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争鸣 > 网友时评

吴铭:环球时报是立场问题还是认识问题?

吴铭 · 2019-06-16 · 来源:吴铭再评说
收藏( 评论( 字体: / /
什么香港是最发达的法治社会,一切问题用法治解决之类。明明已经是帝国主义和叛国势力在搞暴动了,已经大大超出了法治所能处理的范畴了,胡总编在篡改中央关于此事的定性的同时,偏偏强调这事只能用法治的办法解决,这不是要用法治束缚中央的手脚吗?

  所谓立场问题,就是指敌我问题,就是在重大斗争中,站在帝国主义、分裂势力等敌人的立场上讲话、行为。立场不同的人,必然是我们的敌人,与他们之间的矛盾,属于敌我矛盾,应当采取政治方式解决。

  所谓认识问题,是指没有深入调查研究,或者虽然调查研究了,但是由于不掌握马列主义的方法论,认识能力非常有限,不能透过现象看本质,只会表面地、片面地、肤浅地、割裂地、静止地认识问题,抓不住问题的本质,所得结论必然错误,从而客观上掩盖了问题的本质。认识问题,属于人民内部矛盾,通过批评、教育、改造解决。

  “一国两制”政策的成功典型香港,又出妖蛾子了。6月12日,因为修订所谓逃犯条例,美帝国主义的CIA和香港的叛国势力,又一次勾结起来,打砸一通,闹得不可开交。

  环球时报,就是著名的胡总编主管的报纸,人民日报的下属报纸,按照其一惯的行为作风,自然也要跟着出妖蛾子。

  环球时报6月13日的社评说,“香港出现的骚乱,令亲者痛仇者快”。通常,这样的社评,都是胡总编亲自操刀。

  胡总编在语文语法方面,总有自己的创造,所以,读他的文章,一是心脏要强大;二是胃口不能太浅,不然会心脏病突然发作,至少也会呕吐。

  分析一下胡总统的这个评论吧,对于掌握胡总统的“文风”,摸清其内心深处想表达的意思,非常重要。

  一、“出现”一词。香港的“骚乱”,是天上掉也来的吗?是自然界长出来的吗?怎么能用“出现”这样的词?一个“出现”,掩盖了这场所谓骚乱是人为的,是的指使者、操纵者的,既美帝国主义的中情局和香港的分裂叛国势力,是这场事件的制造者。胡总编使用了一个“出现”,就把这个罪恶的、内外勾结的反动势力掩盖得严严实实,真让人怀疑,胡总编是不是和他们有点特殊关系?

  二、“骚乱”一词:人民日报,即胡总编的上级,已经发表了外交部的代表中央人民政权的观点:“香港金钟一带发生的情况,是公然地、有组织的发动暴动”。所谓暴动,就是我们的敌人有意识地制造的事变,就是说,这是一个敌对行为,不属于人民内部矛盾。对付这种行为,自然可以使用政治手段、经济手段、军事手段,也可以使用法律手段等。

  “骚乱”是什么意思?骚乱,通常不强调组织者,不强调其故意性,自然不一定是敌对势力的故意行为,相对来说,持续时间也相对较短,其危害性、剧烈程度比“暴乱”低得多。

  人民日报,就是环球时报的上级,已经发布了外交部的官方声明,将这次事件定性为敌对性质的暴乱,环球时报,谁给你的胆子,你居然敢肆意篡改中央人民政府的决定!

  三、“让亲者痛仇者快”:前面讲过,这场暴动的组织者、指使者,是中情局和香港的叛国分裂势力,是他们相互勾结,制造了这场暴动。谁是他们的“亲者”?谁是他们的“仇者”?从语法上看,这里的亲者,肯定是指导中情局和叛国分裂势力的亲者;仇者,肯定是指这些反动派的仇者,即包括香港人民在内的全体中国人民。问题来了,中情局和分裂分子成功制造了这起暴动,他们,他们的亲者,正在弹冠相在呀?怎么可能“亲者痛”?仇者,就是包括香港人民在内的全体中国人民,应该是非常愤怒,怎么可能“仇者快”?

  短短两句话的标题,居然能把主语暗中调包,把罪恶的中情局和香港的叛国分裂势力掩盖得无影无踪,让人在看了标题之后,如坠云雾,摸不清头脑,分不清是非,还只能用法治的办法处理,不能用别的办法。

  评论的内容更加荒唐。

  "香港是发达的法治社会,那里的反对派政治游戏应当在基本法的框架内进行,所有的问题都应能够以法定方式加以解决。搞失去控制的街头政治,是要把香港往落后和混乱的城市方向推,那是倒退,它不是香港应该走的路。"

  什么香港是最发达的法治社会,一切问题用法治解决之类。明明已经是帝国主义和叛国势力在搞暴动了,已经大大超出了法治所能处理的范畴了,胡总编在篡改中央关于此事的定性的同时,偏偏强调这事只能用法治的办法解决,这不是要用法治束缚中央的手脚吗?这不是明目张胆地为虎作伥吗?法治如果能解决问题,还会出现“暴动”吗?

  什么东西!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晨钟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中国模式”是个不姓社也不姓资的怪胎
  2. 这饭不能好好吃了:要么吃不起苹果,要么吃不起猪肉,现在吃不起蒜
  3. “女权斗士”果子狸,是个什么妖魔鬼怪?
  4. 强化对非公有制的管控,不能再拖!
  5. 张文木:东北的地缘政治地位到底有多重要?
  6. 黄金马桶与社会主义
  7. 新加坡转向,那它与台当局绝密的“星光计划”还能活多久?
  8. 郭松民 | ​评女乘客进驾驶舱:不能让现代化“失压”
  9. 成功人士不会告诉你这些事
  10. 愿中国不再有“国民老公”
  1. 彭德怀回京“面谏”毛主席真相——毛主席和彭老总之间的这件事,必须说清楚
  2. 新华社公众号,抄我的文章,还删除毛主席,那我就要说道说道了!
  3. 丑牛 | 李昌平再“说实话”
  4. 外国的毛派,颠覆你的认知和想象
  5. 张志坤:从宋辽关系被热捧说起 ——兼议关于“澶渊之盟”的历史评价
  6. 华为8年理工女硕离职感言:我为什么做一个逃兵
  7. 猪肉价格政府该不该管
  8. “中国模式”是个不姓社也不姓资的怪胎
  9. 西天取经就是一场阴谋
  10. “社会主义”四个字,该重重地敲一敲了!
  1. 评赵紫阳的改革开放路线
  2. 丑牛:“反对改革开放”是个伪命题
  3. 低声下气、骨稣肉麻的哀求
  4. 关于李锐现象的反思
  5. 郭松民 | 残雪:令莫言遥不可及
  6. 毛主席致信刘少奇:古代官员禁带家眷吗?
  7. 徐庆全:胡乔木谈李锐
  8. 请大家以后不要再批计划生育了
  9. 大寨精神没了,扶贫就是毒药!
  10. 孙锡良:大国,你缺点什么?
  1. 毛泽东与黄炎培交往事:体现领袖的虚怀若谷
  2. 外国的毛派,颠覆你的认知和想象
  3. 乌有之乡公告
  4. 共产党人应旗帜鲜明的投身改革!
  5. 琉球王宫被烧毁,为何中国人更该心痛?
  6. 猪肉价格政府该不该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