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争鸣 > 网友时评

​徐 实:缅怀李鹏同志 ——历史自有公论

徐实 · 2019-07-30 · 来源:昆仑策研究院  
收藏( 评论( 字体: / /
很多复杂的历史事件,当时的公众未必看得清楚。因为这些事件的影响,往往在很多年后才会充分展现在人们面前。回过头来看,才能说得清是是非非。

  

0.webp.jpg

  7月29日,为悼念李鹏同志,首都天安门下半旗志哀(新华社记者 金良快 摄)

  李鹏同志逝世后,党中央给予高规格的悼念:不仅在讣告中给予李鹏同志极高的评价,还依据《国旗法》安排各大机关下半旗志哀。而今看来,“杰出的无产阶级革命家、政治家,党和国家的卓越领导人”,可谓名至实归。

  很多复杂的历史事件,当时的公众未必看得清楚。因为这些事件的影响,往往在很多年后才会充分展现在人们面前。回过头来看,才能说得清是是非非。李鹏同志担任党和国家领导人的岁月里,经历过许多争议很大的事情。很多年后,争议在事实面前逐渐消散,历史证明他当年确实是对的

  李鹏同志在成为党和国家领导人之前,曾经在苏联留学,回国后长期从事工程技术管理。这些经历使他具备对工程技术的极高敏感度。因此,在20世纪80-90年代,李鹏同志在国家财政并不宽裕的历史背景下,尽可能地安排了一大批重大工程。

  

00.webp.jpg

  李鹏同志曾经长期在水利电力系统工作,高度熟悉这一领域的工作。担任党和国家领导人之后,他力主上马三峡工程。三峡工程是建国以来规模最大的水利建设项目,因为投资高昂、技术复杂、库区拆迁工作巨大,在论证之初就引起了极大争议。1992年3月,国务院向第七届全国人大提交三峡工程的议案,表决时罕见地有177票反对,664票弃权,更有25人未按表决器。也就是说,近1/3的全国人大代表并不理解和认同三峡工程。三峡工程建成后,各方面经济效益和社会效应充分发挥出来,昔日的质疑才逐渐消散。

  三峡工程最直接的防洪效益,是将长江中下游堤防的防洪能力从(防)十年一遇提高到百年一遇。1992年、1998年长江中下游洪水造成的巨大灾害,曾给人们留下深刻的记忆。而2003—2017年,三峡水库累计实施拦洪运用44次,总蓄洪量1322亿m3。2010年和2012年,三峡水库最大入库洪峰流量分别为70200m3/s、71200m3/s,均超过1998年最大洪峰流量63300m3/s,三峡水库充分发挥削峰、错峰作用,最大削峰40%,使荆江河段沙市水位控制在警戒水位以下。2016年,长江中下游地区遭遇自1998年以来最严重洪涝灾害,7月1日长江1号洪峰(洪峰流量50000m3/s)过境三峡,三峡水库通过拦蓄,最大削减洪峰38%,避免了与长江中下游形成的“2号洪峰”叠加遭遇,大大缓解了长江中下游地区的防洪压力;1号洪峰过后,主动多次适时减小出库流量,有效降低了长江中下游干流水位。【1】

  如果做一下经济核算的话,三峡工程只要防住一次1998年级别的洪水,其避免的经济损失就已经超过整个三峡工程的造价。湖北、江西两省沿江的城市,感触尤其深刻——要是没有三峡工程拦蓄洪峰,领导干部每年夏天的头等大事就是防洪,还有多少心思搞经济建设?20多年后回过头来看,人们不禁感慨:当年幸好修建了三峡工程。

  当年对于三峡工程的一大质疑就是航运资源的闲置。反对者认为,三峡工程规划的航运量有太多冗余,长江水道根本不会有这么多船只需要进入长江上游,只怕船闸建好了之后长期闲置。而事实胜于雄辩:截至2017年底,三峡船闸安全运行14周年,累计运行12.76万闸次,通过船舶76.77万艘次,通过旅客1219.92万人次,过闸货运量11.12亿吨,年均通航率94.31%,高于84.13%的设计指标。提前19年实现单向5000万吨的设计通航能力指标。

  李鹏同志另一个高度关注的领域是交通运输。在第八个五年计划期间,在李鹏总理的积极推动下,中国铁路的建设迎来了建国以来的一个大高潮,铁路总里程和运力快速提高。京九铁路、兰新复线、宝中铁路、侯月铁路、浙赣复线等一批重大工程,都是在这一时期修建的。

  1996年11月23日,《中国交通报》一版刊发李鹏总理署名文章《建设全国统一的综合交通运输网络体系》。文中做出了这样的展望:

  “我国交通的发展应该以铁路为骨干,公路为基础,充分利用内河、沿海和远洋运输的资源,积极发展航空事业,形成各具不同功能、远近结合、四通八达、全国统一的综合交通运输网络体系。”

  时隔20多年,上述展望均已实现。截至2018年底,中国高铁营业里程 达到2.9万公里以上,超过世界高铁总里程的三分之二【2】。高速公路里程突破14万公里。长江干线主要港口货物吞吐量在2009-2011年间保持两位数增长,2016年恢复两位数增长,达到约160亿吨的水平【3】。

  

000.webp.jpg

  李鹏同志还非常重视航空航天和军工行业的发展,充分肯定大型国有企业在稳定国民经济、支撑国家工业基础方面的决定性作用。对中国载人航天来说,1992年是决定性的一年,为其铺路的重大决策就是在这一年做出的。1992年8月1日,李鹏总理主持中央专委第7次会议,听取航空航天部和国防科工委联合组成的论证组汇报。全体委员一致同意我国载人航天分三步走:

  第一步,在2002年前发射2艘无人飞船和1艘载人飞船,建成初步配套的试验性工程,开展空间应用实验;

  第二步,2007年左右突破载人飞船与空间飞行器的交会对接技术,发射8吨级的空间实验室,解决有一定规模的、短期有人照料的空间应用问题;

  第三步,建造20吨级的空间站,解决有较大规模的、长期有人照料的空间应用问题。

  1992年9月21日,中央政治局常委在中南海勤政殿听取汇报,讨论了整整一个上午,最后决定:要像当年抓“两弹一星”一样抓载人航天工程,有事可直报中央。这次会议是中共中央十三届常委会第195次会议,会议一致同意了中央专委《关于开展我国载人飞船工程研制的请示》【4】。

  二十多年来,中国载人航天事业取得长足的进步。当年规划中的第一步和第二步已经顺利实现。长期性的天宫空间站,预计于2020年发射核心舱。已经步入“高龄”国际空间站,预计于2024年退役。而西方国家并未提出取代国际空间站的下一步方案。很可能到2024年以后,中国的天宫空间站会成为世界上唯一可用的空间站。

  斯人已逝。回顾李鹏同志多年前作出的重大决策,都可以用收益显著、泽被后人来形容。但是在当年做这些决策的时候,李鹏同志却顶着很大的压力和争议——因为当时的国家财政实在是捉襟见肘。1994年国家财政收入仅为5181.75亿元【5】,相比之下,2018年仅上海市的财政收入就达到了7108.1亿元。李鹏同志在国家财政非常有限的时候,集中资源推动了他认为最重要的一些事情。但是在当时,他的做法激起了许多批评声浪。国内某些干部群众认为这些工程“劳民伤财”,当时并不理解。许多外国通讯社更是三天两头发表酸溜溜的报道,嘲讽这些举措是“好大喜功”。

  “力排众议”和“一意孤行”,从表象来看几乎完全一致,区别仅仅在于最终产生的客观效果。李鹏同志力主上马的诸多重大工程,工期较长,见效自然不快。但是放在一个较长的历史时期来看,这些工程对于国民经济的发展和国家实力的提升,都起到了极为重要的作用,其真实价值逐步被公众所认识。许多人昔日对李鹏同志的不解,也就逐步转化成了理解和认可。

  斯大林曾说过:

  “我死后有人会把垃圾扔到我的坟上,但是历史的风一定会毫不留情地把垃圾吹走”。

  是的,究竟谁是功臣,谁是禄蠹,历史自有公论。

  人无完人,李鹏同志并不擅长公开演讲,所以当年在位时并未营造出“光鲜”的个人形象。而今看来,他确实是一位深谋远虑、甘于种树让后人乘凉的政治家,岂是表面“光鲜”、实则怂包的卡梅伦、奥巴马之辈能比的?

  而今看来,深谋远虑、甘于种树让后人乘凉的政治家,恰恰难以在当代西方政体中产生。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以后,主要西方国家内部的阶级矛盾在迅速积累和激化。量变导致质变,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主要西方国家出现的经济停滞和劳动者贫困化,使得这些国家的政局逐渐失去稳定性——传统政党、传统政治家因为无法有效缓和阶级矛盾,影响力逐渐流失;而带有鲜明民粹主义色彩的政客纷纷崛起。而民粹主义也有左右之分,以下民粹主义政治势力简表可供参考:

  美国:桑德斯/民主党非建制派(左);特朗普/共和党非建制派(右)

  法国:梅郎雄/左翼激进党派(左);勒庞/国民阵线(右)

  英国:科尔宾/工党非建制派(左);约翰逊/保守党非建制派(右)

  意大利:五星运动(左);北方联盟(右)

  德国:左翼党(左);另类选择党(右)

  ……

  西方国家政局失去稳态,直接导致政策失去连续性。政府未来的政策变得不可预期,公众和市场主体自然产生悲观的看法——谁知来年是风是雨,还怎么投资做项目?而对于政客们来说,“深谋远虑、甘于种树让后人乘凉”则成为一种完全不必要的品质——谁知道几年之后,我还是不是总统、总理、首相?我干嘛还要去想20年后的事情?所以,近年来西方民粹主义政客的做法,越来越接近于“短期市场营销”。他们所做的一些事情,就长期而言对国家绝无好处,但是就短期而言,却有助于增加政策自己的影响力和政治资本。美国总统特朗普发动的“贸易战”,英国首相约翰逊鼓吹的“硬脱欧”,政治表演的性质非常明显,短期内确实可以起到吸引民粹势力、为选举催票的效果。

  从这个意义上来说,建立在票选制度上的西方资本主义民主制度,客观上有利于夸夸其谈、损公肥私的政客掌握权力。于是乎,商人、律师、甚至影星轻而易举地掌握权力,也就不足为怪了。而像李鹏同志这样并不擅长公开演讲的政治家,在西方政体下绝无机会。西方国家的政体在实践中暴露出越来越多的问题,使得西方营造的话语体系逐渐瓦解,使许多国人对西方的盲目崇拜走向瓦解、甚至成为公众的笑料,这何尝不是一件好事?

  稳定的政治环境,加上科学合理的用人机制,才有可能产生深谋远虑、甘于种树让后人乘凉的政治家。中国的可持续发展,需要既有能力又有社会责任感的政治家掌舵。周永康、徐才厚、孙政才等危害性极大的人物,还属于并不那么久远的记忆,而今想来仍让人觉得脖子后面凉飕飕。如何构建为人民服务的政治环境,如何防止投机分子登堂入室,是执政党需要面临的长期课题,松懈不得

  参考文献:

  【1】新华网:

  http://www.xinhuanet.com/politics/2018-08/09/c_1123245753.htm

  【2】新华网:

  http://www.xinhuanet.com/fortune/2019-01/09/c_1210033635.htm

  【3】http://intermodal-asia.com.cn/upload/files/2018/3/27173932993.pdf

  【4】凤凰资讯:

  http://news.ifeng.com/mainland/special/shenqi/hangtian/200809/0915_4617_784366.shtml

  【5】人民网:

  http://www.people.com.cn/zgrdxw/zlk/rd/8jie/newfiles/c1200.html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青松岭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k101)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郭松民 | 香港的命运会比张国荣更好吗?
  2. 国家象征岂能言退!
  3. 仙桃“罗汉门”——人民到底养了多少官僚?
  4. 元朗“复仇者联盟”?别逗了!昨天(27日),香港的街头对峙再次说明一件事!
  5. 27日元朗暴力事件视频
  6. 一首蕴含“政治潜台词”的“和诗”——重读 《七律 和柳亚子先生》
  7. 张志坤:中国只有“一元”,没有也不可能“多元”
  8. 资本如何碾压公立教育和衡毛系的崛起
  9. 毛泽东的经济智慧
  10. 你还敢相信营养科学的权威吗?
  1. 香港问题,我们原来的认识可能都错了!
  2. 悼念李鹏:任内抵制休克疗法,20年前预警金融自由化陷阱
  3. 五莲教师杨守梅事件将摧毁中国教育!
  4. 宋方敏将军:共产党在香港竟然连合法地位都没有!
  5. 吴铭:沉痛悼念李鹏总理
  6. 熊蕾:不允许香港对社会主义中国构成任何政治威胁
  7. 不会表演的爱心妈妈不是好乡贤:毛时代没有也不需要这样的怪胎!
  8. 在香港平暴安民,该动手了!
  9. 张维为教授,不胡扯不会死的
  10. 被揍了就污蔑元朗乡亲是“黑社会”??也不看看你们做的事情该不该揍?!
  1. 周立波在美演出公然侮辱开国领袖、恶搞革命歌曲,比毕福剑还要恶劣!
  2. 岳青山:毛泽东时代经济建设成就彪炳史册 ——兼论“毛泽东不重视经济建设”
  3. 毛主席晚年最后一搏,打破历史周期,重塑中国文化
  4. 此地缴获的物资挽救了红军!风景比凤凰还美,就在贵州
  5. 老田:清华黄万里教授“被钓鱼事件”始末
  6. 致央视及某些人:任何企图淡化和遮盖毛主席的行为都将遭到历史和人民的唾弃!
  7. 香港问题,我们原来的认识可能都错了!
  8. 谁希望共产党垮台
  9. 吴冷西:后悔当初没有听毛主席的话
  10. 晚年毛泽东的精神世界
  1. 毛泽连:一辈子当农民,从来不给三哥添麻烦!
  2. 王树理:从北大荒到北大仓
  3. 香港问题,我们原来的认识可能都错了!
  4. 《环球时报》:胡锡进:香港乱了,北京该不该强力出手
  5. 五莲教师杨守梅事件将摧毁中国教育!
  6. 五莲教师杨守梅事件将摧毁中国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