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争鸣 > 网友时评

郭松民 | 道歉的故事

郭松民 · 2019-10-08 · 来源:独立评论员郭松民
收藏( 评论( 字体: / /
鲁迅先生说:最大的轻蔑是无言,甚至连眼珠也不转过去。今天,不需要道歉故事,需要惩罚故事!

 

  中国历史上最著名的道歉故事,当属“负荆请罪”了。

  这个故事的内容,大家都熟悉,这里不赘述了。

  其实,蔺相如并不需要廉颇道歉,他虽然不断被冒犯,但并不觉得自己受到了伤害,他只是在等待廉颇改变自己的政治立场。

  需要唱“负荆请罪”这出道歉大戏的是廉颇,他要通过这样一个非常仪式化的道歉,来向他身后的武官集团宣示立场的转变,即从与以蔺相如为首的文官集团对抗转向合作,以共同对付赵国真正的大敌——强秦!

  文学作品中,最有名的道歉故事,应该算是《红楼梦》中,宝玉向黛玉道歉。

  事出第26回,黛玉到怡红院去找宝玉,晴雯使性子不给开门,黛玉碰了钉子,又听到里面宝玉和宝钗笑语,越发伤了心,引出“葬花”故事。

  对宝玉来说,这完全是个误会,他被蒙在鼓里。

  费劲周折找到和黛玉说话的机会后,宝玉发表了著名的“既有今日,何必当初”的议论——

  “当初姑娘来了,那不是我陪着玩笑?凭我心爱的,姑娘要就拿去;我爱吃的,听见姑娘也爱吃,连忙收拾的干干净净收着,等着姑娘回来。一个桌子上吃饭,一个床儿上睡觉。丫头们想不到的,我怕姑娘生气,替丫头们都想到了……,有冤无处诉!

  这番话,披肝沥胆,情真意切,宝玉自己把自己都感动了,“说着,不觉哭起来”,黛玉更是“滴下泪来,低头不语”,两人就此尽释前嫌。

  这次道歉,对宝黛两人都是很重要的。

  宝玉要借这个机会向黛玉剖白心迹,黛玉要这个机会证实宝玉对自己的爱情。在此之前,两人的关系是捉摸不定,黛玉更是习惯让自己的箭穿过宝玉的身体射向别人,以后这样的事情就很少了,因为两人心中都有了底。

  八十年代初的时候,钱钟书的小说《围城》一度非常流行,还被拍成了电视连续剧,里面也有一次很著名的道歉。

  一天,方鸿渐在苏小姐家的沙龙里,无意当中发现苏小姐的一首新诗是抄袭之作,并说破了。只是当时在座的人中,只有他不知道这首诗是苏小姐的大作,事后才从唐小姐那里知道真相。

  如何挽回呢?方鸿渐决定写一封信,并且“他觉得用文言比较妥当,词意简约含混,是文过饰非轻描淡写的好工具”。

  这封信是这样的:

  

  “昨天承示扇头一诗,适意有所激,见名章隽句,竟出诸伧夫俗吏之手,惊极而恨,遂厚诬以必有蓝本,一时取快,心实未安。叨在知爱,或勿深责。

  这封信起到了双重效果。一方面收回了自己关于“抄袭”的指控;另一方面也给自己的“错误”找了个合适理由。

  其实,方鸿渐自己并不需要这次道歉,因为他并不喜欢苏小姐。他之所以道歉,是因为他还需要以苏小姐家的沙龙为平台追求唐小姐。所以他道歉的态度是戏虐的,真正的目的是取悦唐小姐。

  但苏小姐需要这次道歉,只有方鸿渐道歉了,她才有台阶可下,才可以维持和方鸿渐的关系——她当时也是把这种关系视为自己的核心利益——才可以继续追求方鸿渐。

  最近,“吃着中国还骂中国,火箭总经理莫雷发表不当言论人设崩塌”。

  一时间,要求莫雷道歉的声音很大。主流媒体一条“莫雷必须道歉”的短评,很快了有了好几万的点赞,#莫雷必须道歉#的话题还上了热搜。

  其实,急于让莫雷道歉的背后,是不是某种急于找台阶下的焦虑呢?是不是反而会让他们觉得我们离不开与他们的关系呢?

  真不需要火箭或者莫雷的道歉,为了在中国的商业利益而言不由衷的道歉也毫无意义。

  我们需要做的只是一点:不带你玩了,并且没有时间限制。直到有一天,火箭或者莫雷用行动而不是言论,证明他们已经认识到了错误。

  

 

 

  刚刚看到消息——

  

 

 

  

淘宝已经无法搜到火箭队相关产品

 

  

CBA:坚定拥护篮协决定,取消与NBA发展联盟比赛

 

  这就对了。

  

  莫雷不是方鸿渐,我们也不是苏小姐。

  鲁迅先生说:最大的轻蔑是无言,甚至连眼珠也不转过去。

  最讨厌求人道歉!今天,不需要道歉故事,需要惩罚故事!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青松岭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中国模式”是个不姓社也不姓资的怪胎
  2. 这饭不能好好吃了:要么吃不起苹果,要么吃不起猪肉,现在吃不起蒜
  3. “女权斗士”果子狸,是个什么妖魔鬼怪?
  4. 强化对非公有制的管控,不能再拖!
  5. 张文木:东北的地缘政治地位到底有多重要?
  6. 黄金马桶与社会主义
  7. 新加坡转向,那它与台当局绝密的“星光计划”还能活多久?
  8. 成功人士不会告诉你这些事
  9. 愿中国不再有“国民老公”
  10. 郭松民 | ​评女乘客进驾驶舱:不能让现代化“失压”
  1. 彭德怀回京“面谏”毛主席真相——毛主席和彭老总之间的这件事,必须说清楚
  2. 新华社公众号,抄我的文章,还删除毛主席,那我就要说道说道了!
  3. 丑牛 | 李昌平再“说实话”
  4. 外国的毛派,颠覆你的认知和想象
  5. 张志坤:从宋辽关系被热捧说起 ——兼议关于“澶渊之盟”的历史评价
  6. 华为8年理工女硕离职感言:我为什么做一个逃兵
  7. 猪肉价格政府该不该管
  8. “中国模式”是个不姓社也不姓资的怪胎
  9. 西天取经就是一场阴谋
  10. “社会主义”四个字,该重重地敲一敲了!
  1. 评赵紫阳的改革开放路线
  2. 丑牛:“反对改革开放”是个伪命题
  3. 低声下气、骨稣肉麻的哀求
  4. 关于李锐现象的反思
  5. 郭松民 | 残雪:令莫言遥不可及
  6. 毛主席致信刘少奇:古代官员禁带家眷吗?
  7. 徐庆全:胡乔木谈李锐
  8. 大寨精神没了,扶贫就是毒药!
  9. 请大家以后不要再批计划生育了
  10. 孙锡良:大国,你缺点什么?
  1. 毛泽东与黄炎培交往事:体现领袖的虚怀若谷
  2. 外国的毛派,颠覆你的认知和想象
  3. 乌有之乡公告
  4. 共产党人应旗帜鲜明的投身改革!
  5. 琉球王宫被烧毁,为何中国人更该心痛?
  6. 猪肉价格政府该不该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