子以“司法独立”作为政治体制改革的突破点,鼓吹法庭审判应摆脱政治因素,其矛头的最终真实指向就是党对司法的领导。在洪、黄及其支持者看来,《“狼牙山五壮士”的细节分歧》一文虽然有所争议但毕竟只是学术观点分歧,梅、郭二人使用“狗娘养的”词语是确确实实地侮辱了洪、黄的人格,是一种对公民名誉权的侵犯。他们寄希望于法庭胜诉,并将胜诉看作法律顶住政治压力的伟大胜利。如果右翼分子如愿以偿,他们下一步必将有条不紊地推进早已提出的政治理念,例如“废除刑法306条”、“取消检察院列席审委会的权利”、“取消检察院的法庭监督权”等等。从这些要求进一步推进,他们就会要求取消各级政法委,实现法院的完全独立,直至推动整个宪法体制的大变革,实现对现行政治制度的根本否定和全面改造。

2.为“言论自由”破除思想禁区       

    我们历来强调言论自由不是绝对自由,这使得右翼分子觉得极不方便。在现有的舆论环境和法律框架下,他们有时不得不伪装自己的观点,寻找一些变通方式。例如:不敢公开地赤裸裸地否定党的领导和社会主义,就采用影射史学手法绕着弯来表达他们的心声。案件挑起人洪振快就曾大量采用这种方式。在《历史实践远比口号复杂》一文中,他看起来是在研究五四运动的两面旗帜“德先生”和“赛先生”,实则是表达多党竞争和宪政改革的主张。他先把这一思想小心地隐藏在这样的语句背后:“对于‘德先生’来说,还有一个重要方面是竞争,即各种政治力量为获取权力而进行竞争。[3]”最后,还是忍不住直接点题:“要想‘德先生’运转良好,必须先进行宪政、法治建设。[4]”再举个例子,在《被忽视的<南京条约>第一条》一文中,洪振快先是委婉地述说:“历史曾经给了我们提示,却因为我们缺乏悟性而错失了机遇。[5]”接着分析:林则徐要求外国鸦片贩子交出鸦片并签署保证书不再贩卖鸦片,否则“一经查出,货尽没官,人即正法,情甘服罪[6]”。通常被我们理解为爱国行为的禁烟运动,竟然被洪振快分析为侵犯了英国公民的“人身权和财产权问题,为日后中英冲突埋下隐患[7]”。历史观扭曲至极点,还不忘抨击“英国人如此重视的内容,在中国人却几乎视而不见,这种视而不见甚至一直持续到169年后的今天[8]”(笔者注:此文发表于2011年,距离1842年签订《南京条约》169年)。最后,还是忍不住直接点题:“当前中国社会存在的不稳定因素,基本上都是公民权利没有保障而引起的。[9]”如此行文,对于洪振快这样的右翼分子来说未免太“辛苦”,他们自然希望打赢官司,从此写作无禁区,想怎么肆意妄为就怎么肆意妄为。

3.为右翼分子树立行为标杆

长期以来,右翼分子有不同风格和类型:“民运分子”直接站在政权对立面;“宪政分子”或潜伏在体制之内,或与体制保持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公共知识分子”热衷于通过为弱势群体代言、维权来包装自身道德形象……各类人士虽以“八仙过海,各显神通”之精神如白蚁般啃食党的政权,但多少还有自知之明,不敢轻举妄动。洪、黄起诉梅、郭,为右翼分子树立了一个恶劣的榜样,即拿起“法律武器”冲锋陷阵,冲在舆论阵地的最前沿,直接与梅、郭这样的正义力量干仗。

4.为后继行动试探政府底线

洪、黄二人在打官司之前,必然先分析官司胜诉的几率和官司结果的可能性。这场官司打下来,不外乎这么几种可能:结局一:洪、黄败诉,二人也没什么损失,还可能因为从右翼分子中脱颖而出,从而更有利于在身边集结同类之人。结局二:双方打成平局,法官认定梅、郭骂人违法但事出有因,从而双方“各打五十大板”。结局三:洪、黄胜诉。在右翼分子看来,抽掉意识形态因素,撇开阶级分析和政治立场,从“纯”法律的观点来看,骂人“狗娘养的”显然是一种人格侮辱,侵犯了他们的名誉权。鉴于洪振快曾撰文认为林则徐禁烟侵犯了鸦片贩子的人身权和财产权,不难推断他对法律的“自信”。不管官司结果如何,右翼分子都摸清了政府底线。可以想象,如果洪、黄二人赢了官司,等待我们的将是右翼分子肆无忌惮地猖狂进攻。

5.根本目的:动摇执政根基 推动颜色革命

    对于右翼分子来说,推动“宪政改革”也好,推动言论自由也罢,无论采取何种手段,终极目的只有一个:动摇执政根基,推动颜色革命。为此,他们想方设法证明中国共产党长期执政不具备合理性和合法性。这几年来,先后甩出的观点有:“人大本身的反议会性质[10]”、“希望共产党形成两派[11]”;主张全盘“私有化”、“市场化”,反对社会主义基本经济制度;9号文件是知识界和媒体的“禁声器”,中央意在通过9号文件释放“向左转”的信号……各类观点“你方唱罢我登场”,忙个不亦乐乎。一时间,呈现群魔乱舞之象。洪、黄之流敢打官司,不过是仗着右翼势力这几年尾大不掉的声势,为反动分子树立“砸锅”示范。

 

二、右翼势力日渐猖狂,矛头直指党和政府

这场官司本是《炎黄春秋》前主编洪、黄以个人名义起诉梅、郭,但广大网友更喜欢称之为“炎黄春秋起诉案”。原因无他:《炎黄春秋》杂志这几年刊登了大量文章,在右的道路上越走越远。长期以来,《炎黄春秋》扮演的是我国意识形态领域罕见的反对派的角色,已成为右翼势力和所谓有“独立精神”知识分子长期活跃的大本营。让我们看看右翼分子在《炎黄春秋》杂志发表了哪些奇谈怪论:

1.论证“坚持党的领导”的非法性和不合理性

在右翼分子看来,论证党的领导是非法的和不合理的,是具有杀伤力的釜底抽薪之术。为此,他们无视宪法序言对坚持党的领导的长篇论证,诡辩宪法没有规定党的领导。“从宪法的第1条到第130多条,没有‘共产党领导’这五个字,从头到尾找不到。[12]”“这个宪法本身是有不足的,因为它规定的一些体制,比如说党的领导,你不用选我也是领导,选不选我都是领导;又比如将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等等都一一写入宪法。[13]”既然宪法是先天不合理的,那么党的领导地位也就是先天不合理的,这就是他们的强盗逻辑。

不仅如此,他们还煞费苦心地论证多个领域都不适合党的领导。例如:政法委不适合党的领导。因为:“第一,政法委员会违背了党领导的基本原则:政治领导……第二,政法委员会体制有违党的集体领导原则……第三,政法委员会使党的领导‘不能’。[14]”最后,得出结论:“中国应该废除政法委制度[15]”。他们认为许多工作中,也无需党的领导,“尤其在司法和新闻工作中就不宜强调党性原则[16]”。

2.论证党的“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的虚假性

在右翼分子看来,党的道路自信是虚假的,因为这条道路给人民带来了灾难。“在中国,所有权力和资源都在北京,北京变得越来越大,人越来越多,交通越来越拥堵,环境越来越恶劣,这根本是一个政治体制问题:高度的中央集权。只有改变这一点,确立一个宪政民主政体,才能够走出迷信中央政府的误区[17]”。中国人文化上有一个迷思,“总是相信中央政府是清廉的、是良好的,为民众着想。[18]”“他们自以为为一个美好社会制度而奋斗,实际上他们建立的社会制度比他们反对的社会制度更为糟糕。[19]”“你们中南海里边这个权力运作和你们的结构体制、机制基本上和封建社会差不多,和历代王朝差不多,有时候,简直是尔虞我诈,阴谋诡计。[20]”甚至大搞影射史学,宣传“中华民国北京政府时期是20世纪中国民族经济、文化等最发达的时期[21]”,言下之意:现在的中国糟透了,党把国家治理得一团糟。

在右翼分子看来,党的理论自信是虚假的,因为党的旗帜、政策、方针是错误的。第一,宣布我们党的指导思想不是正宗的马克思主义。“十月革命一声炮响,给我们送来了斯大林版本的马克思主义,并成为指导我们思想的理论基础。[22]”第二,宣布党的政策、方针是错误的。例如:党的知识分子政策是从精神上消灭知识分子,是恶政。“从精神上消灭知识分子,这就是所谓‘团结,教育,改造’的知识分子政策的真谛……而执政者在其后30年中,……更似乎从未反思过多年来对待知识分子的恶政。[23]”第三,宣布实践证明党的政策、方针是错误的。例如:《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主要内容是文艺从属政治,为政治服务甚至为当前的政治任务服务。实践证明是错误的。[24]

在右翼分子看来,党的制度自信是虚假的,因为与美国相比,中国大大落后于西方资本主义国家。为此,他们不惜奴颜婢膝,为美国主子评功摆好,百般辩护。瞪着眼睛说瞎话:我们在中国没有画好“最美最新的图画”,美国“真正在白纸上画了最新最美的图画”[25]。“美国对中国最大的帮助是帮助中国打败了日本[26]”。“‘抗美援朝’把帮助我国战胜日本的盟国当成敌人打了一仗。[27]”“有了宪政民主,即便是美国这样的经典‘资本主义’国家也带上了显著的‘社会主义’特色。[28]

3.论证党的出路是放弃党的领导

在指出党这也不行那也不行之后,右翼分子假惺惺地给党指出一条规避政治风险的出路,强调“中国共产党需要经历脱胎换骨的变化[29]”,“党不仅需要意识到自己不是一个现代政党,而且必须放弃自己垄断性支配国家权力的既有利益[30]”。没撕破脸面之时,右翼分子尚可“温文尔雅”地劝说,“放弃‘打天下者坐天下’的暴力逻辑,转进到人民经由选举产生执政政党的状态,乃是合法执政的必然。[31]”撕破脸面之时,则威胁“在开国领袖离开国家权力舞台之后,授权机制必须进行改变。[32]”总而言之一句话,识时务者为俊杰,“唯有主动转型,像台湾的蒋经国、南非的德克勒克那样,迎合时代潮流,寻求与不同政治力量的合作和妥协,抛弃朝野歧见,共同建设宪政民主。惟其如此,他们才可能规避政治风险,完成政治转型,成为时代英雄。[33]

4.鼓动人民大众推翻党的领导

右翼分子对英雄和烈士进行重新定义,宣称“百年中国近代史是一部宪政民主发展史[34]”,仁人志士是为追求宪政民主而牺牲的,断言现在那些因为追求宪政民主而坐牢(笔者注:实则是因为攻击党和政府而受到法律制裁)的人也是英雄。“中国百年多来无数仁人志士前仆后继追求宪政民主,有的牺牲生命成为烈士,许多人受到不同的迫害和牢狱之灾。……现在有人为倡导宪政民主而坐牢,用不着过百年再回顾,谁站在历史正确的一边、正义的一边,是非立判,当代就有公论。[35]

右翼分子强调人民群众对党的领导地位具有重新选择权,并号召群众重新选择。“因为没有一代人可以逾越数代人,并在剥夺后代人权利的基础上,越俎代庖地将后人的权利授予别人。[36]”暗示群众要有权利意识,“我们常讲我们党的执政地位是历史的选择,是人民的选择,难道历史不能做第二次、第三次选择?人民就不能做第二次、第三次选择吗?[37]

要说明的是,以上言论仅仅是《炎黄春秋》杂志所刊载的大量反对言论中的一小部分。经过长期经营,《炎黄春秋》杂志已成为右翼势力大放厥词的集散地。

 

    三、必须打压嚣张气焰,高调宣传马克思主义

    右翼势力发展到今天,羽翼日渐丰满,某种程度上已有尾大不掉之势。一些干部怕惹麻烦,一些学者爱惜羽毛,好好先生盛行,客观上助长了右翼势力的嚣张气焰,以至于“坚定的马克思主义者”往往成为被嘲笑的头衔。如果任由歪风助长,邪气泛滥,80年代2次动乱的历史不是不能重演的。

1.意识形态战争“集结号”已吹响

    习近平强调:“意识形态领域的斗争和较量是长期的、复杂的,也是严峻的、紧迫的,一刻也不能放松和削弱。[38]”这个战场虽然没有硝烟,但火药味十足。目前,体制内外、境内外的右翼势力在宪政等问题上相互策应、共同发声,不断向中央施压,自觉联盟、联合进攻的态势已清晰可见。例如:在宪政问题上,有人致力教育,以西方法学理念培养一批批所谓的法学人才;有人主攻宣传,不断抛出推介西方自由主义和宪政主义的学术论著;有人落实经费,向美国福特基金会、亚洲基金会、卡特中心等机构和海外民运分子获取资助;有人负责攻心,不断拉拢不明真相不明就里的老干部和领导官员;有人推动实践,动员基层力量……种种手法,不一而足。面对严峻复杂的意识形态形势,我们不能无原则地退却,不能幻想回避意识形态斗争,必须主动出击,以强硬姿态赢得斗争的主动权。

   2.必须理直气壮地打压嚣张气焰

“子系中山狼,得志便猖狂”。右翼势力从来不会主动妥协,我们必须消除思想顾虑,理直气壮地打压嚣张气焰。

第一,对党员队伍进行清理。对党员干部和党员知识分子严重偏离党的纲领和路线的言行,要按党纪严肃处理,该处分的处分,该退党的退党,绝不姑息纵容。只有强硬态势才能施加强硬压力,同时发挥威慑作用。

    第二,对各类报刊杂志网站进行清理。无论何种背景,无论哪把保护伞,只要触犯宣传红线一律严肃处理,该整顿的整顿,该关闭的关闭,绝不心慈手软。不能让《炎黄春秋》以领导人题字作尚方宝剑的事情反复上演

    第三,对各类文艺、学术作品进行清理。无论获得何种奖项,无论市场多么认同,只要主旨思想是反党反社会主义的,该撤销荣誉的撤销荣誉,该禁止发行的禁止发行。不能让《超越自由主义——宪政社会主义的思想言说》这类为宪政思潮摇旗呐喊的著作居然获得2013年第六届全国高校人文社科优秀成果奖的滑稽事情反复上演。

    第四,对新闻教育宣传等领域进行清理。无论名气多大,无论权势多大,只要站在党和人民的对立面,该解聘的解聘,该停薪查看的查看。不能为贺卫方之流提供精神污染的阵营和立脚之处。

    3. 必须高调宣传马克思主义

    我们相信“邪不压正”,但这一局面的维系需要努力经营“正”,严厉压制“邪”。为此需要高调宣传马克思主义,抓好思想宣传工作。

    第一,坚持宣传马克思主义的正当性。宣传马克思主义,不能扭扭捏捏,必须大张旗鼓;不要怕被人说是“保守”、“传统”、“不合时宜”,要理智气壮地开展宣传工作;树立“我宣传我光荣”的荣誉感,树立“守土有责、守土负责、守土尽责”的责任感。

    第二,坚持宣传马克思主义的尖锐性。“意识形态竞争是当代社会生存方式竞争的主战场之一。思想战线上的战争是靠激烈而高明的思想竞争来赢得的。[39]”对待错误思想的传播,要敢于“亮剑”,对代表性人物要敢于点名,对代表性观点要集中批判,绝不能给右翼分子提供宽松、宽容、宽厚的生态氛围。

    第三,坚持宣传马克思主义的针对性。要关注党和人民关注的热点问题,要回应人民群众的疑虑和困惑,反对四平八稳、不痛不痒、隔靴搔痒的官样文章,反对高高在上,身居庙堂、远离百姓的官样文章。旗帜鲜明地亮出观点,针锋相对地迎接争论,一针见血地指出问题,提高批判文章的针对性,提高批判文章的战斗力。

第四,坚持宣传马克思主义的长期性。要坚定不移地按照十八大以后党中央的部署和习近平总书记的一系列重要讲话,不搞过场,不搞形式,要一抓到底,持之以恒,做好“持久战”准备。

第五,坚持宣传马克思主义的系统性。宣传马克思主义,必须整体推进、协调进行。坚决反对在意识形态领域强调马克思主义、在经济领域实施新自由主义的不正常现象,避免两张皮、两台戏,更要避免对台戏。

    总而言之,要以强硬的态势开展马克思主义思想宣传工作,不给右翼分子以任何幻想空间。

回到本文最初关注的洪、黄起诉梅、郭案件,我们希望法官能充分衡量事件的前因后果,弘扬正气,打击邪气。同时,我们也要警告右翼分子:尔曹身与名俱灭,不废江河万古流。在中国高举马克思主义旗帜、建设社会主义的伟大历史征程中,尔等上蹿下跳,必将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注释:



[1] 这是网友“妖怪,哪里走”对“三斗”写的文章《洪振快抹黑狼牙山五壮士的新证据以及对此前一个误会的澄清》的评论。强国论坛[2014-06-12].http://bbs1.people.com.cn/post/2/1/0/139871708.html

[2] 这是网友“图伦加利亚”在天涯网站的发言。天涯社区[2015-05-13].  http://bbs.tianya.cn/post-worldlook-1466070-1.shtml

[3] 洪振快.历史实践远比口号复杂[N/OL]. 新京报,2012-08-25(B07).

[4] 洪振快.历史实践远比口号复杂[N/OL]. 新京报,2012-08-25(B07).

[5] 洪振快.被忽视的《南京条约》第一条[J].炎黄春秋,2011,3

[6] 洪振快.被忽视的《南京条约》第一条[J].炎黄春秋,2011,3

[7] 洪振快.被忽视的《南京条约》第一条[J].炎黄春秋,2011,3

[8] 洪振快.被忽视的《南京条约》第一条[J].炎黄春秋,2011,3

[9] 洪振快.被忽视的《南京条约》第一条[J].炎黄春秋,2011,3

[10] 贺卫方在“中国宏观经济与改革走势”(所谓“新西山会议”)座谈会上的发言[EB/OL]. 贺卫方的博客[2013-02-02].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88663200102e2ip.html

[11] 贺卫方在“中国宏观经济与改革走势”(所谓“新西山会议”)座谈会上的发言[EB/OL]. 贺卫方的博客[2013-02-02].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88663200102e2ip.html

[12]“改革共识论坛”综述. [J].炎黄春秋,2012,12

[13] 李步云.“八二宪法”的回顾与展望. [J].炎黄春秋,2012,9

[14] 周永坤.政法委的历史与演变. [J].炎黄春秋,2012,9

[15] 周永坤.政法委的历史与演变. [J].炎黄春秋,2012,9

[16] 江平.司法改革应向世界主流看齐. [J].炎黄春秋,2012,12

[17] 本刊编辑部.冲破阻力,做全面改革的促进派——本刊新春联谊会发言摘要. [J].炎黄春秋,2012,4

[18] 本刊编辑部.冲破阻力,做全面改革的促进派——本刊新春联谊会发言摘要. [J].炎黄春秋,2012,4

[19] 杨继绳.试答“何方之问” . [J].炎黄春秋,2012,4

[20] 杜导正.深层次探讨邓拓自杀现象. [J].炎黄春秋,2012,4

[21] 王铁群.近代中国宪政民主的轨迹. [J].炎黄春秋,2012,7

[22] 何伟.我学的不是马克思主义. [J].炎黄春秋,2012,1

[23] 紹燕祥.对“团结,教育,改造”的反思[J].炎黄春秋,2012,3

[24] 韶华.实践检验《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三个过来人对话录. [J].炎黄春秋,2012,8

[25] 本刊编辑部.冲破阻力,做全面改革的促进派——本刊新春联谊会发言摘要. [J].炎黄春秋,2012,4

[26] 本刊编辑部.冲破阻力,做全面改革的促进派——本刊新春联谊会发言摘要. [J].炎黄春秋,2012,4

[27] 本刊编辑部.冲破阻力,做全面改革的促进派——本刊新春联谊会发言摘要. [J].炎黄春秋,2012,4

[28] 张千帆.宪政民主应成为基本共识. [J].炎黄春秋,20126

[29] 任剑涛.党内民主破局可从“三落实”入手. [J].炎黄春秋,201212

[30] 任剑涛.党内民主破局可从“三落实”入手. [J].炎黄春秋,201212

[31] 任剑涛.党内民主破局可从“三落实”入手. [J].炎黄春秋,201212

[32] 任剑涛.党内民主破局可从“三落实”入手. [J].炎黄春秋,201212

[33] 荣剑.民主转型中的历史问题处理. [J].炎黄春秋,201212

[34] 王铁群.近代中国宪政民主的轨迹. [J].炎黄春秋,20127

[35] 本刊编辑部.冲破阻力,做全面改革的促进派——本刊新春联谊会发言摘要. [J].炎黄春秋,2012,4

[36] 任剑涛.党内民主破局可从“三落实”入手. [J].炎黄春秋,201212

[37] 李步云.“八二宪法”的回顾与展望. [J].炎黄春秋,20129

[38] 习近平.意识形态领域斗争要敢于亮剑[N/OL]. 北京日报,2013-09-0202

[39] 习五一.警惕国际基督教右翼势力的文化渗透. [J].马克思主义研究,2013,3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中流击水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中央档案馆三份铁证:再还毛主席清白!
  2. 叶昌明:读《革命造反年代》有感——(一)“名份”与“文革”、“造反”
  3. 把秋收起义的队伍拉上井冈山有多难?毛主席太难了
  4. 乱港分子等待这声枪响,等了很久了!
  5. 李慎明:只有正确评价毛泽东,才会有光明灿烂的前程
  6. 李定凯:读“山西特大黑社会头目陈鸿志垮台内幕全揭露”有感
  7. 郭松民 | ​​再评《决战中途岛》:为何替他人做嫁衣裳?
  8. 双十一的电商盛宴越是轰轰烈烈,它的惨淡收场也就越来越近
  9. 张志坤:战略竞争纵横谈
  10. 叶昌明:读《革命造反年代》有感——(二)上海文革中的反分裂斗争
  1. 邋遢道人:几分天灾,几分人祸
  2. “中国模式”是个不姓社也不姓资的怪胎
  3. 老王还能走多远?
  4. 李昌平:猪肉价格暴涨,敲响了国家安全的警钟
  5. 中央档案馆三份铁证:再还毛主席清白!
  6. 李嘉诚不再掩饰,集团总部撤下国旗区旗,继续"撤资",超40亿变卖大陆地产
  7. 这饭不能好好吃了:要么吃不起苹果,要么吃不起猪肉,现在吃不起蒜
  8. 成功人士不会告诉你这些事
  9. 张文木:东北的地缘政治地位到底有多重要?
  10. 对“非毛化”思潮的若干思考
  1. 评赵紫阳的改革开放路线
  2. 丑牛:“反对改革开放”是个伪命题
  3. 关于李锐现象的反思
  4. 邋遢道人:几分天灾,几分人祸
  5. 彭德怀回京“面谏”毛主席真相——毛主席和彭老总之间的这件事,必须说清楚
  6. 大寨精神没了,扶贫就是毒药!
  7. 毛主席致信刘少奇:古代官员禁带家眷吗?
  8. 徐庆全:胡乔木谈李锐
  9. 请大家以后不要再批计划生育了
  10. 退休养老多轨制—— 改革理当再启航!
  1. 泪飞顿作倾盆雨——纪念杨开慧奶奶诞辰118周年
  2. 目击者讲述港科大“私刑”始末:碰瓷,殴打,“简直想要他的命!”
  3. 邋遢道人:几分天灾,几分人祸
  4. 对“非毛化”思潮的若干思考
  5. 【工友来稿】回不去的家,留不住的魂
  6. 李嘉诚不再掩饰,集团总部撤下国旗区旗,继续"撤资",超40亿变卖大陆地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