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争鸣 > 网友时评

李旭之:为《公职人员政务处分法(草案)》的“四个反对一体”立论

李旭之 · 2019-10-18 · 来源:乌有之乡
收藏( 评论( 字体: / /
新京报明显是掐头取了尾,只拿“反对改革开放,就开除”来说事。

  李旭之:为《公职人员政务处分法(草案)》的“四个反对一体”立论

  现有一个《中华人民共和国公职人员政务处分法(草案)》在面向社会征求意见。出来不久,新京报就急切地发了一篇叫做《公开反对改革开放的开除,申明底线》的文章,借着“开除”二字,话里透着杀气。吾对新京报不大了解,也不订阅这报,不晓得这报家在何方,只看报名,或在京城,因它有一个京字,有京的地名,有北京还有南京,在南京的可能不大,除此还有一地的可能,新京报看怎样读,是读作《新-京报》,还是读作《新京-报》?历史上还真有个新京,那是伪康德皇帝的居城。现在有股复古风,说古董里带着悠久和文化,这是闲话。现查知,新京报是北京的一家日报,身居北京,却竟不知它。

  还是那句有用的话,“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报上说的也不能全信,顺着文章去找,是有这个《处分法》的,现在在征求社会意见,截止时间是2019年11月6号。现在十月,还在征求意见当中,新京报的这篇文章,也算一种意见吧,但意见还应按意见的语气说话,莫作成命令,更不能含杀气。所以在征求意见的当口,每个国民也都是有发表个意见的自由和权力。

  这篇文章显著地搞断章取义,只掐取一点,且就这一点来大兴他的观点。而《处分法》里的原话是:“公开发表反对宪法确立的国家指导思想,反对中国共产党领导,反对社会主义制度,反对改革开放的文章、演说、宣言、声明等的,给予开除处分。”明显是掐头取了尾,只拿“反对改革开放,就开除”来说事。

  懂改革历史的话,这句完整的话实际并不新鲜,不过旧话新说罢了。若记得改革之初的四项基本原则的话,那么对照一下就很明了了,四项基本原则是这样说的:“坚持社会主义道路,坚持人民民主专政,坚持共产党的领导,坚持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两者中“坚持共产党的领导”是不变项,另外三个,“宪法确立的国家指导思想”中的前三个,即是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之后三十年到七十年,又先后加上了邓理论,三个代表、科学发展观和新时代思想。“社会主义制度”者,是当然包含了“社会主义道路”和“人民民主专政”两项,一个道路是方向,是舵,一个专政是手段,是桨,舵桨两个合起来保障的才是社会主义大船的安稳坚固。

  最后一个,好像新增了“改革开放”,但继续熟悉改开历史的话,邓小平当初对改革是这样讲的:“改革是社会主义制度的自我完善。”换句话说,改革不是破坏和反对社会主义制度。十三大确立“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即“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坚持改革开放。”这个顺序不能颠倒,也不能单抽一点而独言。换成逻辑更清晰的话,那么则是“以经济建设为当下及更长一段历史时期的首要任务,完成这项首要任务,必须得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坚持四项基本原则之下,实行完善社会主义制度的改革开放。”再换成比喻言之,那么中国这艘航行在大海里航向幸福岸的大船,首要先使大船本身安全稳固,不能中途散架破败,这是船首先要好,船好了还要在汪洋里对准幸福岸航向,不能偏向,更不能拐到荒岛方向上去,有了这两点,至于如何把木桨改进,还是把什么桨换成涡轮推进桨,还是什么别的航动力,就是个技术革新问题了。这个顺序若颠倒或者只办一个,汪洋里的这条大船,要么迷失方向打转,要么风吹浪打船败,再好的动力也没用,还很可能加快出事以至翻船。

  任何一个人群,以及说到中国人,人人的想法和主张从来都不会完全一致,譬如爱国,要指望每个中国人都爱国就做不到。社会主义制度,也不会人人都拥护,被新中国虢夺了剥削压迫他人的制度和工具的地资富和他们的一些后代,就不会怎么拥护,前朝官绅士军学家族,就不会怎么拥护,仇恨倒是可能代代延续,自私自利好吃懒做总想不劳而获的有产无产的流氓者,也不会爱社会主义,因为社会主义消灭了他们想要的土壤,那些干革命捞资本,同路不同心只想为着分茅裂土代代封妻荫子的人,也不会拥护社会主义,因为社会主义是崭新的人民群众当家和作主的社会,还有某些容易受到旧的官僚思想和旧儒等级思想和资本主义思想迷惑的人,也不一定会拥护社会主义,这样算来,就有一个较大比例的人不怎么拥护社会主义,他们既存在于普通民众中,也存在于官学兵商中,但明着不敢反对,而暗里却有他们对社会主义行干扰和破坏之忧,他们想要照他们的意愿改变新中国的社会形态,这就是不言自明而且清晰可见的社会现实,表现尖锐的时候,按照马列主义的观点说,就是阶级斗争。所以,现在我们的党章和宪法里还明确写着阶级斗争,这个社会事实,否定是否定不了的。

  宪法确立的国家指导思想,中国共产党领导,社会主义制度,这三个的指向是非常明确的,用物理科学的说法,带方向的量是矢量,比如速度,不只表示速率的高低,还包含了移动的方向。而改革开放一词,好比速率类的量词,但做起来是不能不有方向的,否则它也不会动起来。所以从改革开放始,给它指定的方向是社会主义,改革开放是对社会主义制度的完善。因此,在改开一路中,我们一直强调的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任何改开举措,都必须在社会主义框架里进行,而不是相反。

  但实际过程是纷繁复杂的,因为它要靠人去做,那些反对社会主义,反对共产党领导,反对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人,就会借改革开放之名而行否定之实,把社会主义的基础公有制遍天下变成了私有一家独大,把无数国企装进了个人腰包,把曾是主人公的劳工群众变成了弱势群体,把一些人民公仆变成了为霸作福而且还无比贪婪的官爷,借着“与国际接轨”之类的美话,把曾经是鲜明社会主义国家的中国搞成基本与世界资本主义国家差不多的国家,把弱肉强食接轨了进来,把高物价低福利接轨了进来,把娼妓同性恋接轨了进来,也把经济危机金融危机接轨了进来,他们所言的“改革开放”,哪里还是对社会主义制度的完善?是想对中国社会主义制度的破坏,对社会主义主义道路的改辙,是对社会主义方向的颠覆,一句话,是想把社会主义的中国改到资本主义邪路上去。

  所以,习近平总书记在改开四十年纪念时,不得不强调说,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核心是社会主义,而不是什么别的主义。但是,总有那么一些人,妄想而且还偷摸干着使“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与“中国特色资本主义”划等号的勾当,他们心里的“改革开放”,决不是共产党人心里的“改革开放”,我们必须清醒而且还要时刻警惕,画皮看清的时候,要给它扒下来。

  “改革开放”如同“办事”一词一样,在说和做上,是无时不有“为谁办事,办什么事,怎样办事”的三步问题,任何一项“改革开放”行动,要都必须先回答“为谁改革开放,改革开放什么,怎样改革开放”这三个紧紧相扣相连的方向问题,而回避这三个问题的,都要有警惕和怀疑。恰恰反对社会主义,反对共产党领导,反对马列毛指导思想的,都往往喊叫“改革开放”最响亮,但问到方向问题时却总爱答非所问或是缄口不言。

  不讲三个反对,只拣出一个来,说“反对改革开放的开除”的人,起码不会个是社会主义拥护者,拿这句话大做文章者,一是想要大行他们方向里的“改革开放”,二是借这个《处分法》狐假虎威吓唬人,抢夺解释权,想将来按照他们的解释去执行。

  我们的改革开放一致强调社会主义性质,但在性质和方向上总有刻意相反者,有善意行偏者,有有意无意糊涂者,有盲目跟从者,刻意者先不论,那是举旗反旗者,我们必须坚决反对,容不得丝毫马虎,单就方向上的善意和有意无意者做了有违社会主义制度和道路的举措,就应该给出我们善意的批评,以矫正错误,端正方向,时刻让它走在社会主义正确的道路上,由此我们就要容忍和接受来自各方面的批评和意见,而公民监督和提出批评是宪法赋予的权力,而且宪法也赋予了公民言论自由的权力。假如不允许对我们在改革开放中的问题或者错误提出批评和建议,反视提批评和建议为反对,那么我们的改革开放就容易走偏和失措,改革就会失去人民的支持,没有人民拥护和支持的改革,我们的执政也就失去了根基。

  我们所要真正反对的,是那些意在否定中国共产党领导,否定社会主义制度,否定马克思列宁主义和毛泽东思想的那种假“改革开放”,不能让假“改革开放”替代和破坏我们正确的改革开放。不言对前三条的反对,只言对改革开放的反对,那是搞“独此一家”和“店大欺客”。

  题外的话,首先坚决拥护这个《处分法》的制定,是要借此打击一下那些“四反”思想和分子。除此,依法治国的思想还需再根植。

  我们确定了依法治国的基本国策,但需明了“依法治国”的精髓是什么?如果单单理解成“只想用处处用制定法律法规去限制,让国民按照越来越多的条文去做,否则你违法违规,就处理你”也有失偏颇和民主。依法治国的精要首先是“在法律面前人人一律平等”。如果不努力去实现这个精要,只想对国民行法权威严,那么制定法和执行法的人必然会有高高在上的优越感和强权意识,这就违背了“在法律面前人人一律平等”的基本权力。没有法前的平等,法治社会又何以实现呢?国家基本法律规定了高一级的“允许做什么,不允许做什么”,下级法又对上一级的“允许做什么里”又做出“允许做什么,不允许做什么”,以此层层推下去,那么人们的“允许做什么”一定越来越少,而“不允许做什么”则一定越来越多,这既直接违背宪法规定,也严重挤压了公民的基本自由空间,若在一张法条密织的网里,人就被处处困住手脚,一个个被捆住手脚,而人永远是活跃的,那么秦朝历史是必须要明鉴的。一个真正的民主法治社会,必将是,还是一句旧话,——它是既讲团结,又有紧张,既讲严肃,又有活泼的那么一种生动的局面。

  2019年10月17日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晨钟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中国模式”是个不姓社也不姓资的怪胎
  2. 这饭不能好好吃了:要么吃不起苹果,要么吃不起猪肉,现在吃不起蒜
  3. “女权斗士”果子狸,是个什么妖魔鬼怪?
  4. 强化对非公有制的管控,不能再拖!
  5. 张文木:东北的地缘政治地位到底有多重要?
  6. 黄金马桶与社会主义
  7. 新加坡转向,那它与台当局绝密的“星光计划”还能活多久?
  8. 成功人士不会告诉你这些事
  9. 愿中国不再有“国民老公”
  10. 郭松民 | ​评女乘客进驾驶舱:不能让现代化“失压”
  1. 彭德怀回京“面谏”毛主席真相——毛主席和彭老总之间的这件事,必须说清楚
  2. 新华社公众号,抄我的文章,还删除毛主席,那我就要说道说道了!
  3. 丑牛 | 李昌平再“说实话”
  4. 外国的毛派,颠覆你的认知和想象
  5. 张志坤:从宋辽关系被热捧说起 ——兼议关于“澶渊之盟”的历史评价
  6. 华为8年理工女硕离职感言:我为什么做一个逃兵
  7. 猪肉价格政府该不该管
  8. “中国模式”是个不姓社也不姓资的怪胎
  9. 西天取经就是一场阴谋
  10. “社会主义”四个字,该重重地敲一敲了!
  1. 评赵紫阳的改革开放路线
  2. 丑牛:“反对改革开放”是个伪命题
  3. 低声下气、骨稣肉麻的哀求
  4. 关于李锐现象的反思
  5. 郭松民 | 残雪:令莫言遥不可及
  6. 毛主席致信刘少奇:古代官员禁带家眷吗?
  7. 徐庆全:胡乔木谈李锐
  8. 大寨精神没了,扶贫就是毒药!
  9. 请大家以后不要再批计划生育了
  10. 孙锡良:大国,你缺点什么?
  1. 毛泽东与黄炎培交往事:体现领袖的虚怀若谷
  2. 外国的毛派,颠覆你的认知和想象
  3. 乌有之乡公告
  4. 共产党人应旗帜鲜明的投身改革!
  5. 琉球王宫被烧毁,为何中国人更该心痛?
  6. 猪肉价格政府该不该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