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争鸣 > 网友时评

医改的症结在哪里?

徐实博士 · 2019-06-14 · 来源:风闻社区
收藏( 评论( 字体: / /
只要“医疗市场化、医院永动机”的错误思想继续放毒,医疗改革就永远走不出死胡同,普通群众和医务人员的煎熬还会年复一年地持续下去。

  6月13日,国家卫健委等十部委发布《关于促进社会办医持续健康规范发展的意见》。一石激起千层浪,该文件立即引发社会广泛关注。《意见》的具体内容,恰恰印证了笔者先前的判断——对于医疗改革的基本原则和方向,决策层的思维是非常混乱的。这份《意见》可谓混乱之集大成者。

  《意见》第一条规定:“拓展社会办医空间。落实十三五期间医疗服务体系规划要求,严格控制公立医院数量和规模,为社会办医留足发展空间。各地在新增或调整医疗卫生资源时,要首先考虑由社会力量举办或运营有关医疗机构。”

  “为社会办医留足发展空间”本身没问题,但是出于这个目的而“严格控制公立医院数量和规模”,纯属“神逻辑”。这就好比在马拉松比赛中,有个运动员跑得不快,而后裁判员说:“把跑在前面的运动员打折一条腿,为后面的运动员留足进步空间”。中国私营医院整体水平不高,并不是遭受公立医院“迫害”的结果,而与其自身发展模式有关。通过限制公立医院的发展,为私营医院“留足发展空间”,站在人民群众的立场上看,简直就是驱羊入虎口。

  我国公立医院的数量和规模难道过剩了吗?如果没有过剩,那为什么要控制?附图是上海市儿童医院挂号大厅早晨7:45的实拍场景。这只是全国1300多家三甲医院的一个缩影罢了。放在全国范围内来看,我国公立医院的建设水平,显著低于人民群众对于医疗服务的实际需求。由于长期以来,政府对医疗资源的投入不足,大量基层医院的医务人员素质和硬件水平偏低,缺乏安全感的群众不得不涌入大型医院寻求帮助。假如高度可靠的医疗资源并不稀缺,谁愿意忍受“排队3小时、看病5分钟”的煎熬?

  

1.jpg

  上海市儿童医院早晨7:45的壮观场景。一边是公立医院人满为患,另一边却要“严格控制公立医院数量与规模”。大家评评理,这合适吗?

  医疗改革的口号喊了这么多年,可是群众的意见却越来越大。纲举才能目张,如果基本原则和方向出现了错误,光探讨操作方法解决不了问题。直到现在,某些决策者仍然抱有“永动机”的幻想——既要马儿跑,又要马儿不吃草。既要让公立医院看起来“高大上”,又不肯增加财政投入。我国绝大多数公立医院所获得的差额财政拨款,还不到正常开支的20%。

  我们不妨用“解剖麻雀”的方式,研究一个有代表性的案例。唐山市传染病医院是唐山市医疗保险十佳定点医院之一,城镇居民定点医院,新型农村合作医疗定点单位。该医院是二甲医院,在地方上有一定影响力;2018年唐山市人均GDP为87856元【1】,超过全国水平64643元【2】。那么大致来说,该医院的经营状况,在我国中等水平公立医院中,应该有一定的代表意义。接下来我们看一下唐山市传染病医院2019年度的预算【3】:

  

2.jpg

  仔细一看,这家医院可真不容易。作为非营利性医院,这个预算编制仅是为了维持收支平衡,并无结余。为了维持医院的运作,年度预算为8586.83万元,其中上级财政拨款收入为111.70万元,估计够交水电费就不错了;其余8475.13万元需要医院从日常经营中自己挣出来。

  差额拨款水平偏低的政策设计,直接造就了两方面的问题:

  1)强迫公立医院设法营利,导致产生过度医疗的利益动机。最典型的例子就是抗生素的滥用,以及乱开没有确切疗效的中成药。过度医疗导致医患关系恶化,医疗矛盾层出不穷。正如北京大学长期研究医疗政策的李玲教授所说“医疗是一个市场几乎完全失灵的领域,甚至可以说所有的市场手段在医疗领域都是起的反作用。如果将医院当商场,将医生当商人,过度医疗就无法控制,结果就是医疗费用一路上涨,老百姓看病越来越贵、越来越难。所以在医疗领域,政府应该承担责任。不能放任逐利的机制兴风作浪,否则老百姓蒙受损失,政府也会遭遇极大的困境。”【4】

  2)公立医院为了维持账面盈利,既控制医务人员的收入,又极大地增加医务人员的劳动强度,导致医务人员的劳动价值被严重低估。这已经严重影响到了医务人员的身心健康,以致许多医务人员并不希望自己的孩子学医。近年来,我国省属院校整体上生源质量明显下滑,尤其是西南、华南地区的院校,生源质量下降率均超过50%。省属院校作为最主要的临床医学人才培养单位,其生源质量下降会对医学事业的发展造成不良影响【5】。

  庆父不死,鲁难未已。只要“医疗市场化、医院永动机”的错误思想继续放毒,医疗改革就永远走不出死胡同,普通群众和医务人员的煎熬还会年复一年地持续下去。

  有人说,对于社会办医不应该悲观,既然美国可以有非常好的私营医院,中国为什么不能有很好的私营医院呢?这种想法有些过于浪漫。私营医院理论上可以搞好,但是中国的私营医院整体上口碑不高,却是不争的事实。究其原因,我国的医疗环境乱象丛生,并没有形成优胜劣汰机制;恰恰相反,劣币淘汰良币倒是很常见。莆田系医院的发展壮大就很有代表意义。

  近日,甘肃临夏市公安局发布通告,称近期积极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侦破了当地6家医院涉嫌违法犯罪案件,刑拘犯罪嫌疑人25名【2】。该通告还向社会公开征集这些医院的犯罪线索,并已收到600多人举报。这6家被打击医院中,5家法人代表为福建省莆田市人。这不能解释为偶然吧?

  

3.jpg

  2016年的“魏则西事件”爆出了莆田系承包部队医院科室、进行医疗诈骗的恶行。一时间莆田系医院成为众目矢地,政府在舆论的倒逼下不得不出手整治医疗服务。然而,私人资本的力量极为强大,明修栈道,暗渡陈仓。这不,短短两三年过后,还没等魏则西的坟头长草,百度就把坚持原则、推动企业转型的陆奇打发走了,而后散发着浓浓铜臭味的医疗广告、竞价排名卷土重来。早在2014年,莆田系医院给百度带来的广告收入就高达100亿元,百度哪里舍得与这位“干爹”划清界限啊?仗着国内最大的搜索引擎为其保驾护航,莆田系医院得以继续大嚼人血馒头。

  更可怕的是,莆田系医院的“砸钱公关”获得了实实在在的收益。稍加留意就会发现,普通群众大多首选公立医院就医,而各大媒体上却充斥着“社会办医好”的论调,与普通群众的偏好形成强烈反差。这些论调当然不是凭空冒出来的,背后都是莆田系医院的公关费在起作用。谎言重复了一千遍,影响力竟然超越了真理。《意见》第十条规定:“引导和规范社会力量通过多种形式参与公立医院改制重组,完善改制重组过程中涉及的资产招拍挂、人员身份转换、无形资产评估等配套政策。”——好嘛,公立医院不仅要控制规模,还要转让出去一批,这样才不致挡住莆田系医院吃人血馒头发家致富的道路。

  也有人说,医疗改革的方案是经过专家论证的,应该是经过深思熟虑的吧?这类想法真是“Too simple, sometimes Naive”. 这年头,所谓“专家”的话能当真吗?现在的社会环境,可不像改革开放之初那么单纯。改革开放之初的专家都是正经人,一是深受党的教育、有政治觉悟,二是真的站在大局上看问题,心系国计民生,无关个人私利。薛暮桥、孙冶方这些真正的专家,其水平和境界都令后来人由衷钦佩。而现在许多所谓“专家”没有任何原则,谁给钱就给谁站台。领到好处费的“专家”出席诸多研讨会、座谈会,所做的不是探讨客观事实,而是为私人资本谋取最大化的利益。现如今,诸多知名高校的文科专业,以及社科院系统,已经沦为这种斯文败类的集散地。

  真话太少,以致真话很容易被舆论场上的谎言所淹没。医疗市场化只对私人资本有好处,对人民群众的切身利益没什么好处。“限制发展公立医院、为社会办医留足空间”这种想法,根本上就是错误的。公立医院和私营医院之间的关系,不是“此消彼长”,而是“各行其是”——公立医院和私营医院应该面向不同的对象群体,提供差异化的医疗服务。

  要认清一个基本事实:病人并不是一个均一度很高的群体,不同阶层、不同收入水平的人都有可能成为病人。不同病人对于医疗服务的需求是不一样的。高收入的病人可能特别在乎医疗环境的舒适程度,在新三板上市的喜喜母婴、喜之家、福座母婴这几家连锁月子中心,满足的就是这类需求。而中低收入的病人更多在乎的是如何在家庭不破产的前提下活命,也就是电影《我不是药神》反映的状况。众口难调,同一种医疗服务,不可能满足所有人的期待。正因为如此,差异化的医疗服务才是必要的。

  公立医院提供的医疗服务,应当侧重于较高的性能价格比,以可控的成本满足群众的基本医疗需求,让他们有尊严地活下去。我国公立医院的普外科服务,收费还不到美国医院的一个零头,绝对是业界良心。如果有病人情愿花更多的钱、享受更高端、更舒适的医疗服务,大可去私营医院寻找解决方案——例如,业内有些名气的何氏眼科、拜博口腔就属于这种性质的私营医院。此外,私营医院有可能应用特殊的治疗方法解决特定难题,例如,专攻半相合骨髓移植的道培医院,为中国工程院院士陆道培开发的技术开枝散叶。在这些领域,私营医院填补了公立医院尚未覆盖的一些空白,这样的社会办医才是有益的。

  鼓励社会办医,根本目的是增加医疗服务供给的总量。从这个意义上说,国家应当鼓励私营医院“另起炉灶”,从投资盖楼、购买设备到培训队伍的实事,都会增加医疗服务供给的总量,做得越多越好。然而,公立医院少提供公共服务、直接把蛋糕让给私营医院,或者放任私营医院用挖人、收购的方式挖公立医院的墙角,都不会增加医疗服务供给的总量,也就不可能改善医疗领域供需矛盾的问题。

  为什么私营医院只能成为公立医院体系的补充?原因很简单:私营医院是按照市场规律办事的,市场规律并不在乎公平,实际操作中执行的是价格歧视。私营医院出于营利的目的,首先在乎的是“高净值人群”,即有强大支付能力的病人。缺乏强大支付能力的老弱病残,客观上最需要医疗服务,而主观上最不受到私营医院的待见,这就形成了社会需求与经济规律的矛盾。既然老弱病残的社会需求客观存在,那就必须由公立医院出于人道主义来解决这些问题,以可控的成本满足群众的基本医疗需求,让他们有尊严地活下去。

  中国医疗改革真正有价值的方向,反而被忽视了。当务之急,其实是做好以下几件事情:

  1)大幅度增加对公立医院的财政拨款。如差额拨款比例达到35%(1985年的比例水平),则公立医院不至于产生难以抑制的营利冲动,医务人员的待遇也会回归合理水平。

  2)加强对医疗机构的整治,树立健康的行业秩序。私营医院整体上口碑不佳,根子在于低水平近亲繁殖,劣币驱逐良币。莆田系医院靠虚假宣传和讹诈牟取暴利,形成了行业内极为恶劣的示范效应。若不除此毒瘤,普通百姓将视私营医院如畏途,“社会办医”的市场空间如何扩大?反过来说,如果能够实现优胜劣汰,“社会办医”自会提升到一个前所未有的新高度。

  3)切实提高医务人员的待遇和社会地位。唯有如此,才能吸引高素质人才从医,充实基层医院,从根本上改变群众的就医流向。试想一下,让一群高考过不了重点线、大学专业课经常翘课的人,漫不经心地给你开诊断书,你心里慌不慌?唯有改变政策导向,重塑医疗领域的利益格局和分配方式,才能扭转医科院校生源水平下降这种危险的趋势。

  总为浮云能蔽日,长安不见使人愁!

  参考文献:

  【1】维基百科:https://zh.m.wikipedia.org/zh-hans/唐山市

  【2】维基百科:https://zh.m.wikipedia.org/zh-hans/中国省级行政区人均地区生产总值列表

  【3】http://www.crbyy.com/yjs.html

  【4】搜狐网:https://m.sohu.com/a/249494555_100092991/?pvid=000115_3w_a

  【5】中国卫生政策研究:http://journal.healthpolicy.cn/html/20180212.htm

  搜狐网:https://m.sohu.com/a/320299803_665455/?pvid=000115_3w_a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青松岭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k101)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如何反思发生在香港的这场暴乱?
  2. 60年代香港与现在对照反思,我们到底差哪了?!
  3. 为什么华为被美国针对,阿里却安然无事
  4. 否定公有制和毛泽东时代站不住脚
  5. 望长城内外:谈谈社会黑恶势力产生的主要原因
  6. “国际大奖”,为何坑的都是中国人?
  7. 他们惧怕革命,就像惧怕从天而降的巨龙
  8. 不断被边缘化,香港的未来靠什么?
  9. 毛主席的担忧:沦陷的农机产业
  10. 钱昌明:蒋某人能成为“历史功臣”吗? ——评杨天石的“捧蒋”史观
  1. 炒作胡耀邦“批示逮捕”政治局委员之子可以休矣
  2. 报应不爽,原新京报社社长落马
  3. 望长城内外:邓小平有没有说过“跟着美国的国家都富了”?
  4. 离开央视的名嘴们究竟都怎么了?
  5. 济南农商行腐烂到这个程度,纪委监委在哪里?
  6. 关键时刻,有人要把孙小果案水搅浑
  7. “钟声”的论调,才是彻头彻尾的“崇美”、“媚美”
  8. 大寨与小岗,“大有作为”与“小家子气”的实景
  9. 走进毛主席女儿李讷的生活空间
  10. 世界历史上最高大的那一座山——毛泽东!
  1. 看了这篇发言稿,我很气愤!
  2. 黄奇帆先生还是太幼稚了
  3. 中国共产党是打出来的!——欣闻魏凤和将军的宣战书有感
  4. 魏平:如何看抗美援朝英雄冤案?关于网上《电影<上甘岭>中张连长是张立春》 帖子的回复
  5. 兰斌强:清华大学孙教授如此“替美国鸣不平”意欲何为?
  6. 炒作胡耀邦“批示逮捕”政治局委员之子可以休矣
  7. 一篇跪着的檄文
  8. 央视在黄金时段播出《英雄儿女》《上甘岭》,为何不解禁《抗美援朝》电影电视剧?!(含流出的片段)
  9. 丑牛:强制扶贫强制死,葫芦官办葫芦案
  10. 郭凤莲在陈永贵逝世20周年纪念会上的发言
  1. 我为周总理处理后事
  2. 报应不爽,原新京报社社长落马
  3. 大寨与小岗,“大有作为”与“小家子气”的实景
  4. 炒作胡耀邦“批示逮捕”政治局委员之子可以休矣
  5. 运十副总师程不时:给雄鹰插上“中国翅膀”
  6. 如此医改符合老百姓的愿望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