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争鸣 > 网友时评

布衣之怒

陈海龙 · 2019-07-05 · 来源:激流1921
收藏( 评论( 字体: / /
布衣人微言轻,不掌握国家机器,不能够“伏尸百万,流血千里”,这是秦王所看到的。然而哪里就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布衣的愤怒无正常渠道可以发泄时,就不可避免地要寻求特殊渠道。

  

6.webp.jpg

  2019年7月3日的百度AI开发者大会上,百度创始人李彦宏在台上演讲时,一位佩戴了证件的男子走到台上,按着李彦宏的左手,对李彦宏当头浇下一瓶矿泉水。随后,泼水者被安保控制。

  《唐雎不辱使命》中有这样一段秦王对“天子之怒”和“布衣之怒”的论述:

  秦王曰:“天子之怒,伏尸百万,流血千里。”唐雎曰:“大王尝闻布衣之怒乎?”秦王曰:“布衣之怒,亦免冠徒跣以头抢地尔。”

  布衣人微言轻,不掌握国家机器,不能够“伏尸百万,流血千里”,这是秦王所看到的。然而哪里就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布衣的愤怒无正常渠道可以发泄时,就不可避免地要寻求特殊渠道。

  泼水者的目的,目前尚不明确。然而,泼水事件发生后,网络舆论普遍叫好,还调侃李彦宏应该去莆田系医院看病。天下苦百度久矣,“竞价排名”、买卖贴吧这些行为,实在是积累了太多网友的愤怒情绪,这一瓶水泼下去,就成了这种情绪的出口,一股脑宣泄了出来。所谓资逼民反,众怒难犯。

  

7.webp.jpg

  布衣之怒欲求一逞,也实在困难,天子和大臣们拥有着数不清的手段。正如近日新城控股的王某某案,7日3日下午,上海知名媒体——新民晚报爆出了这么一则新闻:新城控股董事长王振华,对一位9岁女童实施了猥亵(或性侵)。接着,上海另一家媒体——界面新闻,通过警方证实了该消息。然而,短短数小时后,新民晚报与界面新闻的稿子就被迅速删除,删稿原因估计为市委宣传部下达了不能报道的命令。个人身家接近300亿的富豪,可能连一个手指头都不用动,就能解决对他的任何不良消息。

  

8.webp.jpg

  而发出布衣之怒的人,由于触犯了天子和大臣等人的利益,往往又会处于危险之中。类似的例子实在是太多了。,比如今年4月窦师傅上传了一段名为“一线工人安全帽”的短视频,揭露了工地里的脆皮安全帽,然而在他发布短视频后,就找不到活干了。4月17日晚,窦师傅的视频都不见了,问及删除原因时,窦师傅说:“我要生活”。

  

9.webp.jpg

  再比如加拿大漫画家迈克尔·阿德尔(Michael Adder),在画了一幅关于特朗普的讽刺漫画之后,短短两天,就把饭碗搞丢了。

  

10.webp.jpg

  布衣之怒被压抑到极致时,便会走向极端。《唐雎不辱使命》中后半段写道:

  唐雎曰:“此庸夫之怒也,非士之怒也。夫专诸之刺王僚也,彗星袭月;聂政之刺韩傀也,白虹贯日;要离之刺庆忌也,仓鹰击于殿上。此三子者,皆布衣之士也,怀怒未发,休祲降于天,与臣而将四矣。若士必怒,伏尸二人,流血五步,天下缟素,今日是也。”

  唐雎认为士之怒,就是对统治者进行刺杀,搞恐怖主义。这种看法,在现代也仍然存在,比如伊斯兰国的崛起,反映的正是美国在中东争夺石油霸权,使得中东出现了大批生活不下去的难民,进而演变成极端的恐怖主义的后果。

  但是这样的布衣之怒真的有用吗?从结果来看并没用,反而是有害。然而,在特定的历史条件下,它自然就会发生,不可避免,不可压制。

  布衣之怒,指的即是人民的反抗。在资本统治的社会,人民的反抗一旦触及了资本的利益,很快就会被镇压下去了。然而我们也要看到,一鸡死一鸡鸣,这种反抗注定是镇压不完的。

  历史终究是人民群众所创造的,统治者掌握的资源再大,也不可能抗拒人民的力量。秦王的问题在于没有看到人民的力量,而唐雎的问题则是没有将人民的反抗力量引向正确的方向,而是诉诸恐怖主义。不改变现存的制度,就不能能解决布衣之怒产生的原因。而人民群众如何才能把力量真正发挥出作用来呢?这里引用马克思在《〈黑格尔法哲学批判〉导言》中的一段话:“批判的武器当然不能代替武器的批判,物质力量只能用物质力量来摧毁,但是理论一经掌握群众,也会变成物质力量。” 人民群众是汪洋大海,是历史发展的动力所在,先进的理论、对社会现实的透彻的分析和人民群众相结合,才能真正发挥出力量来。这个规律已经被历史所证实,而这个规律也将指导着未来的发展。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青松岭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中国模式”是个不姓社也不姓资的怪胎
  2. 这饭不能好好吃了:要么吃不起苹果,要么吃不起猪肉,现在吃不起蒜
  3. “女权斗士”果子狸,是个什么妖魔鬼怪?
  4. 强化对非公有制的管控,不能再拖!
  5. 张文木:东北的地缘政治地位到底有多重要?
  6. 黄金马桶与社会主义
  7. 新加坡转向,那它与台当局绝密的“星光计划”还能活多久?
  8. 成功人士不会告诉你这些事
  9. 郭松民 | ​评女乘客进驾驶舱:不能让现代化“失压”
  10. 愿中国不再有“国民老公”
  1. 彭德怀回京“面谏”毛主席真相——毛主席和彭老总之间的这件事,必须说清楚
  2. 新华社公众号,抄我的文章,还删除毛主席,那我就要说道说道了!
  3. 丑牛 | 李昌平再“说实话”
  4. 外国的毛派,颠覆你的认知和想象
  5. 张志坤:从宋辽关系被热捧说起 ——兼议关于“澶渊之盟”的历史评价
  6. 华为8年理工女硕离职感言:我为什么做一个逃兵
  7. 猪肉价格政府该不该管
  8. “中国模式”是个不姓社也不姓资的怪胎
  9. 西天取经就是一场阴谋
  10. “社会主义”四个字,该重重地敲一敲了!
  1. 评赵紫阳的改革开放路线
  2. 丑牛:“反对改革开放”是个伪命题
  3. 低声下气、骨稣肉麻的哀求
  4. 关于李锐现象的反思
  5. 郭松民 | 残雪:令莫言遥不可及
  6. 毛主席致信刘少奇:古代官员禁带家眷吗?
  7. 徐庆全:胡乔木谈李锐
  8. 请大家以后不要再批计划生育了
  9. 大寨精神没了,扶贫就是毒药!
  10. 孙锡良:大国,你缺点什么?
  1. 毛泽东与黄炎培交往事:体现领袖的虚怀若谷
  2. 外国的毛派,颠覆你的认知和想象
  3. 乌有之乡公告
  4. 共产党人应旗帜鲜明的投身改革!
  5. 琉球王宫被烧毁,为何中国人更该心痛?
  6. 猪肉价格政府该不该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