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章 > 争鸣 > 网友时评

香港需要一次真正的回归!

李光满 · 2019-12-02 · 来源:李光满冰点观察
收藏( 评论( 字体: / /
香港的回归是英国当年设的一场骗局,是中国外交的一次失败。

  今日之香港群魔乱舞,鬼魅昼行,黑衣人猖獗,大陆人,说普通话者,全都成了黑衣人迫害的对象,这非常像上世纪三四十年代德国的犹太人,一位说“大家都是中国人”的中国人被暴徒泼油焚烧,一位70岁的清洁工被暴徒用砖块砸伤致脑干死亡,整个香港从幼儿园到小学和中学已全部停课,大学更成了暴徒肆虐之地,大陆学生被迫逃离学校,直至逃离香港。

  人们不禁要问,这是回归二十余年的中国土地吗?香港到底回归了没有?到底回归了什么?主权回归,什么是主权?中国人在中国的土地上遭受迫害却不受法律的制裁,这能称之为已经从英国人手中回归的中国土地?这不由得让人怀疑人生:香港到底回归了没有?香港还是中国的土地吗?

  有一段视频看到让人久久沉默难语,在中环,许多黑衣人从远处跑过来,大街两旁是夹道欢迎的香港市民,他们拼命鼓掌,欢呼声有如山响,他们是在欢呼“英雄”的归来,在这种情形之下,我们还能称那些黑衣人是暴徒吗?当整个香港已陷入一片火海、一片黑烟,变得一片狼藉的时候,那些香港市民并没有觉得那些黑衣人是在施暴,而是将他们视为“英雄”,作为一个中国人,我已然无语。

  我怀疑人生,怀疑香港的回归是英国当年设的一场骗局,是中国外交的一次失败。回归之后的香港依然是洋人当法官,用英语作官方语言,学校里用英国教材,中国人到香港去还要办通行证,如今中国人在香港被黑衣人打得像丧家之犬,却没有人出来主持公道,你说,这样的香港,中国的主权到底体现在什么地方?

  至今我们依然在说香港回归是中国结束外国殖民统治的一个标志,是中国摆脱殖民统治的一次重大胜利。然而香港的主权何曾有过回归?教育主权回归了吗?文化主权回归了吗?司法主权回归了吗?新闻主权回归了吗?语言主权回归了吗?甚至中国人通行香港的权力回归了吗?这些都没有回归,何谈香港回归?何谈香港回归的成功实践?

  以前我们对此并没有如此感同身受,现在当说普通话的大陆人在香港受到政治迫害,当在香港学习的大陆学生的生命遭遇危险,当站在香港的土地上说一句“我是中国人”就会被人泼油焚烧,当中资企业的门店全部被砸,当中国国旗国徽在香港被任意污损和毁坏却不受法律制裁,我们还能说这里是已经回归中国的土地吗?

  香港回归可谓是一次失败的主权回归,如果面对回而不归的香港我们还能称之为胜利和成功,那么我怀疑被毛主席宣布从此站起来了的中华民族是否又被人打趴在地下了?一个在中国自己的土地上都会受人欺负和迫害的中国人又何来尊严,何来自豪感和骄傲感?

  1997年6月30日,我们看着英国国旗在香港落下,1997年7月1日零时,我们看到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旗在香港升起,我们热泪盈眶,那一刻,作为一个中国人感到如此的自豪和骄傲,可令我们没有想到的是,那一刻却充分了虚幻,那一刻升起的只是一面中国国旗而不是中国的主权,中国的主权被英国挖的坑掩埋了起来,中国在香港从未享有真正的主权,香港人的心距离祖国越来越远,终有今日之惨祸。今天我要说香港暴乱的爆发是一件好事,一件天大的好事,这一事件真实地暴露了香港今日回而不归的现状,充分暴露了香港回归是中国外交的一次失败,它让一次回归变成了又一次沦丧。

  这里我会想起罗大佑的那首我们都耳熟能详的歌曲《东方之珠》:“小河弯弯向东流,流到香江去看一看。东方之珠我的爱人,你的风采是否浪漫依然。月儿弯弯的海港,夜色深深灯火闪亮。东方之珠整夜未眠,守着沧海桑田变幻的诺言。让海风吹拂了五千年,每一滴泪珠仿佛都说出你的尊严。让海潮伴我来保佑你,请别忘记我永远不变黄色的脸。让海风吹拂了五千年,每一滴泪珠仿佛都说出你的尊严。让海潮伴我来保佑你,请别忘记我永远不变黄色的脸。船儿弯弯入海港,回头望望沧海茫茫。东方之珠拥抱着我,让我温暖你那沧凉的胸膛,让我温暖你那沧凉的胸膛。”

  今天,当我们再唱这首歌的时候,谁还有香港是我爱人的感觉?谁还能感觉香港人依然是那张永远不变的黄色的脸?谁还能对着那每一滴滴泪珠说出自己的尊严?谁还会去拥抱香港那沧凉的胸膛?

  今天,我们该做点什么了,不能再这么讲述香港的故事,不能再这么传承香港的历史。香港必须回归,必须真实的回归,让所有中国人都能凭着中华人民共和国身份证自由地行走在香港的土地上,让汉语成为香港唯一的官方语言,让中国人担任香港法官,让香港每一所学校升起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旗,让所有的学生高唱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让中华民族5000年文明史进入香港课堂,让中国精神成为香港精神,让中国历史上的英雄成为香港青年一代的偶像。

  是的,我们必须做点什么了,否则我们愧对祖先。我们应该改造深植于香港社会的殖民地基因和审美观。是的,要改变香港,必先改造香港文化,香港长期被英国和日本殖民和占领,其民众的文化心理已经背负了太多的英日文化基因,要改造这些文化基因,必先改造甚至消灭代表英日文化的文化汉奸,唯有如此,才能将香港从殖民地文化的桎梏中解救出来,才能让香港人回归正常的中国人的文化心理,香港回归首要的便是文化回归,文化不回归,香港黑衣人的幽灵随时会侵蚀香港人的精神,使他们在东西文化之间,在主人文化与殖民地奴才文化之间挣扎。

  是的,我们必须做点什么了,否则我们的尊严,我们的骄傲感和自豪感会再次被人打脸,拆除大陆与香港之间的“边境”篱笆、“关卡”篱笆,心理篱笆,文化篱笆,不再用那张通行证,不再有那道边境墙,不再有“特别”的区别,香港就是中国的一个行政区,没有任何特殊性,如此大陆人和香港人都是中国人,没有任何心理矮化或心理优势,在中国的土地上,大家都是中国人,平等相处,邻里相待。“阡陌交通,鸡犬相闻。黄发垂髫,怡然自乐。”

  重温闻一多先生的《七子之歌·香港》:“我好比凤阁阶前守夜的黄豹,母亲啊,我身份虽微,地位险要。如今狞恶的海狮扑在我身上.啖着我的骨肉,咽着我的脂骨;母亲呀,我哭泣号啕,呼你不应。母亲呀,快让我躲进你的怀抱!母亲!我要回来,母亲!”

  读着这首诗,依然有一种要号啕大哭的感觉,回归二十余年依然黑衣人横行,依然有人公开要求独立,依然有人在这块土地上挥舞美国国旗,高唱美国国歌,群魔乱舞,依然有人污损中国国旗国徽,依然有人公开伤害来自大陆的中国人,“闻一多先生的那一声“母亲呀,快让我躲进你的怀抱!”令今天的中国人深感愧疚,香港需要二次回归,需要一次真正的回归,需要一次从外到里的全方位回归。需要一次从土地到主权到精神和文化的整体回归。

  黑衣人在香港施暴,香港市民依然沉默,如果说黑衣人是暴徒,那么那些沉默的市民就是那些施暴者背后的暗黑力量,那种心理上的支持和情感上的同情使得暴徒们更加猖狂,学校停课还不够,等到整个香港停电停水停网停交通的那一天,等到整个香港变成散发着死气的臭港的时候,等到香港经济和社会奄奄一息的时候,再来一个雷霆一击,如此才能让香港彻底回归,才能实现香港的二次回归,那时才会“金猴奋起千钧棒,玉宇澄清万里埃。”香港才会雨过天清,鬼魅遁形,东方之珠才会重新成为我的爱人,香江才会依然浪漫。

「 支持乌有之乡!」

乌有之乡 WYZXWK.COM

您的打赏将用于网站日常运行与维护。
帮助我们办好网站,宣传红色文化!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乌有之乡 责任编辑:晨钟

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订阅乌有之乡网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态

今日头条

点击排行

  • 两日热点
  • 一周热点
  • 一月热点
  • 心情
  1. 郭松民 | 史海钓沉一则:如何理解周总理说“你算老几?”
  2. 香港暴乱的本质
  3. “张献忠屠川”真相
  4. 华为13年老员工离职被诉敲诈勒索,遭羁押251天!网友:比网易狠
  5. 爱国主义,根系何处?
  6. 吴铭:居然有人担心“资本外逃”
  7. 2019年的“精神殖民地人”
  8. 演员高以翔猝死,“加速社会”中人人皆社畜?
  9. 邓世平致人间的公开信
  10. 国民党败退台湾抢救了中国知识分子?
  1. ​毛岸英,怎一个冤字了得?!
  2. 丑牛:去革命, 党必修
  3. 叶昌明:我所知道的王洪文
  4. 从这几张图,去感受下舆论斗争的精细化
  5. 引导富者累巨万的资本家转换为无产阶级的企业家是习总书记对马克思主义的创新发展
  6. 望长城内外:评“引导富者累巨万的资本家转换为无产阶级的企业家”
  7. 不忘初心是个什么样子?
  8. 老田 | 党国余孽在香江(之二):从领导权视角回顾港独港闹群体的策略选择问题
  9. 郭松民 | 史海钓沉一则:如何理解周总理说“你算老几?”
  10. 香港象一面镜子,映照出执政的风险
  1. 邋遢道人:几分天灾,几分人祸
  2. 丑牛:三十年河东 四十年河西
  3. 彭德怀回京“面谏”毛主席真相——毛主席和彭老总之间的这件事,必须说清楚
  4. 三天了 ,香港果然还是静悄悄
  5. “中国模式”是个不姓社也不姓资的怪胎
  6. 司马南:李嘉诚潘石屹们接盘国有,中国会怎么样?
  7. 李嘉诚不再掩饰,集团总部撤下国旗区旗,继续"撤资",超40亿变卖大陆地产
  8. 曹征路:从突破边界到改变颜色
  9. 丑牛 | 李昌平再“说实话”
  10. 对“非毛化”思潮的若干思考
  1. 激动!毛岸英巨幅画卷来了,罕见照片曝光,祭奠烈士牺牲69周年~
  2. 西班牙媒体炒作涉疆新闻,我使馆回敬了这首毛主席诗词
  3. ​毛岸英,怎一个冤字了得?!
  4. 引导富者累巨万的资本家转换为无产阶级的企业家是习总书记对马克思主义的创新发展
  5. 那些牺牲在白公馆渣泽洞的孩子烈士
  6. 阳新纺织厂国企工人的血泪控诉