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争鸣 > 网友时评

刘金华:一定要批倒“王长江”(七)

刘金华 · 2016-10-20 · 来源:乌有之乡
王长江反党事件 收藏( 评论( 字体: / /
王长江贬低“经验”,说明他的党建科学是无源之水,不能入科学之流。

  一定要批倒“王长江”(七)

  再过几天,十八届六中全会就要召开了。从严治党,是会议的主要内容。几个月来,CCTV4一部接一部地连续播放《开天辟地》、《秋收起义》、《井冈山》、《革命摇篮》、《长征》、《解放》……一直没有间断,这段时间,央视多频道播“长征”,《寻路》。我觉得,这不应当只看作是一般的纪念,寻路,长征,具有非常的现实意义。

  前面,我分析了王长江《执政党自身改革的“钥匙”》文的第一部分“‘党的建设科学化’抓住了根本”的每一段,几乎是逐字逐句,完了,不知道王长江讲的“党的建设科学化”是怎么个化法,“根本”是什么,也不知道王长江讲的中国共产党的问题是什么。现在,迷迷糊糊的我们,又在王长江的“科学化”引领下,被带进入了《执政党自身改革的“钥匙”》的第二部分——“政党是干什么的?”。看来,第一部分讲过去党建不科学,是“破”,这一部分要转入“立”了。我们来看他说了些什么。

  第二部分的第一段,王长江是这样讲了:“党的建设从建党开始就有研究,但往往不被当作一种科学,是因为往往当成一项工作来研究,因此,往往停留在经验范畴,是操作层面的东西。但这并非党的建设研究的全部。一门学问总是分两大方面的研究,一方面是事务性、工作性研究,另一方面还有规律性研究,即基本理论的研究。遗憾的是,我们长期关注第一种研究,忽略了第二种研究,还以为第一种研究就等于党的建设研究的全部内容,造成的客观结果就是党的建设不能提升到规律的高度。”

  首先,王长江这段话修正了他前面刚刚提出过的关于过去的党建研究的说法,不再说“没什么人理会”,“避之唯恐不及”,现在只是说过去只当成一项“工作”来研究,是“事务性”的研究,不是“科学”研究。首先,我们又一次看到他的自相矛盾。我们以后还会看到,他总是经常的自相矛盾。

  第二,王长江写这段话,认为过去的党的建设研究不是“科学”,是“工作”性的研究,是“事务性”的。那末,脱离实际工作的党建研究的“科学”是什么呢?岂不是学院派的抽象,会不会是中看不中用的东西?王长江批判马克思主义“中看不中用”是“贼喊捉贼”呢?无论王长江说马克思主义“中看不中用”,还是说过去党的建设研究不“科学”,都是“虚无主义”的不同表现。只有虚无主义地对待过去的共产党的建设工作和成就,他的西方政党的一套,才能趁虚而入。

  我们不知道王长江是否研究过过马克思、恩格斯、列宁的建党学说,是否知道人民出版社1960年专门出版的《列宁论新型的革命的无产阶级政党》小册子,但他是党建专家,又经常引述党的文件和总书记的讲话,应当读过《关于建国以来党的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知道其中的这段话:“关于党的建设。在无产阶级人数很少而战斗力很强,农民和其他小资产阶级占人口大多数的国家,建设一个具有广大群众性的、马克思主义的无产阶级政党,是极其艰巨的任务。毛泽东同志的建党学说成功地解决了这个问题。”应当读过决议中列举的毛泽东的党建著作。如果没有读过,说明他不是研究共产党党建的学者,他的党建认识完全来自西方,是非马克思主义非共产党的;如果读过,他认为决议说的“毛泽东同志的建党学说”是“停留在经验范畴……事务性、工作性研究”,不能不说他在刻意地否定中国共产党党建的科学性,否定毛泽东党建思想的是科学,同时也说明他根本不懂科学,不知道既曰“学说”,就不是“事务性、工作性研究”,不只是“停留在经验范畴”,必然要上升到理论层面。

  我不想说服王长江,对认为“马克思主义中看不中用”的人,讲马克思主义的认识论,是对牛弹琴。我只是指出,王长江提出这种观点,说明他不仅不知道如何做学问,不知道“党的建设科学化”的内容和任务,甚至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

  王长江既然认为“工作性研究”属于“学问总是分两大方面的研究”之一,那么,他就不应认为这还“停留在经验范畴”。尽管王长江没有讲清楚“工作性研究”,是对党建工作经验的研究,还是研究党建工作,但无论从哪方面研究,都属于党的建设科学化过程的一个阶段,一个方面,都是党的建设科学化必须有的内容和任务。“党的建设科学化”党建科学,都是建立在党的历史的实践经验上的理论升华,不能没有马列主义政党理论指导;不能不在实践中体现马列主义政党理论。

  王长江在第二段写道:“经验在条件不变的情况下有用,但如果时代变化了就有局限性。今天我们研究党的建设,就应该从一种研究规律的角度去思考。”他讲的对不对呢?只凭经验工作的经验主义当然不行。这一点,不用王长江现在来说,在他还没有出生时,中国共产党就在反经验主义了。经验主义要不得,但是,经验很宝贵,“批六”引了毛泽东在《改造我们的学习》中的一句话,共产党的科学即“马克思列宁主义的理论和实践统一”,这里,实践,不仅是我们所面对的客观情况,还包含着实践的经验,包含着共产党过去的革命历史。没有经验,不对党建工作的历史经验进行研究,从何求得党的建设规律?党的建设规律从何而来,是先验地从精英们拍脑袋想出来的,还是神谕?王长江的党建“科学”,是要中国共产党忘记历史,忘记初心,按资产阶级政党“道理”、“规律”,进行“两个转变”。

  王长江说什么对党建工作的研究“造成的客观结果就是党的建设不能提升到规律的高度”,“科学化就是要提升到政党活动规律的层面来认识”并不就是科学的本义。我们讲科学认识,首先是这种认识来自客观实际,并且能够被实际体现,证明。所以,王长江贬低“经验”,说明他的党建科学是无源之水,不能入科学之流。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晨钟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中央档案馆三份铁证:再还毛主席清白!
  2. 叶昌明:读《革命造反年代》有感——(一)“名份”与“文革”、“造反”
  3. 把秋收起义的队伍拉上井冈山有多难?毛主席太难了
  4. 乱港分子等待这声枪响,等了很久了!
  5. 李慎明:只有正确评价毛泽东,才会有光明灿烂的前程
  6. 李定凯:读“山西特大黑社会头目陈鸿志垮台内幕全揭露”有感
  7. 双十一的电商盛宴越是轰轰烈烈,它的惨淡收场也就越来越近
  8. 郭松民 | ​​再评《决战中途岛》:为何替他人做嫁衣裳?
  9. 叶昌明:读《革命造反年代》有感——(二)上海文革中的反分裂斗争
  10. 民国的盛世,是更多人的荒年
  1. 邋遢道人:几分天灾,几分人祸
  2. “中国模式”是个不姓社也不姓资的怪胎
  3. 老王还能走多远?
  4. 李昌平:猪肉价格暴涨,敲响了国家安全的警钟
  5. 中央档案馆三份铁证:再还毛主席清白!
  6. 李嘉诚不再掩饰,集团总部撤下国旗区旗,继续"撤资",超40亿变卖大陆地产
  7. 这饭不能好好吃了:要么吃不起苹果,要么吃不起猪肉,现在吃不起蒜
  8. 成功人士不会告诉你这些事
  9. 张文木:东北的地缘政治地位到底有多重要?
  10. 对“非毛化”思潮的若干思考
  1. 评赵紫阳的改革开放路线
  2. 丑牛:“反对改革开放”是个伪命题
  3. 关于李锐现象的反思
  4. 邋遢道人:几分天灾,几分人祸
  5. 彭德怀回京“面谏”毛主席真相——毛主席和彭老总之间的这件事,必须说清楚
  6. 大寨精神没了,扶贫就是毒药!
  7. 毛主席致信刘少奇:古代官员禁带家眷吗?
  8. 徐庆全:胡乔木谈李锐
  9. 请大家以后不要再批计划生育了
  10. 退休养老多轨制—— 改革理当再启航!
  1. 泪飞顿作倾盆雨——纪念杨开慧奶奶诞辰118周年
  2. 目击者讲述港科大“私刑”始末:碰瓷,殴打,“简直想要他的命!”
  3. 邋遢道人:几分天灾,几分人祸
  4. 对“非毛化”思潮的若干思考
  5. 【工友来稿】回不去的家,留不住的魂
  6. 李嘉诚不再掩饰,集团总部撤下国旗区旗,继续"撤资",超40亿变卖大陆地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