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争鸣 > 网友杂谈

刘金华对胡鑫宇死亡之问四

刘金华 · 2023-03-21 · 来源:乌有之乡
收藏( 评论() 字体: / /

  第四问,现场勘查为何着重于鞋子和鞋带?

  前面,我们已经转录了总台央视记者对参与现场勘查的专家进行了独家采访报道《警方:现场痕迹显示胡某宇曾在围墙上活动》的部分解释,现在再转录其余部分:“我们到现场以后,首先提取了一双白色的回力鞋,左脚鞋还直接看得到,但是右脚鞋被一层枯叶覆盖了,只露出了鞋尖部分,如果说你不仔细看的话,很难发现这只鞋。□□现场痕迹显示胡某宇曾在围墙上活动□□现场勘查专家介绍,在通过DNA比对确认了这双鞋是胡某宇的之后,技术人员在实验室对鞋子进行了仔细勘验,并在鞋底部提取到了疑似旁边围墙上的苔藓附着物。”“据现场勘查确认,缢吊胡某宇尸体的是两根系在一起的鞋带,来自现场发现的那双白色运动鞋。□□鞋带我们也对它进行了检验,它这个是涤纶纤维组成的,涤纶纤维跟棉的鞋带,它们两者的区别是它的承重量是棉鞋带的一倍,然后我们也做了实验,涤纶纤维鞋带可以承重到85公斤。”加上“问二”转录的,可以说就是警方讲述的现场考察全部内容。

  我们看到,现场勘验着重在两只鞋上,做大量的调查,证明鞋是胡鑫宇的,确认缢吊胡某宇尸体的鞋带来自这两只鞋子,并两次认定未发现其他人员活动留下的痕迹,目的很明确,证明胡鑫宇是自行上墙自缢的。

  先再说鞋带。

  缢索来自哪里,是现场勘查需要调查清楚的一个问题,当然,做鞋带承重力试验,是在回答缢索是不是胡鑫宇鞋带的怀疑。我在“问三”中,发现了一个严重问题:通报确认胡鑫宇鞋子的鞋带长147厘米,而我根据现场勘查的数据,计算出胡鑫宇鞋子的鞋带长度短了30多厘米。警方要说缢索来自胡鑫宇的鞋带,需要解决这个问题。

  现在说鞋子。

  我看到鞋上的苔藓,通报与程坚的介绍不一致,程坚的介绍与现场录像也不一致;现场录像本身就不一致。

  现场勘查说“在现场围墙上的苔藓中,勘查人员也发现了胡某宇生前踩踏过的痕迹,且苔藓踩踏印痕与鞋底痕迹基本吻合”,在“显示胡某宇曾在围墙上活动”同时,也显示胡鑫宇是穿着鞋子在围墙上活动的。现在,现场勘查看到,鞋在地面上,左鞋在尸体之右,右鞋在尸体之左。这是胡鑫宇抛下的,还是他人放置的?这是现场勘查必须查清楚的。

  按程坚说,“通过DNA比对确认了这双鞋是胡某宇的”。我们不知道警方从鞋子的那部分提取到DNA的,但我知道,DNA存在于细胞核中。贴身衣物沾染有身体的脱落细胞,就可以检测出DNA。如果只存留此人的汗液、皮脂等非细胞组成的代谢物,就检测不到DNA。胡鑫宇穿着袜子,没有和脚直接接触,细胞屑需要穿过袜子,才能进入鞋子内,“通过DNA比对确认了这双鞋是胡某宇的”,可能性小。为什么不检测鞋带呢?首先,鞋带经常直接与手接触,留有细胞屑的可能性很大;更主要的是,警方直接检验缢索离开尸体一定距离的悬挂部分(当然需要采取技术措施防止缢索被尸体污染),不仅检出DNA的可能性大,而且一旦检出,通过比对,可以很快确定是谁系的这根缢索。但是,警方舍易就难。3月2日,我与法医交谈了这个问题,他也认为,从鞋中提出DNA比对,这是很少见的高难度工作。此后我又想,也可能是因为鞋在尸体下面,尸体腐败时落下的东西,溅到或吹到鞋上。但这能有证明意义吗?还是直接检测出鞋带的DNA说明问题。

  警方最后是证明没有其他人来过。

  现场勘查员一再讲并未发现其他人员活动留下的痕迹。

  我不知道最先发现有人上吊的粮库员工刘贵泉,走到现场什么地方,从他看见了“不仔细看的话,很难发现这只鞋”;还有随即闻讯而来的储粮仓库负责人姚建波等“三个人就下去到(低洼处)树底下往上看,因为在(坡)上面是看不到的。一看发现很像那个走失的小孩,因为他的衣服形象好像就是。”离现场不会远,不会不留下痕迹。

  我从央视新闻的录像《勘察画面曝光!警方:现场痕迹显示胡某宇……》看到,在现场勘查录像中,离标记2鞋子不远,靠墙的标记8上面,墙的第一阶上标记7处,有块断砖,右端被锐器破坏了相当大一部分,现出了砖的红色质地,地上的草的叶上,也似有一片同样的红色粉末。表明应是最近被损坏的。从未听说胡鑫宇带有锐器或尖硬可以戳砖的东西,现场勘查也没有发现有锐器的报告,勘查员说“未发现其他人员活动留下的痕迹”,这是谁留下活动痕迹呢?如果这块砖不是勘查人员不小心破坏的,那是谁呢?

  这是胡鑫宇死亡的现场,是痕迹、信息以及证据最多、最集中的地方,但我看到的现场勘查录像:勘查员没有注意周围有没有可疑物,没有寻找尸体腐败时流落在墙上和地面上的东西,提取鞋子时随意地把鞋子上覆盖物丢在一边,而不是收集起来装入袋子。这是很不规范的。可能破坏了现场,放过了可能的破案线索。

  我看到,现场勘查只集中在缢吊尸体的地方,对于尸体所在处的树林,粮库周边围墙,房屋,没有进行勘查,寻找胡鑫宇进入粮库,活动,最终到达死亡地的痕迹,甚至没有勘查胡鑫宇如何攀上围墙第五阶的,对胡鑫宇如何进入现场,很不在意寻找线索,调查不及时,不全面。

  从我看到是整个现场勘查看,不仅只集中在胡鑫宇上吊的一小块地方,并集中在鞋子鞋带上,而没有全面、客观、细致、规范、安全地发现、固定、提取与犯罪有关的痕迹、物证及其他信息。

  胡鑫宇尸体高度腐败,死亡很久了,好多痕迹都被自然和人为破坏了,所以,围墙、胡鑫宇遗体和包括鞋子鞋带等遗物,就值得非常珍视,我们现在要从中寻找线索、痕迹、证据。但是,现场勘查和尸体检验表明,警方只注意鞋子鞋带,其他都忽视了。

  我们看到,民众提出的T恤衫、眼镜、饭卡不见了,联合工作专班竟然置之不顾,“衣物破旧,口袋内发现10元现金”这样重要的信息,也只见于新闻报道,通报竟然没有提及。对鞋子鞋带的检验也不全面。对此,我将在“问八”阐明它的重要性。有可能,把这几个信息串联起来,或许可以构成胡鑫宇失踪死亡的全过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